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96)

Simon真是个乌鸦嘴,虽然他说的是“如果录取通知没等到”,但这个“如果”一点没改变“录取通知没等到”这个事实,因为他说了这话不到半个月,林妲已经接连收到了两封拒绝信!

两封信大同小异,都说她的条件非常impressive(很出色,给人很深印象),但今年报名的人实在太多,学校不能录取每一个合格的报名者,只好抱歉了。

第一封拒绝信是从一个排名前十的I大来的,虽然给了她当头一棒,但她还能挺住,因为她本来也没做太大指望人家会录取她,是陶沙怂恿她报这个学校,她才报的。

但另一封是从一个勉强挤进前五十的J大来的,这个是她自己选择的,按照陶沙的意思,像这样的学校根本就不用报了,录取了都是对自己的极大侮辱。但就是这样的学校都拒了她,那不是“极大侮辱”的平方甚至立方了吗?她还能指望谁录取她呀?

最气人的是,两个学校都祝愿她在求学路上一路顺风,分明是在讽刺她。你要真希望我求学顺利,你把我录取不就得了?你不录取我,还在那里假惺惺地说什么祝我求学顺利,纯属冷嘲热讽,太不厚道了!

妈妈知道这事后,也很着急:“你一共报了多少学校啊?不止这几个吧?“

她没好气地说:“报再多也没用!“

“怎么会没用呢?如果还有学校没来信,那说明我们还有希望啊。”

“你要希望你希望吧,我是——不做什么指望了的。我看我就拿H大的录取通知去签证算了,别拖来拖去,连H大都签不到了。“

“但是——钱刚存进去,现在去开银行证明——太早了吧?听说存钱历史太短,容易引起怀疑——”

她爆发了:“我说就用Simon开的证明去签,你死不同意,要我等好学校的通知,这下好了,左等右等,等来的都是拒绝信,这下你高兴了吧?”

“我怎么会高兴呢?”妈妈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好像真的是个大罪人似的。

她立即意识到自己太过分了,开玩笑说:“我说错了,不是你会高兴,而是——爸爸会高兴。”

“为什么?”

“他可以把钱拿回去了啊!”

“噢——是这个意思,我还以为——”

她认真地说:“这事不怪任何人,都是我自己造成的,谁叫我考那么糟糕的呢?”

“你考得也不糟糕啊,不是都过了这些学校的最低分数线了吗?”

“切,过个最低分数线有什么用?人家都是从高往低录取。”

“我觉得后面还会有录取通知来的——”

她苦笑了一下,没吭声。

第二天,陶沙打电话来了:“林妲,别急啊,这才三个学校,还有五六个呢——”

“你这么快就知道了?是不是听我妈说的呀?”

他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继续安慰她:“别被J大吓坏了,那是个州立大学,很多J州人都会报那个大学,因为可以享受州内学费,还有J州的奖学金,差不多是州内学生人手一份,GPA2.5就能拿到,拿到了就基本不用交学费了,所以J大虽然排名不咋地,但报名的人特别多,录取率比很多私立名校还低——”

她根本没注意听他在说什么,一心猜度着妈妈到底是怎么低三下四地求他的。

而他还在继续自己的演说:“你是外国学生,又不能享受J大的那些好处,不去那里是好事,不是坏事——”

“问题是——不是我不去,而是人家不要我去呀!”

“这没什么嘛,很多被哈佛录取的都被J大拒了呢。”

“能被哈佛录取,还被J大拒了?我不相信。”

“真是这样的!美国不像中国那样统一招生,都是各校自主的,而各个学校都有自己的招生标准,千万不能横向比较——”

她知道这些是他编造出来安慰她的,但仍然觉得心里好受多了:“谢谢你!”

“谢什么呀?我又没做什么。”

“你——你告诉我的这些太有用了,我又可以做几天留学梦了。”

“怎么是做梦呢?你手里不是已经攥着一份录取通知书了吗?”

她心说,露出马脚了吧?其实你心里已经知道我只有读H大的命了,只不过没说出来而已。Simon肯定也是早就料到了,所以才会说“如果录取通知没等到”。

她不想再听他虚假的安慰了,直接问道:“我要去签证的事,是我妈告诉你的,你怎么说是Simon告诉你的呢?”

