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91)

虽然林妲知道妈妈说“试试”其实是“不用试”的意思,但她一心想去美国找陶沙,已经到了鬼迷心窍的地步,便故作不知,紧紧抓住妈妈的字面意思说:“好啊,我们就去试试吧,早日拿到签证早放心。”

“但是你签的证是去H大,就只能去H大,那就把自己栓死了。如果过段时间你被更好的学校录取,你也不能去了。”

她想到这种可能,还是很动摇的,但抵不住“去美国找陶沙”的诱惑,坚持说:“更好的学校哪里会录取我呀?连H大录取我都是——天大的面子了。”

“我觉得还是应该再等等,等到六七月份都没问题。你又不用办护照,你的护照是现成的,就是去美国大使馆办个学生签证就行,要不了多少时间。”

但她感觉一天都等不下去了,等那么久,谁知道陶沙跑哪里去了?

她固执地说:“我还是想去——试试,早签到早放心,不然我成天担心着这件事,简直是度日如年。”

“你实在要去试我也没办法,但错过了好学校可别怪我没劝你!”

“不会错过的,就算真有好学校录取我,我也可以先到H大读书,然后转到好学校去。”

妈妈还想说什么,但张了两下嘴,又吞了回去,只叹息着摇了摇头。

她知道这就算是默许了,高兴得一跃而起,跑到自己房间去给Simon打电话:“我妈她——同意了!”

Simon听上去又惊又喜:“是吗?我以为她会阻拦你呢。”

“为什么阻拦我?”

“因为她不相信我的人品啊。”

她心说“你还猜得挺准的呢”,但她嘴上没说出来:“她没提你的人品,只说如果我现在签了去H大的证,就不能去别的学校了。”

“也不一定啊,你还可以转学嘛。”

“我也是这样说的。她还说就算我现在签到证了,美国政府也不会让我这么早就进关。”

她很希望听到Simon说“那怎么会?”,但Simon似乎默认了这一点:“那怕什么?不让你这么早进关,就等几天再进关呗。”

她的理智告诉她应该等等再去签证,但她此刻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恨不得现在就飞到美国去。她急切地问: “那你——能帮我弄到银行证明?”

“都包在我身上了,从搞证明到订机票,我向你提供全套服务。”

“那你自己——在这边没什么事情要处理?”

“处理什么?”

“比如你的房啊车啊什么的——不需要花时间处理?”

Simon支吾了一下,说:“房啊车啊都不是我的,有什么要处理的?”

“房和车都不是你的?那是谁的呀?”

“我朋友的。”

“你问你朋友借的?”

“是啊。”

“哇,你朋友真大方,房和车都借给你了,他自己不用?”

Simon开玩笑说:“你打听这么清楚干什么?是不是想报告给濛濛,好让她去泡我的朋友?”

“濛濛才不屑泡你的朋友呢,难道你朋友比蓝总还——有钱?”

“那要看怎么说了。”

“什么叫‘看怎么说’?”

“哇,你这么感兴趣啊?这好像已经不是为了闺蜜哦,是你自己对我朋友感兴趣吧?”

“我才不会对你的朋友感兴趣呢!”

“那你只对我感兴趣?”

“我对你也不感兴趣。”

“那你对谁感兴趣呢?”

“我对谁都不感兴趣。”

“只对闷闷感兴趣?”

“我对他也不感兴趣。”

Simon钉一句:“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哈,去了美国可不兴跑去找他。”

“我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找他呀?”

“你看你看,露马脚了吧?你不找是因为不知道他在哪里,如果知道了,肯定会跑去找他。”

“那你的意思是——他真的在美国?”

“他要不在美国,你是不是就不去签这个证了?”

她厚着脸皮问:“他到底在不在美国啊?”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是不是他不在美国你就不去签这个证了?”

“谁说不签?我又不是为了他去美国的——”

“小姑娘可不兴撒谎啊。”

“我撒什么谎?”她也钉一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他到底在不在美国呀?”

“他?哪个他呀?”

她急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赖皮?我回答你的问题了,但是你却不回答我的问题!我——不理你了!”

“别介,别介!算我怕你还不行吗?”

“我不要你怕我,我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

“好,回答你的问题:他在美国。这下满意了吧?”

她此地无银三百两:“我问你这个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急着把他借给我报名的钱还给他。”

“呵呵呵呵——,这么点破事还遮遮掩掩的,你累不累呀?”

她又羞又恼:“我真的不理你了!”

“呵呵呵呵,你不会不理我的。你要是不理我,怎么去美国找你的闷闷哥呀?”

她咣当一下挂了电话,但只是佯装生气,想到马上就可以去美国找陶沙,她开心极了,又不好意思跟妈妈表露,只好给詹濛濛打电话,兴奋地汇报说:“我要去签证了!”

“签证干什么?留学啊?”

“是啊,不留学我签证干什么?”

“谁说签证就是为了留学?为了找对象的,为了结婚的,为了生孩子的,原因多着呢!”

