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86)

林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蓝总主动提出为她安排工作,还随她自己选择想去哪个部门?这已经不是“天上掉馅饼”了!馅饼算个什么?二两面加点肉末而已。这是天上掉下一坨黄金来了!

她疑惑地问:“你在忽悠我吧?”

“我忽悠你干嘛?喏,他的手机号码在这里,你要不相信,亲自打电话问他。”

“我怎么好给他打电话?”

“怕啥呀?他叫我把号码给你的,说让你给他打电话,约个时间去‘神州’见他。”詹濛濛委屈地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相信人呢?我为你找到了工作,你不感谢我,还怀疑我的人品——”

“我没有怀疑你的人品,是在怀疑我自己的人品,小女子我何能何德,怎么会惊动蓝总亲自为我安排工作?”

“你以为我是路人甲?”

“我知道你不是路人甲,你在蓝总心目中的位置很重要很重要,但是——现在他是要为我安排工作,而我不是你呀!”

“俗话不是说了吗?不看僧面看佛面,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那我是沾你的光,托你的福,我得好好感谢你!”

詹濛濛很高兴,交代说:“要我说呀,这事你就先别跟你妈商量了,一商量准黄。”

“为什么?”

“你妈那个一根筋,肯定会阻拦你在国内找工作,她一门心思想让你出国呢。”

她想了想,说:“我觉得她不会阻拦的,除非是我考上美国大学还拿到奖学金了,不然的话,她干嘛要阻拦我去工作?难道想让我游手好闲,吃她喝她一辈子?”

“反正我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没听詹濛濛的劝告,还是决定把蓝总要帮忙安排工作的事告诉妈妈,一来可以让妈妈吃颗定心丸,二来也征求一下妈妈的意见,毕竟她留学的事还没完全绝望,现在要不要把工作的事敲定,她还拿不定主意。

妈妈还真让詹濛濛给料准了,很不赞成她去跟蓝总见面:“这事总让我觉得蹊跷,英语里有个谚语;too good to be true(说得太好了,不可能是真的),我们跟蓝总非亲非故,他干嘛主动提出来为你安排工作?”

她半吹嘘地说:“也许他知道我编程比赛得过奖?”

“但他不是说让你随便选择去哪个部门工作吗?”

“嗯——是有点离谱。那他肯定是——看上你了,想用这个方法来——讨好你。”

“别瞎说了!我有什么值得他看上的?”

“你才华出众,气质超群,怎么没什么值得他看上的呢?”

“我哪有什么才华和气质?就一把年纪。他会看上我这个老家伙?”

“你哪里老啊?”

“五十多岁的人了,还不老?”

“不老不老,就不老!”

“你嚷嚷没用的,我比你更了解男人,哪怕老到杨振宁那个年纪,都会选择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蓝总还没老到那个程度,他会放着濛濛这样年轻漂亮的女生不要,反而对我这个老太婆感兴趣?”

“濛濛那样的年轻的女生怎么比得上你这样的成熟女性有魅力呢?”

“反正我觉得他不是因为我。”

“那你说是因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所以我觉得不踏实,用个不好的说法,黄鼠狼给鸡拜年,总不是什么好事。”

她跃跃欲试:“那我去跟他谈谈,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如果你根本没打算去他公司工作,干嘛要去惹这个麻烦呢?搞不好一去就掉进陷阱爬不出来了。”

“能有什么陷阱?”

“借招工诱骗女生的还少吗?”

她努力想像蓝总诱骗她的情景,但完全想不出来:“我觉得他人挺正派的,不像是——有那种坏心思的人,再说我这么老土的女生,他哪里会舍得花时间诱骗我?”

“你不是老土,而是太单纯了,对人性的邪恶全无了解。”

两人都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妈妈缓和了口气说:“你现在还不知道留学的事到底怎么样了,干嘛急匆匆去应聘呢?如果你现在就答应下蓝总,结果留学的事又办好了,难道又去退人家的信,说不去那里工作了?”

“那我可不可以对蓝总说个活话,就说我还在等留学通知,如果等到八月份还没录取通知书,我就去‘神州’工作。”

“那还不如等到八月份再去跟他面谈。”

“我就怕等久了他改变主意了。”

“那你现在面谈了,又让人家等到八月,人家愿意等?”

“我问问他啰,愿意等那最好,不愿意等——我也没办法。”

“那也不用亲自去见他呀,打个电话说说这个意思就行了。”

“那不礼貌吧?”