他很尴尬:“呃——我——其实也不是你妈告诉我的——”

“我知道,是Lucy告诉你的,但Lucy是听我妈说的呀!”

“那也不能算是你妈告诉我的。”

“好,不算,但也不是Simon告诉你的呀,你为什么撒谎说是Simon告诉你的?”

“这个——你那时——提到Simon了,我也不想把时间花在这点上,就随口答了一下。”

她心说,才不是随口答的呢,你是怕暴露出Lucy!

她偏往Lucy那里扯:“这次又是Lucy告诉你的吧?”

“嗯。”

她心里酸溜溜的:“Lucy——很会照顾人吧?”

“照顾人?”

“你不是说你受伤之后是她在照顾你吗?”

“噢——是的——”

“她不上班?”

“上啊。”

“她上班了谁照顾你呢?”

“我——已经好差不多了,不用人——盯着照顾了。”

她装着不经意地说:“我听Simon说,美国的医疗费挺贵的,你在那里又没保险,怎么不回国来治疗呢?”

“我——那个——每次攀岩都会买保险的,医疗费用之类的,都cover(能报销),但是只cover美国这边的医院——”

“那你现在已经好差不多了,怎么还不回来呢?”

“我——呃——不是在美国等你吗?”

她没想到他会这样说,顿时石化,老半天才小声说:“就怕我签不到证。”

她希望他说“如果你签不到证,我马上就回国。”但他没那样说,只说:“不会的,肯定能签到。”

她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肯定签不到证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人家越说我签得到,我就越是签不到,因为人家说我签得到,是因为人家知道我签不到,才这样说了来安慰我的。

而陶沙就不仅仅是安慰了,他有更深的意思在里面,他知道我签不到证,所以敢说什么在美国等我的话,这说明他已经决定不回中国了!

他肯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关切地嘱咐说:“这次可别又发妈妈的脾气——”

“我妈告诉你我发她脾气了?”

“没有,没有——”

“还是听Lucy说的?”

他不吭声了,好一会才低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

他又不吭声了。

她跟陶沙通完话,本来就郁闷的心情好像更郁闷了,但她不想对妈妈说,免得妈妈又跑去向Lucy揭她的短,还是跟詹濛濛说说算了。

真像是心有灵犀一样,她正准备给詹濛濛打电话,詹濛濛已经给她打过来了,无头无脑地说:“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说他不是什么富翁,所有的身家就是手头这间公司,还只拥有60%的股份——”

“谁呀?蓝总?”

“除了他还能是谁?”

“他是在跟你谈公司的事吧?”

“哪里呀,他是在谈我们两人的事。”

“是吗?”

“他又在扯他那老一套,说怕拖累我什么的,我就开玩笑说:如果你真的觉得拖累了我,到时候把你的身家留给我就行了——”

她叫起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不是在开玩笑吗?”

“玩笑也不能这么开呀!”

詹濛濛咕噜说:“你这么懂行,干嘛不早说呢?”

“我不是懂行,而是觉得——这样说多伤人啊!”

“我是以开玩笑的方式说的!”

“那他——知道你是在开玩笑吗?”

“肯定知道,因为他一直在笑着呢,然后他就说到身家上去了,说他其实很穷,账上没有几个钱,身家就是‘神州’——”

“那还叫没身家呀?”

“是啊,我也这么想嘛,所以我又开玩笑说:你把‘神州’卖了不就有钱了?”

她感觉詹濛濛这个玩笑又没开好,但她不想做乌鸦嘴:“他怎么说呢?”

“他说卖公司得通过董事会,如果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董事会不会同意卖公司,即便要卖,也赚不到钱,因为‘神州’现在不值钱了。然后他扯了一大通理由,说什么竞争激烈啊,同类的国企财大气粗有后台啊,同类的民企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啊,都觉得这个行业是块肥肉,都来插一筷子,所以已经不是多年前他刚开始创业时那么一花独秀了——”

“也许他说的都是事实。”

“是啊,所以我又开玩笑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神州’这么大一间公司,怎么也值几个亿,你就把整间公司留给我算了。”

“我——我觉得你——玩笑开得有点——过了——”

“哦,是吗?那下次我再跟他约会,一定叫上你。”

“叫上我干嘛?”

“你这么聪明,到时候可以及时制止我胡言乱语啊!”

