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07)

让林妲非常非常郁闷的是,陶沙掏手机的那一下,就把她的手放开了。其实他并没真的拨号打电话,只那么比划了一下,就把手机放回兜里,但他却没再来握住她的手。

她试了几次,想把“牵手”的画面继续下去,但他好像完全没那个意思,一心一意盯着地面在走路,她只好作罢。

两人坐进车里,她关心地问:“你能开车吗?”

“怎么不能开?”

“我看你连走路都——好像很困难一样。”

“我没事了。”

“你的腿伤是一阵一阵痛的?”

他仿佛忙着发动汽车,没回答她的问题。

她用一只手抓住方向盘,问:“是不是真的没事了?我可不想开到半路——出了什么事。”

“真没事了。”

她放开手,他转动方向盘,把车调了个头,往市里开:“我先送你回家。”

“然后你去哪里?”

“还不知道,可能去医院,也可能去我——爸家。”他用头指了指后面,“不是这个爸,是另一个。”

“蓝总家?”

“嗯。”

“蓝总不是住院了吗?”

“不知道。”

她搞糊涂了:“你不知道他住没住院?”

“医生要他动手术,但他不肯,我们一直在劝他,好不容易说动他今天去医院办住院手术了,但办着办着,他又动摇了——”

“为什么他不肯——动手术?”

“他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说人体是一个封闭的小宇宙,一开刀就会破坏这个小宇宙的气场,降低身体与癌症作斗争的能力。”

“听上去——还挺有道理的。”

“是啊,他还搜集了很多例子,说谁谁谁也是得了这个癌症,但自己并不知道,活得好好的,结果体检时发现患癌了,马上手术,然后化疗放疗,结果人都被整虚脱了,没多久就死了。”

“呃——我也听说过这种事。但是——那个人不动手术是不是会——死得更快呢?”

“就是啊,但他说还有个谁谁谁,也是得的这个癌症,本来已经奄奄一息了,医生也是让他动手术,但他坚决不同意,而是采用保守治疗,吃中药,再加上自己练气功啊,祷告啊,什么什么的,最后就好了。”

“这个我倒没听说过。”

他有点迷茫地说:“其实我们也都是听医生的,医生说要动手术,我们就都劝他动手术。但动手术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们也不知道。”

“那你们最后是怎么决定的呢?动还是不动?”

“我们决定没用的,毕竟不是我们动手术,这事还得他自己决定。”

“那他决定动还是不动呢?”

“不知道,我走的时候他还没最后决定。”

“你就那么走了?”

他稍稍转头看了她一眼:“不是要来接你吗?”

她很感动,但嘴里客气说:“我可以叫出租的嘛。”

“这里哪里有出租叫?”

“我叫濛濛帮我叫的——”她想起了什么,“濛濛是不是也在医院里?”

“嗯。她跑出去接了你的电话,回来说你去我家了,没车回市里,正在路边哭呢。”

“她骗你的!”

“呵呵,哭没哭啰?”

“没有!我这么大人了,还会为这么点小事哭鼻子?”

“怎么不会?刚才我还见你哭了呢。”

“但那不是因为叫不到出租车,而是因为——”

他突然把脸从她的方向转到另一边去了,她吓得不敢吭声了,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对头的话,把他得罪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再也没把脸转到她的方向,而是东张西望地开着车。

她感觉他不愿意谈她和他的事,只好找点别的事说说:“想不到濛濛和蓝总——还真成了。”

他笑了一下,没表态。

她问:“你对这事怎么看?”

“我?不怎么看。”

“你——不反对?”

“我干嘛要反对?”

“因为刚开始濛濛是——介绍给你的呀。”

他仰脸一笑:“你还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呢?”她见他不忌讳这个话题,胆子大了起来,“如果不是你和濛濛相亲,我怎么会认识你呢?”

他没回答,但脸上的表情很柔和,好像陷入了回忆一样。

“你那时——是不是想方设法要把濛濛——吓走?“

“我有吗?“

“你怎么没有呢?你——和她吃顿饭还要和她AA制。”

“那不是很正常吗?”

“还有,你故意让Simon把她带到你家去。”

“带到我家去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不对,但那就让濛濛觉得你不是蓝少东了。”

“我本来就不是蓝少东嘛。”

“那谁是蓝少东?”

