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93)

林妲所能想到的最“变态”的折磨就是“特殊美容”那一类的。“变态”不就是——非常态吗?而那个“特殊美容”应该算非常态了吧?

这么一联想,她突然有了一个发现,并急不可耐地说了出来,好像怕谁抢了她的专利权似的:“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就是陶沙——他以前攀岩的时候受过伤,所以他——”

詹濛濛是何等聪明的人!用“冰雪聪明”来形容都嫌不给力,基本就是“冰雹聪明”了,一下就猜到闺蜜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伟大发现究竟是什么:“肯定的,肯定的!要不然他也不会送到嘴边的肉都不吃了——”

这话听着有点刺耳,她声明说:“谁送到他嘴边了?我根本——”

“呵呵,这不是个比喻的说法吗?不管是你送到他嘴边,还是他的嘴凑到你身边,反正,最后的结果都一样:有肉吃,但他没吃!”

“难怪他说一辈子都——不那个呢——”

“不哪个?不做爱?哼,男人不做爱,老母猪都能上树了!”

“他真的说过一辈子都不——做爱的。”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一般来讲,男人没有不想做爱的,不是有人做过科研吗?男人平均十分钟就会有一次想到性。所以说啊,如果某个男人不做爱了,那多半是身体某个部件出了问题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不会这样呢?难道你见过哪个正常男人一辈子不做爱的吗?”

“我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攀岩怎么会——摔伤那里?”

“谁说一定是摔伤的?攀岩又不是登山,登山嘛,主要靠两脚在那里走啊走,一不小心掉下山去,就摔个粉身碎骨。但攀岩就不同了,你想想看,他像个壁虎一样贴在那么怪石嶙峋的绝壁上爬,哪能保证不挂一下戳一下,不挤一下压一下呢?那还不把蛋蛋搞破了!嘿嘿嘿嘿,真是想想就蛋疼!”

她脑海里浮现出一组惊险镜头:

先是远景,一片直立的峭壁,直插蓝天,下面是万丈深渊,峭壁上有个黑影儿,但看不清是什么。

然后镜头推近,能看到背影了,是一个身穿紧身攀岩服的男子,两手两脚伸得开开的,紧紧勾住峭壁上浅浅的突起,看上去真像一只壁虎。

再然后是一个侧面镜头,能看出那是陶沙,但摄影师的目的不是展示他的五官,而是向下摇到他腰腹部,于是观众看到峭壁上有个尖利的突起,正对着他的小腹。

可惜他全神贯注于寻找下一个可以抓握的突起,没有注意到这个致命的利器,观众都预见到会发生什么了,不由得替他捏一把汗,而他却像电影里那些命中注定要出事的主角一样,还在那里攀呀攀。

他又向上攀了一步,正得意地笑呢,突然脚下一趔趄,身体向下滑去,他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峭壁上的一个突起,没摔下去,但那个尖利的突起已然刺穿了他的攀岩服。

下面的镜头就应该是在医院里了,他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心如死灰。

她心里升起无限的同情和怜悯,还夹杂着一些说不清的解脱。陶沙呀陶沙,你真是个闷闷呀!干嘛不直接告诉我呢?你这么不明不白地躲起来,害得我多苦啊,还以为你变心了呢!

詹濛濛评论说:“我看他真是自找的!这么多体育运动,做哪样不好,偏要去攀岩?”

“因为他想要冲击极限。”

“冲击极限?呵呵,这下冲击得好,连男根都冲击废了,这还到哪里去找老婆?”

“世界上肯定有不计较这些的女生。”

“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我肯定不计较。”

“那是因为你不懂!”

“谁说我不懂?”

“我说你不懂!你以为爱情就是花前月下,拉拉小手,亲亲小口?别傻了!那只是爱情的前奏,最终都得落脚到——性福上来。你找一个废物,还能有什么性福?”

她想了想,红着脸说:“不是还有那什么——特殊美容吗?”

詹濛濛一愣,随即大笑起来:“呵呵呵呵,差点把这给忘了!是呀是呀,谁怕谁呀?咱不是还有一双勤劳的手吗?我猜老杨和小翁就是这么干的!我真是太佩服他俩了,心理不是一般的强大呀!但是,你确定你有小翁那么强大的心理吗?”

