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98)

Simon“乌鸦嘴”的效应还在继续:林妲又收到三封拒绝信!

现在她已经有经验了,用不着读整封信,只要看到第一句不是“congratulations(祝贺)”,就知道是拒绝信了。

不过这次她已经不那么难受了,俗话说“债多不愁,虱多不痒”,这话真不假,现在她身上背了五笔“债”,头上有了五只“虱子”,已经不愁不痒了。

连她妈妈都锻炼出来了,超淡定。

陶沙也很淡定,没打电话来开导她,估计要么是她妈没主动告诉Lucy,要么是Lucy没问起,要么——

不过她不愿意多想这最后一个“要么”。

只有一个人对这三封拒绝信不那么淡定,而这个人居然是詹濛濛:“我靠!又被拒了?太TM让人郁闷了!”

她被詹濛濛的友谊感动了,反过来安慰说:“别郁闷了,我都不郁闷,你郁闷个啥呀?”

“这几个学校排名第几啊?”

“两个前二十,一个前五十——”

“这种破学校都这么难进?”

她被詹濛濛的无知和轻蔑激怒了:“才不是破学校呢,都是很好的学校,比我们学校——强一百倍!”

“你知道是很好的学校,干嘛还要报呢?报了又不能录取,不是白费钱?”

她咕噜说:“我是说就报五十到一百的学校,但陶沙硬叫我报前二十前三十的学校。幸好我坚持报了几个前一百的,不然一个录取通知书都拿不到。”

“现在留学怎么这么难啊?我觉得以前留学都挺容易的。”

“以前挺容易?”

“不容易吗?那怎么Simon和闷闷他们都去留学了呢?连Lucy这么傻乎乎的女生都去留学了——”

“Lucy傻吗?”

“还不傻?不傻会那么好哄,我们一翻供她就相信了?”

她又咕噜说:“还不知道谁好哄呢。”

詹濛濛一愣,随即说:“Lucy已经是历史了,谁哄谁都不重要。”

“我知道不重要,但是——我觉得她一点都不傻,比我们精明多了——”

她指的是Lucy和陶沙的事,很希望詹濛濛能从旁观者的角度指出Lucy是个精明人,不可能看上陶沙,但詹濛濛想的是别的事:“她那不是精明,而是——多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她在撒谎?哼,我从最开始就知道她不是蓝少东——”

她对这个一点兴趣都没有。

詹濛濛沮丧地说:“没想到办个留学还这么难!你学习这么刻苦,又复习了这么久,都没办成,像我这样懒得复习也没时间复习的人,光靠聪明肯定也不容易办成啊!”

 她心里很不高兴,这什么意思?难道我就是靠刻苦,而你就是靠聪明?你比我聪明在哪里呀?但她知道跟詹濛濛争论这个没用,因为詹濛濛的确不用功,考多么差都可以推在“不用功”上。

她问:“你真的想出国啊?”

“难道还是假的?”

“出国去找蓝少东?”

“是啊。如果等到他回国接掌了‘神州’再下手,那不是显得完全是冲钱而去的吗?”

她乐了:“你不是冲钱去的?”

詹濛濛抱怨说:“我是冲钱去的,但这个世道就是这么变态嘛,越是穷得只剩下钱的人,越不喜欢人家冲他的钱去。”

“那你赶快开始复习吧,别被我的不幸遭遇吓坏了,办留学其实不难的,很多人都办成了,我主要是没好好复习。”

“哇,你那还叫没好好复习啊?我看你那段时间从早到晚都在复习托福GRE——”

她没话可说了,因为从时间上来讲,她的确是从早到晚在复习,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在那个“从早到晚”中,她的心有多少时间是集中在复习上的。

想到这一点,她的信心又上来了:“我是真的没好好复习,你别看我从早到晚书不离手,但那只是表面现象,我的精神其实没集中在复习上。这样吧,等我最后一封拒绝信来了,我就重新开始复习,你也跟我一起复习,我们一起考出国去!”

“好啊!不过我这段时间还要先试试别的办法,如果都不行,我就跟你一起复习,考出国去泡蓝少东!”

