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16)

林妲见陶沙那么怕她碰,估计是因为他“腿上”的伤口到现在都还没全好。

这样一想,她就理解他为什么死不承认她是他女朋友了。试想,王松这样的男人,连不是女朋友都建议他“日后再说”,如果他承认她是他女朋友,那王松还不把他提起来扔客房里锁住不让他出来?如果他不得不跟她住一间房,睡一张床,那他“腿上”的伤口不是要大遭其罪?

她感到又心疼又有点好笑,男人怎么是这样的?再感性的人,也有这么——动物的一面,难道不能像女生一样,两人在一起,就只想到纯纯的爱吗?

她想起她以前憧憬的幸福爱情,就是躺在爱人健壮的臂弯里,喃喃诉说情语。现在看来真是太小女儿家家,太不靠谱了。你躺在他臂弯里,他就会冲动,就想做那事,而做过之后,他就疲乏得呼呼去了,还喃喃个鬼呀?

不过她现在倒也不讨厌男人这种动物性了,因为放在陶沙身上,就成了证明她魅力也证明他爱她的一种方式。

自从Lucy告诉她陶沙为什么不敢理她之后,她就特别关注这方面的信息,偷偷在网上做了很多功课,知道Lucy说的一点都没夸张,男人那玩意可真是太能屈能伸了,“伸”的时候可以比“屈”的时候膨大若干倍,所以男人那玩意动过手术之后,最怕的就是遇见性感美女了,一遇见就会冲动勃起,一勃起就会挣断缝线,而缝线一断,伤口就裂开了,又得重新缝过。

据说有个男病人就是如此不幸,他在医院做包皮环切术,本来是个小手术,但他那个病房的护士是个性感美女,他一见到那护士就会冲动不已,而那个护士每天都会去他病房,于是他一次次冲动勃起,一次次挣断缝线,一次次重新缝合,到最后,伤口两侧的肉都各自愈合,缝上也长不到一起了。

男病人落下个终身残疾,状告女护士也没用,长得性感不是人家的错,你要告就去告造物主。

可是男病人也很委屈,见到美女冲动也不是我的错啊!

是啊,那也是造物主的错,你要告就还是告造物主吧!

她有点自豪地想,难道我比那个护士还性感?那个男病人是看到护士才冲动呢,而陶沙,连给我打电话都不敢,那不是说明他都不用看到我,只听到我的声音就会冲动吗?

这段时间他敢跟她在一起了,她还以为他伤口全好了呢,但从刚才的表现来看,他的伤口似乎还没全好。这是怎么回事?很久了啊!该不会是他也像那个切包皮的男病人一样,已经挣断过几次缝线了吧?如果是的话,那她就是罪魁祸首!

一个多么美丽而又悲催的罪!

她脸望着一边,小声问:“你的伤——还没好?”

“什么伤?”

“就是你的伤口——动手术的地方——”

他愣了一会,说:“好了啊,怎么了?”

“没什么,关心一下。”

“我没事了,你没见我健步如飞?”

“我不是说那个。”

“是吗?那你是说——哪个?”

“我的意思是——Lucy说的那个——伤——”

他转过头看着她,好像要从她脸上望出答案来似的。

她虽然脸冲着一边,但凭感觉就知道他在看她,有点不自在。

静场片刻,他问:“Lucy说的什么伤?”

“就是那个——她说你动了几次手术,还没完全康复,所以你——不敢理我,但是我看你后来——敢理我了,我就以为你——已经完全康复了。我就是问一下,如果你还没康复的话——我就记着——别碰你。”

她很艰难地说出这一段,像一个罪人向牧师忏悔完了一样,大大舒了口气,转过脸来看着他。

他望着正前方,好像在专心致志地开车。

她想,如果刚才的话他没听见,那最好了,以后再不问这事了。他肯定嘱咐过Lucy别把这事告诉她,现在心里不定多么责怪Lucy呢。

他开了一会车,问:“Lucy对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她就是见我——瘦了很多,有点心疼,就说了一下你不理我的原因。”

“我没不理你呀,哪有什么原因?”

“你怎么没不理我呢?你不声不响来了美国,然后就几个月没消息——”

“我那次来美国是为了攀岩,后来在美国呆几个月是因为——攀岩时受了伤——我不是都告诉过你了吗?”

