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3)

师兄还真是说话算话,从接机那天开始,就像一只老母鸡一样,把新来的李燕环罩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从生活到学习到事业再到前途,全都是“有我呢”。

师兄有辆十年新的丰田花冠(corolla),人称“靠骡拉”,师兄自称“烤肉啦”,说这个发音比较准确,因为第二个音节是ro(肉)而不是lo(骡)。再说corolla的马力也不小了,A市又没什么山山坡坡的,哪里至于靠骡子拉呢?

师兄的“烤肉啦”可管用呢,因为校车只开到晚上七点,而她在实验室怎么也得呆到十一二点,如果不是师兄有车,她就得深更半夜步行回家。

记得以前在国内的时候,男生评价女生有句最恶毒的话,就是说一个女生“长得可真是挺防色狼的啊!”

她不知道背后有没有男生用这句话形容过她,估计有过,因为没一个男生追过她,想必背后也不会用什么好话评价她。

那时她经常是深更半夜独自一人从自习室或者实验室回寝室,得穿过大半个校园,还真是没遇到过一个色狼。

但这里是美国,胖人这么多,像她这样的微胖界女生,遭遇色狼侵袭的指数直线上升,所以师兄的“烤肉啦”就像是上天派来的保护天使。

每天早上,她都是乘校车去学校,师兄也是,因为师兄没买停车牌,不能在校内停车。但到了下午四点多,师兄就乘校车回家拿车,拿来后也就五点过了,实验大楼外面的教职工停车处可以自由停车了。

这样,两人在实验室干活干得再晚也不怕,有车呢。

每天夜晚,深夜十一二点了,他俩才从实验大楼里出来,整个停车场空无一人,只有师兄的“烤肉啦”,像勇敢而忠实的小三一样,默默地等候在那里。

夜深人静,坐在师兄的“烤肉啦”里,听着中文歌曲,看着异国景色,真有一种身处国外洋桃源的感觉。

回到家,先把饭盒刷干净,把剩菜剩饭装满两盒,放进冰箱,然后才洗澡刷牙,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她就带着那两盒饭去上学。

不过别搞错了,那两盒饭不是她一盒,师兄一个,而是她一盒,她一盒:一盒是中饭,一盒是晚饭,虽然两盒的内容是一模一样的。

师兄也是每天带两盒饭菜去学校,确切地说,这就是师兄教她的,说在学校食堂吃不合算,一顿八九块,还没吃到什么名堂。自己带饭,一盒最多一块钱,鱼肉蔬菜白米饭再加水果,一天的营养都有了。

两个人有时交换一下饭菜,但一般都是自己吃自己的,因为师兄爱吃大油大盐,饭菜总是油腻腻的,齁咸齁咸,她吃了嗓子发痒,话都说不出来。

师兄也嫌她做的菜不好吃,少油没盐,寡淡寡淡。

而生活最不公平的地方,就是师兄的饭盒有她的两个大,每天吃那么多肉那么多油那么多盐,还顿顿喝碳酸饮料,却瘦得像只猴,将近一米七的人,体重比她还轻。

而她呢,从来没放开吃过,也不喝碳酸饮料,不吃土豆条,不吃大鱼大肉,却比师兄还重。

两人体重相差18磅!

什么世道!

每个周五晚上,师兄都开着他的“烤肉啦”,带她去学校体育馆锻炼。说是锻炼,其实就是去打打乒乓球羽毛球。

哪种球有空场地就打哪种。

如果两种都有空场地,那就打乒乓球,毕竟乒乓球是咱们的国球,人在海外,祖国在球拍上。

如果两种都没空场地,那就打道回府,在自家门口的空地上打羽毛球。

师兄有对羽毛球拍,可能是从某个前辈那儿传下来的,有年头了,两个球拍都正好在中间断了几根线,形成了一个小洞。师兄自己用线修补过了,但那个线不是牛筋,而是从米口袋的封口处拆下来的红色线头,比较细软,没弹性,有时举拍挥出一个漂亮的弧形,却没看到球的飞翔,赶紧顺着理论上的抛物线追踪过去,却发现羽毛球既不在她这边场地上,也不在师兄那边场地上。

刚开始可着实让她吃了几惊,以为自己力大无比,一拍子把球打到楼房后面去了,正要跑过去看个究竟,师兄提醒她说:“在你球拍上呢!”

