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09)

林妲听说Lucy要送她回家,而陶沙不会同去,马上就慌了,连说:“不用送,不用送,我打的回去,真的,我打的回去。”

詹濛濛替她算计:“就让Lucy送你回去嘛,你去打的,少说也得几十块钱,要是碰上塞车,几十块都打不住。”

“没事,没事,我可以去坐公车。”

蓝总也帮腔:“坐公车多挤啊,小东顺路就把你送回去了。别客气嘛,你跑这么远来看我,怎么能让你去挤公车呢?”

詹濛濛又说:“你放着宝马不坐,要去坐那些破劳什子,有病啊你?”

Lucy笑着说:“林妲呀,我又不吃人,怎么把你吓成这样?”

她求助地望向陶沙,感觉他脸上是一种讨好的表情,但肯定不是在讨好她,而是在讨好Lucy,好像一个惧内的胆小男人,在恳求情人原谅:“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好,我不该去接她,我再不敢了,还是你送她回去吧。”

她又望向Lucy,发现Lucy的视线在她和陶沙脸上滑来滑去,滑到陶沙脸上的时候,Lucy脸上是一种制服了情人的得意神情:“哼,你还想在老娘眼皮子底下偷嘴?”

而滑倒她这边时,Lucy脸上是一种揶揄的表情,好像在说:“哈哈,我这招高明吧?一下就让你的黄粱美梦破灭了!”

她很怕和Lucy单独相处,就像那些小三一样,离开了自己偷来的男人,总有点理不直气不壮,根本不敢和大奶过招。Lucy这么主动地要送她,肯定是来者不善,气势汹汹地向她兴师问罪还是小事,可别想横了,把车开到沟里去,来个同归于尽。

最后,“偷来的男人”终于开口了:“就让Lucy送你吧,我还有好多事,走不开。”

她气死了,心说你这个人才好玩呢,刚才又不是我叫你去接我,是你自己主动跑去的,怎么现在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呢?听上去好像我在指望你送我一样!

她没好气地扔出一句:“我又没叫你送,我已经说了去打的——”

一句话说得陶沙讪讪地笑。

而Lucy脸上是诡异的笑容。

詹濛濛的表情仿佛在说:“你们都蒙在鼓里吧?只有我知道她为什么不要Lucy送!”

最可怜的是蓝总,不知道他们几个在笑什么,又不想失态,只好礼貌周全地陪着笑。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连个小三都算不上,彻头彻尾是个外人,其他几个不是儿子,就是养女,要么就是蓝总的小情人,她算什么呀?在那几个人眼里,她的地位肯定就是个“单恋”,傻乎乎地跑到医院来,其实是为了跟自己的单恋对象待在一起,还煞有介事的,以为别人都看不出来。

她呆不下去了,匆匆跟蓝总告了个辞,就自顾自往外走。

Lucy在后面叫她:“喂,林妲,别跑那么快呀,你知道我们胖人跑不动——”

她仍然快步逃跑。

Lucy大声说:“别跑啊,我有话对你说!我有事要问你!”

她只好放慢脚步。

Lucy追了上来,和她并肩走,边走边气喘吁吁地讲述送孩子上学的奇迹:“差点就进不了学校,人满为患,送礼人家都不收——”

她敷衍地问道:“是吗?那最后怎么进去的呢?”

“找关系啊,走后门啊,这几天真是忙昏了头,不然我早就去拜望林老师了——”

“你太客气了。”

“林老师还好吧?”

“嗯,挺好的。”

“你帮我带个信给她,说我这几天尽瞎忙,等消停下来,我过去看她。我还给她和你带了些小礼物的,到时候一起拿给你们。”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俗话又说“礼多人不怪”,俗话还说“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软”,她虽然还没把“人家的”拿到手,但既然人家这么费尽心机融洽关系,她怎么好劈头泼人家一盆冷水呢?

她只好尽可能友好地说:“你太费心了,其实不用给我们带礼物,大包小包的,多难带呀。”

“还好,我没多少亲戚朋友,就给你们几个人带了点。”

她想起Lucy的身世,心里很同情,态度也缓和多了。

两人来到停车场,找到那辆宝马,坐了进去。

Lucy一边调整座位一边笑着说:“一看这座位就知道他准备自己送你的。”

她意识到Lucy是在说陶沙,又惊又喜,立即问道:“是吗?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没把座位移回来嘛。”

“把座位移回来?”

