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颜:小木梳

小木梳是我们太奶奶的宝物,经常带在身边,有空就拿出来梳梳头,因为太奶奶信奉的民间科学里有这么一个说法:“发常梳,齿常叩”,据说这是长命百岁的诀窍。

太奶奶没什么牙齿了,所以“齿常叩”就免了。而太奶奶虽然自称“金光县、发光区、一圈子人民公社、几根根大队的毛金贵女士”,但作为年近百岁的老人,太奶奶的头发还算比较多的,绝不止“几根根”。再说“发常梳”延年益寿的原理是促进头皮血液循环,真正要梳的是头皮,而不是头毛,所以我们太奶奶经常用小木梳刮刮头皮是很英明的。

太奶奶梳头只用木头梳子,因为她老人家一向崇尚天然的东西,把人工合成的东西一律称之为“化学XX“,比如塑料梳子就叫“化学梳子”,合成织物都叫“化纤”,转基因的水果什么的,则称为“化学水果“。

在太奶奶的词汇里,“化学”基本上就相当于“硫酸”“农药”“化肥”之类,都是进不得嘴,尽不得身的,所以太奶奶对“化学”物品有抵触情绪,能不沾的坚决不沾。

太奶奶从来不用“化学梳子”梳头,说用那玩意梳头会掉头发,会得癌症,如果有谁不相信,太奶奶就拿把“化学梳子”来,在那人头上梳一梳,得没得癌症一时看不出来,但那人的头发有时会站起来,有时还梳得噼啪作响,那倒是真的。

所以当某一天我们的艾颜妹妹突然说“我要当木梳!”的时候,我们都以为她是在说太奶奶的檀香木小梳子。

妈妈正在上网,敷衍了事地吹捧说:“哇,我们妹妹好懂养生哦,知道用木梳子梳头才不坏头发。喂,跑腿的,快去给我们妹妹把木梳取来!”

大家都自认不是“跑腿的”,一个个装聋作哑不挪窝,上的上网,看的看电视,。

只有奶奶最怕委屈了小孩子,连忙放下手中的活,问:“妹妹,你要木梳干什么?现在都要上床睡觉了,还梳头啊?”

“不是那个木梳!”

“那是哪个木梳呢?”

“是电视里那个木梳!”

这下大家都糊涂了。

妈妈问:“电视里有木梳?那得是哪个年代的古董电视啊?”

爷爷猜测说:“是不是《红灯记》啊?那里面的接头暗号不是木梳吗?还是桃木的呢。”

爸爸不相信:“现在电视里还放《红灯记》?”

奶奶问:“妹妹,你说的哪个电视啊?”

“就是那个结婚的电视!”

妈妈笑着说:“肯定是我们太奶奶民国年间结婚的电视,不然谁还用木梳?太奶奶,那时的人兴在头发上插把木梳的吧?”

太奶奶骄傲地说:“哼,太奶奶结婚的时候是没电视,不然的话,拍出来好看得很。”

爸爸问:“是不是‘裙子长,褂子短,绣花勒子疙瘩子籫’啊?”

这是太奶奶经常引用的一句百把年前的流行语,描绘的是当时女潮人的装束,短上装,长裙子,头上戴个“勒子”,据说是两片鞋帮一样的东西,上面绣了花儿朵儿,用一粒扣子或者宝石什么的将两片连在一起,另一头安了扣子或者系带之类,戴上就像一个帽子,只不过没顶子,名义上是为了护住额头,但实际上是一种装饰。

(下图里刘姥姥头上戴的就是“勒子”)

lezi

“疙瘩子籫”就是挽在脑后的发髻,像个疙瘩一样,故有此名。

妹妹见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太奶奶身上去了,急得要命,轮番跑到发言者面前,用手去捂人家的嘴:“不许说!不许说!都听我的!”

“好,都听你的。”

好不容易把大家的嘴都堵住了,妹妹郑重宣布:“我要当木梳!”