妈妈生气了:“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说了叫你别单独去见他,你就是不相信。那好吧,你要去见你去见,出了事可别怪我没预先警告你!”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干嘛两母女都跑去?他还以为咱们谁对他有兴趣呢,白白送上门去让人耻笑。”

“那你说怎么办?”

“我说怎么办你会听吗?”

她不敢再坚持,也的确有点害怕面见蓝总,只好答应打个电话了事。

但她连打电话都有各种担心,万一詹濛濛是跟她开玩笑的,而她冒冒失失打电话给蓝总,人家问她一句“你是谁呀?干嘛给我打电话”,那可如何是好?如果詹濛濛不是开玩笑,那她只通过电话表达想再等等的意思,是不是太伤人家蓝总的面子了?

她犹豫再三,决定先去问问Simon。按理说,“神州”要招人,特别是招技术方面的新人,Simon作为“神州”的CTO,不可能不知道。虽然蓝总说由她自己挑工作,但那是因为蓝总知道她一个电脑专业的研究生,肯定会挑与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总不会去挑个公司小秘当当吧?

Simon显然是头一次听说这事:“是吗?你确定不是濛濛在卖嘴?”

“应该不是吧?她把蓝总的手机号码都给我了,叫我自己给蓝总打电话联系。”

“你把号码说给我听听,让我看看是真是假。”

她把号码读出来,Simon不吭声了。

她问:“怎么了?是假的?”

“不是,是真的,但他一般不会把这个号码给别人,一般也不亲自出面招工——而且——嗯,让我想想——”

Simon想了半天没吭声,她越来越觉得这里面有蹊跷了,催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拿不准。”

“他没对你提过这事?”

“没有啊。”

“我不相信!你是他儿子,他都不对你提这事?”

Simon又不吭声了。

她急了:“你怎么说着说着就不吭声了?搞得和——闷闷一样——”

“呵呵,你也觉得他闷啊?觉得他闷就好。”

“为什么觉得他闷就好?”

Simon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回到蓝总的事上去了:“我刚才在考虑该怎么对你说。你只知道我是蓝总的儿子,但是你不知道这其中的各种曲折。简单地说,我从小就不跟他在一起生活,所以他对我没感情,跟我还没跟他养女亲。你这事——我不好乱插嘴,你妈妈怎么说?”

“她不让我去见蓝总,说怕是——骗局。”

“嗯,姜还是老的辣。”

她一惊:“你也觉得我妈的担心——有道理?”

Simon模棱两可地说:“林妲,站在我的位置,我真不好多说,但是我觉得你妈妈有生活经历,吃的盐比我们吃的饭都多,过的桥比我们走的路都多,如果她觉得你单独去见蓝总不合适,那肯定是有道理的——”

“那你觉得我打个电话——可不可以呢?”

“打电话没什么不可以的,我主要是在想——如果你进了‘神州’,总不能天天避开不见他吧?”

她仿佛看见蓝总变成了一只狼,躲在一扇门的后面,竖起前爪,张着血盆大口,等在她经过的路上,随时准备猛扑出来。

她胆怯地问:“他是不是有过这方面的——行为?”

“我没这么说哈,我就是顺着你妈妈的思路发挥发挥而已,主意还得你自己拿。你只记住别把我的话传给蓝总就行了。”

她感觉蓝总一定是有过前科,说不定离婚就是因为这个,不然Simon不会这么吞吞吐吐。

她决定不去见蓝总,就打个电话了事。但她拨了蓝总的手机号,却没人接听,只有电话录音,叫她留言。她没思想准备,又不知道是不是拨错了号码,不敢贸然留言,什么也没说就挂了。

然后她打电话给詹濛濛:“你说的那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呀?”

“什么事?”

“就是蓝总——叫我打电话给他的事。”

“怎么不是真的呢?你还没打?”

“我打了。”

“你打了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没接我的电话。”

“是吗?那可能是在忙吧,你过会再打。”

“好吧。”她吞吞吐吐地说,“我在想——反正我还在等美国那边的消息,一时也不会去‘神州’工作,现在就不用跟蓝总联系了吧,要不你帮我告诉他一下?”