“是啊,他是个很细心的人,每次开了车,都记得把座位往前移回到我原来的位置,因为我开车坐得很靠前,不然就够不着,而他们男人都爱坐得远远的,所以每次都笑我,说我把座位拉这么前,好像抱着方向盘在啃一样。”

她怎么觉得这完全是两人在打情骂俏呢?

Lucy接着说:“今天这座位离这么远,肯定是他以为待会还是他开车。”

她不知道Lucy是在说真的,还是在诈她,没敢接话。

Lucy开车很繁忙,又要盯路面,又要念念叨叨:“我真服了国内这些开车的人了,都跟这么紧,这要是前面紧急刹车,后面不撞上来一大溜?又不是去救火,干嘛开这么快,跟这么紧?”

“可能他们怕有人加塞吧。”

说着说着,就有几辆车挤到她们前面去了。

Lucy感叹说:“唉,没办法,人多车多,就是这个结果。Tony还叫我后天去机场接Simon,这不得把我魂吓掉?”

“你在美国不是开得挺好吗?”

“是啊,那边人少嘛,哪里像这里,人山人海。”

“那你后天——去不去接Simon呢?”

“去当然要去的,但我不会开车去,打个的算了,免得把我吓出毛病来。”

“打的多贵啊。”

“那有什么办法?Tony不肯去嘛。呵呵,我知道他什么意思,他是想给我个机会,让我单独和Simon在一起,他觉得这样可以促进我们和好——”

“那你们会和好吗?”

“你说呢?”

她暗叫“糟糕”,真不该问这么一句的,这下麻烦了,该怎么回答呢?她支吾着说:“这个——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就别乱插嘴了。”

“不是插嘴,是我在向你征求意见。”

她越听越觉得Lucy是在拷问她,但她不知道拷问的目的是什么,不敢乱说话,只小心翼翼地说:“这真的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不好插嘴。”

“哈哈,你太可爱了,是不是宁拆一座桥,不拆一台轿啊?”

她笑了笑,没置可否。

Lucy问:“Simon和濛濛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

“Simon一口咬定是濛濛设的圈套,说把他灌醉了,他才上当的——”

她吃了一惊:原来Simon已经招供了?那我还在这里装什么刘胡兰?

她含糊地说:“我觉得——可能是这样的吧——”

“但是灌醉也就一次啊,后面那些次——又怎么解释呢?”

“那个可能是——因为——濛濛手里有那些艳照吧。”

Lucy不吭声了。

她问:“他把这些都告诉你了,你——还会不会跟他和好呢?”

“和好当然是要和好的,至少目前是这样。”

“那你可别把我今天的话告诉他——”

“不会的,再说你也没对我说什么呀。”Lucy开了一会车,闷闷地说,“主要是为了我爸,他现在这个情况,我也不想违拗他。其实他自己对Simon也是诸多不满,但——老人家嘛,还是那个老观念,总觉得离婚对孩子不好——”

她见Lucy主动送她只是为了打听Simon和濛濛的事,顿时放松了很多,但刚一放松,就听Lucy说:“你这段时间瘦这么多,是不是因为Tony啊?”

她石化了:“我——你——怎么这么说?”

“是不是啰?”

“我不是说了吗,是因为——留学的事。”

“别骗我了,我是过来人,你骗不了我的。如果你对我说实话,我还可以帮你,如果你对我也不老实,那就该你倒霉了。”

“你——帮我什么?”

“我什么都可以帮你,不管是留学,还是——爱情。”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Lucy说:“Tony这段时间待在美国没怎么联系你,是因为他——动了几次手术——不方便——”

她叫起来:“动了几次手术?他伤这么重?”

“呵呵,你还是挺上心的哈,刚才还装得事不关己似的——”

“他到底怎么了?怎么需要动几次手术?”

“呃——他没告诉你?”

“他只说腿摔伤了。”

“呃——是腿摔伤了,但是也牵涉到——别的部位——”

“什么部位?”

Lucy转过头,笑了笑说:“说了你可别不好意思,就是男人的——那个部位。“

她果真不好意思了,嘟囔说:“原来是这样——”

“呵呵,你可真是冰雪聪明啊!只这么一说,你就明白了?”

