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04)

那一夜,林妲即便不是“夜不能寐”,至少也算得上“大半夜不能寐”,脑子里一直在上演自编自导的剧目,都是明天去见陶沙的细节,各种浪漫,各种甜蜜,各种云开雾散。

快五点的时候,她才昏睡了一下,不到八点又醒了,像自身带了闹钟一般。

一觉醒来,她发现昨晚的决心和信心已经被她睡没了一大半,如果陶沙没得癌症怎么办?如果他不愿意见她怎么办?如果他问她找他干什么怎么办?

她决定马上起床去找陶沙,不然的话,她的决心和信心会被一个个“怎么办”彻底淹没。

于是她起床梳洗打扮,对妈妈说要去学校,然后就从家里溜了出来。

一直到站在街边了,她才想起不知道究竟去哪里找陶沙。按詹濛濛的说法,陶沙住在父母家,但那可能只是蓝总或者陶沙放的烟幕弹,因为当她说到陶沙可能和Lucy住在一起的时候,詹濛濛就认可了她的说法,而没有像她希望的那样,彻底推翻她的假设。

但如果她的假设是对的,陶沙的确和Lucy一起住在Simon以前住过的那个房子里,那不是说明她不应该去找陶沙吗?

也许陶沙算得上老三,但她却不是他的静秋,Lucy才是。她在这出《山楂树之恋》里,只是一个配角,比如长芳。

她顿时佩服起长芳来,因为长芳说了,如果她知道老三在A省的地址,她就会去找他。

怎么人家就这么有胆量,而她就这么前怕狼后怕虎呢?

她以长芳为榜样,狠狠鼓励了自己一番,终于决定先去“退休工程师”家去找陶沙,如果他在那里,那就说明他没和Lucy在一起,她就扑进他怀里,对他发誓表忠心,从此不分离。

如果他不在那里呢?

她决定先不想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想多了,就把她的一点决心都想没了。她在心里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先去那个贫民窟看看,如果他不在那里,我再想别的办法。这又不是去月球,没那么复杂,不用事前花个几年几十年彻底落实细节。

于是,她坐出租车来到陶沙父母居住的那个“贫民窟”,凭记忆找到那栋楼,又凭记忆找到那个门,还是老样子,一扇十分不起眼的旧木门,但她就像与党失去联系多年的地下工作者找到了组织一样,激动得热泪盈眶,深呼吸了几次才敢敲门。

按照昨夜她脑海里放过的那些镜头,此刻应该是陶沙来开门,当那扇历史悠久的大门缓缓开启的时候,她将看到一个苍白瘦削的男子,五官因为消瘦而更显轮廓分明,双手因为消瘦而更显十指修长,眼神因为消瘦而更显深邃沧桑。

但事与愿违,今天开门的是陶沙那个与“苍白瘦削”完全不搭界的微胖界妈妈,还是那么和蔼可亲,还是那么红光满面,眼神远离“沧桑”,更靠近“喜庆”。

更事与愿违的是,陶妈妈似乎已经不记得她了,客气地问:“您找谁?”

她结结巴巴地说:“我找——我是——是这样的——我是来——找陶沙的,我是林妲,到你们家来过的——”

“哦——是你,快请进屋坐!”

她直觉陶妈妈并没想起来她是谁,只是为了礼貌才试图用热情接待掩饰自己的失忆。

她向屋子里张望了几下,说:“不坐了,不坐了,我是来找——陶沙的,我听说他——”

陶妈妈睁大眼睛等她“听说”的下文,但她没办法说出“癌症”两个字来,只含糊地打了个手势。

“你听说他回来了?是的,是的,他是回来了。你跟他约了今天过来吗?”

“没——没有。”

“哦,是这样。”陶妈妈脸上显出“难怪不得”的神情,淡定地说,“他现在不在这里,去他——亲戚家了。”

她听见自己的心咚的一下沉到肚子里去了:“哦,是这样,那——我——回去了吧。”

“你找他有事吗?”

“呃——也没什么事——”

“要不你留个电话,我让他给你打过去。”

“不用了。”

她仓皇逃下楼来,出租车早已开走了,因为她原以为会在陶家呆一阵的,所以没叫出租车等她,为此还多付了一些钱,因为司机说那个破地方不好载到乘客,只能放空车回城去。

看来司机真的没撒谎,因为她走到大路边等了好一会,都没看见有出租车经过,也没看到有出租车开进小区来,或者开出小区去。

她只好去找公汽站。

她虽然来过这里几次,但都是坐私家车或者出租车来的,从来没乘过公汽,现在一时也不知道哪里才有公汽坐。

又站了半天,也没看见一辆公汽开来或开走。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鸟不拉屎”的地方?

她急得快哭了,又不敢给妈妈打电话,只好向詹濛濛求救:“你知道怎么才能从老厂区回到市里去吗?”

詹濛濛显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什么老厂区?”

“就是——以前我们来过的那个——贫民窟。”

“哪个贫民窟?”

