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92)

林妲听到“可不可不要哭”几个字,才意识到自己在哭,不由得羞愧难当,恨自己出了丑,赶紧把正在喉咙里争先恐后上升的唏嘘压了下去。

静场了片刻,陶沙小声问:“你——干嘛哭啊?”

“谁哭了?人家那是——”

“感冒了吧?”

“嗯,鼻子有点不通。”

“看医生了没有?”

“呃——没有,家里有药——。你——打电话找我有事吗?”

“我听说你想现在就去签证,觉得——太早了点,所以打个电话给你,想劝你再等等,肯定会有更好的学校寄录取通知书来的。”

她有点失望,他打电话就是为了这?太公事公办了!她问:“你听谁说我要去签证啊?”

“呃——听Simon说的。”

“那你知道他——辞职的事了?”

“嗯。”

“那你是不是——要回来接替他的职务了?”

他好像很吃惊:“谁说的?谁说我要回来接替他的职务?”

“Simon自己说的呀!”

“他忽悠你呢。”

“他还说你——住在他家——我的意思是——住在你自己家——但是你把你的房子借给——Lucy她们住的——所以——”

他很爽快地承认:“是的,我住在他家。这个房子一直都是他家的人在住,当然是他家。”

她难过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还惦记着签证的事:“如果你现在去签证,那就只能去H大读书,至少要读半年才能转到别的学校去,还不知道转不转得过去,也不知道能带多少学分过去,所以我觉得还是再等等比较好,如果没有更好的学校了,再去签H大也不迟——”

她听他亲口承认和Lucy住在一起,已经对留学心灰意冷了:“其实我也没打算出国留学,是Simon催着我去签证,我才决定去签签好玩,就算是去求拒吧——”

“怎么又不打算出国留学了呢?”

“我考这么糟糕,奖学金也拿不到,还出国干嘛呀?去讨饭?就算Simon帮我开个银行证明办到了签证,我也不能拿假证明去交学费生活费呀。”

“我们不是说好了的吗?如果你没拿到奖学金,我打工供你上学,你——忘记了?”

她又哽咽了,深呼吸了好几口才说:“这么好的事,我怎么会忘记?是你忘记了吧?”

“我自己说过的话,怎么会忘记呢?”

“你都——跑得没影了——”

“我哪里有跑得没影啊?这不是跟你说着话吗?”

“但是你——这么久了——都没有一点消息——我都觉得你说的打工供我读书什么的——是在忽悠我——”

“我从来不忽悠人,更不会忽悠你。”

她听了他这番表白,底气又足了:“那你春节到底是——跑哪里去了?”

“我——那个——我攀岩去了。”

“你去攀岩不能告诉——大家一声吗?”

“我怕——大家担心。”

“你不说大家就不担心了?”

他不吭声。

她追问:“攀什么岩啊?搞这么神神秘秘的——”

他说了个她从来没听说过的地名,解释说:“那个难度系数很大,经常——出事——”

“你知道经常出事还跑去攀?”

“人嘛,有时就是想冲击一下极限——”

她抱怨说:“你也太自私了吧?你在那里冲击极限,人家在这里担心——”

她说完这话,感觉很不踏实,这不是撒谎吗?她并没为他的安全担心,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他攀岩去了,更不知道他攀的是难度系数很大且经常出事的岩。现在知道了,就觉得自己才真是自私,怎么一点都没为他的安危担过心呢?难道自己竟然是个一点人道主义精神都没有的冷血动物?

但他却被她的谎言感动了,低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不告诉——大家,大家就不会担心。但你提醒了我,是我不好,害得——大家担心了——”

她真是发自内心地感谢这个“大家”和“人家”,有了这两个词,她就像有了两面盾牌一样,可以举着往枪林弹雨里乱冲,不担心会被人一枪射中,呜呼哀哉。

她问:“你连你爸妈也没告诉?”

“呃——我只说了去攀岩,别的都没说——”

“别的什么呀?别对我说你——受伤了。”

“呃——还真让你给——说中了。”

她急了:“说中什么了?你受伤了?”

“呃——是的——”

“严重不严重?”

“不严重。”

“你在骗我!肯定很严重吧?不然你不会这么——吞吞吐吐。”

他急忙解释:“真的不严重,真的不严重。你听我这说话的架势,像严重的样子吗?”

“你——是不是——不能动了?”

“能动,能动,我能动。”

“那你——怎么不回来?”

