勇敢者的贵族游戏(多图)

点进来看图

新闻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登顶的诱惑

登山,曾经在中国当作是能显示国人能力的项目而举国力去攻克;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加入进来,这项遥不可及的运动,正在去“神圣化”,而日益民间化、市场化。

但中国的的自由攀登,不论从专业性和规范性等方面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管理部门与参与者的共同探索。

8000米的召唤

K2惊魂

2012年7月31日,三名中国民间登山家共同登上了世界上难度最大的八千米高山。K2峰登顶死亡概率约为27%,是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登顶死亡概率的3倍

9月中的昆明刚刚下过一场雨,下午的气温降到了20摄氏度,在市中心的一家巴西烤肉店里,登山家张京川慢慢享受着自己最喜爱的烤肉。自从今年7月在K2 峰上成功脱险后,张京川总觉得自己现在的每一天都是捡来的,以前看起来很平常的事物,现在却能感觉到其中的美妙、幸福与不平凡。

回到7月31日,张京川等一行“跨国部队”攀登K2峰(注:喀喇昆仑山脉的主峰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是世界上第二高峰,国外又称K2峰)成功后下 撤时,一名协助登山的夏尔巴人发生滑坠,把张京川等三人一同带倒,四个人滑坠了400米才侥幸被一个冰裂缝卡住,距离他们10米以外就是一个数百米深的悬崖。

杨春风(左)与张京川在K2大本营,供图/张京川

30万至上百万花销

今年41岁的张京川是昆明工商局的一名内勤,也是一名攀岩教练。身高不到1米7,身材瘦小,却有着将近40厘米粗、凸显着肌肉和血管的大臂。在这次攀登K2峰前,张京川有两次登顶8000米高山的经历:2007年登顶珠穆朗玛,2011年登顶8163米的马纳斯鲁。

今年3月,张京川的好友杨春风邀请他共同攀登位于巴基斯坦境内的K2。此前杨春风曾经有过两次攀登K2的经历,但都因遇到恶劣的天气没有成功。

2007年,杨春风曾带领张京川成功登顶珠峰。比张京川大两岁的杨春风是世界登山界有一定知名度的登山家,也是一位在中国登山界有些争议的人物,此前他 已经有9座8000米以上高峰登顶的经历。2007年5月杨春风登顶珠峰后,把完成全球14座8000米山峰登顶作为自己的目标。到2009年,他先后5 次攀登8000米以上山峰。

杨春风的助手麦子介绍:杨春风以前是学中医的,开过一段时间的诊所。1998年,他听说新疆的登山家王铁男登上了博格达峰,也想去登,那时候他什么装备都没有。后来杨春风成了王铁男的学生,一边带领商业登山队登山,一边学习和丰富登山技术。

要想攀登8000米以上的高山,首先要解决是钱的问题。

张京川说,登山用的装备都是特制的,一件连体登山服就要8000元人民币,齐膝高的登山靴至少7000元,还有冰爪和冰镐,抓绒衣,帐篷和绳索、氧气 瓶。请一个一流夏尔巴人要10万人民币,登顶成功要给上万元的小费。还有路费和交给当地政府的费用,所有费用加起来,登一座国外像K2这样难度的8000 米的高峰至少需要大约30万人民币,“其实你花100万也有可能,多花一分钱就会多得到一份服务。王石登一次山可不止花费30万,有可能要几百万。”

通过游说,张京川得到了中信银行昆明分行的资助,组建了中信银行乔戈里峰登山队,队员由他和杨春风组成。

接着是训练。作为攀岩教练,张京川平时最重视上肢力量的训练。为了攀登k2,张京川开始加强腿部和心肺训练,在几个月时间里每天负重25公斤,脚蹬登山靴,小腿上绑上沙袋,来回爬6趟21层的高楼。

张京川有妻子和一个8岁的儿子,妻子是他的高中同学,“她对我极其信任,我当然不会对她说太多的有关K2的事情。”

2012年7月,杨春风组织的“跨国部队”攀登K2,队员在深雪中艰难上攀。供图/张京川

一两周的适应性攀登

7月初,张京川和杨春风一起从巴基斯坦斯卡图出发。途中巧遇老朋友饶剑锋,并且和同行的其他几十名外国登山者组成了一个国际登山队。
汽车颠簸10个小时后到达阿斯科里,之后是7天的徒步行进。每天走七八个小时,直到第六天,雄伟的K2才出现在大家面前。

