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94)

周末,詹濛濛去赴蓝总的约会,林妲也跟着激动万分,主要是想知道蓝总究竟是不是得了癌症。她不希望闺蜜嫁个行将就木的人,更不希望世界上唯一一个给了她一点父亲感觉的人行将就木。

如果蓝总就是像陶沙一样,被岩石或者什么玩意“阉割”了,她倒不觉得那是多大的悲剧,照吃照喝照玩照乐,除了不能做爱,别的都不受影响。再说蓝总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就算能做爱,又能做多少?顶多就是点缀点缀。

她由此想到陶沙,他一定是被岩石“阉割”了,所以他才会说“一辈子不做爱”,不是他不想跟她做爱,而是他不能,只能用“独门邪术”来让她“性福”。

她想起有一次,他又想用“独门邪术”来让她“性福”,但她拒绝了,说“这样不正常”,那时他脸色很难看,好像被人一刀刺中了心脏一样。

她越想越后悔,干嘛要拒绝他呢?多伤他的自尊啊!

她很想像詹濛濛追蓝总那样,率先主动地对陶沙表白一番,打消他因为“永远不(能)做爱”而产生的顾虑。

但詹濛濛说得有道理:如果你不爱一个人,你对他表白就不会尴尬;如果你爱一个人,你对他表白就会觉得尴尬了。

她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可以这样概括一下:说假话不尴尬,说真话尴尬?

她自认不是一个爱说假话的人,在别的问题上,她应该是说假话尴尬,说真话不尴尬。但在爱情的问题上,她是说假话说真话都尴尬。

詹濛濛的约会才进行了一半,就给她发短信来了:“快帮我查查,前列腺癌能活多久。急!在线等!”

她看了好几遍才悟出一点眉目来:蓝总得了前列腺癌!

命运怎么这么残酷?为什么偏偏要让这么好的一个人得癌症?而让她爸爸那样的烂人活得那么精神抖擞?

难道真是好人命不长,祸害千年在?

这不是逆淘汰吗?谁还敢做好人啊?

她赶快到网上去查,发现早期晚期的存活率差别很大,赶快回一短信:“早期晚期?”

“不知道,都查!”

她又查了一通,汇报说:“早期五年以上,晚期几个月以上。”

詹濛濛没消息了。

约会完之后,詹濛濛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过来:“哈哈,搞定!”

她焦急地问:“蓝总真是癌症啊?”

“真是癌症。”

“前列腺癌?”

“前列腺癌。”

“他亲口告诉你的?”

“嗯。一顿饭没吃完,他已经上了几次洗手间,我就猜到了。”

她心里又升起一线希望:“是你猜的?”

“我先猜到,后来他也亲口告诉我了。”

“那你——怎么说?”

“幸好我及时叫你帮我做了信息挖掘,知道他短则活几个月,长则活几年,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他能活多久跟你怎么回答——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呢?如果他活的时间太短,那就有可能我还没嫁过去他就死翘翘了;时间太长,我又怕拖死我。几个月到五年这个时间框架太完美了!不管他是早期还是晚期,几个月应该足够我搞定他了,拖五年我也能忍受——”

她一阵心寒:“原来你叫我查资料是——为了这啊?”

“这很重要啊!他今天约我出去吃饭,就是为了对我摊牌,我怎么回答他至关重要,直接关系到我们俩能否走下去——”

“那你到底是怎么回答的呢?”

“我?算了,还是别告诉你了,不然你的女文青病又要发作了。”

“不会的,你说吧,我保证不——女文青。”

詹濛濛酝酿了一下情绪,但刚开了个头,就呵呵一笑,打断了自己说:“算了,还是你自己想象吧,我真是不好意思再说一遍那么雷人的话。”

“到底是什么雷人的话啊?”

“反正就是山盟海誓那一套呗。”

“你说你会——照顾他一辈子?”

“一辈子?”詹濛濛失声叫起来,“哎呀,完蛋了!我是不是说漏嘴了?”

“什么说漏嘴了?”

“我好像不是说的‘一辈子’,而是——‘五年’!”

