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15)

接下来的那段日子,林妲觉得时间过得又快又慢。能见到陶沙的日子,时间就过得很快;见不到他的日子,时间就过得奇慢。

她后来还去过医院几次,他一般都在那里,但每次都是詹濛濛抢着送她回家,因为詹濛濛在医院呆腻了,想出来透口气。

他后来也到她家来过几次,大多是因为有事商量,如果正赶上吃饭,他也会留下吃个饭,时间充裕的话,他还会在她家客房小睡一两个小时。

但他还是老问题:跟妈妈说的话比跟她说的多。他从来没跟她单独在一起过,但他跟妈妈倒是有时单独在一起,往往都是在厨房里,他和妈妈先占领了厨房,她挤不进去,只好在外面干瞪眼。

她私下对妈妈提过这事,但妈妈不以为然,还笑她吃飞醋:“放心好了,他这么年轻,怎么会对我有那方面的想法呢?”

“那他怎么总是和你说话,不和我说话呢?”

“他那里有啊?就算他跟我说话,不都还是在说你的事吗?”

她想想也是,他哪次来不是为了她留学的事?订飞往美国的机票啊,订美国国内旅游的机票啊,订加勒比沿海旅游的船票啊,都是与她有关的事,没有哪一次是为了妈妈而来的。

她咕噜说:“那你——对他有没有兴趣呢?”

“有啊,但那是未来岳母对未来女婿的兴趣嘛。”

她见妈妈这么坦然,觉得这两人应该的确没什么事,是自己多疑了。

但下一次看到同类情景,她又会吃飞醋。

现在她最盼望的就是赶快去美国,去了那里,只剩下她和他两人,她就不会疑神疑鬼,杯弓蛇影,自己吓自己了。

这一天终于到来!

她和陶沙一起飞往美国。

以前她听人家说在飞机上待十几个小时很无聊,很难熬,但她觉得一点也不无聊,更不难熬,有他坐在身边陪她照顾她,她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高兴都来不及,哪里会觉得无聊?

这不,她还没过足飞机瘾呢,就已经到了美国,轻轻松松进了关,转上了美国国内航班的小飞机,飞到了M大所在的M市,再一转眼,就住进了陶沙为她租好的公寓。

她那套公寓房相当不错,比她在国内住的房子好多了,比她和妈妈在美国时住的房子也好多了,说不出的宽敞洁净,温馨高雅,是带家具的,还有自己的洗衣房,洗衣机烘干机都配置好了,很方便,厨房也很现代化,冰箱烤箱气炉微波炉等等,一应俱全。

最令她开心的是水费电费都包在房租里,再也不用随手关灯关空调了,也不用像打仗一样匆匆忙忙洗澡洗头了。

他的车还放在朋友那里,所以他们只到附近的快餐店吃了点东西,又买了些急需的物品,就回到她的住处。

他指指洗澡间:“你早点洗澡休息吧。”

她见他一副外出的样子,好奇地问,“你要去哪里?”

“我去找个旅馆住一晚上,明天我们就去朋友那里拿车。”

她很失望:“你怎么要去住旅馆呢?”

“不住旅馆住哪里?”

“就住这里不行?”

他到处看了看,没吭声。

她惨兮兮地说:“我刚到这里,一点都不熟悉,你让我一个人住这里,我不怕吗?”

“这里很安全的,你没看到门口的岗哨?坏人混不进来的。”

“但是鬼总是能混进来的吧?”

他笑了,说:“好吧,我今晚就在客厅住,鬼来了先吃我,不怕了吧?”

她开心地说:“不怕了!”

两人分别洗了澡,她睡卧室的queen size (双人床),他睡客厅的沙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两人出发去朋友家拿车。、

她以前听说车在“朋友家”,感觉车就停在隔壁一样,哪知道还隔着五百多英里,得坐飞机去。

他抱歉说:“那时不知道你最终会选择哪个学校,没法把车放到离你近的地方,只好找了个离我们近的朋友,把车放在了他家。”

“没事,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多远的地方我都愿意。”

但他好像没听见她的肉麻表白似的,什么都没说。

那位朋友叫王松,也是搞计算机的,在N市一家公司当码工,应该是混得不错吧,在高尚住宅区买了很大的房子,三个车的车库,但孩子还小,只夫妻两台车,所以多出一个车位停陶沙那辆。