“就是——那个退休工程师住的地方!”

“哪个退休工程师?”

“就是——陶沙的爸爸!”

“陶沙的爸爸怎么是退休工程师呢?”

“他不是退休工程师是什么?”

“不是‘神州’的老总吗?”

她不得不解释一番:“我说的是他——以前那个爸爸——他的养父——”

“哦——,你说他呀?他要到市里来?”

“不是他要到市里去——而是我——要从这里回到市里——”

“你在他家?”

“不是他家,是在——他家附近。”

“你怎么跑那儿去了?”

“我——到这儿来——找一个熟人——办点事。”

詹濛濛建议说:“那你问你熟人啊,他住在那里,肯定知道那一块的情况——”

“我已经从他家出来了,不好意思再返回去问他。”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跑那么远去他那里,他不该亲自开车送你回来?就算他穷得买不起车,也可以给你叫个出租嘛。”

“不是他叫我来的——”

“是你自己跑去的?那也可以让他给你叫出租啊——”

她没办法了,只好把来龙去脉说了一下。

詹濛濛笑起来:“你真的跑去找他了?我昨天说的时候就在想:搞不好这傻丫头会跑去找闷闷,还真让我给说准了!”

“你什么意思?”

“呵呵,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看看你到底紧张不紧张他。”

“你——这么说你是在骗我?”

“谁说我骗你了?”

“你说——闷闷得癌症什么的——”

“我哪里有说他得癌症?我只说他瘦多了——”

“你明明说了他得癌症的!”

“我肯定没说!最多也只说了‘可能、也许、说不定、搞不好’——得了癌症。”

她没话说了,詹濛濛的确只是在说一种猜测,而她不知那根筋扯歪了,怎么一下就想到陶沙真的得癌症上去了。她急忙解释说:“我以为他得癌症了,所以来——看看他,大家朋友一场,他又为我留学的事帮了那么多忙,我不该来看看他?”

“谁说你不该了?但你要看他也不该跑那里去呀!”

“那你说我应该跑哪里去?不是你说他住在他父母家的吗?”

“那你还说过他住在Lucy那里呢。”

“我那是瞎猜的。”

“我也是瞎猜的嘛。”

她沮丧地说:“现在不管那么多了,你叫辆出租车过来接我吧。”

“哇,坐出租跑那么远啊?那得多少车费呀?”

“我出钱,你帮我叫就行了。”

“我到哪儿去叫啊?那个破地方,又没人去,谁愿意放空车过去接你啊?”

“我付来回的钱还不行吗?”

“好吧,我去试试看,你等在那里别乱跑。”

她在路边的树荫下找块略微干净点的地方坐下,耐心等待詹濛濛过来救她,感觉每分每秒都被拉长了十倍百倍。

正在这百无聊赖之际,Simon打电话来了:“你跑哪去了?”

她咕噜说:“没跑哪去,怎么了?”

“急着告诉你点事,QQ上又没见到你,只好打电话。”

“什么事?”

“我后天回国,想让你去机场接我。”

她吃一惊:“你要回国?”

“怎么?不欢迎啊?”

“不是不欢迎,而是——不明白,你现在干嘛跑回国来?”

“我回来带你去签证啊。”

“不用,不用,我和我妈一起去,票都定好了。”

“那我就跟你和你妈一起去。”

“真的不用,真的,我妈——肯定不会让你跟我们去。”

Simon也不生气,呵呵一笑,说:“好吧,那我就不陪你去了。”

“那你——不得去退票?”

“干嘛退票?不陪你去签证,我还可以干别的事嘛。”

“什么事?”

“看我的岳父大人啊。”

“你的岳父——哦——你说蓝总啊?”

“是啊,他老人家马上要动手术了,我这个贤婿,难道不应该鞍前马后地献忠心?”

她马上想到Simon立志获取“神州”股权的计划,有点讥讽地说:“你脸皮真厚啊!”

“此话怎讲?”

“你不是跟Lucy分居了吗?怎么好意思跑回来侍候她爸爸?”

Simon笑嘻嘻地说:“我们是两地分居嘛,又不是法律意义上的separation (分居),在法律面前,我们还是夫妻。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回来对你有利啊,你应该好好感谢我才是——”

“我感谢你什么?”

“我老人家回来了,你的陶沙还敢缠着我的老婆不放?我这是在以实际行动支持你啊!快抓紧时机,把闷闷搞定吧。”

“你又在瞎说,我不理你了。”

“真不是瞎说,我让陶沙去机场接我的,如果你也去,那不正好可以和他——”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落到这种地步,还要Simon使出诡计才能让她见到陶沙,不由得生气地说:“如果他不去,我可能还会去机场接你一下。既然他要去,我肯定不去机场接你了!”

“喂,喂,别生气啊!你说不要他去,那我就叫他别去就是了。”

“他——身体那样,能去接你吗?”

“他身体哪样?”

