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84)

其实林妲真不知道是该痛骂詹濛濛还是该感谢詹濛濛。为了詹濛濛总拿她当炮灰和替罪羊的做法,她想痛骂詹濛濛,这人怎么一点都不吸取教训呢?上次也是拿她当替罪羊,说艳照上的女生是她,结果闹了那么大一出。现在又拿她当炮灰,说是为了她才打电话找Lucy的,让她背上了黑锅,还不知下次又会拿她做哪方面的牺牲品呢。

但为了Lucy说的那句“我会想办法把这事告诉Tony”,她又觉得应该感谢詹濛濛。如果全靠她自己,她是永远都不会去向Lucy打听陶沙的近况和下落的,而且这句话还表明陶沙并没有跟Lucy在一起,让她心情好过了很多。

最后,她决定无作为,既没痛骂詹濛濛,也没感谢詹濛濛,只警告说:“这次就算了,但如果你以后再用我做炮灰或者替罪羊,我——跟你没完!”

詹濛濛大打包票:“你放心,保证不会了!”

私下里,她开始焦急地等待Lucy或者陶沙的音讯。不管是好音讯还是坏音讯,总要有个音讯才行。

等了几天,没等到美国那边的任何音讯,她越来越躁动不安,到底是Lucy根本没对陶沙传信,还是陶沙知道了也不在乎?

她恨不得差遣詹濛濛再去Lucy那里打听一下,但詹濛濛回老家过年去了,她也不好意思追到人老家去催促,只能等詹濛濛回来再说。

Lucy倒是打了个越洋电话来给她妈拜年,两人亲亲热热聊了半个钟,居然提都没提“陶沙”两个字,她也不好逼问她妈,因为她连詹濛濛给Lucy打过电话的事都没敢告诉妈妈。

那个春节过得极其郁闷,她干什么都懒心无肠。跟着妈妈去亲戚朋友家拜年,她老在盼着快快回家;等她真的回到家,她又觉得时间好难打发。手机一直带在身边,一有响动就急忙拿起来看是谁,但看来看去,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发的无关紧要的短信,无非是拜个年啊,发几个段子啊,纯八卦。

春节期间唯一一个有点信息含金量的电话是Simon打来的,先是互相拜年,然后两人聊了一会。

Simon问:“大过年的,没出去玩?”

“上哪儿玩啊?”

“你是这里土生土长的,还不知道上哪儿玩?”

“你不知道我是个宅女?”

“野百合也有春天,宅女也有春节啊!”

“宅女的春节就是宅在家里。你呢?”

“我是宅男嘛!”

“你也宅在家里?”

“哪有那么好的命啊!我宅在公司里呢。”

“春节还加班?”

“是啊,你说我是不是世界上最悲催的宅男?”

她转弯抹角地问:“你没给你老婆孩子打电话拜年?”

“那还能不打?这么好的拍马屁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

“她们都好吧?”

“她们能有什么不好?”

她想问问陶沙的近况,但实在没法问出口,想等Simon自己主动提起,但他完全没提。两人没什么可聊的了,只好聊詹濛濛。

她开玩笑说:“你很快就要有新妈了,激动不激动啊?”

“又不是我要有新老婆了,我激动个甚?”

“你爸给你找个比你还小的新妈,你不——激动?”

“比我还小?你说谁呀?”

“当然是濛濛啰。”

“哦——你说她呀?我还以为你在说陈阿姨呢。”

“陈阿姨是谁?”

“别人给我爸介绍的,你不认识的人。”

“你爸——找了个陈阿姨?”

“是啊,进展神速哦,昨天陈阿姨把她的儿孙都带我们家吃饭去了。”

“陈阿姨都有儿孙了?”

“一把年纪了,还不该有儿孙?”

她没想到蓝总已经找到了老伴,还是个一把年纪的,不禁好奇地问:“这是最近几天的事吧?上次聚会他都没带去呢。”

“怎么没带去?”

“带去了?”

“那还能不带去?”

“但是我听濛濛说那天聚会上都是——奔三奔四的半老徐娘,没听说有儿孙满堂的——老奶奶呢。”

“哇,陈阿姨要听见这话可真要喜出心脏病来了,她就爱听人说她面相年轻——”

她估计詹濛濛看错了陈阿姨的年纪,而且没意识到那是蓝总带去的女人。

她问:“你爸和陈阿姨的事——敲定了吗?”

“敲定了,开年后就去扯结婚证了。”

“是吗?这么急?”

“主要是我爸急,他说孀居这些年了,又这把年纪了,谁知道还能活多久?不抓紧过几天好日子,还等什么呀?”