“你只告诉了我攀岩受伤,但你没说——是哪里受伤。”

“我没说是哪里受伤吗?我记得说了呀。”

“你只说了腿上受伤,但是Lucy说——还不止——”

他转过头看着她:“Lucy说我还有哪里受了伤?”

她不好意思地一笑:“你自己不知道?”

“我自己只知道是腿上受伤——”

“那她为什么要说——”

他坚持说:“不管她说了什么,我自己知道就是腿上受了伤。”

她见他不愿意承认那个地方受了伤,干脆不逼他了:“那就是腿上受伤吧。”

接下来的那些日子,她就没再拍他擂他,怕连累他“激动”起来,把伤口搞爆裂了。她也没再过问他睡哪里的事,他愿意睡哪里就睡哪里,只要不把他伤口搞爆裂就行。

他们一起去旅游,住旅馆都是定一个房间,但都有两张床,一人睡一张,同团旅游的人都是这样的,不管是不是夫妻,一家人都是挤在一个房间睡,反正旅游嘛,主要目的是游玩,睡觉是其次,晚上能有个地方休息一下就行了。

他也没再对人否认她是他女朋友,同团的人见他们同来同往,吃在一起,住在一起,都理所当然把他们当男女朋友看待。

这一通旅游,她玩得很开心,虽然是随团旅游,行程安排得紧而又紧,总是被导游催促得像救火一样来去匆匆,但因为是跟陶沙在一起,又不用操心机票门票食宿等问题,她也没什么特定目标,就是很没脑子地随团到处跑,多跑一个地方,少跑一个地方,对她来说都没什么区别,所以她玩得很轻松很愉快,照了很多像,传回去给妈妈和詹濛濛看,把那两个羡慕得都快得红眼病了。

詹濛濛向她抱怨说:“还是你有远见,找了个会动的,带着你到处玩。你看我,成天守着个不会动的,哪里都不能去,快憋死了!”

“不是说蓝总恢复得不错嘛?怎么还是不能动?”

“我不是说他瘫痪了不能动,是说他不能到处跑——旅游。”

“那没什么呀,只要是跟你喜欢的人在一起,去不去旅游又有什么区别?”

“问题是他不是我喜欢的人啊!”

“你至少喜欢他的钱吧?”她开玩笑说,“那就一边陪他一边数钱吧,过一天就数一次:又多了一份钱。”

“如果真是一天一份钱,那倒也好,就怕我在这里傻呆呆地陪着他,到时候一分钱也没拿到。”

“怎么会呢?你不是说相信闷闷人品的吗?”

“人品这玩意太靠不住了!再说他老爸不死的话,他有啥钱给我?别到时候耍赖皮,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我总不能要了他的命吧?”

“蓝总身体怎么样?”

“他自己倒是爱哼哼唧唧,但依我看呀,他嘛事没有,再活十年不成问题。”

她安慰说:“活十年好啊,你反正是多陪一年多一年的钱,怕什么?”

“我就恨不得他们先给钱,我再陪,免得上了当,白陪了——”

“不会的,闷闷不是那样的人。”

“只好这样希望了。唉,反正现在我也不算太亏,有车开,有房住,在公司挂个名,不上班还有工资领,平时要买个衣衣什么的,也能从老家伙那里哄出一点钱来——”

“那就不错了。”

“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不然我可不想守这种活寡。”

她现在对此类问题特别感兴趣,竟然恬不知耻地问:“他做了这个手术,还能不能——那个啊?”

“能个屁啊!他倒是对我说手术很成功,只切除了前列腺,没动别的器官,说恢复个半年一年就可以做那事了。”

“那你就等个半年一年呗。”

“哼,等半年一年,说得轻巧!反正你现在是天天有人给你做特殊美容了,你哪里知道等半年一年是什么意思?”

她不想说出真相,只问:“你半年一年都等不得?”

“我守半年一年的活寡,不成黄脸婆了?”

她真心搞不懂:“那未必别的女生——天天都在——特殊美容?”

“我管别的女生干嘛?她们愿意做黄脸婆,那是她们的事,反正我是不愿意做黄脸婆的!”