“呃——明白什么?”

“明白他为什么没有联系你了啊。”

“呃——是不是——”

“我觉得你肯定没搞明白。”Lucy笑了笑说,“是这样的,他动了手术,需要静养,不能——激动——就是不能——冲动——,你明白了吧?”

“嗯。”

“所以他尽量避免给你打电话——或者发短信什么的,”Lucy看了她几眼,笑着说,“你还是不明白吧?以前有过男朋友没有?”

“呃——看你说的男朋友是什么意思了。”

“没有过性经验吧?”

“呃——看你说的——那个经验是什么了。”

“呵呵,估计是没有,我也不用说太多,只要你知道他不跟你联系不是因为你想的那些原因就行了。”

她反问:“我想的哪些原因?”

“呵呵,你还考起我来了?我都说了,我是过来人,你那些小女生的心思我还能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流言蜚语,以为Tony在和我同居?”

她没想到“过来人”有这么厉害,什么都猜得出来,只好推诿说:“是Simon说的。”

“我知道是他说的,只怪我当年太老实,真的以为恋人之间什么都不能隐瞒,所以就把我那些女孩儿的小心思都告诉他了。但他可真是‘坦白从严’啊,一直以来都耿耿于怀,一有机会就拿出来念叨。”

“你告诉他什么了?”

“呵呵,还不就是喜欢过Tony之类的陈谷子烂芝麻。”

27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09)

  1. 哎呀,激动,陶沙这次应该是把病治好了吧。林妲和陶沙有希望了!

  2. 老二?哈哈哈!

  3. “你帮我带个信给她,说我这几天尽瞎忙,等消停下来,我过去看她。“消停”应该是“稍停”?

  4. 哇!终于快要云开雾散了,希望陶沙的病快快治好。

  5. 嘿嘿~有了LUCy的帮忙,林妲和闷闷一定会在一起!

  6. Lucy真聪明!很喜欢她!

  7. 陶沙和LUCY之间的目光表情,在我这个外人看来,可不是林妲想的那样哦:)

  8. 不知道SIMON和LUCY之间是怎么相处的,婚姻生活又如何,但我真觉得LUCY不错,比起濛濛那是强太多了,不知道SIMON是怎么想的

  9. 106集:她破涕为笑,擂了他两拳:“反正我好糊弄,你就使劲糊弄我吧!”
    他没答话,脸上有种忍痛的表情。
    107集:“我没事了。”“你的腿伤是一阵一阵痛的?”
    ————————————
    这下算是明白了,闷闷见LINDA哭,牵了林妹妹的手。又被林妹妹擂了两拳,第三条腿有反应了引起的痛,所以闷闷的腿伤还真是一阵一阵的。可爱的林妹妹,你的闷闷哥那敢碰你!
    艾米的这些枪挂的真巧妙!一个个看客跟着急。

  10. 回复”win“:

    ”消停“没错,倒是你这个”稍停“,用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你可以先上网查查,然后再来纠错。

  11. 没有做足功课,没有百分之百把握,请不要在这里纠错,免得浪费我的时间向你解释。

  12. 真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啊!

  13. 到处都是枫叶

    突然想,Lucy现在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她承认自己爱过陶沙
    -以陶沙的优秀,说不定她现在还爱着他
    -自己(曾经)心爱的人在辛苦地爱着另外一个女孩
    -自己现在的婚姻已经千疮百孔⋯⋯
    也许,她的爱已经升华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只要看到(曾经)心爱的人幸福,自己就幸福了,甚至不吝亲自出手撮合?

  14. “好像抱着方向盘在啃一样”——哈哈,太形象了!

  15. ““呵呵,还不就是喜欢过Tony之类的陈谷子烂芝麻。””
    — Lucy 这一坦白,估计林妲就在肚里嘀咕,”那现在呢。。。”

    从Lucy这段话看,她应该已经过了陶沙这个坎了。

  16. 看到陶沙对林妲反应这么大,呵呵,再加上Lucy的一番解释,不知林妲有没有放下点心,反正我是放下了一半。:-)

    另一半还是悬着:这陶沙是这次攀岩把第三条腿伤着了的呢,还是以前就有伤,这次一起把这旧伤也治了。如果是旧伤,那能解释他以前的态度,如果不是,那这新伤可不把陶沙推得更远?