她想到有詹濛濛跟她一起复习应考,更不在乎今年办不办得成留学了,办不成更好,说不定明年能有更好的学校录取她,一雪今年到处被拒的耻辱。

因为这个原因,她特别希望詹濛濛“别的方法”都不行。

而上天就像长了耳朵,听见了她的心声一样,詹濛濛“别的办法”一个个告败:

“又出差?是不是在躲避本小姐啊?”

“我靠!动不动就把董事会搬出来忽悠老娘!哪天把我搞烦了,我把董事会的那些老家伙一个个拖出来——就地正法!”

“蓝老头子的脑子真是锈逗了!不给自己留点钱,还有哪个女人愿意跟着他?”

“TMD!一个奔古稀的老男人了,还装什么清纯,扭扭捏捏的,真让老娘恶心——”

每次听到詹濛濛的“捷报”,她就怂恿詹濛濛办留学:“算了,别在蓝总身上花时间了,花了也是白花,他已经说了,他要把一切都留给他儿子,你还不如办留学去美国泡他儿子——”

“你不是还有几个学校没来拒绝信吗?我这段时间闲着也是闲着,干嘛不把各种方法都试一试?”

“那倒也是。”

有一天,她突然收到蓝总发来的一个短信:“有重要事相商,请打我手机。”

她这段时间总和詹濛濛一起议论蓝总,非常做贼心虚,一看到蓝总短信,马上想到的是东窗事发了,急忙去跟詹濛濛串供:“濛濛,蓝总让我给他打电话,说有事要跟我商量,他也找你了吗?”

“没有啊,是不是关于你工作的事?”

“不会吧?我早就对他说过要等到八月份——”

“是吗?”詹濛濛也急了,“肯定是要向你调查我的事。”

“你——你什么事?”

“我不知道啊!但肯定是我有什么话引起了他的怀疑——”

“那怎么办?”

“我们得把口供对好,”詹濛濛给她来了一番填鸭式“考前复习”,然后叮嘱说,“你都记住了吗?到时千万别说漏嘴了!”

她嘴里说着“我知道”,但其实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詹濛濛撒谎的速度比得上光速,一天一个新版本,她生怕一不小心坏了詹濛濛的好事。

一直到她拿起电话准备拨蓝总的手机号了,才想到也不能排除蓝总找她是因为工作这种可能,她是说过要等到八月份,但詹濛濛肯定把她收拒绝信收到手软的丢人事告诉蓝总了,所以蓝总已经知道她不是留学的料,还不如去“神州”工作。

于是她又跑去跟妈妈商量:“蓝总叫我给他打电话,说不定是工作的事,你说我应该怎么回答他?”

“工作的事?你的意思去‘神州’工作?”

“是啊,他上次就邀请我去‘神州’工作——”

“但是你上次不是——拒绝他了吗?”

“也不算是——拒绝,我那时说的是——如果留学没办成就去‘神州’工作。”

“但你留学不是办成了吗?”

“哪里办成了?就拿到一封录取通知书,还是H大的。你说我要不要先去‘神州’工作?”

“你都拿到录取通知书了,干嘛不去留学呢?”

“我想再考一次托福GRE,考个好点的学校。”

“那也不用去工作啊!就一心一意在家复习,不是效果更好?”

她又动摇了:“那倒也是。如果边工作边复习,肯定又搞成今年这样了。”

于是她给蓝总打了电话。

蓝总说:“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商量。”

“是关于濛濛的事吗?”

“不是。”

“是关于我工作的事?”

“也不是。”

这下她糊涂了:“那是什么事?不——不能在电话里谈吗?”

“在电话里谈不大方便——”

“发短信?QQ?”

“也不方便。”

“那我跟我妈妈商量一下。”

“好的,商量好了尽快告诉我,我好安排。”

妈妈一如既往地不同意:“有什么事电话上不能说,一定要去餐馆说?”

“他说电话上说不方便。”

“为什么不方便?怕人偷听?餐馆里就不怕别人偷听了?”

“他说的餐馆肯定是‘蓝色海洋’,那里有小包间——”

“那你更不能去了!一个包间,没别人,就你们俩,要是发生点什么事——呼救都没人听得见——”

她很为难:“那我怎么回答他?”

“你就说我妈不同意!”