“我激动坏了,平时总是藏在云雾中的K2当天那么清晰地展现在眼前。”张京川回忆起当时的感受。

这次攀登和以往一样,是由夏尔巴人把食品氧气帐篷等物资运送到一二三四号营地,登山家们只需要自己专心登山。

正式攀登之前,所有登山者们还要进行一两周的适应性训练,每天登到一号营地,然后撤回大本营,第二天再登到二号营地,然后再撤下来,这样反反复复适应环境。

张京川适应训练时非常卖力,乔戈里峰尽管海拔高度排第二,但山体并不大,因而攀登路线异常陡峭,地形复杂。且从大本营到前进营地的冰川中布满了明暗裂 缝。前进营地到一号和二号营地间是非常陡峭的雪坡,几乎没有平整的地面可供建营,搭一顶帐篷要在冰雪中挖很久,才把地面相对铲平。二号营地以上高空风非常 大,容易发生冻伤。三号营地到四号营地之间是东南山脊的刃脊,冰雪和岩石混合路段,如果天气不好,队员在这里一旦迷路,极易掉入悬崖。四号营地也建在刃脊 上,高空风大,容易把人或帐篷吹跑。再往上,有一段非常陡峭的路,登山者称之为“瓶颈部”,是整个登顶路上最难的路,坡度约有80度,行军路线的上部堆有 庞大厚重的冰壁,随时都有冰崩和雪崩的危险。沿东南山脊传统路线登顶的许多优秀登山者就在这里遇难。

不想适应期就出了意外。第一次适应性训练,张京川在回撤时由于大雪封盖了之前行进的路径,他迷路了,掉入了冰河中。寒冷的冰河顿时让他手脚发麻,好不容 易从冰河中挣扎爬上冰河面,刚走了没几步,再次掉进冰河中,当他缓慢地从冰河中爬出来,回到大本营时已比预计时间晚 了3个多小时。

气象、经验等确保登顶

7月26日下午4点,一家瑞士气象机构给杨春风和张京川传来了近期k2的气象分析。这家机构帮助杨春风成功登顶过几座海拔8000米山峰,登山期间他们 会给杨春风传输很多气象数据,一个登山周期的这项费用需要2500美元。分析资料显示,一个登顶时机是7月31日到8月1日之间,另外一个是8月7日之 后。张京川认为,气象资料时间越远准确性越差。杨春风同意这个观点。

当天下午6点半,张京川发现,只有杨春风和他两个人准备攀登,其他队友,包括他们的夏尔巴登山协助员,都不愿意此刻上路,他们一致认为,8月7日的这一天周期才是最好的时机。经过激烈地争吵无果,最终杨春风和张京川两人上路了。

在经过一片风化严重的地区时,走在前面的杨春风登落的大块碎石不断地滚下,擦着张京川的脑袋飞落,张京川感到了紧张。

外国队员的谨慎是有道理的,在总是和死亡紧密相连的k2,任何冒险都可能是和亲人的永别。1995年9月12日,经验极其丰富的著名登山家希拉里率领的 登山小队已经攀登到距离顶峰只有不到400米的地方,顶峰也已经触手可及了。但乌云已经开始凝聚,这是天气变坏的先兆。面对触手可及的K2,希拉里毅然决 定放弃冲顶,立即撤退,但没有人响应。著名女登山家哈格里夫斯率领其余人强行冲顶,最终登顶成功的6人全部因恶劣的天气死亡。希拉里则幸运地保住性命。

但是,张京川欣赏的恰恰是杨春风这种抓住机会果断攀登的性格,也正是杨春风最受争议的地方。“国内有些公司总是过于保守,经常是在没有攀登前就吓唬民间 登山者,让登山者放弃,最终他们的服务费并不少收。”张京川说,“杨春风带队风格就比较果断,虽然老杨运气不好,曾经带队死了人,可是他的丰富经验和素质 又让我相信他。”

张京川介绍,中国的商业登山 起步于本世纪初,参与者大部分是有钱人,付得起高昂的费用。少数是得到资助的登山家。以前中国和苏联都养着自己的登山队,为国家争取荣誉,苏联解体后只有 中国还由国家出资养着一支西藏登山队,世界其他国家都是民间登山队。作为国内最早从事商业登山活动人士,2003年杨春风开始正式组织国内民间商业登山活 动。