  17. 女人做了母亲,也许就稍稍不那么看重爱情,而对亲情, 恩情看得更重了? Lucy心很好. 很感动. 可惜西蒙没有珍惜lucy的信任和爱.

  18. 我猜陶沙的第三条腿的伤这次是治好了,不然不会跟林妲在一起时会一阵一阵的痛,如果没好应该是没有反应的吧 :p

  19. 喜欢lucy的做人态度~!!
    我想淘沙可能很早就有问题了,只是没找到那个让他愿意去治疗的动力~
    自从linda第二次拒绝了他的特殊美容之后,淘沙才下定决心去治疗…
    但是淘沙自己也不知道可以治愈的成功率究竟几成…
    所以没办法给linda承诺…如果治好了,就大胆追求,如果治不好,就远远祝福~~~好男人啊~!!

  20. 哦,怪不得陶沙这次见面不穿他惯常穿的牛仔裤,穿了条“运动裤一样的东西”,因为“腿”上有伤。一直欣赏Lucy有成人之美的品德,陶沙这么闷,林妲只能从Lucy这儿知道他的消息了。谢谢艾米辛苦码字,我每天来艾园N次看有没有更新:)——胆小鬼

  21. Lucy可能还是没把事实全都说出来,陶沙的问题肯定不是这次攀岩的问题,因为他几十年都是这样逃避着爱情和婚姻,不可能是最近才伤到了那个部位。

    也许他当年逃避Lucy就是因为同一个原因,然后他找了那个”陶妈“,以为别人不漂亮就不会计较他的问题,最后却发现人家也计较,所以只好分手。

    希望他这次做了这几个手术,把问题彻底解决了,不然他还会逃避林妲。

  22. 从蓝总的话来看,陶沙的问题是遗传的,蓝总也有同样的问题,所以他当年把陶沙的妈妈”让“给了别人,但后来又翻悔,以为爱情的力量会大于生理的力量,于是从朋友手里把陶沙妈妈抢了回来。但事实证明爱情的力量还是不够强大,所以两人以离婚告终。

    陶沙大概吸取了父亲的教训,不敢和所爱的人在一起,也不想再把自己的问题遗传给下一代。

  23. 不论陶沙有什么样的生理问题,在林妲眼里都不是问题。但作为他自己,肯定不想连累自己所爱的人,所以这两人的爱情只有陶沙的问题彻底治愈才有希望,就像黄颜一样,不治愈的话,他怎么也不会和艾米在一起,无论艾米有多爱他,有多不计较。

  24. 猜测陶沙做手术之后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知道结果,成功的概率可能也不好估计,他又不想因此影响林妲在感情上的其他可能性选择,所以告诉林妲“不要把每个男生都当成Simon来防……”在这样的情境之下,他并没利用”可能的”治愈心理而任由感情外显或是提出希望对方等待等,依然为对方的幸福考虑而采取某些规避,可见其性格的细腻、沉稳以及对爱情的珍视与尊重。
    作为与陶沙年纪相仿的人,在跟读这个故事的过程中,他的很多言行给自己带来深刻的启示,并引起自己不少共鸣,在某些情节中似乎看到了某时某刻的自己。悄声哭泣,甚至希望附近没人时可以放声大哭,哭过之后,产生对人生的另一种高度的感悟。

  25. 她又望向Lucy,发现Lucy的视线在她和陶沙脸上滑来滑去,滑倒陶沙脸上的时候,Lucy脸上是一种制服了情人的得意神情:“哼,你还想在老娘眼皮子底下偷嘴?”

    而滑倒她这边时,Lucy脸上是一种揶揄的表情,好像在说:“哈哈,我这招高明吧?一下就让你的黄粱美梦破灭了!”

    ——-两个“滑倒”应该是“滑到”吧。

    她气死了,心说你这个人才好玩呢,刚才又不是我叫你去接我,是你自己主动跑去的,怎么现在把责任都推到我头呢?听上去好像我在指望你送我一样!

    ——-“都推到我头呢?” 头上?

    觉得应该是这样,希望没纠错:)

  26. 看来我昨天猜得不准确:)。
    summer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