她低头一看,果不其然,那个小白球卡在了她手里的球拍上,像刚打过架的小鸡,羽毛被敌人咬了个长长短短,头皮都被啄掉一层,陷在师兄编织的红色网线里,做俯首称臣状。

她网购了两个新球拍,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拿出来献宝,却把师兄搞了个勃然大怒:“你买这个干啥?拿去退了退了!”

“可是你的球拍——都破了——”

“破了怕什么,我不是补过了吗?”师兄见她十分委屈的样子,和颜悦色地解释说,“又不是天天用,干嘛买新的?今天是去晚了,场地被人占了,才会回来用自己的球拍,下次去早点,肯定能占到场子租到球拍——”

她只好把球拍邮回去退掉了。

打球是他们一周中唯二的消遣中的一个。

另一个消遣就是“烧瓶”,也是一周一次,雷打不动,风雨无阻。但一次就是一次,哪怕是玉皇大帝的女儿请求也不会多“烧”一次“瓶”。

他们“烧瓶”的目的地很固定,就是离学校三英里左右的那家wal-mart(沃尔玛)。主要是买食品,顺便也买些零打碎敲的小物件,比如洗脸洗澡用的瓶瓶罐罐啊,护肤护发用的盒盒袋袋啊,侍候大姨妈的卫生巾啊,女孩子爱吃的零嘴啊,等等,都在wal-mart一举搞定。

但穿衣戴帽什么的,wal-mart好像就不那么上档次了,卖的都是大妈穿的衣服,要型没型,要款没款,一架一架皱巴巴地挂在那里,让她一看就没了穿欲。

她提过一次想去“茂 (mall,购物中心)”里逛逛,但师兄觉得“茂”和wal-mart除了价钱,其实也没什么区别,结果就没去成。

因为是坐师兄的车,她也不好意思挑挑拣拣,反正一周七天都是呆在校园里,不是在教室上课,就是在实验室干活,也用不着穿那么时尚,不去就不去吧。

但她打死也不会在wal-mart买衣服,本来人就胖,而人一胖就增年纪,从110磅开始,每胖20磅,可以为你增加至少5岁,像她这样150磅的,22岁的人看上去就像32岁,如果再不注意穿衣式样,那就真的是把自己往大妈堆里整了。

像那种大垮垮的T恤吧,穿在一个瘦人身上,那就是年轻,就是飘逸:领子垮到锁骨下,袖子笼到指关节,头上随便扎个马尾,下面配两条又细又直的“筷子腿”,想不飘逸都不行!

但如果穿在她身上呢?那就惨了!

领子仍是垮的,但无论怎么垮也见不到锁骨,只见到健壮如水牛的脖子;袖子仍然是长的,但早就超过了指关节,把她的短粗手臂笼了个神龙见首不见尾,好像早年与武功高手过招,结果两臂自肘关节处齐刷刷地被人打折了似的。

马尾她是要扎的,因为泡实验室的人,如果不想找死,就不能让秀发披散下来。但马尾配上没领的T恤,就彻底露出了她后脖子上那一嘟噜多余的肉。

她真心不明白那一嘟噜肉是从哪里来的,听她妈说,从小挑担子挑多了,就会压出那么一坨死肉来,但她从来没挑过担子,怎么也会有那么一坨死肉呢?

难看死了,搞得她从来不敢穿没领子的衣服。

再说,她也没有“筷子腿”,如果非得用厨房用品来形容她的腿,那只能是“擀面杖腿”,又圆又粗,两条大腿挤得密不透风,所以她从来不穿铅笔裤,怕坏了裤子的名声。

她浑身上下唯一不让她希望早死早托生的地方就是她的腰,与那些瘦得像竹竿的女生比,她的腰围不算细,有二尺一,但与她身上其他部位的尺寸相比,她的腰就算细的了,至少从前后看,胸和屁股之间,还有个两边凹进去的桥段,不是上下一筒瓜。