“那你——”

Simon很开通:“我当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他找到老伴了,我也解脱了,天南地北任我走,五湖四海任我漂,不用守在国内养他的老送他的终了。”

“但是——濛濛说还和你爸约好年后一起吃饭的呢——”

“又一起吃饭?不是刚吃过了吗?这肯定不是约好的,是她一个人在那里自作多情吧?”

“是约好的,虽然是濛濛提的建议,但你爸答应了的,餐馆都定好了。”

“是吗?定哪里?”

“还能定哪里?当然是‘蓝色海洋’。”

“我爸跑哪去干嘛?怕几个钱没处花?”

“你爸去‘蓝色海洋’还用花钱?”

“为什么不花钱?难道‘蓝色海洋’是他开的?”

她觉出不对: “你刚才在说谁呀?”

“不是在说我爸吗?”

“是在说你爸,但你爸不是蓝总吗?”

“我爸是蓝总?哦——是的,是的,他也是我爸,女婿顶半子嘛。”

她急了:“不是那个意思,是你的亲爸!”

“我的亲爸?谁说的?”

“Lucy说的。”

“她说的——嗯——让我想想——”Simon认真想了一会,咕噜说,“她把这也告诉你了?”

“不是告诉我,是告诉濛濛。”她把濛濛和Lucy的谈话大致说了一下,问,“难道Lucy又是在骗濛濛?”

“不是,不是,Lucy是根红苗正的——好人家女儿,不会骗人的,只是这事——我不便深谈——不是针对你哈,我对你是什么话都可以——深谈的,你想谈多深都行。我的意思是——我不想让濛濛知道——”

她有点不高兴:“你是不是觉得我爱传话?”

“不是,不是,我可没说你爱传话哈。你传过话吗?肯定没传过,谁说你传过话我跟谁急——”

“那你跟我急吧,我自己说我传过话。”

“我不跟你急,我不跟你急。你传我的话,那是我的光荣,是看得起我啊,我感谢还来不及呢——”

“你别油嘴滑舌了,我知道你是怕我把话传给濛濛了。”

Simon诚恳地说:“真不是,真不是。主要是这事——涉及的不是我一个人——而是一大帮人,所以我——暂时不能深谈。但是不管怎么说,Lucy是绝对不会撒谎的。如果她说的话和我说的不一样,那你可以直接断定是我在撒谎。”

她抓住机会问:“那陶沙的事你和Lucy说的也不一样,到底是谁在撒谎?”

Simon斩钉截铁地说:“没说的,肯定是我在撒谎。”

“你为什么要撒谎?”

“因为我品性不好。”

“你为什么要品性不好?”

Simon无奈地笑起来:“我都说到品性不好上去了,你还要追问,林姑奶奶,你杀了我吧!”

她也笑起来:“大过年的,说什么杀不杀呀!”

“陶沙的事——Lucy是怎么对你说的?”

“她没对我说,是对濛濛说的。”

“她对濛濛说什么了?”

“她说——她会想办法把这事转告陶沙。”

“哪事?”

“就是——说我——暴瘦一圈的事。”

Simon叫起来:“你暴瘦一圈?天啊,我真是太心疼了!快视频一个给我看——”

她打断他:“谁跟你视频啊?”

“你不跟我视频,那你告诉我实情:瘦了——多大一圈?”

“瘦多大一圈关你什么事呀?”

“怎么不关我的事呢?瘦在你身上,疼在我心里嘛!林妹妹呀林妹妹,你到底在干嘛呀?怎么会让自己暴瘦一圈?”

“我在减肥。”

Simon舒一口气:“原来是在减肥呀?你早点说嘛,吓出人命来怎么办?”

“我暴瘦一圈,你吓个什么呀?”

“这——我——这可真是我本将心向明月,怎奈明月照沟渠啊!”

她觉得Simon是在变相向她抒情,虽然她不喜欢他,也不想跟他暧昧,但在这个孤独寂寞的春节,有人向她献殷勤,哪怕是油嘴滑舌地献,还是很让她感觉温暖的,总比完全没人喜欢好。

Simon不解地问:“为什么你要Lucy把你减肥的事告诉陶沙呢?”

“不是我要她告诉陶沙,是濛濛——”

“濛濛为什么要让Lucy把你减肥的事告诉陶沙呢?”

“我怎么知道?你去问她好了。”

“她连我电话都不接,我怎么问她?”

她幸灾乐祸:“她不接你电话了吧?如果你再对我瞎说,我也不接你电话了。”

“我哪里有对你瞎说啊?”

“你没有吗?那为什么你和Lucy说的都不一样?”