这次大家听清楚了,不是“要木梳”,不是“玩木梳”,而是“当木梳”。

太奶奶自以为是地解释说:“我知道了,妹妹是个孝顺儿,要当太奶奶的梳子,给太奶奶刨痒呢。好,来来来,妹妹的小手给太奶奶挠头——”

妹妹急得嚷道:“不是那个木梳!”

“那是哪个木梳呢?”

“电视里的木梳!”

“知道是电视里的木梳,但到底是哪个电视呢?”

还是奶奶最懂“儿语”:“妹妹说的是‘牧师’吧?”

大家仍然是浆糊灌顶:“牧师?不会吧?妹妹怎么会想当牧师呢?”

奶奶继续猜:“妹妹,你说的电视是不是爸爸妈妈结婚的电视?”

“是!”

“哦——我知道了,妹妹这几天成天看爸爸妈妈结婚的录像,看入迷了——”

妈妈还是不解:“妹妹看了爸爸妈妈结婚的录像,怎么没想到当新娘,却要当牧师呢?”

奶奶问:“妹妹,你是不是要当电视里的新娘啊?像妈妈那样的——”

“不是!”

“那是不是当花童呢,那是你自己哦。”

“不是!”

“那你真的是要当那个——穿黑衣服的老爷爷?”

“是!”

全家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妹妹这个宏伟理想是从哪里来的。据说女孩子小时候都梦想过当新娘,当妈妈,但好像还没听说那个小女生要当牧师的,看来咱们艾颜妹妹真是太——别具一格了。

妈妈说:“好,当木梳就当木梳,反正又不是天主教木梳,还是可以结婚的哈,大家不要紧张。”

太奶奶说:“妹妹,你当木梳干什么呢?”

妹妹大声说:“给别人结婚!”

大家都欢呼起来:“哇,妹妹还真的看懂了呢!知道木梳可以给别人结婚!好,妹妹,你要给谁结婚呢?”

妹妹小手一指:“妈妈!”

“好,妈妈算一个,是新娘,那还有一个新郎官呢?”

妹妹又一指:“爸爸!”

大家又欢呼:“哇,我们妹妹好厉害哟,没有乱点鸳鸯谱哦,如果是别的暴暴儿(傻瓜),那还不把妈妈和太奶奶点成一对了?”

“切,把妈妈和太奶奶点成一对还是不那么暴的儿们,要是还暴一点,肯定把妈妈和狗狗点成一对了。”

“哈哈,那就成了‘Now you can bite your bride(现在你可以咬你的新娘)’了!”

妹妹不得不在一片喧笑声中声嘶力竭地嚷道:“我要穿黑衣服!”

大家不笑了,急着找黑衣服。

爸爸把自己一件圆领黑T恤贡献出来:“穿这个,黑色的,长裸裸(长得拖地)的,保证像‘木梳’。”

妹妹穿上了,果然“长裸裸”的,圆领都快垮到妹妹肩膀下去了,爸爸的短袖变成了妹妹的长袖。

妹妹一本正经地指点说:“妈妈,爸爸,你们要站起来。”

这两人都懒,不肯站起来:“我们就坐着吧,你这么矮,我们要是站起来,你就够不着了。”

妹妹想了想,默许了,但还有别的要求:“坐拢点!”

爸爸求之不得,赶快挤到妈妈身边坐下。

妹妹指着妈妈说:“你是bread(面包)。”

妈妈笑喷了:“我怎么成了面包了?”

“不是面包!”

“那是什么呢?”

“bread!”

“bread不就是面包吗?”

妹妹发起脾气来:“你乱说!我不缠你了(不理你了,不和你做朋友了)!”

“不缠我了正好,我上网去玩——”

妹妹气得要哭了。

奶奶提醒说:“不是bread,是bride (新娘)。”

“就是bread!”

爸爸支持妹妹:“妈妈白白软软的,本来就是bread么,还不承认。”

妈妈怕把妹妹搞哭了,自动转弯:“好,好,bread就bread,只要我们的‘小木梳’开心就行。”

妹妹指着爸爸说:“爸爸,你是——,奶奶,爸爸是送么(什么)呀?”