“那你准备怎么样?”

“具体就不告诉你了,免得你向闷闷汇报了,他会扣我的钱。”

她警告说:“我劝你还是别想那些歪心思了,当心脚踏两只船,全都给踩翻了。”

“我知道。你只要别在闷闷那里乱说就行。”

“不会的。”

她果真没把这事告诉陶沙,一方面是不想出卖朋友,另一方面也怕他担心父亲,会跑回国去。她在心下自我辩解说:反正告诉他也没用,总不能做条铁链子,把濛濛拴在他爸床前吧?这种事,不知道就像没有一样。

旅游回来之后,就开学了,功课挺紧的,她又想申请助教助研的位置,所以特别重视成绩,一天到晚都在看书学习做程序。

陶沙没去找工,说经常要回国,怕找个固定工作被捆住了,不如就在家里上网炒股,炒得好,不比当码工差。

她生怕他在外地找个工作跑掉了,所以大力支持他在家炒股。

除了炒股,他还管全部家务,买菜做饭,洗衣扫地,都是他一手包干,她只负责上学一件事,日子过得非常滋润。

他差不多每个月都会回一趟中国,呆个把星期又跑回美国来。每次回国他都会去她家,把她和他买的礼物捎给妈妈,再把妈妈给她和他准备的礼物带到美国来,像个运输大队长一样。

詹濛濛也给他下达了很多购买原单的任务,各种名牌化妆品,名牌衣服鞋包等,每次詹濛濛都让他先垫付,说“货到付款”。

但她知道货到了詹濛濛也不会付款,要付也是叫蓝总付。

26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16)

  1. 老二?哈哈哈 !

  2. 我爱故我在

    莫名想起那首齐秦唱的:夜 夜 夜

  3. 占个座:)

  4. 林妲现在有点苦尽甘来的感觉了,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波折啊!
    谢谢艾米!

  5. “他自己倒是爱哼哼唧唧,但依我看呀,他嘛事没有,再活十年不成问题。”
    ——————————————————————
    是不蓝总的病看来还是让闷闷有点担心的?

  6. 闷闷对林妲真是体贴入微.林妲喜欢的也是陶沙这个人,而不是蓝少东的钱和身份。两个人真是般配.。闷闷身体到底有没有问题?

  7. “他差不多每个月都会回一趟中国,呆个把星期又跑回美国来” – 陶沙会不会利用这个时间看中医吃中药?也许中药能根治他的病。
    恩恩

  8. 詹MM此时真是“上下不安”啊:不知服侍蓝总一番有没有收获?搞成竹篮打水一场空可就浪费了青春。

  9. 林妲吗,还没怎么开窍的小姑娘,谈情说爱,重视的是谈和说,侧重纯感情,淘沙就看不懂了,他是过来人,总这么端着,也能端的住,怕是,身体上真的有难言的病痛。

  10. 没抢个沙发,弄个“马扎”坐坐吧。

  11. 十年忽悠太神了,总能看得更多啊。看样子闷闷还真有可能只是单纯帮助林妲的,也许只是怜惜她欣赏她,不象林妲那样爱他恨不得整天粘着,不象热恋中昏头昏脑的样子,他说自己只是腿受伤,想不通lucy为啥那么说。是想撮合,推动林妲吗,还是她也不明白闷闷的心?闷闷如果真的是爱林妈妈,估计仍然不会很主动表达吧?默默待在林母女附近,关心帮助娘俩,也许就很幸福了。

  12. 清风白云飘

    看了十年忽悠的评论,心里一下没底儿~
    但美丽长夜,如果不灵与肉的结合,能成为美丽吗?给自己打气,坚信他们会在一起!