“没谁是蓝少东,我不是,Simon不是,大家都不是。”

“呵呵,你到现在还在撒谎!你爸都说了你是蓝少东了,你还不承认?”

“我爸爸说我是蓝少东,只是因为我跟他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叫蓝少东,他那样叫惯了。但我这么多年都没跟他生活在一起,早就不是蓝少东,而是陶沙了。”

“但濛濛——还和Simon有过那事,你不觉得她跟你爸爸在一起——有点——那个?”

“哪个?”

“呵呵,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没把那事告诉你爸吧?”

他摇摇头:“告诉他干嘛?”

“你不怕你爸——上当?”

“这有什么上当不上当的?他们两人认识之前发生的事,都是他们各自的历史,只要他们现在对彼此忠诚,就不存在上当的问题。”

“哇,你可真开通!”

他坦率地说:“其实不是开通,而是有点自私,希望我爸在生命的最后关头——能有人陪伴他度过。我爸这辈子都没遇上什么好女人——我的意思是——和他情投意合白头到老的女人。刚开始是我妈,结婚没几年就跟他离了婚,后来他又找了一个,但完全是冲他的钱来的,结果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一直吵到离婚分钱才罢休。我简直怀疑我爸的癌症就是——让她给气出来的。”

“幸好他有自己的事业,而且——这么兴旺发达。”

“也许人就是这样,爱情婚姻不幸福,只好一心扑在事业上。”

“这可能就是那个什么成语说的,失之桑榆,得之东隅,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但现在他——生了这个病,没精力也没心情扑在事业上了,所以觉得特别空虚,幸好有个濛濛走进他的生活——让他的自信心翻了好几倍——”

她估计这个“自信心”指的是情场上的自信心,便问:“蓝总有没有觉得濛濛——是冲他的钱来的?”

“开始有点这么想,但他对濛濛说了遗产的分配方案之后,濛濛还是不离不弃,他就不这样认为了。”

“你呢?你怎么认为?”

“我无所谓啦,冲钱不冲钱都不重要,只要她愿意陪我爸这几年就行。”

“说不定你爸一感动,就把遗产留给濛濛了。”

“那也挺好的呀。”

“你不觉得她把你的钱——抢走了?”

他不解:“我的钱?我哪有钱给她抢?”

她提醒说:“你爸不是说把‘神州’的股份都给你的吗?如果他最后给了濛濛,那不就等于把你应得的那份钱抢走了吗?”

“我哪有什么‘应得’的钱?虽然我是我爸唯一的孩子,但我这么多年都没跟他在一起,不存在‘应得’不‘应得’。再说我要那些钱干嘛?自己挣的钱够吃够花就行了。”

两人东扯西拉地聊着,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她家楼下。他停了车,但她舍不得跟他分开,便厚着脸皮问:“你现在是不是要去医院啊?”

“嗯,他们没打电话来,那就说明我爸同意住院了。”

“我——能不能也去医院——看看他?”

他侧过脸看了她一会,说:“怎么不能?”

他把车调了个头,往市肿瘤医院的方向开,边开边问:“你妈妈——不会正等着你回家吧?”

“不会的,我告诉她说要在学校呆一天。”

“那要不要我送你去学校?”

“不要不要,我根本就没打算去。”

“对妈妈撒谎了?”

“是呀,为了去你家嘛。”

“你今天怎么会——想起去我家呢?”

“都怪濛濛,她对我瞎说什么——你病了,瘦了,好像得了癌症,吓得我呀,赶快跑去——看你——”她生怕又踩了地雷,把他炸哑了,赶快半开玩笑地说,“可惜我马屁没拍对地方,你妈妈出来看见我,都想不起我是谁了。”

“不会吧?”

“是真的!可见我长得多没特色,还去过你家几次呢,结果一点印象都没给你妈妈留下。”

他转过脸看了她一会,说:“那是因为你瘦了很多,我都差点认不出你来,还别说我妈了。”

“哇,我瘦了那么多啊?太好了!一直都想减肥呢。”

“干嘛想减肥?”

“太胖了呀。”

“你还胖?”

“我还不胖?好女不过百,我都一百多了。你看濛濛多瘦啊,比我高4厘米,还比我轻一斤。”

“那是以前吧?现在她还比你轻?”

“不知道,最近没称过。”

他眼睛看着前方,仿佛漫不经心地问:“你怎么会——减重这么多呢?是不是有什么诀窍?”