奶奶提示说:“是bridegroom(新郎)。”

妹妹说话很爱颠倒辅音,比如把“淘宝”说成“刨倒”,把publix说成pulibuks,等等。这个bridegroom大概是太长了,妹妹一说就说成了“gridebroom”,把大家笑得够呛。

妈妈使坏说:“妹妹,gridebroom太长了,你就说broom(扫帚)就行了。”

妹妹欣然接受:“好,爸爸,你是broom。”

妈妈对爸爸挤眉弄眼:“我们一个是面包,一个是扫帚,扯平了。”

妹妹不管“面包”和“扫帚”在搞什么鬼,一本正经地当起她的“木梳”来:“爸爸,你跟我说:For better(同甘)——”

爸爸老老实实跟着说:“for better”

“for worse(共苦)”

“for worse”

妹妹不记得婚誓的下面几句是什么了,只好把奶奶召到跟前来,附在奶奶耳边“蛐蛐”(小声,耳语)地问:“奶奶,还有呢?”

奶奶附在妹妹耳边“蛐蛐”地教一句,妹妹就大声念一句,再逼着爸爸重复一句,然后又跑去问奶奶,一直到把整段婚誓念完。

轮到妈妈了。

妹妹:“妈妈,你跟我说。”

妈妈逗妹妹:“妈妈,你跟我说。”

“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

“你不说这一句!”

“你不说这一句!”

妹妹大为光火,举起小手:“你调皮,我打你!”

妈妈也举起手:“你调皮,我打你!”

“不许你跟我学!”

“不许你跟我学!”

妹妹被妈妈搞得大为光火,又不知道怎样破解,只好向奶奶告状:“奶奶,你看妈妈哟!”

奶奶出来打圆场:“妈妈,你就好好说撒,别把我们妹妹急哭了。”

妈妈这才收敛了,跟着妹妹把那一大串誓词重复了一遍。

然后妹妹庄严地对爸爸说:“now you may kiss your bread(现在你可以吻你的面包了)。”

爸爸呵呵笑着,抓住妈妈就啃:“啃面包啊!啃面包啊!”

妹妹见爸爸妈妈啃了好一会还没结束,冲上前来拉扯:“好了!不亲了,不亲了!妈妈,该你丢花了!”

妈妈从沙发上抓起妹妹换下的花衣服,揉成一团,当做花束,吆喝一声:“bread要丢花啰——,丢到谁就该谁下一个结婚哈。”

妈妈故意把花束丢到太奶奶怀里,于是“小木梳”一下就放过妈妈,跑去纠缠太奶奶:“太奶奶,该你结婚了。”

太奶奶撇撇嘴:“我老得骨头都打得鼓了,还结什么婚?结黄昏!”

妹妹不管那些:“不结黄昏!”

“那结什么婚呢?”

“结——好婚。”

“太奶奶和哪过(那个)结婚呢?”

妹妹环视一圈,发现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估计拉郎配会很费劲,灵机一动,指着沙发说:“你和沙发结婚!”

太奶奶鄙夷地说:“我才不和沙发结婚呢!妹妹在上面拉过尿的,臭熏熏。”

“那你和椅子结婚!”

“我也不和椅子结婚,妹妹在上面打过屁的。”

妹妹忍不住笑:“那你要和哪过结婚呢?”

“太奶奶老早就结过婚了,不能再结了。”

“是哪过给你结的婚呢?”

“是哪过?”太奶奶想了一会,说,“是爹妈啰,我们那时候又不兴在教堂结婚,我们那里连牧师都没有——”

“那你总(怎么)不叫我给你结婚呢?”

太奶奶哑然失笑:“叫你给我结婚?切,你那时还不知道在那个墙旮旯里扒鸡屎呢!鸡屎懂不懂?就是鸡鸡拉的粑粑。”

我们家养过鸡,所以说到“鸡屎”,我们的“小木梳”不是太陌生。她龇牙咧嘴地站在那里,伸出小手,好像在看那里有没有沾上鸡屎一样。

站了好一会,妹妹问:“太奶奶,我总么要扒鸡屎呢?”