“好吧,我就拿你做恶人了——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找我有什么重要事。”

“我们跟他又不熟,手里又没权没势,他找你能有什么重要事?还不就是男人那一套,借口而已——”

“我觉得不会是像你说的那样——我觉得他对我就像——是父亲一样。”

“你把他当父亲,不等于他把你当女儿。”

她只好打电话拒绝蓝总的邀请:“蓝总,我妈她——”

“不同意?”

“不是不是,她的意思是——”

“她同意了?”

“她——她叫你有事就在电话上说——”

蓝总轻声笑起来:“原来你妈不放心我啊?那好,我请你们母女俩一起和我吃顿饭行不行?”

她爽朗地同意了。

然后她跑去告诉妈妈:“哈哈,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怎么了?”

“他说请我们两人!”

“谁请我们两人?”

“蓝总。”她把和蓝总的通话全过程绘声绘色地学给妈妈听了,然后说,“我说他是对你有兴趣吧,你还不相信。”

“这怎么叫对我有兴趣呢?”

“如果不是对你有兴趣,他干嘛不在电话上说,一定要请到餐馆去说呢?他明知道你不会让我一个人跟他出去吃饭,所以他故意邀请我去餐馆,然后就有了借口把你也请去——”

“他要是对我有兴趣,干嘛不直接邀请我呢?”

“他不好意思嘛。”

“你把事情想得太——戏剧性了。”

“不是戏剧性,肯定是这样的!”

“我们去了就知道了。”

21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98)

  1. 沙发吗?

  2. 闷闷怎么了?会不会是闷闷的手术不是他自己跟林妹妹说的那么轻松?愿他们一切平安!

  3. 謝謝艾米!

  4. 蓝总可能真的病了,希望陶沙能回国接班。陶沙因为和林妲有约,所以不愿意回国。蓝总只好来求林妲了。

  5. 蓝总没有被詹濛濛的美色迷住了眼睛,头脑清醒地考察她。

  6. 闷闷回国了,没找林妹妹?蓝总请客,会见到闷闷?劲松

  7. 跟闷闷的事有关的可能性很大,看来蓝总要从林妲这里找突破口了,希望不是闷闷身体方面的原因。秦时明月

  8. 我觉得蓝总要商量的事应该和陶沙有关。

  9. 蓝总的“有重要事相商,请打我手机。”“好的,商量好了尽快告诉我,我好安排。”
    ————————
    我猜:蓝总要安排林妹妹去看望闷闷?
    因为闷闷曾说“我——已经好差不多了,不用人——盯着照顾了。”
    那是不说明闷闷的情况有点严重?闷闷又不希望林妹妹误会,所以搬离了这个家?(陶沙也很淡定,没打电话来开导她,?)
    也许Lucy担心闷闷,不得已告知蓝总闷闷的实情?
    这一集让我体会了一下“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感觉!希望他们一切安好!

  10.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11. 林妈真是个小心谨慎负责任的妈妈。换了是个贪钱的人,会恨不得女儿趁机钓个有钱佬。

  12. 希望闷闷一切顺利。祝林妲和闷闷能幸福地在一起!

  13. 大胆猜一下:是不是蓝总希望陶沙回来担任董事长,但是陶沙不想,所以找linda来希望能够劝陶沙,而且linda留学的事情也没有成功,正好可以两个人都留在国内。。。

  14. 詹濛濛现在也想留学出国了,如果办成了,也算目的是歪的,但结果是正的了吧?

  15. 猜猜: 詹濛濛出国留学办成了,linda留学的事情没有成功.

  16. 我对蓝总有好感,觉得linda从他那里真正感受到一点父辈那样的关心。真不希望蓝总被詹濛濛骗。

  17. 我觉得詹濛濛太功利了,相处久了,她的狐狸尾巴就会露出来,蓝总应该不会上当。

  18. Emily | 11月 27, 2012 @ 1:21 下午 | 猜猜: 詹濛濛出国留学办成了,linda留学的事情没有成功.
    ————–继续猜:詹MM出国了,结果陶沙—也就是蓝少东,回国了:)。

  19. 纠错:刚刚我说的不准确,应该说,蓝总的儿子—也就是陶沙回国了:)。
    因为从上集simon的反应来看,蓝少东有可能是lucy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