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12)

为了高尚的目的而骗人,这要是放在从前,林妲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因为从小受的就是“说谎不是好孩子”的教育。

但自从看了艾米写的《山楂树之恋》《十年忽悠》等小说后,她已经改变了“坏人才说谎”的观念,知道好人也会说谎的,只不过说的是“white lie(无伤大雅的的谎言,用意良好的谎言)”。

比如《山楂树之恋》里的男主老三,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不愿意连累女主静秋,就对静秋撒了个谎,然后躲到一边等死去了。《十年忽悠》里的男主艾伦,在收容所被踢伤了后腰,影响了性功能,为了不影响女主艾米的“性福”,也是撒了个谎,然后躲到一边默默看着自己心爱的女生与其他男生交往。

还有《三人行》,还有《竹马青梅》,还有——

这些“撒谎”的男主,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牺牲自己,成全爱人,虽然他们有点自以为是替对方考虑,替对方做主,但他们的牺牲都是那么感人,凸显他们的爱情是那么伟大。

她一直都羡慕艾米小说里的女主们,也希望自己成为她们中的一员。但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怎么也套不上“伟大情人,幸运女人”的框架。

从陶沙说的“永远不做爱”来看,他可能也有某方面的问题。如果现在是他对她说“我不爱你”,她可以套用伟大情人的范例,想到他可能是为了她的“性福”,对她说了一个white lie,虽然有自以为是之嫌,但毕竟是为了她好。

但现在不是陶沙,而是Lucy,说的又不是陶沙不爱她,刚好相反,说的是陶沙爱她,那么该怎么套“伟大情人”的路数呢?

或者说怎么套white lie的路数呢?

她顺着white lie的路数套了一套,只觉后背发冷:这是不是意味着陶沙其实并不爱她,所以才会这么久不理睬她,而Lucy见她瘦得可怜,于是出于同情编造了一个谎言,让她相信陶沙这样做其实是因为爱她?

她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不然没法理解Lucy到底是出于什么高尚的目的在撒谎。

她横下一条心,对妈妈说:“妈,我们明天去医院看蓝总吧!”

“你不是说——”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Lucy说的那事——太夸张了——”

妈妈赶快推脱:“我可没说Lucy——说的没道理哈,我只是觉得——”

“没事的,也许他明天根本就不在医院,或者我们去的时候不在。”

她嘴里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希望陶沙明天在医院,那样她才能察言观色,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可能的话,她还想直截了当问个青红皂白,因为她马上就要去美国了,不能带着这么一团乱麻去留学,不然她肯定会度日如年,什么也学不进。

第二天早上,她先给詹濛濛发个短信,想问问陶沙什么时候会在医院:“你现在在哪里?方便不方便讲电话?”

詹濛濛很快给她打来电话:“什么事呀?搞这么神神秘秘的?”

“我以为你在医院,怕你不方便讲电话。”

“这么早我怎么会在医院?”

 “你——没去医院照顾蓝总?”

“怎么没去呢?但我不能从早到晚呆在那里呀,我又不是钢打铁铸的,总得睡个觉吧?”

“哦,那——昨晚是谁在医院——陪蓝总?”

“除了闷闷,还能是谁?”

她有点失望,他昨晚在医院,今天白天肯定会回去补觉。她问:“那他——今天白天还会去医院吗?”

“他不去医院还能去哪里?”

“他从早到晚都呆在医院?”

“基本上是。”

“哇,他可真——孝顺啊!”

“其实根本用不着,医生护士是干啥的?”

“他是个孝子嘛。”

“他孝顺倒是小事,问题是他还逼着我也孝顺啊!”

她有点吃惊:“他逼着你孝顺?什么意思?”

“这还不好懂?就是他要我也呆在医院陪老头子呗,搞得我这几天成天泡在医院,连血拼都没时间”

“他逼着你呆在医院里?怎么逼?”

“也不算逼,而是贿赂,他说只要我真心真意对他爹好,他保证不会让我失望。”

“不会让你失望?什么意思?”

“哇,我以为你是去北京签证 ,原来你是去外星移民了?怎么我们地球人说什么你都不懂啊?”

她咕噜说:“不是不懂,我就是想不出他怎么——不让你失望。”

“哈哈,你是不是以为他要对我以身相许了?吓死了吧?别犯傻了,他才不会对我以身相许呢,许了我也不会要。”

“那他说不会让你失望是什么意思?”

“他指的是遗产。”

“遗产?”

“他的意思是如果我真心真意对老头子好,老头子不会亏待我的。”

“就是说蓝总会给遗产你?”