“你还没生出来么。”

“总么不把我生出来呢?”

“你问你妈啰。”

妹妹去问妈妈:“妈妈,你总么不把我生出来呢?”

“因为妈妈那时还在墙旮旯里扒鸡屎呢,总么生你?”

妹妹睁大了眼睛:“你也在扒鸡屎啊?”

“是啊,妈妈也没生出来嘛,。”

“总么不把你生出来呢?”

“因为奶奶都还在墙旮旯里扒鸡屎么。”

“爷爷呢?”

“还不是在扒鸡屎。”

“爸爸呢?”

“更是在扒鸡屎了。”

妹妹忙不迭地跑去通知每一个人:“爷爷!你听我说撒!”

“好,我在听。”

“奶奶!你听我说撒!”

“嗯,我也在听。”

“爸爸!爸爸!你听我说撒!”

“我是在听你说撒。”

“妈妈!你听我说撒!”

妈妈催促说:“快说,快说,一屋的人都在听你说。”

妹妹喘口气,还没发话,自己先笑了一通。在妈妈再三催促下,“小木梳”才忍住笑,大声说:“笑死人的,我们全部都在——墙旮旯里扒鸡屎!”

48 responses to “黄颜:小木梳

  1. 沙发!
    妹妹笑死人啦!
    祝艾米一家新年快乐!

  2. 哇!沙发?

  3.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4. 刚才的帖子貌似飞了,再跟一遍–哈哈,小艾颜太逗了~祝艾黄全家新年快乐!

  5. 妹妹笑死个人喽。祝艾米一家新年快乐

  6. 哇,好耶,妹妹又出来了!祝艾黄全家新年快乐!!!也祝艾园的朋友们节日快乐!

  7. 笑死人的,告诉妹妹阿姨和她一起在“墙旮旯里扒鸡屎”。

  8. 一路欢笑,妹妹太可爱了!
    艾黄一家新年快乐!

  9. 太奶奶坚贞不屈,宁愿打光棍都不跟尿沙发、屁椅子结婚,佩服佩服!
    祝黄老撕一家新年快乐!事事如意!

  10. 总么不见我们的小锅锅嘞~~去哪儿啦~~

  11. 妹妹真可爱,哥哥怎么不冒泡了?:)祝妹妹哥哥在新年里健康快乐地长大!

  12. “我们全部都在——墙旮旯里扒鸡屎!” — 哈哈,笑晕

  13. ————
    太奶奶虽然自称“金光县、发光区、一圈子人民公社、几根根大队的毛金贵女士”,但作为年近百岁的老人,太奶奶的头发还算比较多的,绝不止“几根根”。再说“发常梳”延年益寿的原理是促进头皮血液循环,真正要梳的是头皮,而不是头毛,所以我们太奶奶经常用小木梳刮刮头皮是很英明的。
    —————–
    大爱太奶奶!太奶奶卯活卯活!太奶奶是艾园的镇园之宝 :)))

  14. 妹妹真是开心果,笑得我都流眼泪了.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15. “笑死人的,我们全部都在——墙旮旯里扒鸡屎!”
    -- 艾颜妹妹太搞笑了,总结得精辟,深得艾米真传。

    想看艾米穿婚纱;
    想看艾颜妹妹穿花童裙,木梳袍;
    。。。。。。

  16. 猜一下:
    艾米黄颜是在刚刚过去的12年感恩节举办的婚礼吧。
    那天黄颜没送上小包包,是送的结婚誓言:)))
    想象艾米黄颜婚纱礼服走在前面,5岁黄米哥哥和3岁艾颜妹妹一对花童在后,真是幸福,美翻了:)))

  17. 妹妹太可爱了!笑死我了~~

  18. 哈哈哈!艾颜妹妹继续直播爸爸妈妈的婚礼吧!

  19. “都在——墙旮旯里扒鸡屎”.…我们也在。哈哈

  20. 乐翻天^_^艾颜妹妹真可爱,黄米锅锅几时登场呀?谢谢艾黄!祝艾米全家新年一切顺利!