她嗫喏道:“你讽刺我干嘛?我可没说你——胡言乱语哈!”

“我没讽刺你呀,我是在说真心话!因为我也发现他不喜欢我的这些玩笑。”

“他——怎么说?”

“他说公司留给谁不是他说了算的,还得通过董事会。我说你拥有60%的股份,那你就有60%的话事权啊!所谓董事会通过,还不都是你一句话?”

“那倒也是。”

“但他说‘哪有那么简单?最少得有80%的董事会通过才行,而董事会那帮人不会同意让一个女生来执掌公司大权的’。”

“哇,这么重男轻女啊?”

“切,现在哪里不是这样?不然我也不会想到靠男人了,如果男女平等,公平竞争,那么凭我自己的力量,干什么都不会比男人差,谁还指望靠嫁人致富啊?”

她深有同感:“现在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恨不得把女生都赶回去围着锅台转才开心。”

“最后他才透露出来,说他准备让他儿子来接班,董事会已经通过了。”

“他儿子?是不是蓝少东?”

“除了蓝少东,还能是谁?”

“那他儿子在哪里呀?”

“他说在美国。”

28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96)

  1. 沙发啊?哈哈哈!!!!!!

  2. 沙发

  3. 谢谢艾米!好看

  4. 我的沙发不会没发出吧?汗!

  5. 老三!谢谢!

  6. 哈,下午在开会间隙还偷偷溜上来看96有没有横空出世,晚上就看到了。真开心,谢谢艾米哟!
    其实更佩服艾米的毅力,说2天一章,绝不含糊,赞一个!

  7. “我——呃——不是在美国等你吗?”
    ————————————
    我猜:闷闷是真的在美国等林妹妹,闷闷不回国是因为不愿接替蓝总的位置?(如果蓝总身体真不好?闷闷要是知道,那可能还得回国?)

  8. 艾米瞎拼回来了?

  9. 昨天还梦到LINDA收到她最想要的那间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高兴得跳起来。但愿梦想成真:)

  10. 詹濛濛咕噜说:“你这么懂行,干嘛不早说呢?”
    …… ……
    “你这么聪明,到时候可以及时制止我胡言乱语啊!”……

    ——–ZMM说话有玄机哦,如果日后真的证实陶沙就是蓝少东的话,ZMM肯定是要恨上林妲的。她肯定认为林妲太有心计,早就看出了陶沙的身份。

  11.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12. 詹濛濛太心急了.

  13. 祝艾米全家感恩节快乐!!! 火鸡上桌了吗?

  14. 谢谢艾米每天带来的期待和欢乐,看艾园的帖子和看艾黄的文字是我的快乐时光。 。

    祝艾黄全家感恩节快乐,

  15. 祝艾黄全家感恩节快乐!

  16. 再等等,也许会有其他学校录取linda的,有奖学金就更好了!

  17. “谢谢艾米每天带来的期待和欢乐,看艾园的帖子和看艾黄的文字是我的快乐
    时光”——顶!
    祝艾黄全家火鸡节快乐!

  18. “最后他才透露出来,说他准备让他儿子来接班,董事会已经通过了。”
    “他儿子?是不是蓝少东?”
    “除了蓝少东,还能是谁?”
    “那他儿子在哪里呀?”
    “他说在美国。”
    —————————————
    蓝少东浮出水面了。如果詹濛濛知道蓝少东就是闷闷,詹濛濛真不知要怎么损林妹妹了?担心——

  19. 祝艾米全家感恩节快乐!

  20. ZMM总算装不下去了,蓝总一把年纪的人,估计很快就看出来她是真开玩笑还是假开玩笑了。越来越接近真相了,淘沙应该就是真正的蓝少东,他不想回国来接手公司吧,所以在美国等Linda?

  21. 祝艾米全家感恩节快乐!

  22. 祝艾米一家感恩节快乐!辛苦啦!

  23. 两个人得多亲近才能开这种玩笑

  24. 詹濛濛的算计出了误差,本来是想直接追那个拥有“神州”的老蓝的,结果得知老蓝要把公司转给小蓝,这下又得去追小蓝了。

  25. “神州”可能真的衰败了,蓝总也可能真的得了癌症,考验詹濛濛的时刻到了!

  26. 如果蓝总真生病了,我想林妲应该会劝陶沙回国来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