为表示感谢,陶沙给王松一家带了很多礼物,还把他们请到当地一家最有名的中餐馆吃了顿饭。

吃完饭回来,几个人坐在家居室闲聊。她第一次发现陶沙还挺健谈的,什么话题都能说上几句,一点也不闷。

九点多钟的时候,王松的老婆路瑶对她说:“Linda,我带你去楼上guest room(客房)休息吧。他们两个是死党,聊起来没完,我们陪他们耗不起。”

其实她很想留在家居室听他们闲聊,因为她很少有机会听陶沙说话,但陶沙也叫她早点休息,她只好跟路瑶上楼去。

到了楼上,路瑶把她领进一间小卧室,一边把满地的玩具往墙边踢,一边抱歉说:“这就是我们家的guest room,平时没人住,就成了我两个儿子的play room(玩耍室,儿童室)。你和Tony今晚就住这里吧,洗澡间在对面。”

“真不好意思,打搅你们了。”

“别客气,以前Tony在美国的时候,我们也经常去他那里玩。”

路瑶去吆喝两个儿子洗澡睡觉去了,她也到客房对面的洗澡间去漱洗。等她从洗澡间出来,听见陶沙和王松还在楼下客厅聊大天。她站在二楼栏杆边,正好在家居室的正上方,她看不见他俩,但声音听得很清楚。

王松说:“我觉得搬运也没什么不好的,主要看你会不会搬,搬到好的了,婚姻幸福的也不少。”

陶沙说:“真不是搬运。”

“嗯,你这个也真的不算搬运,因为她是来美国读书的,你不搬运她自己也能过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她不是我女朋友。”

“别瞒我了,不是你女朋友,你会把车给她开?”

“我车放这里也是闲着。”

王松笑嘻嘻地说:“你要是怕你的车闲着,可以给我老婆开呀,她就喜欢宝马。”

“她开的什么车?”

“我一个猥琐男,还能给她买什么车?当然是两田中的一田啰。”

“丰田?”

“本田。”

“哪一年的?”

“你问这么仔细干什么?查我猥琐男的家当?”

“不是查你的家当,你说路瑶喜欢开宝马,而林妲正好怕开宝马,那就让她们两人换个车开啰,只要车不是太旧就行,太旧了怕她handle (对付)不了。”

王松连忙推脱:“算了,算了,我随便说说,哪里好意思用本田换你的宝马?你女朋友知道了也不会答应。”

“我说了不是女朋友。”

“真不是你女朋友?那我不还得再给你安排间屋住?”

“不用啊,我在客厅沙发上睡就行了。”

王松有几分猥琐地说:“你这哥们真雷人,现在还管什么是不是女朋友,不都是日后再说吗?”

“别乱开玩笑了,当心让她听见。”

“听见怕什么?我看我老婆安排你们俩住一屋的时候,她一点也没反对嘛。”

“她反没反对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是不会跟她住一个屋的。你们家路瑶也不问我一下——”

“问什么呀?这不是癞痢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吗?她那里会想到你老是千里送京娘呢?”

陶沙从家居室出来,到厨房冰箱那里接水喝,她怕他一抬头看见她在二楼偷听,立即从栏杆边逃开了。

她逃进客房,又羞又气,只想冲出去大喊一声:“你们两个猥琐男,少在那里议论我!我可没说过我愿意跟他住一屋,谁说过谁烂嘴!”

但她哪里敢在别人家里放肆?只敢生闷气,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赌咒发誓:你少得瑟!谁愿意跟你住一屋啊?从今以后,我绝不会再求你留下陪我,除非你自己爬过来求我!

第二天早上,他俩很早就启程开车回M市。

她撅着个嘴不说话。

他刚开始没注意到,开了一会,他问:“肚子饿了吧?我们去前面一家中餐馆吃dim sum(点心,早茶)吧。”

她不回答。

他转过脸打量了她一下,说:“不舒服?”

她还是不回答。

他问:“在生气?”

“嗯。”

“生谁的气?”

“生你的气。”

“我怎么了?”

“你对王松瞎说!”

“我瞎说什么了?”

