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97)

林妲一听到“在美国”几个字,马上想起一个线索:“蓝少东真是在美国呀?那Simon的爸爸没说错哦。”

“是啊,那时没想到那老东西居然说的是实话。” 詹濛濛刚卖了一下后悔药,马上找到了替罪羊,“都怪Simon那个猥琐男,冒名顶替蓝少东,害我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在他身上。”

“还有Lucy——”

“是啊,他们两口子都是谎话连篇,没一句可信的!真是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老公老婆都爱撒谎,能有什么好结果?”

“听说他们在办离婚。”

“哼,活该!这样的夫妻不离婚,都没天理了。特别是Lucy那个老女人,我跟她无冤无仇,她也夹在中间骗我,这下遭到报应了吧?老公不要她了,看她一个半老徐娘到哪里去找男人!”

她幽幽地说:“人家才不着急呢,已经找好了。”

“谁会要她那种离婚带孩豆腐渣呀?除非是七老八十的男人。”

“才不是呢,是跟她同龄的。”

“同龄的?那就是残脚跛手的。”

“也不是,是——陶沙!”

“陶沙?闷闷这么快就当了接盘男了?”

“接盘男?应该是‘抢盘男’吧?”

詹濛濛哈哈大笑起来:“我说Lucy能找到什么人呢,原来是闷闷!那个好理解,虽然他不是七老八十,也不是残脚跛手,但他——比那些还糟糕,因为他是——阉人!”

这下她接不下去了。

詹濛濛感叹说:“唉,早知道蓝少东那小子真在美国,我就像你一样,考G考T出国去,谁还浪费时间跟一个老头子周旋啊?”

“出国去干嘛?”

“去泡蓝少东啊!”

“他不是要回国来了吗?”

“谁说他要回国来了?”

“你不是说他要接掌‘神州’吗?”

“哼,接掌‘神州’,谁知道是哪年哪月的事啊?”

“蓝总不是说董事会都通过了吗?”

“他只说董事会通过,但没说究竟什么时候交班呀。我看他那个拼命三爷的架势,不到闭眼那天肯定不舍得交班。”

她安慰说:“不管他什么时候交班,‘神州’反正都是蓝少东的——”

“我知道‘神州’迟早都是他的,所以才要套牢他!你没听说过有这样一句古话,叫做‘夜长梦多’?蓝少东在美国那种花花世界,随时都有被人抢跑的可能,那些女小留都生猛得很,要是知道他是‘神州’的太子爷,还不争先恐后地扑上去了?”

“蓝少东——应该年纪不小了吧,还没成家?”

“肯定没有。”

“我怎么记得Simon的爸爸说他和妻儿都在美国?”

“那个老家伙那样说了吗?”

“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我告诉你的?我不记得了,反正听蓝老头子的意思,蓝少东应该还没成家——”

“是吗?”

“因为他说他儿子要完成了学业才会回来,他很担心等不到那一天。”

这个很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蓝总的儿子这么小?我以为会跟Lucy和Simon他们差不多大呢。”

“我开始也这么以为,但既然蓝老头子说他连学业都没完成,那怎么会像Simon他们那么大呢?未必是个留级包?”

她忍不住笑起来:“那也说不准,你不知道有钱人的孩子都——挺傻的吗?”

“我不相信蓝少东会是留级包,他爸有钱,但不是煤老板那样靠矿工的血汗发家的,而是靠技术和知识发家的,人家可是恢复高考后凭成绩考进大学去的,老头子可自豪呢,对我吹嘘过好几次了,每次都特意强调不是工农兵大学生。”

“那蓝少东可能是蓝总后来那个老婆生的。”

“肯定是!”

“但是Simon不是说过蓝总和第一个夫人也有一个孩子吗?到底哪个是蓝少东?”

詹濛濛好像也懵了:“是啊,按Simon的说法,蓝老头子得有三个孩子了,初恋一个,暗恋一个,后老婆一个——”

“暗恋的那个应该是Lucy吧?”

“初恋的那个呢?”

“本来我以为就是在美国的那个,但你说他连学业都没完成,那就不像是初恋的孩子了。”

“没准就是个留级包。唉,还是后悔没跟你一样考G考T,不然现在都飞到美国找蓝少东去了。只要我人到了那里,不管他多少岁,都能把他搞定!”

这话让她十分不开心,这什么意思?是不是在影射我考得不好,到现在还没去美国?哼,难道你就那么有把握,肯定比我考得好?说不定比我还糟糕!

詹濛濛一点没意识到自己的乱箭伤了人:“你帮我问问Simon,看蓝少东到底在美国哪里,实在不行我想办法搞个旅游签证到美国去。”

“Simon知道蓝少东在哪里?”

