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03)

Simon照例要戏谑林妲几句:“哇,又是濛濛指使你来的吧?”

“才不是呢。”

“那就是你自己要向我打听什么。”

“也不是。”

“我不相信。没人指使你,也不用向我打听什么,你会想起来跟我QQ?”

“不相信算了,我下线了。”

“别别别,我相信,我相信。”

她就喜欢Simon这种驯服,因为这说明他在乎她,使她有种征服者的优越感。而陶沙好像从来没有给过她这种优越感,或者不是给不给的问题,而是她从来都不敢对陶沙耍这种小脾气,好像生怕把他吓跑了一样。

也许这就是爱与被爱的区别。

难怪人家都说要嫁个爱你的人,不要嫁个你爱的人。

这个世界真是变态,为什么“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就不能是同一个呢?

Simon关心地问:“决定去哪个学校了?”

“有什么决定不决定的?只有那么两个学校要我,一个前六十,一个前四十,你说我还能去哪里?”

“决定了就好。前四十那个是什么学校?”

“M大。”

“太好了,我马上去M州找工作。”

“你——舍得离开纽约?”

“这有什么舍不得的?”

“你舍得你的公司?”

“呵呵,我的公司?我的公司就是个公文包,我到哪里,我的公司就到哪里。”

她很吃惊:“你的公司——是个皮包公司?”

“不是你理解的那种有名无实骗人的皮包公司。我是正式注册的公司,只不过目前还在发展阶段,没雇员工,没租办公楼而已。”

“哦,是这样。”

“你可别小看我的皮包公司,赚起钱来,一点不比那些大公司差,等你到美国来了,先在我公司做part time(兼职),等你毕业了,就到我公司来做full time(全职)。我保证给你最好的401K。”

她听到个“k”,还以为在说黄金的成色,不由大吃一惊:“我以为24K就是足金了,还有——401K?”

“哈哈哈哈,还好,你没当成年薪。”

“什么是401K?”

“退休计划。”

“退休计划?”

“我给你翻译成大白话吧:就是你只要进了我的公司,这一辈子就有保障了。”

她发了个吐舌头的笑脸过去:“我记得你的公司是炒股的,怎么会需要我这个学计算机的?”

“我不是学计算机的吗?”

“但你是老板啊。”

“相信我,我的公司最需要的就是计算机人才。我们可以一起炒股,一起开发炒股软件,保证赚个田满堰满的,到时把你妈接过来享福。”

这个好像太遥远了点,她现在只是想找个人聊聊,打发时光,还没想过把自己的前程这么早就敲定,便敷衍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好,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说眼前的。你怎么没去参加Lucy的聚会?”

“你知道她家今天有聚会?”

“怎么会不知道呢?”

“你和Lucy——还有联系?”

“别忘了,她还是我老婆,我们还有个共同的女儿。”

“我上次好像听你说——不跟她离婚了——”

Simon不好好回答,而是半开玩笑地问:“你想不想我跟她离婚啰?”

“这是你的私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呢?关系大着呢!”

“你又瞎说,我下线了。”

“喂,喂,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又没说什么儿童不宜的话,你怎么就要下线呢?你要是下线了,这么长一个晚上你怎么熬过?”

“不要你管。”

“呵呵,我哪里敢管你?你是我心中的女神,我对你是俯首帖耳,唯命是从,怎么会管束你呢?我是在为你着想啊!你想想看,你现在有我陪着QQ,还情绪这么低落,万一连我都不在这里陪你了,你岂不是要蒙在被子里哭到天亮?”

她真的下线了。

下线之后她才知道Simon说得没错:更加无聊了。看了看钟,还早得很,Lucy家的聚会才刚开始,还得等好几个钟头才结束,然后蓝总才能把詹濛濛送回家,那时候詹濛濛才能给她打电话汇报聚会盛况。如果那两个家伙决定今晚继续“盛况”下去,那她就得等到明天才能知道聚会的盛况。

这一夜会是多么难熬啊!

但她是自己耍脾气下的线,也不好意思又跑QQ上去找Simon。

这就叫自作自受,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

不过这颗“牙齿”的优点很快又凸显出来:正在她万般无聊的时候,Simon打电话来了:“呵呵,好大的脾气,说下线就下线了?”

“你打电话来干什么?”

“我是个受虐狂嘛,偏偏就喜欢你这种不把我当人的——”

“我哪有不把你当人啊?”

“我这不是诳着你说几句好听的话吗?好了, 不逗你了,说正经的吧。我刚才想说的是,如果我不跟Lucy离婚,她就不能跟陶沙在一起,那不正好是你希望的吗?”

她生气了:“你又在瞎说。”

“好,我不瞎说了,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暂时不会跟Lucy离婚,但那不是因为我还爱他,而是因为我要拿到属于我的那份财产。”

“属于你的财产?什么呀?别对我说Lucy他们刚卖的那房子是你的——”

“不是,如果是我的,还会等到今天才卖?早就卖掉几百回了。”

“那你说的属于你的财产是什么?”