杨春风的公司和西藏登山队成立的圣山公司 是国内从事8000米超高峰登山的最主要的两家公司, 2009年还亲自带领王石登顶马纳斯鲁峰。国内其他的十几家公司主要从事海拔5000米到7000米的登山业务。在2010年5月,由他带领的国内一支民 间登山队攀登尼泊尔境内的道拉吉里峰时,在顺利登顶后下撤途中有3名队员死亡,此后,他再申请攀登国内的八千米以上的高山几乎不被批准,他只能带队去攀登 国外的一些高山。国内不少登山爱好者不敢再找杨春风带队。

7月27日,两人来到1号营地,杨春风继续一次又一次督促还停在大本营的队友必须在7月28日赶来会合,在对讲机中,杨春风和一些外国队友吵了起来,他 要求他和张京川两个人雇佣的夏尔巴人向导必须来。(夏尔巴人生活在尼泊尔,印度和中国,说藏语。由于常年生活在高山地带,夏尔巴人身体素质好,完全适应高 山气候,登山技术娴熟,是天生的登山向导,为各国登山队提供向导和后勤服务)

最后,队友们选择了相信杨春风。

7月30日,全队挺进海拔7900米的4号营地。张京川仰望天空,发现漫天的星光,照亮整个山峰。“不喜欢登山的人总是在质疑:‘为什么要冒险登山?’。”张京川说,“我是因为喜欢美妙的景色,这是我登山的一个重要原因。另外就是不愿庸庸碌碌度过一生。”

7月30日夜晚,所有队员在4号营地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交代了冲顶的细节。31日凌晨1点,队伍分批向顶峰进发。“和城市郊区登山不同,攀登8000米以上高峰要在夜里出发,夜里风力很小,到了中午会有巨大的高山风,非常危险。”张京川解释。

刚走不到两小时,新的意外出现,高山协作修路所需的绳索在8100米左右全部用完,这意味着剩下500多米的攀登,将没有安全保护。是退还是进?经过一 番激烈的心理挣扎,最终,冲动战胜了理智,所有人无安全保护继续前行。31日上午8点,杨春风第一个站在了K2的顶峰,张京川紧随其后。

滑坠与幸存

在顶峰停留了40多分钟后张京川开始下撤,这时他才发现杨春风为了安全已早早离开了。杨春风的特点是不给客户提供保姆式服务。他认为既然来攀登8000米以上高山,那么你本身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素质。“靠保姆式登山的人早晚会因此丧命的。”

老朋友饶剑锋也准备下撤,三名王牌夏尔巴人向张京川建议,彼此间用绳索连在一起,这样可以相互照应。可他们不愿意和饶剑锋连在一起,因为觉得饶剑锋的身体素质和能力不如张京川。

得到王牌夏尔巴认可的张京川,甚至开始嘲笑饶剑锋下撤时采用的是屁股朝下一点一点挪动的办法。突然,张京川“嗖”地从饶剑锋眼前飞向了山下。饶剑锋惊愕地扭头问自己带来的夏尔巴“发生什么事情了?”,对方回答:“finish(完了)”。

原来,和张京川连在一起的一名夏尔巴人突然滑坠,带倒了其他人。“当时,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本能地用冰镐不断敲打地面,希望能够制动,但这根本不 可能……”张京川回忆,当时,他们4个人像一个巨大的车轮,轮番被抛向天空,队员因为各自用脚上的冰爪在雪地上踩,用冰镐刨冰面,之间还互相碰撞伤害。张 京川身上被冰爪踩出了好几个洞,他的冰镐也擦着一名夏尔巴人的肋骨把他的登山服凿开一个大洞。

没有人相信,张京川他们还能够生还。一名随后登顶的法国队员目睹这一幕后,对其他队员说“完全没有了登顶后的喜悦和兴奋,只有难过。”

最终一条冰裂缝卡住了下滑的四人。滑坠400米还能幸存,在国际登山界都闻所未闻。

四个人的氧气瓶、墨镜等所有的装备都翻飞了,只有张京川剩下唯一的一根冰镐。四人从幸存的狂喜迅速跌落到怎么才能下山的恐惧中,身下一眼看不到底的深 谷,完全没有保护措施,这么高的山上也不可能有什么高山救援的。大角度的斜坡和巨大的山风,直升机根本上不来也停不住。一般来说,最先进的直升机在海拔 5000米以上的飞行已异常困难且危险。低海拔4000米以下没飞过的线路也需要几天的线路考察时间。四个人首先必须一点一点从摔偏离的地方挪回下山的正道上,专业术语叫“横切”。