“他肯定知道,不然也不敢那么大胆地冒充蓝少东了。”

“你干嘛不自己问他?”

“他去美国之后连理都没理我,我到哪里去问他?你不是有他的电话号码吗?你帮我问问。”

她很为难:“我觉得他不会告诉我,他说我——爱传话——”

“他肯定会告诉你的,他那么想泡你,你要是开口问他,他敢不告诉你?”

“他想——泡我?”

“明摆着的事嘛。好了,别不相信自己的魅力了,快帮我问问吧,求你了!”

她只好去问Simon,两人在QQ上聊天:

“你们美国几点钟了?”

“晚上十点。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没事不能找你聊天?”

“呵呵,没事你哪会想到我头上?”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只好找点事问你了。你知道蓝少东在哪里吗?”

“怎么突然想到蓝少东了?”

“不是突然想到——”

“说吧,是不是濛濛叫你问的?”

“为什么是濛濛叫我问的呢?不能是我自己问的吗?”

“你对蓝少东没兴趣,你只对陶沙有兴趣。”

她反唇相讥:“我对陶沙没兴趣,你wife才对陶沙有兴趣。”

“她马上就不是我wife了。”

“要变成陶沙的wife了吧?”

“你问这话的时候,是不是心里酸溜溜的?”

“我才不酸呢,都是我叔叔婶婶级别的人了——”

“哈哈哈哈,咬紧牙关充好汉啊!”

她有点恼羞成怒:“好了,快把蓝少东的下落给我交代出来!”

“你不告诉我是谁要你问的,我怎么能告诉你?”

她发了个愤怒的表情过去。

Simon问:“是濛濛叫你问的吧?”

“是又怎么样?”

“哈哈哈哈,我一猜就中。她是不是在老头子那边碰壁了?”

“你怎么知道?”

“切,她那几根屎肠子,我一眼就能看透!你告诉她,我就是蓝少东。”

“你?别骗人了,要骗也编个新故事出来——”

“我真的是蓝少东!”

“那蓝总怎么会——把你赶走?”

“他哪里有赶我走?是董事会那帮人在那里闹腾,他才叫我暂时避一避——”

“那接班的事——”

“接什么班?”

她抓到把柄了:“哈哈,我说你不是蓝少东吧,你连接班的事都不知道。”

“逗你的,小姑娘!我怎么会不知道接班的事呢?老头子早就说过了,要让我接他的班,但是董事会那帮人——”

“瞧瞧,谎撒不圆了吧?董事会已经通过蓝少东接班的事了!”

Simon不吭气了。

她得意地问:“怎么样,你撒的谎被我戳穿了吧?”

“不是撒的谎被你戳穿,而是很生气,老头子怎么把这么机密的事都告诉濛濛了——”

“因为他不想拖累濛濛。”

“所以就让濛濛又来纠缠——我?”

“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想说明——没钱留给濛濛。”

“因为他把钱都留给蓝少东了?”

“也不是把钱都留给蓝少东,”她极尽所能,把蓝总“要钱没有,只有一个公司”的事对Simon解释了一番。

Simon说:“他就没给其他人留一丁点,全给了蓝少东?”

“一间公司嘛,怎么好瓜分?”

“看来我这婚暂时还不能离。”

“为什么?”

“说了你也不懂。”

“为什么说了我也不懂?”

“不说这事了,你就告诉濛濛,说我是蓝少东就行了,至于她相信不相信,那就不是你的事了,反正你帮她打听过了,就算完成了任务。”

她把打听结果告诉了詹濛濛,詹濛濛果然不信:“你别听他瞎说了,我已经上过他一次当了,这次再不会着他的道。蓝大哥已经说了,蓝少东还在求学,所以肯定不会是Simon这个老家伙。”

“那——再找谁打听呢?”

“我自己慢慢打听吧,我就不信蓝老头子过得了我的三关!”

她没细问是哪“三关”,但猜到肯定是与色诱相关的,不由得笑起来:“你不是说蓝总已经——被癌症——那个了吗?”

“应该还没有,至少是阉得不彻底。”

“你怎么知道?”

“呵呵,我跟他贴身的时候能感觉到么。”

“哇,你都跟他——贴身了?”

“那有什么呀?现在都全盘西化了,谁不拥个抱,贴个身,亲个小手,吻个小脸的呀?”

她这个听的人都感觉脸在发烧了。

但詹濛濛一点也不介意:“等到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时候再问他,我就不信他不从实招来!”

“一树梨花压海棠?你写诗呀?”

“嗯,写诗,不过不是我写的,是苏东坡那老儿写的。”

“什么意思?”