她以为詹濛濛又要骂她胆小如鼠,但詹濛濛没有,只说:“行啊,不过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你可要想清楚。”

这下她又犹豫起来了,留学的事估计是没什么戏的了,而现在工作这么难找,詹濛濛帮她弄到这么好的机会,她自己不抓住,以后肯定——没有以后了。

她鼓起勇气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还是——再给他打个电话吧。”

她又打了一次电话,还是没人接,还是叫她留言,她结结巴巴地留了一个言,反复强调“你叫我给你打电话”“你让濛濛转告我,让我给你打电话”。留完言,她惭愧万分,这留的什么破言啊?又不是谁追谁,干嘛老在那里强调是人家叫你打电话的?做贼心虚啊你?

她恨不得伸出一只长长的手去把蓝总电话里的留言给抹掉,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卖,现在就等着蓝总来骂她荒唐吧。

等了几个小时,也不见蓝总打回来,她又去问詹濛濛:“蓝总是不是变卦了?他是不是已经找到人了?怎么我留了言他也不打回来呢?”

“切,你以为你是谁呀?你刚一留言,人家就要给你打回来?我看你是真不知道我蓝大哥有多忙!别说是你了,哪怕是我,打十次电话都有九次碰上人家关机呢!”

“我知道他很忙,但是——都几个小时了,难道他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几个小时怎么了?这是人家上班时间,人家无数的会要开,无数的客户要见,哪里能在大白天打电话跟你聊天?”

“那你给他留言——他也是这样的?”

“同学,你怎么能这样比呢?你是他什么人,我是他什么人?关系不同的嘛!”

17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86)

  1. 沙发?

  2. “我看你是真不不知道我蓝大哥有多忙!”——多了个“不”~

  3. 她把号码读出来,Simon不吭声了。
    她问:“怎么了?是假的?”
    “不是,是真的,但他一般不会把这个号码给别人,一般也不亲自出面招工——而且——嗯,让我想想——”
    ——————————————————
    会不这个电话号码只有蓝总的亲人才给?SIMOND的吞吞吐吐是不怕林妹妹进了神州,闷闷就会留在神州?这样simon在神州的位置危险了?

  4. 謝謝艾米!

  5. 艾米的神笔,让我看得欲罢不能,继续猜:
    她半吹嘘地说:“也许他知道我编程比赛得过奖?”——林妹妹不仅拿到了美国大学的offer,说不定还拿了全奖?

    “但他不是说让你随便选择去哪个部门工作吗?”——蓝总爱屋及乌?

    “嗯——是有点离谱。那他肯定是——看上你了,想用这个方法来——讨好你。”——蓝总对林妈妈有好感,Luch也会出手相助吧?

  6. 陶沙出了什么事吧?蓝总受陶沙之托照顾林妲

  7. 小丑鱼同学,是Lucy, 不是Luch. 您已经错写至少三次了,冒泡提醒您一下。

  8. 蓝总应该是替陶沙照顾林妲;这个simon越来越让人看不透。

  9. 回复楼上的匿名:太感谢了!真是不好意思,一直错写Lucy的名字。对不起!

  10. 怎么我感觉是詹濛濛在沾林妲的光呢?蓝总为了接近林妲,才主动提出送詹濛濛回家,而这次见面也是为了打听林妲的消息。等蓝总能直接和林妲通电话了,可能就不会理詹濛濛了。

  11. 林妲和林妈妈,蓝总更愿意选哪一个?我估计应该是前者,因为两母女的外貌性格什么的,肯定很像,而女儿比妈妈年轻几十岁,肯定更青春靓丽。

    现在的富翁,选对象谁不是越选越年轻?有些男人可能会选与自己年龄相当的,但那是因为他们考虑到太年轻了hold不住,而富翁没这么顾虑,他有钱啊,还有谁hold不住?

  12. 等蓝总能直接和林妲通电话了,可能就不会理詹濛濛了。

    ——哈哈,同意。但感觉蓝总也许从ZMM和Lucy嘴里知道了林妲对陶沙钟情的事情,想通过ZMM接近林妲是真的,但不是为了追求林妲。

  13. 我感觉蓝总接近林妲是为了陶沙.

  14. 这个不会是陶沙的电话吧

  15. 人就是这样,人家请到门上来了,就老是猜疑人家的动机。现在人家不接电话了,又担心人家不给自己安排工作了,急着想让人家安排工作。

  16. 我觉得蓝总的公司可能不是正好要招人,所以Simon不知道请人的事。蓝总答应给林妲一个职位,是看在熟人的份上挤个位置出来。

  17. 和十年忽悠同感,我也觉得是詹MM在沾林妲的光。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