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2)

在美国读书的几年,李燕环几乎没为体重发过愁,不光是因为美国胖子多,还因为生活在学校环境里,大家都在忙着读书,不怎么在乎外貌长相和打扮,一个个都是T恤衫牛仔裤运动鞋,背个双肩大书包,行色匆匆,风尘仆仆,永远都像是急着要去赶火车一样。

当然,这可能只是她的主观感受,也许人家那些女生还是长得有美有丑,有胖有瘦,有高有矮,也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只是她自己忙得没时间看而已,因为她同时修着两个学位,还要在实验室没日没夜地干活,哪里有时间和心思注意长相和打扮?不仅没时间注意别人的长相和打扮,连自己的长相和打扮都没时间注意。

说起修两个学位,还真得感谢她的师兄。

她到美国留学,本来是来做生物博士的,准备拿到了学位就去大学教书,美国的大学中国的大学都行,关键就两个词:大学,教授。

这两个词,她从小就听爸妈念叨,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

她爸妈都是中学老师,干了一辈子,也只能评上“正高级教师”的职称,据说相当于大学的教授。

就是这个“相当于”,让她父母总不能释怀。

如果不这么“相当于”一下,她父母还能安安心心做自己的“正高级教师”,毕竟这是国内中学教职里最高的职称了。但有了这个“相当于”,她父母就无法安心做“正高级教师”了,因为这分明是在提醒他们:你们这个职称,是根据”教授”衍生出来的,但不是真正的教授,只是“相当于”。

所以她父母从她很小的时候起就在她耳边吹风,叫她好好读书,长大了考大学,读博士,出来教大学,当教授。

她是怀揣着父母的梦想到美国来留学的。

但她刚踏上美利坚的国土,就被前来接机的师兄几声枪响惊破了教授梦。

师兄说:“读生物博士没前途的,混得最发的,也就是找个大学去做AP。”

她懵懂地问:“AP是什么?”

“就是assistant professor(助理教授)啊!”

她听到professor这个词,就肃然起敬:“做教授——还不好吗?”

“切,你别看title(职称,头衔))里有个professor,其实是美国大学最低级别的教职,跟我们中国大学里的助教差不多,顶多能算个讲师,上面还有associate professor (副教授),full professor(教授)一大堆。”

“但是一直做上去——不就成为教授了吗?”

师兄大概是看出了她满脸的乡土气,谆谆教诲说:“你以为谁都能一直做上去?我告诉你,AP不好当的,只算个临时工,要拿到了tenure(终身职位,没特殊理由不能解雇的教职)才算端上了铁饭碗。”

“要怎么才能拿到——你说的那个tenure呢?”

“发paper(论文)啊,拿grant(科研基金)啊,都是硬指标,可难糊弄呢。像我们这样的外国人,还有语言关要过,如果学生觉得你英语说得不好,evaluation(评估)的时候参你一本,你肯定拿不到tenure了。”

“拿不到——就会怎么样呢?”

“拿不到?拿不到就惨了!AP只有五六年的时间,如果过了这个时间还没拿到tenure,就得走人。”

“走——走哪去?”

“切,那谁知道?到别处找活干呗。但是辛辛苦苦干了这么些年的AP,年龄也不小了,胃口也当大了,再去给人打工,生理上心理上都拿不下来了——”

“那怎么办?”

“嘿嘿,狗急跳墙,杀人呗!”

她吓了一跳:“你开玩笑的吧?”

“才不是呢!”

师兄接着就讲了好几起轰动新闻,都是干了五六年还没拿到tenure的AP,带着手枪冲进评审委员的办公室,开枪杀人,然后自杀,血流遍地。

她听得毛骨悚然,没想到教授也会开枪杀人,还是美国的教授!

但师兄一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难理解的:“其实也不怪人家杀人啊,你想想,人家好不容易读完了博士,好不容易找到了大学教职,好不容易熬了五六年AP,都人到中年了,不是万不得已,谁会去开枪杀人再自杀呀?这不两败俱伤玉石俱焚了么?人家肯定是对自己的后半生彻底绝望了,看不到任何前途了,没有任何退路了,才会干出这么极端的事。如果我落到那一步,肯定也会开枪杀人。”

她顿觉前途渺茫,都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往前走了:“那你——怎么要到美国来读生物博士呢?”

“我来之前哪里知道这些呢?还不是像你一样,怀揣着多么美丽的梦想出来读博的呢,但是在这里呆个一年两年,你就知道我们这个专业是全美最坑爹的专业了。”

“那干嘛还要读下去呢?”

“不读下去又能怎么样?你出国一场,不拿个学位回去,还想找到工作?”

“你读完准备——回去的?”

