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95)

林妲在心里生了一阵无名闷气,才咕噜出一句:“你干嘛去求他呀?”

妈妈不明白:“我求谁了?”

“求陶沙,还能是求谁?”

“我没去求他呀!”

“你没直接去求他,但是你告诉Lucy不等于是在——曲线求他吗?你是我妈,你去求他,他不是以为我叫你去的吗?”

妈妈悟出女儿在生什么气了,解释说:“其实Lucy也是替他问的。”

“是吗?她这样说了?”

“她没这样明说,但是——我从她的话里能听出这个意思来——”

她刚燃起的希望又熄灭了:“你别自作多情了!”

“我才不是自作多情呢,我——。不管怎么说,你现在还是别去签证吧,尤其别跟那个Simon一起去,我对那个人——很不放心。”

“但是如果我不跟他一起去签,他肯定不会帮我搞银行证明。”

“我对这个银行证明特别不放心,你银行里又没钱,他靠熟人开出这么一个假证明来,如果签证官发现了,你不是玩完了吗?不光是这次签不到证,连以后都没机会签证了。”

她其实也很担心这个,但因为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只好孤注一掷:“反正是签不到证,用这个方法还有一线成功的可能。”

“为什么反正签不到证呢?”

“我拿不到奖学金,家里又拿不出这笔钱,不搞假证明,难道去唱歌人家听?”

她冲口说出这句话,立马就后悔了,生怕妈妈又开始自责,说出什么“都怪你妈没本事”之类又煽情又没作用的话来。

妈妈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已经——搞到了一笔钱,但要存几个月才能开出银行证明来——”

她差点跳起来,连珠炮一般地问道:“你搞到钱了?什么时候搞到的?怎么搞到的?借的?问谁借的?”

“是——你爸爸——”

“爸爸给的钱?他什么时候给的?”

“就这几天。”

“是吗?我怎么没听到一点动静?”

“电汇到我账上的么,能有什么动静?”

“他终于想通了?”

“也没什么——想通不想通的,钱是借的,今后要还的——”

她有点失望:“原来爸爸是在放债啊?我还以为他——发了善心,愿意给钱我去留学呢!”

“他也没说是放债——是我自己决定要还他。”

“那还差不多,不过,他以前不是连借都不肯的吗?”

妈妈撇撇嘴,没说什么。

她又问:“那他不怕那个姓柴的唧唧歪歪了?”

“可能没让那个姓柴的知道吧。”

“哈哈,是爸爸的私房钱啊?嗯,我就知道他肯定有私房钱,我爸可不是省油的灯!算他聪明,不然辛辛苦苦赚的一点钱都让那个姓柴的拿去给她家里人用了。”

妈妈笑了一下,没置可否。

她又问:“他汇给你多少钱啊?够不够签证?”

“汇了十几万——是美元呢,应该够了。”

她开心极了,想不到这个问题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解决了,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也可以说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看来血真是浓于水,自己的父亲,哪怕是个烂人,关键时刻也比外人强。

她感激说:“谢谢妈妈!我知道你不愿意要他的钱,也从来没要过他一分钱,这次不是为了我,你肯定不会去求他——”

“怎么还在说求他呢?我不是对你说过了吗?我是Lucy问起来才——”

“哦,我是在说爸爸。”

“那也不是——求他呀,应该是——给他一个将功赎过的机会——”

“就是就是,这么多年了,他一分钱的抚养费都没给过我,难道不该拿点钱出来赞助我留学吗?其实他这样这才是聪明的做法,我以后工作了会把钱还给他,还会把他当恩人,不然的话——我恨他一辈子没商量!”

妈妈叮嘱说:“这事——你可千万别去——问你爸——”

“我谢谢他也不行吗?”

“谢什么呀!你不是说了吗,就当是他这些年应该付给你的抚养费——”

“十几万啊!可不是小数目,难道我受他这么大的恩惠,连谢都不去谢他一下?”

“这事都还没办成呢,话不能说早了,还是等到——办成了再说吧。”

她同意了:“那我就等到留学办好了再——好好感谢他吧。”

“别的人你也别告诉。“

她委屈得叫起来:“怎么回事呀?你也跟着凑热闹,嫌我爱传话?”

“没有,没有,我是怕——给你爸爸惹出麻烦来——这个——你懂的——”

“我知道。我现在就去给Simon打电话,告诉他我搞到了签证的钱,让他别等我去签证了。”

妈妈叮嘱说:“你跟他说话的时候——婉转一点,别把他惹毛了,也别对他说——钱的事。”

“不说钱的事?那我有什么理由不去签证?对他说说怕什么?他又不认识姓柴的——”

妈妈想了想,说:“如果你觉得非说不可,那只好说啰,但你用不着说那么详细,就说——就说我们问人借了一些钱。”

“好吧。”

她给Simon打电话的时候,还真忍住了没供出爸爸来,只说妈妈问人借到了一笔钱,存几个月就能开出银行证明,所以不用Simon帮忙搞的那个假证明了。

Simon问个不休:“你没问你妈从哪儿搞到的钱?”