“但是我又不是为了这些,那除了留学还能是什么?”

“谁知道?也许出去找闷闷呢?”

她很吃惊,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她一说出国,他们就都想到陶沙身上去了呢?回想妈妈的眼神,不也是这个意思嘛?难道她的一点心思就这么无处藏身?

她刚想申辩一下,就听詹濛濛说:“唉,你太幸运了,我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呀!”

她愣了:“你不是一直都不赞成出国的吗?”

“我有说过不赞成出国吗?我只说过不赞成出国留学吧?”

“有区别吗?”

“怎么没区别呢?区别大着呢!出国留学是自己掏钱,浪费时间和青春,最后拿个屁用都没的文凭回来,还是给老板卖命。”

“那出国呢?”

“出国是走出国门去赚大钱。”

“怎么赚大钱?”

“怎么能赚到就怎么赚。我认识一个学姐,跟了一个香港人,现在住在加州二奶村的豪宅里,开奔驰车,背爱马仕包,过得可惬意呢!”

“哪个学姐啊?”

詹濛濛说了个名字,然后介绍说:“你可以去她个人网页看看,晒了好多的大牌包大牌鞋啊!光是红底鞋就能摆成直径一米的大圆圈!”

“哇,你眼光越发远大了,蓝总跟不上趟了?”

“他这种土财主,小气鬼,怎么会舍得给自己的女人买那么些大牌?”

“他——很小气吗?”

“他不小气他的两任老婆会跑掉?”

“那你——不准备泡他了?”

“先泡着再说吧,但我不会把自己栓死在他一棵树上。他这种吃了女人亏的老家伙,还会不会结婚都成问题,我可不想一辈子做地下情人。”

“但是你说的那个学姐,她也没跟香港富豪结婚啊,不就是当个二奶吗?”

“人家那二奶当得多风光!房子车子金银首饰,什么都有了。而我这地下情人当得多窝囊,房子车子金银首饰,啥都没有。”

她叫起来:“你已经——当上地下情人了?”

“呵呵,这个就恕我暂不奉告了。”

“好啊,你有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你看我,不管什么事,都是第一时间就让你知道——”

詹濛濛突然很认真地说:“等你去美国了,一定帮我留个心,看看有没有机会给我介绍几个比尔-盖茨之类的富家哥哥——”

“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认识比尔-盖茨啊?”

“我这只是随便举个例子而已,也不见得非要比尔-盖茨那样的不可,类似的实力股潜力股都可以。喂,差点把你老爸给忘了,他老人家现在怎么样?给你找下后妈了吗?”

“可能还是跟那个姓柴的在一起吧。”

这回轮到詹濛濛叫起来:“还跟那个姓柴的在一起?你不是说姓柴的又老又胖又丑吗?”

“反正不是大美人。”

“那就简单了。你把你爸的电话号码给一个我——”

她嚷起来:“干嘛?你要泡——我爸?”

“嚷什么嚷什么?不是早就对你说过了吗?”

“你是说真的呀?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呢!”

“姐忙成这样,哪里有时间开玩笑?”

她感觉詹濛濛真不是在开玩笑,也认真起来:“我妈前几天还在说为了我的留学费用问题——想跟我爸复婚呢。”

“你妈也太机会主义了吧?”

“我妈才不机会主义呢,她是为了我。”

詹濛濛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忘了你妈是伟光正,批评不得的。我的意思是你爸还看不出你妈那点用心?他会让你妈去诳他的钱?”

她老实回答说:“我觉得他不会的。”

“就是啊!换了我也不会这么傻嘛。”

像这种跟陶沙没关系的八卦,她是毫不犹豫就传播给妈妈了。

妈妈听了直摇头:“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到了百无廉耻的地步!”

她对这事没什么特别大的反感,完全是当八卦听,当八卦传的。这么多年不在一起,她心里根本没有“爸爸”这个概念,就当他是一个外人。既然是外人,那么到底是爸爸娶詹濛濛,还是蓝总娶詹濛濛,对她来说就没有什么区别。

她正热火朝天地准备去签证呢,突然接到陶沙打来的电话,他刚说了一句开场白,她就听出他的声音来了,但她不敢相信:“你是谁呀?”

“我是陶沙呀。”

她哽咽了。

他着急地问:“林妲,林妲,你怎么了?你说话呀!你怎么不说话?你——你在哭?”

既然他听见了,她也不怕丢丑了,放肆地抽泣起来。

他在那边一叠声地叫:“林妲,林妲,别哭啊——”

她还是止不住。

他突然小声唱起来:“Linda ,Linda, Linda , Linda, 可不可不要哭——”

54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91)

  1. 沙发?怎么发不出了?

  2.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3. 太激动了,闷闷浮出水面了,

  4. 沙发!

  5. 陶沙终于终于出来啦,一出来就揪住人心~~

  6. 姐妹们的泪也出来了~~

  7. 难得能评论我的小心脏啊~~~激动~~怦怦怦怦的

  8. crying too!!