“我到底说了什么跟Lucy不一样的话?我怎么看不出来呢?”

“她说她会‘想办法’告诉陶沙,但是你说——你说陶沙和Lucy住在一起——“

“这有什么不同吗?”

“如果是住在一起,怎么还会‘想办法’才能告诉陶沙?”

“这个——就看你怎么理解‘想办法’了——”

她略一咂摸,就觉得这话有道理,也许她对“想办法”的理解太一厢情愿了,以为“想办法”就是绞尽脑汁想办法,就是连陶沙在哪里都不知道,得走遍天涯去寻找的意思。但“办法”是可以多种多样的,吹枕头风也是一种“办法”,所以说“我会想办法告诉他”就等于“我会告诉他”。

她不好意思再说下去:“算了,我就是诈你一下,看你是不是习惯性撒谎。”

“我对别人是习惯性撒谎,但我对你是习惯性不撒谎——”

“哼,你这句话就是撒谎!”

Simon不再争辩,关心地问:“你是因为陶沙才——暴瘦一圈的?”

“你又瞎说?我可真的不接你电话了——”

“好好好,我不瞎说了。但是——你真的——不值得这样的——”

“不值得哪样?”

“算了,我不说了,说出来又要跟Lucy说的不同了。”

26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84)

  1. safa!

  2. Sofa again – Pilate

  3. Simon一直真真假假,他难道真的爱上林妲了?

  4. 靠前?

  5. 地板挤挤!

  6. Thanks Aimi

  7. 陶沙是否已不在人间

  8. “好好好,我不瞎说了。但是——你真的——不值得这样的——”

    也许陶沙真的和LUCY在一起?

  9.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10. 前排!

  11. 美丽长夜,虽然长点,但相信最终一定是美丽的。陶沙不在人间是不可能的,他是故事的主要人物。

  12. 也许lucy根本没把林妲”暴瘦一圈“的消息告诉陶沙,她说”想办法“告诉,其实就是一种推诿。至于她为什么不告诉,可能是因为私心,也可能是为了保护陶沙,知道他一旦听说林妲”暴瘦一圈“,肯定会回国看望,而由于某种原因,他不适宜或者不应该回国看望。

  13. 回复楼上匿名:

    你说的陶沙仍在人世的理由不充分,难道是主角就一定得在人世?再举《丽贝卡》的例子,片名主角”丽贝卡“在影片开始前就不在人世了。

  14. Simon明显不是蓝总的亲生儿子,所以他脑子里完全没有”爸爸就是蓝总“的概念,听林妲提到”爸爸“,很自然的认为是在说八级干部。但当他听到lucy说他是蓝总亲生儿子后,马上就改了口,这就很有奥妙了,说明他和lucy在编织同一个谎言,目的是不想让人(林妲?詹濛濛?)知道谁是真正的蓝少东。

  15. 快乐跟读,谢谢艾米!

  16. 我以为蓝总真要跟陈阿姨结婚了,莫名其妙地觉得大失所望。

  17. 每一集跟读都会有不同的收获,不一样的感受,艾米的故事就是这样吸引人!

  18. 好像看侦探小说一样。
    SIMON的油嘴滑舌看得让人想笑。林美眉暴瘦叫人心疼。

  19. 67集:Lucy小声说,“你看他们两个,还挺般配的吧?”
    Lucy倒是打了个越洋电话来给她妈拜年,两人亲亲热热聊了半个钟,——
    ——————————————
    LUCH可能还是想撮合蓝总和林妈妈吧!

  20. “但是——濛濛说还和你爸约好年后一起吃饭的呢——”
    “又一起吃饭?不是刚吃过了吗?这肯定不是约好的,是她一个人在那里自作多情吧?”
    “是约好的,虽然是濛濛提的建议,但你爸答应了的,餐馆都定好了。”
    ——————————————————
    也许蓝总借此机会叫上林妹妹和林妈妈一起呢?

  21. 终于赶上进度了。

    希望陶沙和《丽贝卡》的主角不一样,还在人世。

    同意十年忽悠的分析,lucy和simon在编织同一个谎言。可是,如果是不想詹MM知道谁是蓝少东,她都已经直接向蓝向东进攻了,知道不知道都没有什么关系啊。如果不想林妲知道,这是为什么呢?
    ————-summer

  22. 美丽长夜,难道是一场梦吗?

  23. 很过瘾。线索明明在,可就是能推出各种可能的结果。艾米实在厉害!不到最后一章,是无法知道结局的。很享受这样的跟读,我的阅读水平大幅提高。谢谢艾米!许久没见艾友友,顺问声好^_^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