“我回去没前途,家里都是农村的,没权没势,在国内混一辈子也混不发。”

“我也是,爹妈都是教中学的,没后台——”

师兄总结说:“像我们这样的,还是留在美国好。”

“我听说学我们这个专业的,在美国找工作不难,可以做博士后。”

“那是不假,但是博士后是人做的吗?所谓博士后,其实就是实验室的苦力,连一般technician(技术员)都不如,因为technician有福利,而博士后连福利都没有。”

“为什么博士后没福利呢?”

“因为博士后不是正式职业,只是一个过渡阶段,一般干个五年就到头了,该走人了。你一个临时工,谁给你福利啊?”

“原来是这样啊?我爸妈一直都以为博士后——挺神气的。”

“神气个鬼呀!”师兄说到博后就满腹牢骚,“你知道人家把生物博后叫什么吗?叫‘千老’!懂不懂?就是‘千年老博后’!干一辈子,都是个博后,拿着最少的工资,干着最重的活,都是美国人不愿意干的坑爹活,才会轮到我们外国人干。你在我们系混熟了就知道了,在实验室卖苦力的,没有一个是美国人,全是外国人,大多数是老中,连老印都没几个。”

她想起在国内的时候,因为拿到了美国A大生物系实验室的RA(助研)职位,不仅学费全免,每个月还有一千多美元的工资,还让很多人羡慕嫉妒恨呢,没想到还没走马上任,就被师兄劈头浇了一桶冷水。

师兄大概是见她情绪低落,很体贴地说:“你别怕,有我呢!”

这话听得她脸发烧,不知道师兄是不是对她一见钟情了。

一般来讲,她对自己是很没信心的,绝不会认为这个世界上会有谁对她一见钟情。大学四年,从来没人追过她,那些男生都当她透明似的,班上最穷最丑成绩最差的女生都有男生追,就她没有男生追。

那时她靠的是“留学”二字在支撑自己,时间都花在了考G考T上,她的眼光越过本校本市,直接投向大洋的彼岸。

你别说,这方法还挺管用。如果你的心不在此处,你也就不会在意此处的爱恨情仇,就像你坐着出租车往机场赶的时候,自然不会在意窗外那些男路人一样,他们没对你飞媚眼也好,他们在和女路人接吻也好,都不关你半毛钱的事。

他们,不过就是被飞驰的车轮甩在后面的路人而已!

但她现在已经到了美国,师兄也坐在车里,她就很难把师兄打入“路人”一族了。她听说男女之间没有友谊,只有爱情或仇恨,所以心里就有点疑疑惑惑,不知道该怎么理解师兄这个“有我呢”。

还有,是师兄自己主动提出来机场接她的,又该怎么理解?

她拿到签证买好机票后,就开始联系接机的事,但她并没做太大指望,因为她知道自己长得胖,对男生没有吸引力,估计没人会愿意开四十英里车到机场来接她,所以她事先就做好了坐出租的准备,还打听了机场小巴的信息。

没想到师兄自告奋勇地跑来接她,还是专程,不是顺风,就不怪她有点胡思乱想了。

师兄说:“你刚来,还不能大张旗鼓地到外系去修课,还得做个热爱本专业的样子,不然得罪了系里,把你的RA给撸了,你就玩完了。”

“什么外系啊?”

“biostatistics(生物统计)啊,bioinformatics(生物信息)啊,只要是跟生物沾边的,都行。这两个系的课我都修过,不过我编程不行,所以最后选择了生统,编程少一些。”

“你转系了?”

“没有啊,我转系干嘛?”

“但是我听你说‘选择了’——”

“那也不等于我不做自己系里的博士了啊!我没你运气好,刚来的时候没人点拨我,搞得我老老实实在系里呆了两三年才去外系修课,博士都做了一半了,丢掉多可惜啊!”

她猜测说:“那你是——做的双学位?”

“嗯,我做的是double major(双专业),dual degree(双学位),到时候一个生统的硕士,一个生物的博士,双保险,既可以进大学当AP,又可以进公司搞生统,哪个专业好找工作,我就用哪个找。”

“你真——聪明。”

师兄谦虚地说:“我也是跟前辈学的,我一个师姐,就是这么干的,现在进了一个癌症研究所搞生统,不光工资高,还好办绿卡,过得可好呢。”

“那我也可以做那个什么——double major吗?”

“当然可以!我刚才不就是在跟你说这事吗?不过第一年先别慌着去注外系的课,因为注课要经过导师批准的,如果他知道你一来就想改专业,肯定很生气。但等你到了第二年,跟导师混熟了,再扯几个理由,他就会让你去外系修课了。”

“什么理由?”

“到时候我告诉你。”师兄大包大揽地说,“师妹,有我这个师兄在,你就不用发愁了,我保证给你安排得好好的!”