“濛濛说他——很瘦,脸色也不好,像是——得了癌症一样。”

“哈哈,你听她瞎说!他啥事没有,我昨天还和他视频过,壮得像头牛。”

24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04)

  1. Nada da especial

  2. 双人沙发

  3. 老三?
    ——空空如也

  4. 原以为这集会有两个人见面的火热场面,还是没见上啊,我真是太心急了。希望真像Simon说的那样,陶沙“壮得像头牛”,至少不是什么癌症。

  5. 大胆猜一下,会不会是陶沙开车来接Linda回去的?林妹妹一走,陶妈妈马上打电话给儿子,陶沙接到电话后就赶过来了。秦时明月

  6. 看来Simon是想尽办法打Lucy财产的主意。他赶回来不是为了帮林妲办签证,而是搞掂自己的老婆。

  7. 与匿名"英雄"所见略同。

  8. 这集看得好煎熬啊~林妹妹爱得好辛苦~陶哥哥也是昧着“良心”躲得好辛苦~林妹妹为爱夜不能寐的同时,陶哥哥也是相思无尽处吧~~可怜的两个人儿啊~~

  9. 哎哟,云山雾里呀,到底是弱柳扶风还是壮牛?我真希望是濛濛开玩笑呢!

    林妲的爱好让人感动、傻傻地跑去找淘沙,多么让人疼惜,我要是个男人我也会爱上林妲,无怪乎SIMON。

  10. 更事与愿违的是,陶妈妈似乎已经不记得她了,客气地问:“您找谁?”
    ————————
    看来先前说的林妹妹暴瘦了一圈,可能不是一般的暴瘦。搞得闷闷妈妈都认不出来了?
    ——小丑鱼

  11. 还是坚持西蒙是“蓝少东”的身份,西蒙和蓝总父子一场,虽未相认,但还是有血缘关系的,肯定要回来看望,再说也有“股份”的吸引。linda很紧张陶沙,我也猜陶沙会在105开头遇见陶沙。 一休可可

  12. “哦,是这样。”陶妈妈脸上显出“难怪不得”的神情,淡定地说,“他现在不在这里,去他——亲戚家了。”
    ————————
    这个亲戚应该是蓝总吧?闷闷去陪蓝总了?而不是LUCY,林妹妹会不会误会了?

  13. 哈哈,真被我猜中了!不是大家想象的甜蜜相见,而是扑了个空。

    陶沙此刻应该不会呆坐家中等候林妲妹妹来访,他要么陪父亲去医院,要么忙接班去了。

  14. 蓝总马上就要手术了,肯定要尽快把遗嘱什么的搞好,免得万一死在手术台上,各路人马都来争夺遗产。

    Simon这个时候回来,用意很深啊。

  15. 詹濛濛笑起来:“你真的跑去找他了?我昨天说的时候就在想:搞不好这傻丫头会跑去找闷闷,还真让我给说准了!”

    ——从这一段来看,詹濛濛并没想独占蓝少东,不然她不会对林妲透露陶沙的消息。可能她自己也认识到不可能追到蓝少东,还不如让林妲去追,那样可以把蓝少东赶出国去,她自己好从老蓝那里下手。

  16. “可能她自己也认识到不可能追到蓝少东,还不如让林妲去追,
    那样可以把蓝少东赶出国去,她自己好从老蓝那里下手。”

    –同意。

    詹濛濛可能有了新计划,
    让Linda把陶沙带走,
    既成全了Linda,
    也成全了自己,
    剩下个Lucy 应该好对付。

    Simon也有了新计划,
    让Linda把陶沙带走,
    既成全了Linda,
    也成全了自己,
    可以平分Lucy的家产。

    两个蒙又对上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

    他们都要急于撮合Linda和陶沙,
    林妹妹要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好事。

    Simon打算让二人接机相见,
    可能接下来詹濛濛会打电话给陶沙,
    让他回家去接Linda。

  17. 楼上好多诸葛亮

  18. 如果simon和詹濛濛都来撮合林妲和陶沙,可能林妲反而要刻意疏远陶沙了,因为她想要的不仅仅是和陶沙在一起,而且是陶沙本人愿意和她在一起,而不是外人撮合。

  19. 看来陶沙铁定要像黄米哥哥一样扮酷,不到美人有难,决不出手。
    黄米哥哥每一点上坚持的都是正确的,只是大人的世界把它弄复杂了,对不对,黄米哥哥?
    不知陶沙坚持的理由到底是为哪样?

  20. “一觉醒来,她发现昨晚的决心和信心已经被她睡没了一大半,……“
    写得太好了,虽然只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是爱情中经常会出现的事情吧,晚上会想得很勇敢很大胆要做很多事,可大多到了早晨,勇气会退去很多。还好林妲的决心足够大,退去一大半后还足以让原计划运行。

  21. 同意匿名关于“两个蒙”新计划的猜测,但就象十年忽悠说的那样,如果他们都要撮合林妲和陶沙,林妲反而要刻意疏远陶沙了。而陶沙,如果他的“病”不好,也不会和林妲在一起吧。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