张京川回忆,从山的另一边横切到原来的路线上,用了近两个小时,每一步都用了平时的2倍以上的工夫,每一步都要冰爪的前齿牢牢的插在冰里才敢走第二步, 有时冰镐轻轻一晃都吓的头皮发麻,还要传递冰镐给别的队友,大家一米一米地慢慢挪,高度的紧张已经忽略了缺氧的难受,“我估计心率已超过了二百,大一点的 风吹来,整个身体都紧贴在冰壁上抖,连祷告的时间都没有。”

当回到了原来的路线上,队友的手扶在张京川的身体后,他眼泪下来了,一切都太不真实。重新见到老朋友张京川,饶剑锋大哭起来。

因为肋骨疼加上氧气瓶丢失,张京川决定在4号营地休息一个晚上。第二天张京川从4号营下撤到了一号营,路上每一个技术动作,每一个绳结都和头一天的惊险莫明的联系起来,那是一种忘我的攀登。当真正快到大本营的时候,张京川才有真正活下来的感受,才感觉到极度的累和饿。

从此对生活充满感激

当天晚上躺在大本营里,张京川怎么也睡不着,黎明时他仰望着K2,看到了一位外国登山家曾经描述到的情景,“空气中弥漫着冰晶屑,那不是雪;很微小,微 小的冰晶,红的、黄的、绿的、紫的,如彩虹般炫目多彩。在墨蓝的空中,大量的冰晶发出淡淡的荧光,他们如此柔美,让人永生难忘。”太阳升起后,张京川看着 附近其他高山在阳光下的金色山顶,特别的壮丽。

“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刚从K2的顶上下来,对它给你重生充满了感激,特别是在K2遇难者的纪念碑前,我才深深感到自己是多么幸运。”张京川用摄像机采访了 登山队的几名目击者和一起遇险的三名夏尔巴人,镜头前的夏尔巴人还没有讲述完,张京川背后的其他两名夏尔巴人已经抱在一起痛哭,是那种没有声音的哭泣,只 有肩膀在剧烈地抖动。

回到昆明,张京川见到妻子和孩子后,突然心里有一种撕裂的痛和庆幸感,“我差点失去了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认真地享受和他们度过的每分每秒。”

回家后,张京川去看望了曾一起登珠峰的老朋友安少华。2007年一起登珠峰时,安少华登顶下撤时体力耗尽,连夏尔巴人递给他的氧气瓶都接不住,摔倒往山 下滑行了十几米。他对张京川说“你们把我丢下吧,我不行了。”张京川狠狠抽了安少华两个耳光,一边抽一边说“你还有老婆,你还有孩子。”被打得清醒了一点 的安少华终于爬回珠峰的4号营地。之后安少华不再登山。

“十一”前,杨春风又带领一支国外的登山队去尼泊尔进行商业登山,因为经常在尼泊尔和巴基斯坦登山,杨春风对这些地方申请登山的手续办理,和聘请优秀的 夏尔巴人的途径非常熟悉,和杨春风一起攀登的外国队员一般都有着丰富的8000米高山登山经验,因此在技术上根本不需要杨的指点,他主要是通过提供后勤保 障来获得一些收益。商业登山费用高主要还是在装备和请夏尔巴人方面。

就在截稿前的9月23日上午,世界第八高峰,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的马纳斯鲁山峰发生雪崩,现已至少9名登山者遇难,多人获救,另有3人失踪。

http://www.6park.com/news/messages/97305.html

9 responses to “勇敢者的贵族游戏(多图)

  1. 攀岩、登山,刺激又危险,不知陶同学是否喜欢?
    ——空空如也

  2. 这种游戏需要勇敢、财富,也需要身体素质,不是一般人能玩儿的。陶沙好像这些条件都具备唉。

  3. 王石登山据说是花钱请人抬上去的,所以花费高噻。

  4. 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们这样的胆小鬼想都不敢想的事。看字都看得心惊肉跳。

  5. 陶沙是不是也去了:)

    HAHA

  6. 淘沙不是去这地方了吧,难怪会音讯全无

  7. 只登过武当山还累个半死的非勇敢非贵族惭愧的飘过…

  8. 不敢玩这种贵族游戏,怕玩到一半已经呜呼了。

  9. 大家英雌所见略同,都猜陶同学去此游戏了哈

    不喜欢爬山的人飘走鸟~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