27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2)

  1. 先占个位置慢慢看——27度

  2. “绝不会认为这个数世界上”—–多了一个“数”?

  3. 老三!

  4. 前排?开心!

  5. 隐形的翅膀

    周末忙完了, 来报道!

  6. 十年忽悠

    师兄说的AP没评上tenure,开枪杀人的情况,的确存在,但很多AP也都顺利拿到tenure了,只是辛苦加上担心,使很多人望而却步。

  7. 十年忽悠

    看来师兄对我们的女主有点意思,不然不会这么热情的把女主放到自己的保护网里,殷勤指点女主前程。

  8. 十年忽悠

    学生物的很好出国,在美国也很好找工作,但就是像师兄说的那样,往往是找个博后的工作,辛苦,待遇低,还一干就是很多年。很多单位都不给博后办绿卡,也没福利,因为不算长期职工。

    如果能像师兄这样再做一个别的学位,那么学生物还是一块很好的出国跳板。

  9. 谢谢艾米,李燕环真可爱.很多中国学生可真是”怀揣着父母的梦想来到美国。”

  10. 读到这些对话,好像又回到留学生活了。难怪艾米的作品能引起这么多的共鸣。谢谢!

  11.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12. 命运怎样改写

    我对自己的人生很失望,总觉得后半生没有希望了,想自杀,但是孩子无论是托付给父母还是托付给丈夫,我都是一万个不放心。父母没有文化,年龄也大了,对我就没什么责任心,更何况对孙女?更不能把孩子交给丈夫,丈夫大巴山深处出身,家贫,而且严重的重男轻女,孩子交给他,将来有的是苦头吃。我自己患有严重的抑郁症,觉得自己撑不了几年了,艾园的朋友,哪位能帮我找一个幸福有教养的家庭,给孩子一个温暖安全的人生港湾

  13. 师兄这么热情周到,还要大包大揽的安排好后边的事情,如果不是开始那盆冷水浇下来,恐怕高中时感情上就比较空的李燕环要感动的热乎乎的啦

  14. 十年忽悠

    回复”命运怎样改写“:

    如果你有抑郁症,应该去看医生。

    艾园人不会赞成你自杀的。无论怎样的生命,都是一种体验。别人体验成功,你体验失败,仍然是一种体验。你就本着”让我看看我的人生还能让我有多失望“的心态,继续往下过,边过边把你的体验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让大家分担。

  15. 我们刚出国的时候,男生们一见来了新女生,就扑上来试探看有没有可能进一步发展。

  16. 回复“命运怎样改写”:
    你千万不要放弃,想尽一切办法治疗一下自己的病,孩子没有了母亲,以后的生活会很痛苦的。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为了孩子,为了自已。每个人都会有不顺的时候,没有过不去的坎,多难的日子都会迈过去。

  17. 回复“命运怎样改写”:
    请一定不要放弃,既然你不能放心孩子,为了孩子,要治好病,好好活。真的,车到山前必有路。

  18. 命运怎样改写

    十年忽悠,看了你说的话,我的眼泪都留下来了。我想说说我的故事。

    我父母都是贫农出身,为了生存,离乡背井,来到偏远的边疆。他们没有文化,也没有什么真正可以依靠的人,在这种情况下,生下了我。我父亲有工作,而我母亲没有,农村人都重男轻女,所以母亲心里是非常希望我是男孩的,因为这既是她的心愿,同时她也认为这样会巩固她的地位。可是我却是女孩,她既失望,又紧张,从过去她抱着我拍的黑白照片可以看出来。也许她从那时就得了抑郁症,也许因为家庭出身的原因,她更早以前就得过了,因为我的到来,病情更深了。他们一无所有,物质贫瘠,精神也贫瘠。生存不易,互相伤害是常识,她对我也有天然的亲情,亲情中夹杂着复杂的感情,我是她不幸的现实写照,是她落空的、看着也碍眼的希望,也是可以发泄愤懑的较为安全的渠道。幼年父亲经常出差,我和她捆绑在一起,我很怕她,也全心全意地爱着她。

    她离家很早,从十七、八岁结婚起就正式踏入了社会,离乡背井,时刻面临着生存危机。在没人可以求助,在软弱也无同情,在危机四伏的困境中,练就了泼辣能干的性格、暴躁无常的脾气,不顾一切抓住生存机会的洞察力、过人的攀附力(当然,我也觉得她在这种时候比较厚颜无耻)。她的一切都得来不易,所以她要尽一切可能掌控她能掌控的东西,也要尽最大的能力享受这些东西。这里面就包括我,也许她只是出于生存本能。从小,除了学习,她和父亲什么都不让我做,就让我一心学习,可是生在这种家庭,学习成绩怎么可能有多好呢?所以从小我就压力山大。偏偏当时国家开始施行计划生育,在体制内,生一个,或是生两个待遇的不同,相信与他们同时代的人都深有感触。于是那个被深切期盼的,本该是我弟弟的男婴被各种需要计划掉了,因为爸爸需要调到体制内,才可以给一家人更好的生活,——今天就写到这里。