她早就把自己身材的优缺点研究透彻了,穿衣服坚决执行“扬长避短”的政策,只是“长”太少,“短”太多,虽然费尽心机“避短”,但还是没法全部避免。

上装她爱穿有领收腰的衣服,下装则爱穿长裙,高跟鞋是必须的,哪怕是运动鞋,也要穿那种内增高的,不然会显得人矮腿短。这么些年了,她也练出来了,在国内的时候,穿着三寸高的皮鞋逛街也不觉累,现在踩着内增高的运动鞋在实验室干活,更是小意思。

花色方面,绝对不能穿横条子的,方格子的,大花大朵的,颜色鲜亮的,富有光泽的。

面料方面,绝对不能穿绒绒的,毛毛的,针织的,贴身的。

就这么左一避,右一避的,全身的“短”没避完,能穿的式样色彩和面料倒是给避得没剩下多少了。

在美国的第一个“黑色星期五”(感恩节后的星期五),她roommate(室友)带她去过一次“茂”,可让她开了眼界!好多有领收腰的衣服,价格牌上红红黄黄的标签贴了一层又一层,每种颜色都标志着一次大减价,这样一路减下来,能把原价减得面目全非,$500美元的可以折到$15美元,甚至折到$5美元。

她在roommate的指点下,推了一辆购物车,从8号到14号每款提四五件放到车上,放满了就推到试衣间边上,一次拿八件进去试,试完八件,提出来,要留的就放回车上,不留的挂在试衣间外面的架子上,再提八件进去试。

她们就这样智勇双全地打败了那帮提几件就排一次队的美国傻老冒。

那次她买了一大堆回来,够穿好一阵了。

但师兄知道后很不开心:“你怎么让你roommate带你去mall里?”

她不敢得罪师兄,只好支支吾吾。

师兄交代说:“再别麻烦人家开车带你到处跑了,人家开车不烧汽油?要去哪里跟我说一声就行了。”

她这才明白,原来师兄的车是不烧汽油的。

Advertisements

32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3)

  1. 哈哈,等到一集。占个位置慢慢看——27度

  2. 妙语连珠!

    本来想摘录几段,但看了看,几乎段段都值得摘录。

  3. 这集描写的各个场景,都很有代表性,停车,带饭,打羽毛球,购物,黑色星期五,折价,排队试衣。在美国待过的中国留学生,可能都能说出几种几样。的确就是这样的!

  4. 看来师兄其貌不扬,一米七的个子,一百三十多磅的体重,但热心助人,好为人师,勤俭节约,有点霸道。如果他追女主,还真是给了女主一个难题,同意吧,人又太矮太轻了,还有点霸道,不同意吧,又怕没有更好的男生来追了。

  5. 确实,写得幽默的地方太多了,看得我嘴就没合上过,一直笑到最后一句师兄的车不烧汽油(只烧空气),哈哈。

    师兄的全方位照顾还挺密不透风的,真把女主当小妹了,看看小妹环境熟悉长大了之后,有了自己的意志了该咋办呢?你不给她空间,她会不会长别处去?

  6. 我学了一个新字“齁” (hou一声),平时听过也说过这个字,但似乎没见过,我还一直以为是我家乡方言口头禅呢。

    有腰的穿裙子最好看了,女人味十足,羡慕燕环同学。

  7. 这个”靠骡拉“在美国华人中似乎名声不那么好,差不多成了猥琐男的众多表征之一。但实际上开这个车的人很多,在美国的销量非常高,大概仅次于丰田的civic(思域)。这么多人开,肯定不全是华人,说明美国各民族都挺喜欢这两款车。

    反倒是华人,特别开买奔驰宝马什么的,老外倒不一定那么宠爱这两款车。

  8. ”本来人就胖,而人一胖就增年纪,从110磅开始,每胖20磅,可以为你增加至少5岁,像她这样150磅的,22岁的人看上去就像32岁,如果再不注意穿衣式样,那就真的是把自己往大妈堆里整了。“

    ——胖了增年纪,要看是在那个年龄段,如果是女主这样二十多岁的年纪,可能胖了会增年纪,但到了我这个年纪,太瘦了反而增年纪,稍微胖一点,肤色气色都好很多,也显得丰满年轻。

  9. ”花色方面,绝对不能穿横条子的,方格子的,大花大朵的,颜色鲜亮的,富有光泽的。

    面料方面,绝对不能穿绒绒的,毛毛的,针织的,贴身的。“

    ——学习了。

  10. ”而生活最不公平的地方,就是师兄的饭盒有她的两个大,每天吃那么多肉那么多油那么多盐,还顿顿喝碳酸饮料,却瘦得像只猴,将近一米七的人,体重比她还轻。

    而她呢,从来没放开吃过,也不喝碳酸饮料,不吃土豆条,不吃大鱼大肉,却比师兄还重。

    两人体重相差18磅!