  13. “陶沙没去找工,说经常要回国,怕找个固定工作被捆住了,不如就在家里上网炒股,炒得好,不比当码工差。”

    ——呵呵,陶沙也炒股啊?看不出来呢。

  14. 陶沙敢和林妲同居一室,可能是伤口已经好了,但估计手术也没能解决他的问题,所以他仍然按兵不动,只尽心尽意帮助林妲。等林妲在海外站稳脚跟,他可能就要隐退了。

  15. 詹濛濛太贪了点,现在她开蓝总的宝马,住蓝总的洋房,还在“神州”领一份工资,又能不时的从蓝总那里哄点钱出来买衣衣,还能让陶沙免费给她在海外买名牌。她要是还不满足,还想打野食,那她很可能会玩完。

  16. 我猜Lucy对林妲说的陶沙的伤病应该是真的,但到底能否痊愈目前是未知的或者是不易的,根据通常的医学诊疗结果,陶沙以为不会治愈。
    “他坚持说:“不管她说了什么,我自己知道就是腿上受了伤。””——陶沙应该是不想让林妲知道实情。
    为了林妲的幸福,陶沙将自己的感情深深地隐藏起来,并且似乎还隐藏得比较“成功”,让我们这些旁观者有时也会觉得惶惑。如果不是读了艾米的《美丽长夜》序及“致读者”,我也觉得有一半的可能性是他对林妲的关照是出于同情而非爱情。
    在陶沙的超凡脱俗之爱面前,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感动和震撼,觉得自己有时只能用心去领略、感悟。

  17. 希望陶沙的身体问题能解决,要不看着林妲这么好的姑娘,却不能走到一起,闷闷的疼苦一定是常人不能想象的。

  18. 猜一下僵局是怎么打破的:

    //
    如果闷闷身体还有问题:
    有一天闷闷买菜回来,
    恰巧赶上林妹妹洗完澡出来
    见到闷闷手一抖
    浴巾滑落
    闷闷见到玉体
    就那一刻的刺激
    像针一样刺到了闷闷的大脑
    直接传到那个部位
    闷闷的病一下就全好了

    或者:
    闷闷身体没问题了
    只是想给Linda更多机会
    那么有一天Linda生病了
    卧床两天
    闷闷贴身看护
    擦脸喂饭
    Linda无意间搂住闷闷
    闷闷真情再没控制住
    //

    于是
    闷闷向林妹妹表白
    从此Prince闷闷和Princess Linda
    幸福在一起生活
    很快就有了baby
    长得好可爱
    就象艾园帅哥045一样

  19. 还是坚持闷闷心仪的是linda…闷闷的爱隐藏得再深,不也在开车去老厂区接linda时,被linda一哭,不经意地流露出来?

  20. 陶沙不仅是个“情圣”式的人物,在其他诸多方面也做得很得体。他并没因自己的某种不幸及其对自己人生的影响而终日顾影自怜,无法自拔,而是看成上去很淡定,觉得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将生活各方面平衡得很好,不仅尽己所能地帮助林妲,而且“除了炒股,他还管全部家务,买菜做饭,洗衣扫地,都是他一手包干”,并且每月回国看望父亲,还两边捎礼物,都做得井井有条,不经意间让人领略到其细致丰盈的内心世界和一种积极温馨的正能量。
    看了评论,Iona的想像力真丰富,敬佩!:-)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所以我时常提醒自己也要淡定!

  21. 我在前面的评论中说到“陶沙将自己的感情深深地隐藏起来……”强调的是陶沙对爱的无私以及隐忍的程度,这并不等于说陶沙理智到将自己百分百地隐藏起来让人一点都感觉不出来。(人是有感情的,更何况是面对彼此相爱的人,陶沙在某些时候会身不由己地表现出爱林妲的行为,这是很容易理解的。)很明显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

  22. 詹蒙蒙的欲望是有点太多了,总预感她要“玩火”,人不可能事事都那么顺利,真不希望她年纪轻轻的出点什么事。

  23. 猜一猜,ZMM又和SIMON纠缠在一起了?会不会是SIMON开始用计报复了?

  24. 哈哈,Iona的想象力的确丰富,但别忘了陶沙并非不能勃起,他看到听到林妲是会勃起的,不然他就不会不敢联系林妲了。

    当然,这是以Lucy没撒谎为前提的,但从陶沙接林妲的时候,被碰一下就走路不便的情况来看,Lucy在这一点上没撒谎。

    所以说,陶沙的问题不是不能勃起,而是别的什么问题。

  25. 艾米曾说过“可不可不要走”与故事挂得比较紧,越来越感觉结局不是我们所希愿中陶沙和林妲走到了一起,忧伤呀。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