“她说是问——别人借的。”

“你看过你妈的账目了,确信有这笔钱?”

“我妈从来不说谎。”

“嘿嘿,你没听说过,‘从来不撒谎’这句话就是最大的谎言!你妈为了阻拦你跟我一起去签证,什么方法都想得出来,更别说撒一小谎了——”

她生气了:“我不许你这样说我妈妈!我相信她!”

Simon见她生气了,万般无奈地说:“那好吧,你就耐心等待你的好学校录取你吧,如果到时候录取通知没等到,或者等到了你妈拿不出那笔钱来,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

她豁出去了:“如果真那样,只能说明我命中没学可留,我要么再考托福GRE,要么就——彻底放弃留学梦。”

“随你吧,没见过你这么犟得不开窍的人!”

“这不是什么犟——”

“我知道,你还是听人劝的,但你妈——。算了,不说了,我不过就是想帮你,没想到你妈——这么不信任我——”

她觉得Simon说得很诚恳,也想不出他能从帮她开银行证明等事情中捞到什么好处,所以相信他真的只是想帮他。但站在妈妈的角度,有那种担心也是很正常的,就是她夹在中间不太好做人。她干脆转移话题,关心地问:“那你——是现在就回美国还是——等以后再回呢?”

“我这段时间呆在国内,是为了帮你办留学,既然你——不需要我帮忙,我还呆在国内干嘛?”

她越发感动了:“你还是早点回美国去吧,好跟Lucy和Jessie团聚——”

“团什么聚啊!我哪有那么没眼睛,跑去搅散那对苦命鸳鸯?”

“苦命鸳鸯?”

“是啊,彼此等了这么些年,总是碍着朋友情谊不敢下手,还不苦命?我这人把朋友情谊看得比什么都重,哪怕是自己的老婆,该为友谊牺牲就为友谊牺牲。”

她感觉Simon就像武侠小说里那些寂寞的独行客一样,并不是天生就爱独行,而是因为某个非常令人心碎的理由——比如为了友谊或者孝道——而放弃了爱情,才会那么苍凉,天马行空,独来独往。

她担心地问:“那你——回美国了去哪里呀?”

“我准备去花街。”

“花街?”

“就是你们说的华尔街。”

“你又去炒股?”

“呵呵,你是不是听陶沙他们说我炒股炒破产了?怎么听到华尔街就这么紧张?要炒股也用不着去华尔街,去华尔街也不全都是为了炒股嘛。”

“那你去华尔街——准备干什么?”

“呵呵,现在先不告诉你,等我搞发了,再来请你跟我去享福。”

她见Simon对前途充满了信心,也没生她的气,总算放了心。

她这次严格遵从母训,没敢把爸爸给钱她留学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詹濛濛。但Simon要去华尔街的消息,没人嘱咐过她别对人讲,所以她一五一十地告诉詹濛濛了。

詹濛濛很感兴趣:“他说没说华尔街的钱好赚不好赚?”

“听他那口气,好像是挺好赚的。”

“我也听说华尔街的钱好赚,我还听说那里的金融哥哥都是一个比一个帅,一个比一个会赚钱,要是我能去美国就好了!我也要到华尔街去逛逛,看看那些做金融的哥哥到底有多帅,有多富。”

“再富也富不过你的蓝大哥呀!”

“那谁说得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蓝大哥的身家到底有多少——”

“你没问他?”

“这怎么好问?我现在正在极力洗刷我的拜金女形象——”

“为什么要洗刷?”

“不洗刷行吗?谁会喜欢拜金女?哪怕他自己再多么拜金,他也不希望找个拜金女做老婆。男人嘛,不管自己多么烂,都巴不得人家是看上了他那坨人,而不是他那堆钱。哼,我真替他们累得慌,白天装,晚上装,对内装,对外装,总有一天装死掉!”

她开玩笑说:“你想出国,干嘛不嫁给Simon?他说他是美国公民,还说他不回老婆那里去了,那他不就可以和你结婚了吗?结了婚就可以把你带出国去,你那时想找什么样的金融哥哥,就找什么样的金融哥哥,或者就找Simon算了,他跑去华尔街,肯定也是想做金融哥哥——”

詹濛濛想了一会,说:“我先等等看吧,看他有没有发达的兆头,如果有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Simon走的那天,两个女生都去机场送行,林妲是因为Simon一定要她去,而詹濛濛是她邀请的,有个人做伴,妈妈比较放心。

离别的场面温馨动人,Simon许诺说会保持联系,还半开玩笑地说:“都别急着嫁人哈,等我包机回来接你们两个去美国做阔太!”