他字斟句酌:“这个——我——呃——做了个小手术——”

“肯定不是小手术!肯定不是小手术!是小手术你肯定早就好了,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的没什么,就是腿——摔了一下,做了手术——现在已经好了。”

“那你怎么还不回来?”

“我——呃——”

她急中生智:“你行动不方便,就别乱动,就等在那里,我马上去签证,签到了就来看你!”

他急忙阻拦:“别别别,千万别!你现在签到了证了也不能来美国。”

“为什么?”

“因为你只能在开学前三十天入关——”

“真有这规定啊?”

“嗯,我记得是有的。”

“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谁——照顾你呢?”

“呃——这段时间一直是Lucy在照顾我。”

她好像被人从头浇了一盆冷水:“我差点忘了这事,有她照顾你就行了。”

“不是那样的!”

“不是哪样?”

“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

“Simon对你瞎说了吧?”

“他瞎说什么了?”

他好像黔驴技穷了:“Simon肯定对你说我和Lucy什么什么了,他都是在瞎说,你别听他的——”

“你都不知道Simon对我说了什么,怎么就说他瞎说,还叫我别听他的?”

“我肯定知道他对你说了什么。”

“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怎么会是事实呢?”

“那你怎么知道他说了什么?”

“因为我了解他这个人嘛——”

她想了想,决定再传一次话:“他说Lucy以前就喜欢你,但你——没答应,她才嫁给Simon的——”

“我说他在瞎说吧,根本没有的事!”

她不解:“他为什么要对我瞎说呢?”

“谁知道?也许他自己爱瞎猜。”

“那你和Lucy——什么事都没有?”

“我一向都是把她当亲妹妹看待的,从来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她也是拿我当哥哥看待的——”

“你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你不信可以去问Lucy。”

她没法不信啊!这么好的事情,她干嘛要不信?

她心情大好,谈兴大发,唧唧喳喳地把这段时间的各种八卦都贩卖给他。

他由着她八,一点也不打岔,一直到她自己意识到讲太久了:“哎呀,我成灌水君了!不说了不说了,再说把你的电话卡都用光了。”

“不会的,我新买的卡,挑最贵的买的,你讲三天三夜也用不完。”

“都是我一个人在讲,你一句也不讲,我太亏了,不讲了——”

“呵呵,你知道我是闷闷嘛,不会讲话。记住,要听妈妈的话,现在别去签证,等几个学校都有消息了再说。”

“好的。”

他又叮嘱了好几遍才挂电话。

她讲完电话,兴奋得不行,这感觉,好像一夜回到解放后一样!他和Lucy啥事都没有,他会信守诺言,打工赚钱供她留学,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人和事吗?

她第一时间跑去向妈妈汇报,但妈妈好像一点也不吃惊:“我知道他和Lucy没什么的,我也知道他会信守诺言!”

“你怎么会知道的呢?”

“人生在世几十年,我学会了看人嘛。”

她觉得妈妈有点吹,前段时间怎么没看出来?但她乖觉地不揭穿,只做“屁服”状。

然后她跑去向詹濛濛炫耀,但詹濛濛一点也不羡慕:“就你好哄,人家是一张空头支票喜半天,你连空头支票都没看到一张,就电话里几句话,你就喜成这个样子了?”

“难得的是一片心嘛,只要有他这句话就行,我也不是真的指望他打工赚钱供我读书。”

“你还是当心点哦,攀岩摔伤了腿,到了要动手术的地步,而且这么久都没恢复,那能是小打小闹?最轻最轻也得是瘸了一条腿,搞不好已经是——鼻涕虫一条了。”

她恶心地皱起眉:“为什么是鼻涕虫?”

“脊梁摔断了,站不起来了,不是软皮皮的像条鼻涕虫?你可能没见过这种事,我可是见过的。我奶奶他们村里有个人,到城里建筑队做民工,从脚手架上摔下来,摔断了脊梁骨,就成了那么软皮皮的一堆,村里人都叫他‘鼻涕虫’,他老婆扔下他跑了,爹妈早就死了,他没人侍候,脏得不得了,老远就闻到一股恶臭——”

她努力想像陶沙软皮皮的样子,却没有恶心的感觉,只有无尽的怜惜:“如果陶沙摔断了脊梁,我不会扔下他不管的——”

“哈哈,露了马脚了不是?你已经把自己放在他老婆的位置上了?”