她想了一下,貌似他没瞎说什么,只好耍赖:“你自己心里明白。”

他努力思索:“你是指吃饭的时候?我没说你什么呀,不都是在说球赛吗?”

“回到家之后呢?”

“回到家之后?不是在说炒股的事吗?你在旁边,不是都听见了,我没说你什么呀。”

“我走了之后呢?”

“你走了之后?”他笑起来,“我以为你睡觉去了,原来你在楼梯口偷听?”

“谁偷听啊?是你们在那里大声吵吵,谁都能听见。”

他想了一会,说:“其实也没说什么,他们以为你是我女朋友,我说不是,就这。”

她哼了一声,说:“别人以为我是你女朋友就那么丢你的人?”

“我没说丢我的人呀。”

“那你干嘛急着撇清?”

“我——”

“你是不是怕人家误以为我是你女朋友,就不给你提亲了?”

“我要谁给我提亲?”

“那你干嘛那么急赤白脸地撇清呢?”

“我——那不是怕断了你的提亲路吗?”

“我要王松给我提亲了?我要路瑶给我提亲了?”

“你没要。”

“那不就结了?”

“但是我可以要嘛。”

“你要他们给你提亲?”

“我要他们给你提亲还不行?”

她“咚”给他一拳。

他一躲,车跟着一晃。

他警告说:“再别打我了哈,当心我把车开翻了!”

28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15)

  1.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2. 老三!!!

  3. 谢谢艾米!祝大家新年好!

  4. 故事发展到美国阶段了~ 很期待后面的情节。谢谢艾米 辛苦了~ 明天祝艾米和黄颜相亲相爱1314 ^_^

  5. 前排挤挤!

  6. 陶沙不愿意和林妲住在一屋,可能有特殊的原因,也可能担心自己控制不住,只好和朋友说林妲不是女朋友。

  7. 他乡遇故知

    “问什么呀?这不是癞痢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吗?她那里会想到你老是千里送京娘呢?”
    老是千里送京娘?为什么老是? 陶沙送了几个女孩来呀?

  8. 会不会是陶沙的病没有治好,或者不能生育?

    “她那里会想到你老是千里送京娘呢?”这里是指“你老”吧,我们这里也喜欢用这个词,有的说“您老”。

  9. 她那里会想到你老是千里送京娘呢?”
    呵呵,我理解应该是,“她那里会想到你老,是千里送京娘呢?”

  10. 你老,是你老人家的意思吧。

  11. 那歌咋唱的来着,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陶沙看个明明白白,哈哈,,,实在是看不懂他了

    为啥一再强调linda不是他女朋友呢,好伤人啊,我也恨不得linda不要理他了,哈哈,开玩笑哈,陶沙为linda做的那些事绝不是普通朋友能做到的,为什么呢,,,喜欢林老师应该不太可能,要不然不好解释之前特殊美容的事

    下部好像是从61集开始的,如果上下部差不多的话,故事很快就要结束了,还是慢慢等下文吧:)

  12. 前排!

  13. 希望这次留言成功!!!迟到的祝福,祝艾米黄颜太奶奶爷爷奶奶黄米GG艾颜MM新年快乐!平安健康!

  14. 真是名副其实的-美丽长夜-啊!!
    淘沙啊淘沙,你究竟是想要怎样?!
    这样云里雾里地折腾着深爱你的林妹妹,这事真成了,强烈要求林妹妹打他pp!!

  15. 陶沙应该是很喜欢林妲的,否则他这么有责任心的人不会给她做特殊美容.但为什么闷闷这么犹豫?最好早点说清楚,要不林妲太难过了.

  16. 我觉得陶沙应该是愿意和林妲谈恋爱的,但他自认为他不可以跟林妲谈恋爱,主要是为林妲着想。至于不可以的原因吗,还是他身体上的问题,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所以他替林妲做决定,单方面否认是林妲男朋友,以此来声明林妲是自由的,不断了她的提亲路,他人也可以追求她。林妹妹的心已经装满了陶沙,没有他人见缝扎针的机会了。