她发现自己的脑子转不了詹濛濛那么快,有那么一刻,她连“小翁”是谁都想不起来了。

詹濛濛分析说:“就算你有小翁那么强大的心理,你那个闷闷有没有老杨那么强大的心理呢?天天面对一具年轻的酮体,只能干瞪眼,还要靠独门邪术才能满足年轻老婆的需要,如果不皮厚到老杨那个地步,谁受得了?”

“你说得——太恶心了!”

“我说你没那么强大的心理吧!你连听人家说说都嫌恶心,那轮到你亲自来做的时候,还不恶心得跑厕所呕吐?呵呵,你呕吐不打紧,你那闷闷可就郁闷透顶了——”

“不能不——做这些吗?”

“不做爱?也可以啊,那你干嘛要和他结婚呢?”

“我哪里说了要和他结婚?”

“不结婚,只恋爱?毛主席可是这样说过哈,凡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她使出杀手锏:“我不跟你说了!”

“不说拉倒!我还不想跟你说这种破事呢,有什么意思啊?什么都图不到,人家小翁好歹图到了名和利,你图个什么?二就一个字!想我这么冰雪聪明的一枚女纸,怎么会有你这么二的闺蜜?”

“还是说冰雪聪明的你吧,你和蓝总——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

“还在做地下情人?”

“哼,地下倒是名符其实,但情人嘛——就看你说的‘情人’是什么意思了。”

她想了想,说:“怎么也得跟那个沾点边才能算‘情人’吧?不然跟‘朋友’有什么区别?”

“你要是这么说,那我们就只是地下朋友。”

“哇,真不敢相信你这么——规矩。”

“不是我规矩,而是他太规矩了。不过刚才我们说到闷闷的事,倒给了我一点启发。”詹濛濛好像醍醐灌顶一样,“对,肯定的!蓝老头子肯定也是某个部件出了问题——”

“蓝总怎么了?”

“他对我说,他得了癌症——”

她愣了:“真的?他得了癌症?”

“切,你信他的?”

“他没得癌症?”

“你看他那个样子像得了癌症的人吗?”

“那他为什么要说他得了癌症呢?”

“这是我这几天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呢。本来我觉得他这样说是一种托词,正在犹豫到底是该坚持呢,还是该退缩。现在受了闷闷这事的启发,我豁然开朗了,他可能真的得了癌症!”

“什么癌?”

“前列腺癌,那不就——什么都做不成了吗?跟闷闷被岩石阉割了是一样的。”

“他怎么突然对你说这些?”

“呵呵,是这样的,我看他拖拖拉拉不作为,懒得等他主动了,自己带头向他表白了一番——”

“表白什么?”

“还能是表白什么?当然是表白爱情啰。”

她眼睛睁圆了:“你——对蓝总表白——爱情?”

“是啊,这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吗?”

“不是罪大恶极,但是——多尴尬啊!”

“这有什么尴尬的?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那么你表白的时候会觉得尴尬,如果你不爱一个人,那么表白就一点也不尴尬了。”

“但是——如果你不爱他,怎么会去——向他表白呢?”

“你这个脑子真是一根筋!总是把爱情啊婚姻啊金钱啊什么的,统统混在一起,现在还有谁像你这么——二啊?”

“不是二,就是觉得——你不怕他笑话你吗?”

“笑话我什么?我这么年轻美丽聪明可爱的女生,向他这么一个老得可以做我爷爷的男人表白,他感动都来不及呢,还敢笑话我?”

“反正我是不敢的——”

“你不敢就等着‘可遇不可求’吧!我可是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她好奇地问:“那他——有没有——被感动呢?”

“当然有啊!我说得那么真诚那么萌,连我自己都被感动了,他又不是木头,怎么可能不被感动呢?”

“他——也向你表白了?”

“可以算变相表白。”

“是吗?怎么个——变相法?”

“他说他很珍惜我的这份感情,他跟我在一起也很愉快,感觉自己年轻了一大截——”

她开心地叫起来:“哇!好美啊!我好喜欢这样的爱情!”

詹濛濛睥睨她一眼,说:“别这么女文青行不行?我还没说完呢。”

“他还说什么了?”

“他说他不能接受我的这份感情,因为他——身患不治之症,不想浪费我的青春。”

“是不是考验你的呀?我觉得他——不像得了癌症的样子啊!”

“嗯,我也这样觉得。”詹濛濛生气地说,“我靠!搞女人就搞女人,还考个什么验啊?都奔古稀的人了,还搞文艺青年范儿,装13!我都替他害臊!”

“那你——怎么说?”