“他是这么说的。他还说即便老头子不把我写进遗嘱,他也不会让我落个空手,他会从他那份里拿一部分出来给我,但前提是我得真心真意对他爹好。”

“那你就真心真意对他爹好啊!”

“我是真心真意对他爹好呀,难道你觉得我是假心假意?”

“那你还不赶快去医院?”

“我这不是正要起床穿衣服吗?你给我发短信,我总不能不理吧?好了,说正经的,你这么早把我叫醒,肯定有什么重要事吧?”

“就是想问问——今天谁会在医院——陪蓝总。”

“你问这干嘛?”

“不干嘛。我和我妈准备今天去医院看望蓝总。”

“是吗?那好啊,我可以过来接你们。”

“你有车?”

詹濛濛得意地说:“没车怎么敢夸海口来接你们呀?难道用肩扛?”

“你把Simon以前开的那辆宝马抢过来了?”

“呵呵,抢什么呀,我开的是向东的车。”

“哇,车都弄到手了,是不是闷闷贿赂你的?”

“又不是他的车,他凭什么拿来贿赂我?是向东自己给我开的,他还把他家的钥匙给了我一把,因为我说我住的那破地方没地方泊车。”

“你现在在蓝总家?”

“确切的说,是在他床上。”

“哇,你可真是进展神速啊!”

詹濛濛抱怨说:“神速个屁!所谓上床,还真就是上个床,别的什么都没有。”

“什么意思?他不是把车也给你开了吗?”

“那也就是开个车,其他就别想了。”

“你还想什么其他?”

“切,我背个情人的名,总要做点情人的事吧?但他现在做了这个手术,就是名符其实的太监了,还能做个鬼呀!”

“做了这个手术就不能做——那个了?”

“就算能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且多半是不能做了,不然的话,闷闷也不会出高价贿赂我了。”

“不能做就不做呗。”

“你说得轻巧!一个女人,如果没有性生活滋润,很快就会老掉的!你看看那些黄脸婆,都是性生活不如意的结果,而那些永葆青春的女人,都是老公床上侍候得好,不然怎么把那活儿叫‘特殊美容’呢?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枯萎掉!”

 “那你准备怎么办?”

“只好咒他早死了,不然我肯定会红杏出墙。”

她急忙说:“快别这样,太不厚道了!如果你不喜欢他,趁早分手,别搞个不欢而散,害了人家也害了自己!”

“现在分手我不是一分钱都得不到了吗?”

“难道现在不分手就一定能得到钱?”

“闷闷许的诺,我还是相信的,所以——不管怎么说,我豁出老掉两三年,也要搞到这笔钱。”

她试探说:“你觉得闷闷许的诺——肯定能兑现?”

“他这么死心眼的人,肯定不会骗人。如果他说把他那份遗产全给我,我会怀疑他在说大话。但他说得那么具体,那么谨慎,只是他那份遗产的一部分,我就很相信他了。反正他那份是最大的一份,就算只给我一部分也不会少。”

她感到很欣慰,连詹濛濛都说陶沙会信守诺言,那他说过要陪她去美国读书,应该不会反悔吧?

她转而问:“Simon回来了吧?他有没有去医院看他——岳父?”

“那还能不去?他这么爱钱又这么会演戏的人,哪能放过这么好的表演机会?看他那个溜须拍马的样子,真让我恶心!”

“他和Lucy——怎么样?”

“当然是抓得紧紧的,这个我理解,钱袋子嘛,能不抓紧?”

“我是说Lucy——对Simon怎么样?”

 “挺好的呀,如胶似漆。”

她猜测说:“可能Lucy在演戏给她爸爸看吧。”

“演什么戏?”

“她爸希望她和Simon和好,说离婚对孩子不好,所以她——和Simon显得亲热点,好让她爸放心。”

“哇,那我只能说她演技太高超了,连我都给蒙了。”

“说不定Lucy还不能算演技高超,真正的演技高超的是——闷闷。”

“闷闷?他干嘛要演戏?不管他孝顺不孝顺,他爸也就他这一个亲生儿子,总不会剥夺自己亲生儿子的继承权吧?”

“我不是说他装作孝顺,而是——装作和Lucy没啥事。”

“他和Lucy能有什么事?”

“你觉得他们之间——没啥事?”