“哎呀,你真笨!梨花是什么颜色?”

“白色?”

“海棠什么颜色?”

“什么颜色?”

“红色的!明白了吗?”

“还是——不明白——”

詹濛濛只好说出全诗:“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她终于懂了,咕噜说:“没想到古人也这么——色!”

21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97)

  1. Sofa! – littlepig6

  2. 謝謝艾米!

  3. 特别是Lucy那个老女人,我跟她无冤无仇,她也夹在中间骗我,这下遭到报应了吧?老公不要她了,看她一个半老徐娘到哪里去找男人! ~~~ zmm拿着不是当礼说!

  4. 前排!

  5. 90集“如果他们到蓝老头子那里去说事,还不是最糟糕的,但她们在公司每个高层那里都参了我一把,这下蓝老头子就有借口了——”——
    Simon支吾起来:“他们——也没叫我撒谎——但是——算了,这事一时说不清楚,你只要知道我不是蓝老头子的儿子就行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再看这一集:“那接班的事——”“接什么班?”——
    Simon说:“他就没给其他人留一丁点,全给了蓝少东?”
    “一间公司嘛,怎么好瓜分?”
    “看来我这婚暂时还不能离。”——
    ————————————————
    看来对神州感兴趣的,除了詹濛濛,还有SIMON?

  6. “是啊,他们两口子都是谎话连篇,没一句可信的!真是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老公老婆都爱撒谎,能有什么好结果?”
    ————————————
    妈呀!詹濛濛真是专拿手电照别人的主。

  7. 她那几根屎场子
    ———> 屎肠子。

  8. “他就没给其他人留一丁点,全给了蓝少东?”

    “一间公司嘛,怎么好瓜分?”

    “看来我这婚暂时还不能离。”

    SIMON也是惦记着分财产的主,跟ZMM有得拼.

  9. 我猜LUCY是蓝少东,因为SIMON一听说蓝总的产业都留给了蓝少东,立刻说暂时不离婚。

  10. 好像“小猪6”是艾园很老的ID,抢过很多次沙发:) 劲松

  11. 还是06年跟“不懂说将来“的时候。幸会 劲松

  12. 因为他说他儿子要完成了学业才会回来,他很担心等不到那一天。”
    ___________________
    猜一下:是不闷闷告诉蓝总,要在美国陪林妹妹完成学业后再回来?这样就可理解为什么蓝总急着让林妹妹在神州工作。而蓝总可能真的身体出了问题?因为我记得前面曾有写:“闷闷说的:误会又不致癌。还有林妹妹说的那个王八的汤,听说能治癌。LUCY说的,闷闷可能要留在国内,无法照顾林妹妹。”但愿是我瞎猜。愿他们平安。
    真是线头一地。哈哈!我成了口水佬。

  13. Yes, that was me. It seems like that it was just last week. – Littlepig6

  14. “因为他说他儿子要完成了学业才会回来,他很担心等不到那一天。”

    也许他(蓝总)不便说儿子要陪女朋友完成学业才回来,以免ZMM猜到陶林,才说成“他儿子要完成了学业才会回来”。

    看来蓝总多次要Linda去他公司工作也是为了能把他儿子留下来接班。

  15. 以蓝总的经历和阅历他应该是能看出ZMM的真正兴趣是在于他还是他的钱。向ZMM说他生癌,日子不多,也许是为了让她死掉在他身上谋利之心。

    若他真的生癌,陶沙应该不会不回来接班吧?Simon好像也不知道蓝总生癌。

  16. “一树梨花压海棠”,别的没什么,就这个“压”字比较粗俗色情。

  17. 希望Lucy是蓝少东,如果闷闷是,詹美眉还不跟林妲翻脸啊?除非她害怕没有性福。

    还有前面林妈妈向林爸爸开口,我猜林妈妈决定和林爸爸复婚了,詹美眉一个小款都没找到,怕她又生出什么事来。

  18. 现在林妈妈账上已经有了一笔钱,不管是谁给的,貌似都不需要陶沙在美国打工挣钱供林妲读书了。也许这笔钱就是陶沙存到林妈妈账上的,因为他知道父亲病了,他必须回国继承父业,不能在美陪读。

  19. 也许蓝总所谓生癌和将公司转给儿子管理的说法,都是编造出来的,是为了赶跑詹濛濛,或者为了考验詹濛濛。我觉得考研的成分更大一些,因为赶走詹濛濛很容易,蓝总不理她就行了。

  20. shenmo | 11月 24, 2012 @ 8:12 下午 | 我猜LUCY是蓝少东,因为SIMON一听说蓝总的产业都留给了蓝少东,立刻说暂时不离婚。

    ————-我也这样猜。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