“我?还能怎么说?当然是把古今中外那些情痴的梦言呓语都拿出来口头拷贝一番给他呗。”

“肯定特动人。”

“嗯,反正我自己是差点吐了。”

“他感动了吗?”

“铁定感动了,周末请我出去吃饭呢。”

“哇,你真行!”

詹濛濛轻描淡写地说:“这算什么?小意思,比他更难弄的我都见过。”

21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93)

  1. 沙发

  2. 看见更新后的惊喜难以言表,心情随故事跌宕

  3. 老三?意外的收获!

  4. 前排,谢谢!

  5. 今天比较靠前^O^
    谢谢艾米!

  6. 蓝总被表白肯定不是头一回了。但有人对自己表达爱慕,当然愿意相信。 我这心里急得很, 好想早点看到happy ending. 陶沙和linda从此幸福的在一起。 只是又爱上艾米文中的男主角,我可怎么办呀。

  7. 谢谢艾米!

  8. 前排!

  9. 占个位置,嘿嘿

  10. 林妲这样的爱情至上女生,在现在的中国真是太难能可贵了。

  11. 今天出现了一篇癌变的文章,瞎猜一下,是不是蓝总有什么癌症,然后闷闷是蓝总的儿子,也遗传到了?

  12.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13. 大胆猜想一下:蓝总是真的得了癌症,希望linda能够留在国内,进而希望陶沙也能够回来在他身边。而陶沙的消失,也不是因为攀岩,而是真的“腿”受伤了,只是第三条腿,他在美国应该是解决这个问题。蓝总 周末请吃饭应该不是为了濛濛。

  14. 希望闷闷早日回国,把林妲带到美国去,实在不放心单纯的林妲跟詹MM做闺蜜,等詹知道闷闷的身份,可能又要来抢了。 ——秦时明月(好久不能在名称栏上输字了)

  15. 詹MM的心理也不是一般的强大,为了追求物质不惜一切代价,这种人在生活中还真是亲眼见过的。

  16. 陶沙也有可能借着攀岩的名去美国治疗隐疾。以前他对这个隐疾很消极,不愿意去治疗,也不交女朋友。自从认识了林妲,他就很积极的想治疗,所以这次去美国就是做手术。就像三人行里面的老康。

  17. 如果陶沙真有什么隐疾,我觉得林妲是真不会计较,别说还可以用“独门邪术”获得“性福”了,就算没“性福”,只要陶沙爱她,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憾。

    但我们的陶沙同学就不会这么想了,他越爱林妲,就越不愿意“耽误”林妲的终生。

    这可能就是“美丽长夜”的来源,因为歌词是“可不可不要走?这美丽长夜,不应有着缺口”,这个“缺口”就是没有做爱。这本来是男生挽留女生的,但在这个故事里是女生挽留男生,而男生留下“缺口”的原因是生理上不能做爱。

  18. 如果蓝总真的患了癌症,说不定还真被詹濛濛感动了,人之将死,有一个人愿意陪伴自己,能不感动吗?如果他的前妻是因为他患癌才离开他的,那么他会更加被詹濛濛感动。

    而蓝总患癌正好对了詹濛濛的心思,她只想要蓝总的钱,并不想长久陪着一个老人。

  19. 就怕蓝总一开心,癌症不药而愈,詹MM就要气死了。

  20. 可能上面的都还年轻. 要不就是很性福.
    作为一个40+的基本无性福但生活也凑合的女人, 想说”性福”也是很重要的. 这也是为什么林妈妈和父母一辈的人都这么说.
    爱和性福是相辅相成的. 女人对性的要求是随年龄增长的. 在哪里看到说是, 性欲是男性荷尔蒙控制的, 女人年龄大了, 女性荷尔蒙减少, 男性荷尔蒙相对增加, 所以性欲增强. 挺有道理的. 但这不是故意制造矛盾么?! 老天在捉弄我们吧.
    是, 男人生理上不够, 女人可以自力更生. 但不知道中国男人有多少可以接受女人自己解决的. 有多少明白女人也有需要的.
    如果男人用其他方式帮助女人满足, 要勇于面对自己的不行, 要压抑心里欲望, … 这得多强大阿 … 这也太难为人了吧.
    那种欲望被撩拨起来却不能满足 … 男人可能更痛苦.

  21. 蓝总如果患癌,更符合詹MM的要求了。但我觉得可能是借口,用林妲的话说,他不象患癌症的样子啊。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