“谁说的?我只说了我不会——不管他。”

“是啊,你凭什么管他?不就是把自己当他老婆了吗?别傻了,他又穷又老又闷,现在还加上一个——又瘸——甚至又瘫,你图什么呀?”

“我又没说别的,就是照顾照顾他,免得他跟你奶奶村里的‘鼻涕虫’一样——”

詹濛濛诡异地一笑:“说不定他摔断的不是脊梁,真的是腿,但是不是那两条腿,而是——第三条腿——那可就成了太监了——”

“那比摔断脊梁好多了。”

“谁说的?脊梁摔断了,他就没那个想法了,反而安定。如果只把那条腿摔坏,他想法还是有的,但又不能付诸实践,那他才恼火呢!到时候他欲火没地出,就拿你当出气筒,天天夜里变态折磨你!”

 

28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92)

  1. 沙发?激动——-

  2. 沙发

  3. 詹妹妹太恶心。同意琳达和她断交

  4. 这么靠前!真替林妲高兴,跟闷闷联系上了。

  5. 谢谢艾米!!

  6. 谢谢艾米!

  7. 谢谢艾米繁忙周末也抽空蒸包包!

  8. 呵呵,猜中的童鞋不少嘛。跟读艾米的小说,大家都练成神探亨特了!

  9. 闷闷真的去攀岩了,很刺激啊。

  10. 闷闷支支吾吾的,肯定伤得比较严重,祝闷闷尽快康复!——秦时明月

  11. 闷闷出现了,真开心!Linda和ZMM真是两个世界的人啊,三观完全不同……

  12. 淘沙在一个linda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的关注着linda呢

  13. “那你是不是——要回来接替他的职务了?”
    他好像很吃惊:“谁说的?谁说我要回来接替他的职务?”
    ————————————
    闷闷为啥“好像很吃惊”——是不以为是蓝总告诉林妹妹的?看来他知道蓝总给林妹妹神州的岗位,留住林妹妹也就是留住他?

  14. “是啊,你凭什么管他?不就是把自己当他老婆了吗?别傻了,他又穷又老又闷,现在还加上一个——又瘸——甚至又瘫,你图什么呀?”
    ——————————————
    要是詹濛濛知道闷闷就是蓝少东呢?肯定又要开抢了!

  15. “屁服” 好生动

  16. 淘沙出现了,还是那个独身的淘沙,兴奋!猜中咯!刚激动一秒,怎么就受伤了呢?真担心啊。不管怎么说受伤的淘沙还是比有了女朋友的淘沙强,为林妲高兴!

  17. 也许陶沙“那方面”的问题就是以前攀岩摔出来的?

  18. “她第一时间跑去向妈妈汇报,但妈妈好像一点也不吃惊:“我知道他和Lucy没什么的,我也知道他会信守诺言!””

    ——林妲想去签证的消息,是不是林妈妈传给陶沙的?从Simon的情况来看,很像是在追林妲,那么他应该不会把签证的事告诉陶沙。也许林妈妈劝不住女儿,就把陶沙搬出来了?

  19. 艾米写得太立体了,我看得把自己都代入其中了,好像我就是林妲,心情跌宕起伏:)

  20. 大胆猜测一下,陶沙不是因为攀岩受伤,而是因为先天缺陷(估计就是有点返祖)才躲着LINDA到美国手术。想要治好了才回来找LINDA的。

  21.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22. 看到十年忽悠评论:——林妲想去签证的消息,是不是林妈妈传给陶沙的?
    ——————————
    联系闷闷说的:“——记住,要听妈妈的话,现在别去签证,等几个学校都有消息了再说。”
    再看林妹妹向妈妈汇报时:她第一时间跑去向妈妈汇报,但妈妈好像一点也不吃惊。
    记得春节Lucy曾跟林妈妈通电话。会不林妈妈已知道闷闷动手术一事,所以不吃惊?林妹妹签证一事也正如十年忽悠所说?

  23. 回复”路喜“:

    嗯,有这个可能,看他那么支支吾吾的,不像是因为受伤太重,而是在撒谎。

  24. 多谢忽悠哥夸奖,偶也快练成神探了:P

  25. 如果是林妈妈请陶沙出山的,那就不能肯定陶沙自己是什么想法。我感觉他是打定主意逃避林妲的了。

  26. 小丑鱼分析的有道理,有可能是林妈把陶沙搬来的。如果他是大家猜测的“伤情”,如果手术成功的话,他就会不逃避林妲了吧。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