“我看不出他们之间有啥事。我说你呀,就别躲在一边疑神疑鬼了,还是自己主动点,把闷闷抓紧,别让这么大一条肥鱼漏网跑掉了。”

说到“肥鱼”,她反而打起退堂鼓来。现在的陶沙不是从前的陶沙了,或者说,她现在知道的陶沙,已经不是从前她半知道的那个陶沙了,那时她只知道他穷,他人好,他帅,他跟她臭味相投,都相信“爱情可遇不可求”,所以她那时只担心他不爱她。

但现在不同了,她知道他很快就要成为百万富豪,或者千万富豪,或者亿万富豪,具体多富她不知道,但肯定算得上钻石王老五,虽然他仍然帅,但她已经不知道他是否还和她臭味相投了,至于他爱不爱她,她从来就没搞明白过,现在更难搞明白。

如果他是个穷人,她可以主动点,抓紧点,人们顶多觉得她爱入膏肓而已。但现在事实证明他不穷,很富,如果她太主动,人家会怎么想?他又会怎么想?

20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12)

  1. ye, shafa too!

  2. 林妹妹太可爱了,太稀少了

  3. 谢谢艾米!

  4. 前排!跟读

  5. 打开电脑的惊喜,谢谢艾米。

  6. 闷闷准备留下来的那部分遗产是不是要给林妲的呀

  7. Linda追求爱情至上,真的是遇到难题了,本来因为深爱而不自信,闷闷又没有表现得很主动,这一下又蹦出了追富嫌疑。谁来助她一臂之力啊。妹妹先横下心去医院看了再说,豁出去一次,反正要出国了,时不我待啊

  8. “也不算逼,而是贿赂,他说只要我真心真意对他爹好,他保证不会让我失望。”
    ——————————————————
    只怕Zmm的心里除了能装钱,却难装点别的。

  9. 曾经我也是林妲的想法

  10. 林妹妹真不错,在现在这种金钱至上的世界,讲情不讲金,难能可贵。

  11. 其实陶沙心中很清楚詹濛濛的意图,但他不仅没有反对蓝总与她交往,而且为了父亲,宁愿付出自己一部分财产(即使他不从自己的财产中分一些给她,他也不欠她什么),可见其处事风格很大度,是个宁可自己付出,也不愿“亏欠”别人的人,对世间很多事情看得很透,正如艾米在开头歌厅见面那节所描述的“像幼儿园的老师看着一群小孩子在玩沙一样。”

  12. 林妲在猜到陶沙可能身体有问题后,并没有打算因此退出,而是纠结于他到底爱不爱她,由于顾虑到陶沙的真实身份,“反而打起退堂鼓来”,现实世界中的确存在这样重情重义、淡泊名利的女生,但并不都能有机会被人赏识,陶沙是少有的慧眼识珠者。

  13. 等文的间隙再把艾米的同林鸟重温一遍,感觉是和老朋友重逢,美啊。尤其是看跟贴,一群人热热闹闹七嘴八舌的,只恨自己不会说。嘻嘻,带个耳朵也很幸福

  14. 蓝总说不给詹濛濛遗产,可能主要是为了考验她,如果她真心真意对待蓝总,肯定不会吃亏,蓝总肯定会表示表示的。

  15. 陶沙即便继承了大笔遗产,也不会放进自己腰包里,一定会拿出来造福别人。答应给詹濛濛钱,就是在造福别人,一是造福蓝总,二是造福詹濛濛。

    我希望他不要把钱全部用在别人身上了,应该留一些给自己深爱的人。

  16. 淘沙看林妲的眼光不会变的,他在重情重义上,把金钱看得淡这点上跟林妲还真是挺臭味相投的。

    可是林妲的想法也有道理啊,找个有钱的人压力好大呢,比如说就像詹美眉,没有詹美眉,还有张美眉,郑美眉,诸美眉主动贴上来,有容貌有"智慧"有表演天分的,好生麻烦,还是有机会到米国来做"穷人"吧,起码做个不用露富露了也没多少人当你是根葱的清净人。

  17. 同意十年忽悠 | 12月 29, 2012 @ 9:43 上午 |
    陶沙即便继承了大笔遗产,也不会放进自己腰包里,一定会拿出来造福别人。答应给詹濛濛钱,就是在造福别人,一是造福蓝总,二是造福詹濛濛。
    我希望他不要把钱全部用在别人身上了,应该留一些给自己深爱的人。

  18. 曾经看到过文章,说犹太人为什么很强大、很团结,大意是:犹太人致富了后,会根据自己的能力,依次帮助亲人-亲戚-犹太朋友-认识的犹太人…,所以犹太人越来越强。

    有钱,才有能力帮助别人;有钱又有意愿,才能持续有效的做慈善;
    没钱,也可以帮助别人,能力小而已;没钱,如果自己有难就会自顾不暇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