“你问这干什么?”

“呃——有个朋友一直都想减肥,但试了很多方法都没用,所以我帮她问问——”

“哪个朋友?是不是Lucy?”

他没回答是不是,但她猜到肯定是,心里很不舒服,特意说:“听说Simon要回来了——”

“嗯,后天的飞机。”

“他让你去接机?”

“嗯。不过我不会去。”

“为什么?”

“让Lucy母女俩去接不是更好?”

“你不是说Lucy和Simon连话都不说吗?”

“他们会说的。”

“他们会和好?”

“会。”

“你这么有把握?”

“百分之百的把握。”

30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07)

  1. 两个人终于见面了,但是陶沙的态度感觉怪怪的

  2. 终于盼来了,谢谢艾米

  3. 老四?跟读中

  4. 他眼睛看着前方,放佛漫不经心地问:“你怎么会——减重这么多呢?是不是有什么诀窍?”
    “放佛”应为“仿佛”
    秦时明月

  5. 习惯一整本的读小说后,突然间要跟着读,等着读了,刚开始很不过瘾~~跟了两周后,发现越发喜欢这种读法了,可以每个字每个情节的细细推敲~~像美酒,需浅尝细品,是甘甜或苦涩,都了然于心了…

  6. 看来淘沙和LUCY一丁点事也没有,不然他就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了。没准他还做了工作,或者他已经把CEO让给LUCY了,知道SIMON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分手?猜猜猜。

    淘沙很开通,说的很对啊,哪怕有一个美女为了财产,开开心心陪爸爸走最后一段,也比一个人郁闷的倒在钱堆里走的好。他虽然不肯承认自己蓝少东这个名字,但是对爸爸一片情深。

    淘沙明明很在意观察林妲的,还是因为什么原因有点躲避,不愧是闷闷呀,一出场节奏就"拉慢"啦!思念了那么久,手牵一下就木有下文啦!

  7. 陶沙性格很好,开通又不在乎钱,为老爸着想多过为自己着想。

  8. 上一集:“嗯。濛濛说你——瘦了,病了,可能得了癌症,我觉得应该来看看你,你给我帮了那么多忙,还把房子卖了让我留学——”
    这一集:“都怪濛濛,她对我瞎说什么——你病了,瘦了,好像得了癌症,吓得我呀,赶快跑去——看你——”
    ——————————
    闷闷不回应LINDA说的:“病了,瘦了,好像得了癌症,”看来身体真是有问题?难道真是—-?也许这就是他对林妹妹“有爱不敢表”的原因所在。
    愿他们一切安好!

  9. 这集中,除了几个注视、对哭泣的调侃、对相识的回忆等环节,陶沙在林妲面前表现得很冷静,体现出他有很强的自制力和一种境界很高的爱,他可能已决心不想因自己的原因而影响林妲的未来,所以在她面前尽力清醒地克制住自己的感情,以免她对他更加难以割舍。以陶沙的境界和胸怀,他宁可自己痛苦,也不想影响林妲(尽管林妲可能并不介意),所以猜测“可不可不要走”是林妲对陶沙的期望。

  10. 挤一挤。占位先^_^

  11. 他突然把脸从她的方向转到另一边去了——估计淘沙怕一和LINDA对视线,自己就掉眼泪了,或者车一停,给LINDA一个熊抱:)?

  12. 淘沙很爱爸爸,是跟金钱神马都没关系的那种爱。

  13. “他们会说的。”
    “他们会和好?”
    “会。”
    “你这么有把握?”
    “百分之百的把握。”
    ——————————————
    看来闷闷和Lucy一样,现在所做的一切是尽量让蓝总开心。但是Simon和Zmm有利益的冲突存在,也能相安无事吗?