  19. 回复命运怎样改写:
    谢谢你分享你的经历,千万不要想不开啊,也不要让上一辈的“咒语”成为你的现实啊。母亲对孩子来说是无可替代的。你说你有一个抑郁的母亲但是你小时候和还是全心全意地爱她。你的孩子可能也是这样呢,妈妈就是孩子的天,不要把他最心爱的妈妈夺走。

    我以前只知道抑郁是心理情绪问题,最近给儿子调脾胃看了一个中医,才听说抑郁是有生理基础的,中医的说法就是气郁和脾胃不和,严重到身体里的水和电解质运转混乱。把身体调好了,情绪脾气自然就好了。那个中医医了很多个抑郁的患者,听说有一个白天没法集中精力干事,晚上整夜失眠,还昏厥在办公室,听着好吓人。如果你想联络,请给我发邮件asalways06@gmail.com

    其实所谓成功的人生很多也是经历了痛苦失败和大堆问题的,可能人家只是遇到问题想办法解决,然后就MOVE ON (继续)到下一个问题去了。解决不了的就用LOSER(输家)哲学劝解自己,多想想自己拥有的东西,等待命运转机,谁也不是总是倒霉的。

  20. 命运怎样改写:

    总之不要过分责怪自己,有病赶快治,调养好身体,希望妈妈和宝贝都健健康康的,一起分享慢慢成长的过程。

  21. 回复“asalways”:

    我把你写给“命运怎样改写”网友的评论中的英文翻译了一下,方便她阅读。从她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来看,她很可能在中国,可能不熟悉英文。

  22. 太谢谢你了,艾看园。

  23. 回复”命运怎样改写“:

    俗话说,无所谓希望,也就无所谓失望。如果你对自己的前途失望,那可能是因为你自己或者你家人对你的前途寄予了某种希望,希望你得到某种成功,或者成为某种人。

    引用艾米的话:”宽于待人,更宽于待自己“。凡事不要对自己提太高要求,也不要认为今生在世,非得要获得某种成功不可,或者非得要成为某种人不可。有吃的有穿的有住的,就心满意足了,也就不会对自己的未来失望,本来就没指望什么嘛,哪来的失望呢?

  24. 黄教授就是从AP做起的吧?不是轻轻松松就拿到tenure了吗?

    没那么可怕的,评不上tenure就开枪杀人再自杀的,毕竟是极少极少数。

  25. 艾友友的话太有智慧了。

    "命运怎样改变",不知道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只想跟你说,为过去发生的事烦恼,为未来没有发生的事情担心,是徒劳的,生命在呼吸之间。把握当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很多事情,只是一转念,就有不一样的结果。

  26. 命运怎样改写

    现在看来,父母在我幼年时给我的教育,有两个弊病,一个是过于严苛,再加上家庭条件的贫寒,使我养成了封闭内向的性格,在今后的成长历程中有了什么事都是自己消化,不敢向父母敞开心迹;一个是过于放任自流,因为他们尝够了贫穷的滋味,所以一旦家庭条件有了一定好转,就尽力满足我的一切要求,或许这样养成了我虚妄的性格,为以后的心理问题埋下了伏笔。

    父母生存压力很大,一个要上班,一个要赚钱,于是时不时的把我送回内地,寄养在各个亲戚家。一个小孩子,远离父母,寄养在亲戚家,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别人的人情负担,人家也累,我也委屈,于是我更深的把自己包裹起来,把各种内心密码藏在心底.

    我寄养在我爸的大哥家。我大妈应该是一个蛮贤惠的女人,而且我至今觉得她是一个比较幸运的女人,城市长大,小康家庭,初中文化,与我大伯地位平等,关系和谐,性格温和,虽然生活得逼仄一些,但日子过的真是细水长流;不像我妈,性格属于冰火两重天,对人好起来,能腻的令人窒息;发起火来,能把人炸焦;享受起来,不顾一切,就像饿极了的人,生怕吃了上顿没下顿,或者是要把曾经的所有亏空找补回来,反而要肆意挥霍,这种过日子的方式,有点象“狂欢”,就好像明天世界末日就要来到一样,妈妈缺得是“平常心”,而在经历了物质上和精神上的一些坎坷的我看来,“平常心”原来是一件这么奢侈的事情。我大妈有点不喜欢我,可能除了觉得我是一种人情负担之外,还觉得我一个小孩子有着不符合年龄特征的阴郁气质,让人感觉有点“阴丝丝”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