“‘神州’的股份。”

“‘神州’有你的股份?”

“就是没有股份才想要拿到啊!我在‘神州’辛辛苦苦干了这么久,把‘蓝色海洋’那个破地方配备得那么现代高科技,把IT那个烂摊子收拾那么井井有序,我是‘神州’的第一功臣,但我一股都没搞到,都给那些脑残白痴了,你说这公平吗?”

“哪些脑残白痴啊?”

“就是那些得到了或即将得到‘神州’股份的人!”

她觉得他是在影射陶沙。既然陶沙夺了他的老婆,还“夺了”他的股份,他要生气也很正常,但她不懂Simon的逻辑:“但是你不离婚——股份也不会归你呀。”

“为什么?”

“因为蓝总说过把‘神州’都给陶沙的。”

“问题是陶沙会不会要呢?”

这个她还没想过,她一听说蓝总要把“神州”交给陶沙,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次陶沙回国是来接班的,现在Simon这么一提,她也不那么确定了:“你的意思是陶沙不会做‘神州’的CEO?那他回来干嘛?”

“他爹得癌症,他能不回国探望?”

“但是这跟你离婚不离婚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可大呢!他们把美国的房子都卖了,说明没打算回美国了。如果陶沙坚决不做‘神州’的CEO,那就只能是Lucy来做——”

她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你是不是想等Lucy拿到‘神州’的股份再离婚呀?”

“哈哈哈哈,我为什么要这样?”

“这样你就可以分到Lucy的股份了——”

“你真聪明。我和Lucy结婚时没立婚前协定,只要是我们婚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都是两人有份。”

“那你赚的钱Lucy也有份啰?”

“当然有,但我赚的那点钱,绝对没她将要得到的股份多。”

她突然觉得Simon好会算计,不知道当初跟Lucy结婚是不是也是出于算计。如果是的话,那她太替Lucy不值了,也太能理解Lucy公然给Simon戴绿帽子了。她不理解的只有一点:为什么陶沙当初会拒绝Lucy?

Simon继续畅谈自己的发财计划:“所以这事啊,还得我们两人共同努力,我这边坚持不跟Lucy离婚,你那边继续抓紧陶沙,我们把这两人分开,大家都可以得益。”

“你又在乱说,我根本就没抓过陶沙,怎么叫‘继续抓紧’?”

“好,好,我承认我的话没说好,我的意思是——你不能就这么坐等Lucy把陶沙抢走,你得——行动——”

“你还在乱说!我挂电话了。”

“别,别,我不乱说了还不行吗?”Simon停了片刻,说,“现在就希望濛濛不要从中作乱。”

“她——作什么乱?”

“如果她把老头子搞到手了,肯定会分走一部分股权——”

“但是蓝总说过——”

“你甭管他说过什么了,男人就是这样,大头占上风的时候,什么都看得清,什么都下得手。一旦他的小头占了上风,他的大头就残了,什么蠢事都干得出来。”

她猜测说:“你是怕蓝总——爱上了濛濛,把公司的股份分给她了?”

“呵呵,你真聪明!”

“那你真不用怕了,因为濛濛已经准备——追陶沙了——”

“她追也没用,陶沙怎么会喜欢她?”Simon交代说,“不过你别把这话告诉她,而要鼓励她去追陶沙,那样的话,老头子就知道自己没戏,遗嘱里就没濛濛什么事了。”

她和Simon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直聊到詹濛濛聚会完毕打电话过来,她赶紧摁断了Simon那条线,来接詹濛濛的电话:“你回来了?”

“回来了。我就知道你还在等我的汇报呢,所以赶着回来给你打电话,不然我就去向东那边了——“

詹濛濛兴奋地把聚会情况绘声绘色地从头讲起,但她只关心陶沙那部分,又不好打断詹濛濛,只好“嗯嗯“着听詹濛濛神吹。

最后,詹濛濛终于扯到她关心的话题:“哇,少东变得太多了!”

“是吗?变什么样了?”

“比以前瘦,比以前白,好像在向玉树临风那个方向发展。”

“是吗?可能是因为他攀岩受了伤吧——”

“好像还不止是受伤的问题,整个人都有点病怏怏的,饭也不做了,是请人来做的,搞得我有点怀疑是不是跟他爹一样得了癌症。”

她的心揪了起来:“到底是不是呢?”

“我也不知道,只是在这么猜。

“他怎么会——搞成这样?”

“谁知道?不过这对我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

“如果他也得了癌症,老头子就不会把‘神州’交给他了呀!或者交给他也行,反正他干不了几天就一命呜呼了,那‘神州’不就成了我的了吗?我会让董事会那些老家伙睁开眼瞧瞧,看女的到底能不能当CEO!”