  14. //
    她感动死了:“那怎么好?如果我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我拿什么钱还你?”
    “怎么会要你还呢?”
    “几十万啊,就不要我还了?”
    “不要。”
    “世界上哪来这么好的人?”
    “你不是要我带功赎罪的吗?”
    “我可没要你这么——赎罪呢。”
    “你要我怎样赎罪?”
    “我要的是——”她在他脸上吻了一下,“这样。”
    他盯着她,无声地笑。
    她低声说:“怎么近身法远身法对你都没用呢?”
    “什么近身法远身法?”
    “你没听说过?我还以为人人都知道,就我不知道呢。”
    “我没听说过,你讲我听听。”
    她把詹濛濛对“近身”和“远身”的定义复述了一遍。
    他抱怨说:“你都没施用过这两大法,怎么就说对我没用?”
    “我刚才不是施了近身法了吗?”
    “那远身法呢?你嗲两声我听听。”
    她试了半天,也没嗲出来,只好放弃:“我不会嗲。”
    “还说不会嗲!你不嗲就已经够迷人了。”
    “我觉得我不迷人。”
    “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呢?反正男生都对我没兴趣。”
    “不可能吧?”
    “真的。”
    “你这么纯洁,人家有兴趣也不敢告诉你,怕玷污了你的耳朵。”
    她不看他的脸,低声问:“那你呢?你觉得我——迷人吗?”
    “嗯,很迷人。”
    “那你怎么——对我没兴趣呢?”
    “谁说我对你没兴趣?”
    “你有兴趣?那你怎么没有——”她很费力地说,“推倒我呢?”
    他愣了一下,低声笑起来:“你想我把你推倒?”
    “嗯。”
    他站起来,把她往床里面移了一些,自己坐在床边,一翻身,真的把她推倒了。
    //

    –看来林妹妹还得要使出杀手锏,
    实施近身法和推倒大法,
    想这一招也许还能对这个闷闷闷管用。

  15. 陶沙说有朋友要减肥一定是想要linda说是因为想念他而故意这么说的。窗户纸又差点儿捅破。

  16. 陶沙对詹濛濛与父亲的事处理很英明,不像一般儿女,这时肯定要跳出来反对。他对遗产的态度也比较超脱,这很符合他的性格和自身情况,既然他专门从事危险活动(相当于求早死),他当然不会在乎遗产。但是为林妲着想,我还是希望他继承遗产。

  17. 从詹濛濛的角度考虑,她这个时候不离不弃是最聪明的决定,如果蓝总没癌症,还能活很多年,那么她在知道自己没有遗产可分时,可能会逃跑。但现在蓝总不久于人世,她坚持个两三年,就算一分钱遗产也没拿到,也不算太亏,至少这两三年里吃穿不愁了,还能进“神州”工作。人心都是肉长的,如果她坚持两三年,蓝总怎么着也会留给她一些遗产。

  18. 谢谢艾米!

  19. 估计陶沙开刀的是第三条腿,还没痊愈,所以不敢与Linda接触。盼长夜快快过去。

  20. 爱的如履薄冰啊!

  21. 林妲与陶沙不在一起时,我们就会盼着陶沙出现,林妲能对陶沙一倾衷肠。但现在他们见了面,好像还是有条大河挡在他们面前,林妲所有说的话,问的问题,要表达的爱意,等从陶沙那儿回过来,就经常是被河水冲掉一半似的了。

    林妲爱陶沙爱得痴,瘦了这么多都浑然不知,相思这么久,见了面都不敢痛痛快快诉说一下,要先看陶沙的脸色,看他愿不愿听。
    如果林妲的相思是被动的,大部分是因陶沙躲避造成的,那陶沙的相思则是他自己主动造成的,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原因,这么爱林妲,林妲的一举一动都牵着他,却要强迫自己躲避林妲,看着消瘦的林妲,不能安抚,却要顾左右而言他,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

  22. 如果陶沙这次受伤真的是因为攀岩,不知与他这种精神状态有关? 攀岩是需要精神高度集中。

  23. 如果蓝总做手术,很好奇詹MM会怎样的表现?好多具体的活自然都有护工在做,但是每天探访,关心呵护病人的需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知会不会把她吓跑?

  24. “估计陶沙开刀的是第三条腿,还没痊愈,所以不敢与Linda接触。”我也是觉得是这个原因。

  25. 詹不离不弃陪着蓝总,还不就是能够为了得到一些财产,不表明她可能爱上蓝总,真服了詹的心理素质,不知她见到陶沙和西蒙会想些什么。进不了“神州”,她莫非真是生活不了?

  26. 他转过脸看了她一会,说:“那是因为你瘦了很多,我都差点认不出你来,还别说我妈了。”
    ———看了这句,才真切感受到林妲瘦得非常厉害。是不是因为林妲瘦太多,陶沙一面对她就无法克制自己的心疼,所以总把头转一边去。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