  21. 太奶奶不愧是“民科高手”,养生知识很丰富也很实用,像这个木梳梳头和“发常梳”,就非常有用。大家不妨向太奶奶学习,经常用木梳梳头,没木梳的,或者带着梳子不方便的,也可以用手指梳头,不仅可以保护头发头皮,还能缓解头疼。

  22. 妹妹是个小开心果,只要妹妹一登场,马上就欢声笑语。

  23. 一家人都与艾颜妹妹“互动”得很好,尤其是艾米和太奶奶,童心未泯,妙趣横生!黄米彼时在写作业或是自娱自乐?

  24. 太奶奶养生经验十分丰富,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妹妹太可爱了,让我从头笑到尾。

  25. 到处都是枫叶

    妹妹好可爱!太奶奶每次都是妙语惊人!笑死了。。

  26. 太奶奶和妹妹两个太太太可爱了

  27. 隐形的翅膀

    笑喷了,太可爱了!太奶奶和妹妹是最完美的笑星二人组。

  28. 更正一下:百多年前女潮人头上戴的那个不叫“额子”,而叫“勒子”,太奶奶发现黄颜搞错了,特要求改正。

  29. 妹妹真是全家人的开心果!

  30. 太开心了!可爱的小艾顔宝宝哟,怎么这么疼人儿啊!
    谢谢黄顔,看了《小木梳》以后,能看一眼你们的结婚录像成了大家心心念念的梦想了。:)
    祝福艾米一家和艾园的朋友们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幸福如意!

  31. 奶奶最懂儿语!最佩服奶奶了。

  32. 哈哈,艾颜妹妹太可爱了!
    祝大伙新年快乐!

  33. 艾颜妹妹好有总结能力哈!太可爱了!
    祝新年快乐!

  34. 隐形的翅膀

    回头想想,婚姻的基本可不就是bread和broom么, 妹妹这个“木梳”很不错!

  35. 妹妹太可爱了。 “太奶奶和妹妹是最完美的笑星二人组”。

  36. 太欢乐了!太奶奶和妹妹带来的欢声笑语,让身处零度以下气温的我也觉得温暖起来:)
    祝艾黄全家新年快乐!

  37. 哈哈哈看的好开心~~谢谢:)

    每回电视里看到新人在牧师面前念誓词,我都感动的要命!!妹妹好会挑职业的:)

    原来是叫勒子啊,谢谢太奶奶科普~~

  38. 艾米和黄颜念誓词。。想想就想哭啊。。感动。。

  39. 可可的牧歌子

    妹妹咋这么可爱呢,“木梳”架子摆得足足的哈

  40. 艾颜妹妹的幽默继承了妈妈~ 好有爱的“小木梳”,给家里带来欢声笑语,把每个人都梳得熨熨帖帖,健健康康。

  41. 哈哈哈,艾颜妹妹太惹人疼了,真想亲亲小“木梳”~

    祝艾黄全家新年快乐!

  42. 郁闷不能发言,再试一次
    迟到的祝福,祝艾米黄颜太奶奶爷爷奶奶黄米GG艾颜MM新年快乐!平安健康!

  43. 强烈要求讲哥哥的故事

  44. 艾米黄颜几年前就结婚了吧?我记得还在艾园征求婚纱来着。

  45. 谢谢老黄的“新年礼物”!
    艾颜妹妹很可爱,艾米这个妈妈很调皮:)

  46. 回“十年忽悠”,我找到了^O^ 2010年7月推荐婚礼服的。那时妹妹1岁半,哥哥四岁呢,一晃已经是1314^O^

  47. 艾米 | 01月 2, 2013 @ 1:59 下午 | 更正一下:百多年前女潮人头上戴的那个不叫“额子”,而叫“勒子”,太奶奶发现黄颜搞错了,特要求改正。
    ========================
    谢谢太奶奶!!您非常严谨,是个好老师!!

  48. 哈哈,有趣呀,妹妹介个小木梳超有爱!
    祝大家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