此刻,她甚至有点感谢詹濛濛这么冷血的算计,因为这让她感觉癌症什么的都只是故事情节,可能跟港剧韩剧美剧有关,但跟陶沙没有任何关系。

詹濛濛还在继续汇报聚会的种种细节,但她已经听不见了,满脑子都是《山楂树之恋》里的情节:老三得了血癌,躲到一边等死去了;而静秋不知内情,还以为老三“得手”之后跑掉了。

她又激动又兴奋,真是想不到啊,我,还有陶沙,居然上演了一幕现代版的《山楂树之恋》!

她决定明天一早就去找陶沙,对他说:我来了!我爱你!请不要躲着我,让我陪你到最后!

29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03)

  1. sf
    劲松

  2. 板凳?

  3. 老二?哈哈哈!

  4. 祈祷上苍,千万不要让陶沙得什么重病啊!林妲,快快主动看看陶沙去吧!他一定是有不得己的原因才忍着回国不联系你、但他心里一定十分惦记你!

  5. 祈祷上苍,千万不要让陶沙得什么重病啊!林妲,快快主动看看陶沙去吧!他一定是有不得己的原因才忍着回国不联系你、但他心里一定十分惦记你!
    怎么总是发帖不成功?

  6. 果然猜对了:Lucy的家宴后,zmm带来了闷闷病情严重的消息。

    真有现代版的老三呵!热泪长流!

  7. 第一次这么靠前,占座

  8. 占位先

  9. 很希望林妲和陶沙把话说清楚,把话都憋在心里一个劲地猜的感觉好难受。想看到林妲和陶沙幸福地相爱。

  10. 猜一下:
    闷闷得了相思病。
    蓝总把闷闷说她是“一般朋友”的话传给了Linda,
    但闷闷不知道这事。
    蓝总又把 Linda “钱凑够了,不用他陪读”的话传给了闷闷,
    闷闷以为Linda不要他了,
    所以情绪低落,
    再加上术后还在恢复阶段,
    所以“玉树临风”。

  11. 瘦那么多,真让人心疼. 淘沙是不是只想呈现最好的状态给林妲

  12. 希望淘沙瘦的原因只是相思病

  13. 我猜陶沙是因为linda没有去才没精神的吧~!

  14. 陶沙不会得了癌症吧?现在很多年轻人得癌症。不过科技发展了,很多病可以治好了。

  15. 占座

  16. 看来陶沙确实病得挺重的,就这样回国了,病治好了吗?祝福先。“明天一早”的时候,linda看到陶沙那样会心疼得不行吧!

    ———恋悠LY

  17. 你岂不是要蒙在辈子里哭到天亮?”–辈子里?—应该是“被子里”吧

  18. 看到濛濛谈起陶沙的病态还有林妲着急的样子,我也是不禁想到了老三和静秋。——Susan

  19.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20. 记得陶沙以前好像说过“某某不致癌……”(大意如此)这样的话,不知他这样说的原因是父亲得了那种病,还是他知道那种病遗传的概率大,又或者是……?此外,这次陶沙不亲自下厨了,说明此时其身体状况令人堪忧,不忍猜测了。无论如何,祝福陶林!艾米的妙笔将这个故事生动感人地呈现在大家眼前,如《山楂树之恋》一样,让人深为感动的同时,也领悟到一种弥足珍贵的人性之美,引人深思,予人启示。
    ——松颖

  21. 有一种预感,陶沙并没得癌症,林妲兴冲冲跑去找他,结果非常失望。

    最后发大财的是Simon,詹濛濛又得回头。

  22. “你甭管他说过什么了,男人就是这样,大头占上风的时候,什么都看得清,什么都下得手。一旦他的小头占了上风,他的大头就残了,什么蠢事都干得出来。”

    ——如果詹濛濛坚持追蓝总,并在他生病动手术化疗放疗时好好照顾她,兴许真能搞到一部分财产。如果她现在舍老蓝去追小蓝,那就可能什么都搞不到。

  23. “她又激动又兴奋,真是想不到啊,我,还有陶沙,居然上演了一幕现代版的《山楂树之恋》!”

    ——典型的小女生心态,到了这种时刻,不是担心陶沙生命垂危,而是兴奋爱人没跑,并有机会上演一出浪漫悲剧。

  24. 心爱的人不在,又做饭给谁吃呢〜
    我猜,陶沙会先打电话过来

  25. 看了今天艾园的一博文,猜一下:SIMON和ZMM两个都冲着神州的钱,ZMM色诱。SIMON 会不会是为了钱,关键时刻,向LUCY招供,艳照上的女人是ZMM?

  26. 陶沙没做饭是因为林妲不来吧。
    我也觉得陶沙没生癌症,病怏怏的是因为刚刚手术过没多久吧。或者,手术不仅没解决问题, 反而更严重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