  9. 闷闷终于出现了,唉!有得等到下礼拜才有更新了,急啊!哈!

  10. 哎哟,真激动~~

  11. 前排

  12. 激动!陶沙终于出现了,以前还担心会不会出意外呢。陶沙联系上了,linda会不会更着急出国,去找陶沙?

  13. 太好了,林妲的闷闷哥,平安无事!

  14. 看的我也流泪了,闷闷哥总算出现了!

  15. linda真是个纯洁可爱的女子啊, 看到她在电话这头哭的一段,心口都一疼。 艾米这个包袱抖真好, 正和linda一起为了留学的事情欢天喜地,把之前linda柔肠百结的思念放在了一边,忽然就来了一个电话,好像风筝正要腾空飞起,又被放风筝的人手一抖,拖了下来。

  16. 可能闷闷听说了Linda要去签证的事,才浮出水面劝她不要这么急,再等等也许有更好的学校录取她

  17. 看到闷闷出现,我的小心脏啊。。。。。。

  18. 热烈欢迎闷闷回来! ——秦时明月

  19. 闷闷打电话过来估计是劝Linda等其他学校的录取通知再去签证的。

  20. 闷闷终于出现了,完全没有预料呀,惊喜。
    找了好几个梯子,才翻出来,最近非常时期啊。

  21. 我的眼泪也出来了……好心疼Linda!为爱痴狂的女孩子

  22. 猜下:
    陶沙从美国打越洋电话给林妲,劝林妲等其他学校的通知吧。
    林妲这一哭,陶沙就从美国速速回国了。
    劲松

  23. 也许simon把林妲要去美国的事告诉陶沙了,所以陶沙打电话给林妲要她别着急选H大?

  24. 同哭,喜极而泣啊。

  25. “怎么能赚到就怎么赚。我认识一个学姐,跟了一个香港人,现在住在加州二奶村的豪宅里,开奔驰车,背爱马仕包,过得可惬意呢!”

    ——听说洛杉矶的罗兰岗就是华人二奶村,那里住的都是有钱的女人。

  26. 林妲同学不仅对外人遮掩自己对陶沙的感情,连对自己都遮掩了,以为自己没把陶沙当很大一回事。现在陶沙打电话来,她才露了马脚。可能把自己都吓一跳吧?

  27. 詹濛濛可能已经在蓝总那里碰了钉子了,又受了学姐的刺激,所以把目标转向海外,转向林妲的老爸。说不定她真的做了林妲的后妈。

  28. 她刚想申辩一下,就听詹濛濛说:“唉,你太幸运了,我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呀!”

    ——–也许ZMM猜到了闷闷的身份?

  29. 陶沙出现了,激动人心啊。

  30. 估计陶沙打电话目的可能是想让林妹妹再等等,不要那么着急办签证,以免错过更好的学校。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闷闷来实现自己当初的诺言,为林妹妹负担学费的。不管是哪一种,都说明陶沙一直关注着林妹妹,林妹妹的风吹草动都能传到他的耳朵里。

  31. 同意春天童鞋。

  32. 也跟着掉眼泪,理解Linda的心情。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33. 淘沙终于出现啦!喜极泣过要打PP,呵呵。
    前一阵的谜底快揭晓啦?淘沙没和LUCY在一起,攀岩回来了?

  34. 按中国时间,马上就是妹妹生日了!先借这里祝妹妹生日快乐!

  35. 祝妹妹生日快乐!

  36. 借个地儿~祝艾颜妹妹生日快乐!

  37. 艾颜妹妹,生日快乐!

  38. 祝艾颜妹妹生日快乐!天天开心(已经是了),越来越泡浪(肯定是滴)!

    “越南银”的祝寿文咧?

  39. 执子之手偕老

    妹妹生日快乐!

  40. 小艾颜生日快乐!__yuna1978

  41. 闷闷总算出现了,期待接下来的情节。祝艾颜妹妹生日快乐!

  42. 艾颜妹妹:生日快乐!天天快乐!越长越泡浪!

  43. 艾颜妹妹,生日快乐!

  44. 可可的牧歌子

    艾颜妹妹,生日快乐!迟到的祝福!

  45. 看到闷闷唱歌给林妲,就泪奔了。

  46. happy birthday,小艾颜!!

    HAHA

  47. 斯巴达期间翻墙真是不易,不过一来就撞上两篇真惊喜,有发财的赶脚:)祝妹妹生日快乐撒!迟到的祝福。

  48. 呵呵,不枉 林妲这一番辛苦啊。陶沙是真的去攀岩了吗? 如果是,下次还是告诉一下吧,林妲这一番的等待和寻找,看得我心酸酸的,老想起当年静秋四处找老三的情景。
    陶沙,这下可不是一个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了。

  49. 留下脚印,嘿嘿

  50. 林妲一哭,我也哭了。 这故事的魔力, 害得我太入戏了。

  51. 和春天想法一样。
    也泪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