她有点伤感地说:“也许五年就是他的一辈子——”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这样说啊!我应该说照顾他一辈子啊!如果我说的是‘五年’,那他就——会怀疑我的动机了!天啦,天啦,我到底是怎么说的呀?我到底是说的五年还是一辈子?都怪你,你干嘛给我发短信提什么五年呢?你要是不提,我脑子里根本没五年这个概念,那就肯定不会说出‘五年’这两个字来!”

“不是你让我查的吗?”

詹濛濛唉声叹气:“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是在怪你,是在怪我自己。我靠!可别功亏一篑啊!”

她安慰说:“也许你是说的‘一辈子’,不是‘五年’呢?”

“嗯——也有这种可能,我觉得——我说的应该是‘一辈子’。这事你可不能到处乱传,我是百分百信任你的,什么都告诉你,你可不能——”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她真没到处乱传,连妈妈都没告诉,不过忍得很辛苦。

第二天,Simon打电话来了:“怎么样?各种证明都搞好了吧?搞好了我就去订票了。”

“订票?订什么票?”

“飞机票啊。”

“订飞机票干嘛?”

“去签证啊?难道你想坐火车去?我可受不起那个苦。”

“你先去签吧。”

Simon叫起来:“我美国公民,签什么证啊?我是专门带你去签证的!你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怎么是突然呢?陶沙没告诉你?”

“他告诉我什么?”

“告诉你我暂时不去签证啊。”

“原来是他在里面捣鬼!”

她搞不懂了:“怎么是他在捣鬼呢?这不都是你们两个人商量好了的事吗?”

“我跟他商量好什么?”

“就是我——签证的事呀。不是你告诉他你要带我去签证的吗?”

“我告诉他这干什么?”

“但他说是你告诉他的——”

“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也太好哄了!我明知道他会从中阻拦,怎么会告诉他呢?”

她感觉Simon的口气很激愤,给的理由也很说得过去,不像是在撒谎,这下她也不那么肯定了:“不是你告诉陶沙的?那他怎么会知道你要带我去签证?”

Simon想了想,说:“肯定是你妈告诉他的。你妈一直都不赞成你跟我一起去签证,而她知道你只听陶沙的,所以就跑去搬救兵了。”

她也想不出除了妈妈还能是谁把她要去签证的事传给了陶沙,但这样一来,陶沙给她打电话的意义就完全变味了。本来她觉得陶沙一直在惦记着她,听Simon说到签证的事,就马上打电话来劝说她。但如果他是妈妈搬来的救兵,那就跟“惦记”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她也激愤起来:“那他为什么说是你告诉他的?”

“切,我就是他的替罪羊,他什么坏事不是推到我头上?”

“但他还知道你——要辞职的事,未必也是我妈告诉他的?”

“为什么不能是你妈告诉他的呢?”

“我妈——好像不知道你辞职的事吧?”

“你没告诉她?”

她拿不准了:“我好像——”

“辞职的事无所谓,告诉不告诉他都那样,但你妈把签证的事也告诉他,让他出来插一脚,就太不厚道了。我不是说你妈不厚道哈,我是说陶沙。他自己不回来给你搞证明,却要隔着太平洋指手划脚,阻拦你去签证,他想怎么样?是不是想把你留学的事拖黄掉啊?”

“不是这样的,他——受伤了,暂时回不来——”

“神话编得越来越不靠谱了!他要是真受了伤,还不赶快回来治疗?这里中医西医针灸推拿什么的都有,美国有什么?再说美国的医疗费用多高啊,看个感冒都是天文数字,他在美国又没医保,呆在那里看得起医生?”

她越来越六神无主了:“那他——为什么要呆在美国?”

“这还用问吗?”

“你的意思是他和Lucy——?但是他说他只把Lucy当——妹妹看待的——”

“哇,这么雷人的理由你都相信?像他这种男人,真要有个亲妹妹都不会放过,还别说是Lucy这种跟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假妹妹了!”

“但是他——”

“好了,你别但是但是的了,反正我说的话你一句都不相信,他说的话你一句都不怀疑。你要听他的,就别去签证吧,到时候把留学的事搞黄了别怪我没知会你!”

她慌了:“你别急啊,等我和我妈商量一下——”

“你和你妈商量还能有什么结果?肯定是叫你接着等啰。”

“那我就——再等等?”

“你要等就等啰,但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要在第一时间去签证,不说别的,就是去美国亲眼看看陶沙究竟受没受伤也值啊!”