29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95)

  1. 抢沙发

  2. 老二啊?哈哈哈!

  3. 我猜钱是淘沙打到林妈妈帐户上去的

  4. 我也是猜闷闷出的钱,所以林妈嘱咐保密。

  5. 这钱绝对不是林爸给的,十有八九是陶沙给的。

  6. 可可的牧歌子

    钱应该不是林妲爸爸给的

  7. looks like we all “bet” the money isn’t from linda’s dad.

  8. 抢个位置先阅读,嘿嘿

  9. 也许会是lucy和蓝总打的,当然他们这么做也是因为陶沙。

  10. 我猜钱的来源有两个可能,一是淘沙借的,一是蓝总借的。–艾园alai

  11. 妈妈叮嘱说:“这事——你可千万别去——问你爸——
    ————————
    看来这个钱的来源,林妈妈也跟闷闷一样撒谎了?说话变得吞吞吐吐。或许Lucy已经把闷闷的近况告诉了林妈妈?

  12. “怎么还在说求他呢?我不是对你说过了吗?我是Lucy问起来才——”_______________
    林妈妈是不差点露陷了?

  13. 前排!

  14. 本周四是艾黄重聚的日子——美国感恩节,05到12年,七年之痒:))) 祝福艾黄甜蜜幸福!黄米越来越帅,艾颜越来越米!太奶奶卯活!美国爷爷奶奶身体健康!中国爷爷奶奶早日移民美国,一家人大团圆!!! 劲松

  15.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16. 和大家猜的一样,这钱应该是淘沙借的,而不是林爸。看到劲松的留言,同祝!

  17. 大家都猜钱不是林妲爸爸给的,我也觉得不会是她那个“烂人”爸爸给的。如果似乎陶沙汇到林妈妈账上的,那他还挺有钱的呢,一下子汇十几万。但他为什么不直接把钱给林妲呢?怕林妲不收?相比而言,林妈妈应该更倔,更不肯接受他的钱。

  18. 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陶沙身上,我倒有点看重蓝总这边的发展。如果他真得了癌症,应该会很想自己的儿子回来接掌“神州”。如果他的儿子知道父亲得了癌症,应该会愿意回到父亲身边,照顾父亲。蓝总不会真的指望詹濛濛照顾他吧?

  19. 我觉得钱是陶沙交给LUCY,以LUCY的名义借给林妲的。不然林妈不会接受吧。

  20. 謝謝艾米!

  21. 如果蓝总真的得了癌症,闷闷要回来照顾他,而林妲又去了美国,那他们两个又要天各一方了。

  22. 就我所了解的中国对个人外汇管理制度,我觉得刚刚汇到林妈妈账户的十几万美刀是从境外汇入的,闷闷通过Lucy支付的可能性更大。Lucy可能知道林妈妈的账户资料,悄没声的办成汇款很容易。如果走正常程序,蓝总悄没声的办成汇款,还是有难度的。 劲松

  23. 中国对因私外汇汇款的规定是:
    ①境内因私外汇汇款,只能在本人账户间。
    ②跨境因私外汇汇款,能够由境外甲支付给境内乙的账户。超过5万美元大额汇款,需甲申报提交收入来源证明。
    对于因私购汇转存款的规定是:
    ①境内个人本人年度购汇额度等值5万美元;
    ②购汇后可转存本人账户。
    劲松

  24. 闷闷在美国从事IT工作多年,又是单身,应能有十几万美刀存款。也许象越界里王莙,把养老金取了?
    闷闷还是准备离开林妲的,十几万美刀足够开存款证明以及林妲2-3年在美留学的学费生活费了。
    劲松

  25. 劲松大概不知道“七年之痒”的意思,不然不会用这个词来祝贺艾黄。

    艾黄都经常做“不痒运动”,不会有“七年之痒”。

  26. 抱歉!确实用词错误. 劲松

  27. 妈妈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已经——搞到了一笔钱,但要存几个月才能开出银行证明来——”
    她差点跳起来,连珠炮一般地问道:“你搞到钱了?什么时候搞到的?怎么搞到的?借的?问谁借的?”
    “是——你爸爸——”

    她感激说:“谢谢妈妈!我知道你不愿意要他的钱,也从来没要过他一分钱,这次不是为了我,你肯定不会去求他——”
    “怎么还在说求他呢?我不是对你说过了吗?我是Lucy问起来才——”

    —-从以上对话来看,我觉得钱是陶沙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