  17. 我以一个母亲的心态猜测,假如林妲是我的女儿,陶沙自称是一般朋友(好像是蓝总说过,林妈妈在场),非亲非故的陶沙对林妲的帮助可不是一般朋友能做的呀,女儿对陶沙的爱母亲看在眼里,现在他要陪女儿赴美国游玩陪读一段时间,为了怕女儿的感情受到一厢情愿越陷越深的伤害,母亲可能已经想办法借着与陶沙单独相处时了解清楚了陶沙要当一般朋友的真实原因,而且这个障碍是可以克服的,所以也才有了母亲说的“有啊,但那是未来岳母对未来女婿的兴趣嘛。”,也就放心地让他们远赴美国了。

  18. 我着急性子看得好纠结哦

  19. 清风白云飘

    闷闷啊闷闷,林妲再打两拳,打醒你,别再让林妲难受了,爱一个人不容易,强烈呼吁201314在一起

  20. 林妲会碰见或者主动找到mary吧。mary将告诉林妲,闷闷到底是啥情况^O^

  21. 真是太纳闷了。如果闷闷爱的是林妈,还是早些说明白好。

  22. 《Linda》的歌词里有这么一句:”Linda, Linda, Linda, Linda,可不可不要走,这美丽长夜不应有着缺口,当你我被爱情占有。“

    这是唱歌的男方在恳求女方半夜时不要离去,留下来过夜,让爱情(从身心两方面)都不留缺口。

    这个故事叫《美丽长夜》,大概就是取这个意思,不过这里不是男方恳求女方不要离去,而是女方希望男方不要离去,留下来让两个人灵肉合为一体,不给美丽的长夜留下缺口。

  23. “你要他们给你提亲?”
    “我要他们给你提亲还不行?”

    ——陶沙急着撇清的原因是他怕断了林妲找男朋友的后路,如果别人都以为他是林妲的男朋友,那就没人敢追她,也没人给她介绍男朋友了。他在前面就已经说过,Simon得防着点,但也不用防备每一个男生,有些男生还是很好的。

    这些都说明陶沙希望林妲爱上其他男生。

  24. 啊?“日后再说”还有这层意思啊?以后说话要小心了。

  25. 我不赞成“陶沙爱林妈妈”的猜测。
    如果说追到美国那次的原因是因为陶沙爱林妈妈(而不是Linda),我觉得倒还有几分可能。因为陶沙对林妈妈(照片)一见钟情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不过,从之后的情节来看,他钟情的是林家的女儿 (笑林妲吃妈妈的醋啊,傻乎乎的表了情以后又说是开玩笑的啊,特殊美容时说“I Love you”啊,等等)。而且,也并没有看到他的兴趣从林家女儿转(回)到林妈妈身上的迹象啊,就像林妈妈说的,陶沙和她在一起谈的也都是林妲的事情。

  26. 陶沙对待朋友也是很周到的,虽然路瑶说了“以前Tony在美国的时候,我们也经常去他那里玩。”这次,“为表示感谢,陶沙给王松一家带了很多礼物,还把他们请到当地一家最有名的中餐馆吃了顿饭。”可见他是一个从不亏欠别人的人。对待王松这样的朋友尚且如此,何况林妲这个深爱自己的人。他很清楚林妲对她的一往情深,但为了不因自己影响她的未来,他宁愿自己默默承受着某种伤痛。陶沙一直不愿向林妲说出真相的原因可能是他知道,即使他告诉她事实真相(比如他身体的原因),她仍会一如既往地深爱他,不会放弃,所以他宁愿选择不说,让她误解他不爱她,他认为这样她能更好地开始和其他“他认为合适”的人开始新的恋情,就像《山楂树之恋》中的老三一样,只要对方幸福,即使对方误会自己,也不说出真相。

  27. 有些人的原则是:如果你不爱我,或者你不能娶我,就别来帮我;如果你帮了我,那你就得爱我,就得娶我。

    这种人一看到陶沙帮助林妲,但又否认她是自己的女朋友,就气不打一处来,在这里抱怨唠叨。

    但处在陶沙的位置,他可能不能爱林妲,或者不能娶林妲,但林妲现在处在这样的关头,他不帮怎么行呢?首先是钱的问题,他已经想了既帮忙又不让林家母女知道是自己在帮忙的办法,但被Lucy点穿了。然后是在美国的照应,他本来是委托Lucy代办的,但现在Lucy因父亲生病不得不回国,他只好亲自出马。

    拜托抱怨陶沙的人先动动脑子行不行?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