“但是他说签到证了也只能在开学前三十天入关——”

“他那都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了?”

“现在都改了?”

“早改了!”

“你让我想想,我明天答复你行不行?”

“我早一天迟一天回美国都没所谓的,我是替你着急——”

“我知道,我明天一定答复你!”

她跟Simon通完话,第一件事就是去问妈妈:“妈,我要去签证的事,是你告诉陶沙的?”

“我没告诉他呀。”

“那还能是谁?”

“可能是Lucy告诉他了吧。”

“你告诉Lucy了?”

“她问到这上头去了,我总不能对她撒谎吧?”

原来真是妈妈告诉的!虽然不是直接去搬陶沙这个救兵,但凭Lucy和陶沙的这个亲密度,告诉Lucy不就等于告诉陶沙吗?她甚至怀疑不是Lucy率先问起她留学的事,而是妈妈自己主动提到这事的,因为妈妈一直都不赞成她这么早去签证,尤其不赞成她和Simon一起去签证。

她生气地问:“怎么你一点都没告诉我呢?”

“告诉你什么?”

“你让陶沙出面阻拦我去签证的事啊!”

“我哪里有让他出面阻拦你去签证?”

“都一样!”

“什么都一样?”

“你告诉Lucy和告诉陶沙都是一样的。”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呢。

22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94)

  1. 老三

  2. 老四?

  3. 原来Simon跟陶沙并没有串通好来帮助林妲。那么Simon这么热心帮林妲难道真是爱上她了?

  4. 十年忽悠真是神算!
    詹濛濛的心里除了装钱还能装什么?

  5.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6. 为什么西蒙一说起陶沙语气就这么的不屑呢?

  7. 波折真多呀,心又提起来了

  8. 陶沙应该就是怕linda误会才说是西蒙告诉他的吧

  9. simon和陶沙的关系怎么看起来这么紧张呢,好像对陶沙敌视得很

  10. Simon一直都对Lucy不是处女耿耿于怀,可能他认为Lucy和陶沙有一手,所以才不是处女。以前他就想把林妲搞到手,现在肯定更想了,因为他已经辞职了,也不在乎和Lucy离婚了,如果他离婚后能找到林妲这样的老婆,按他的价值观来看,也算不亏本了。

  11. 詹濛濛不惜血本,想照顾蓝总几个月到五年,以换取蓝总的财富。但如果蓝总并没多少财富(这个很有可能的,公司的CEO不等于个人很有钱,也许公司的价值是以股票形式掌握在不同股东手里的,也可能公司欠债无数),或者有财富但不留给她,那她真的要气得吐血了。

  12. 陶沙如果不能帮林妲开出银行证明,可能还真帮不上她的忙。虽然他答应今后打工赚钱供林妲读书,但那是今后,对签证无补。

  13. 好看,謝謝艾米!

  14. 留下脚印,谢谢艾米!

  15. 精彩!谢谢艾米!

  16. Simon从内心里嫉妒陶沙,男人的嫉妒心也是很强的,他对林妲是真心喜欢的,只是他各方面的条件不如陶沙,加上他本人性格的原因,从故事描写的内容看,感觉他不是很善良的人。

  17. 删了一个说林妲“患得患失”的帖子。艾黄早就在艾园澄清过了,“患得患失”的意思是“计较个人得失”,但林妲并不计较个人得失,而是不自信。说詹濛濛患得患失还说得过去,因为她老在算计自己的“爱情”能换回多少物质利益。

  18. 还删了一个批评林妲不信任陶沙的帖子,林妲不是不信任陶沙,而是不相信自己值得陶沙爱。除了那些脸皮特别厚,特别自以为是的人,谁敢坚信自己就那么值得所爱的人爱?

    我想对这个发帖人说一句:您老也别太自信,说不定当您老在那里津津乐道您老的恋人/配偶多么爱您老的时候,他/她的眼珠正在某个异性身上转呢。

  19. 哈哈,詹MM这么个精灵人也有说漏嘴的时候,把“一辈子”说成“五年”?如果因为这个而被蓝总怀疑,那真是“祸从口出”啊。

  20. “我好像不是说的‘一辈子’,而是——‘五年’!”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詹mm很有可能说的是五年。她总是说谎,很有可能一个没留神,说漏嘴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