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说当年扫黄的故事

发信人: Daishu (呆叔), 信区: RuralChina

闲来无事,借个地儿,写点儿字,回忆回忆小时候破坏大学生搞对象的荒唐故事。叔年纪大了,天头一冷,就爱躲被窝里瞎回忆。上了岁数,记性又不太好,写到哪儿算哪儿,不要包子,乐呵乐呵得了。

叔小学初中那会儿,祖国上下正流行“扫黄打非”。那时候的孩子开窍晚,好听点儿叫单纯,流行的说法叫图样图森破 (too young too simple),以为一男一女两个小年轻在一起就是“黄”,要是再拉个手,亲个嘴儿,那就是耍流氓了。虽然不懂这“黄”有啥不好,但是年轻人要相应国家号召,见到“黄”,就得扫。

俺从小是在高校大院里长大的,大学家属区相对安全,我们一群十来岁啥也不同的小P孩儿成天闲得没事儿去大学生校园里乱晃。以前看到大学生成双成对的没觉着有啥,可自从扫黄打非开始,在我们这些小孩儿眼里,谈恋爱就是“黄”,得扫。于是乎,叔和几个发小儿成立了扫黄小分队,跟当时香港电视剧里学了个词儿–“皇家扫黄组”。大刘是我们组长,不是因为他个子最大,而是他设备最全活。这小子他爹是学校保卫处的,他从他爹那里搞来了一个电子警灯。这玩艺现在可能已经淘汰了,在我们小的时候,警察都是骑个电跨子,就是左边双人摩托,右侧还带个斗儿,里面能坐个人。这个警灯就是安在那种电跨子上的,可以照出很远很亮的光,还能发出警笛嗡瓦嗡瓦的声音,起到威慑作用。除了大刘,我们剩下几个警员人手一把气弹枪,这东西火力猛地邪乎,打出的小塑料子弹,打倒身上就是个包。

那个时候的大学生还没那么多恋爱场所,多半就是找个凉爽的夏夜在学校操场上,肩并肩坐着说说悄悄话,亲个嘴儿啥的。经过几天的观察,我们发现了几个大学生主要约会的场所,提前部署了行动计划。那是一个温暖而寂静的夏夜,大学生操场一片寂静,只是偶尔能听到蛐蛐的叫声。几对儿大学生情侣分坐在操场看台的不同角落,兀自谈着情说着爱。

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的背后正有5,6个剃着小平头,穿着塑料凉鞋和大裤衩的初中生正悄悄接近。我们潜伏到了离目标20米左右的操场栏杆后面,这样即使被大学生追来,他也要绕过栏杆才能接近我们,留下了充足的逃跑时间。各组员都整装待命,子弹上膛,只听大刘一声令下:“射!”大刘把一束强光照在小情侣身上,同时打开警笛,像极了警察突击,其他人拿着汽弹枪往男大学生身上扫射,同时口中大声嚷嚷着:“扫黄,扫黄!”

一般心理素质的大学生,都会被我们吓得落荒而逃,也有回身大骂的,我们也不知道他骂的是啥。也遇到过转身来追的,可能被打疼了,还是初中生的我们见到大学生追来那就是羚羊遇到豹子,扭头就跑。还好我们利用人多和地形的优势,从来没有被抓到过。风波平息之后,一群小P孩儿在约定的地方重新集结,开始下一波的扫黄。得胜归来的我们扛着枪,一起唱着当时脍炙人口的流氓歌曲:“一天晚上,两人同床,三更半夜。。。。”

现在回想,那时候真是荒唐,一时间大学生被我们骚扰的鸡犬不宁,但愿没一次影响了他们的正常感情生活。直到初中的有一天,叔幡然醒悟,意识到迟早有一天我也会上大学,也会找个姑娘坐在操场上拉着小“贩黄”,万一被别的孩子扫了咋办?想到这里,吓了一身冷汗,于是我们再也没干过。“皇家扫黄组”警员的头衔后面从此多了一个分号–兼业余色狼。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RuralChina/31243923.html

One response to “说一说当年扫黄的故事

  1. 可别把人家吓出病来!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