    什么世道!“

    ——哈哈哈哈,我家就是这样!每到吃饭就想把那个胡吃海塞不长胖的家伙暴打一顿。

  11. 隐形的翅膀

    很好笑,特别最后一句,真是让人笑喷了。

  12. 感觉这师兄不会是男主。因为和女主活法不同。
    控制欲这么强,以后做朋友都难。

    艾米行文一如既往艾米腔式的幽默,苦中做乐自嘲式的智慧,连串笑点中饱含着辛酸。
    感谢艾米免费给大家蒸包包,非常有营养的精神食粮。

  13. 我猜师兄自以为很配得上李燕环,于是乐于助人,以为已经把李搞定了。

  14. 这样"老母鸡"似的师兄真的有点让人受不了。女主要赶紧买车了。

  15. 很惭愧,我也开辆十几年旧的“靠骡拉”。虽然很寒酸,但买时价钱便宜,不需经常修理,省油。

  16. 句句都写到俺的心里去了,做为一个国内微胖界女人,真的有很多苦恼。俺家那位跟燕环的师兄一样,天天大油大腻,体重不增反减。去年某个月,体重终于比我还轻了!——羽

  17.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18. 燕环同学真的不算胖了,腰很细了,150磅体重,腰只有二尺一,很魔鬼了!

    我们都爱艾米腔,一看就乐,这篇从头乐到尾!:)

  19. 一比吓一跳

    燕环身高一米六,体重150磅,腰围二尺一
    我身高一米六五,体重125磅,腰围也是二尺一

    这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啊,立马觉得瘦点啥用都没有,自己的身材是根呆呆的木尺型,燕环的身材是个性感的沙漏型。 -一比吓一跳

  20. “齁咸齁咸”,淄博人也说这个词,但我从不知道,还真有“齁”这个字,也认为是方言。学习了。
    燕环妹妹才二尺一的腰,很不错了。

  21. 萝卜腿,擀面杖腿,后脖子上一嘟噜肉,水牛脖子,粗短手臂,女主对自己可真严格啊!这些特点,估计很多华人女性都有。

  22. 命运怎样改写

    谢谢大家的关心。十年忽悠的话饱含哲理,明净的话饱含勇气。但是我不能不担忧孩子的前途,因为我们家的人物关系就像一个小型的疯人院。我不能不担心孩子在这种家庭长大能不能具备比较正常的心理,从而享有一般意义的生活。可怜的孩子才四岁,却在我失眠的时候陪着我一起失眠,而这世上有些人不论贫穷或富有,长到几十岁,都能一沾枕头就睡得很香。这些家伙实属幸运。我觉得强者在说到弱者时,总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就说黄颜吧,他开玩笑说:“我从来不问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其实我觉得他非常清楚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自己的人生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他是一个觉悟生命的人,但是这种觉悟也要依靠早年良好的家庭教育和家庭熏陶作为基础。

  23. 命运怎样改写

    现在看来,父母在我幼年时给我的教育,有两个弊病,一个是过于严苛,再加上家庭条件的贫寒,使我养成了封闭内向的性格,在今后的成长历程中有了什么事都是自己消化,不敢向父母敞开心迹;一个是过于放任自流,因为他们尝够了贫穷的滋味,所以一旦家庭条件有了一定好转,就尽力满足我的一切要求,或许这样养成了我虚妄的性格,为以后的心理问题埋下了伏笔。

    父母生存压力很大,一个要上班,一个要赚钱,于是时不时的把我送回内地,寄养在各个亲戚家。一个小孩子,远离父母,寄养在亲戚家,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别人的人情负担,人家也累,我也委屈,于是我更深的把自己包裹起来,把各种内心密码藏在心底.

    我寄养在我爸的大哥家。我大妈应该是一个蛮贤惠的女人,而且我至今觉得她是一个比较幸运的女人,城市长大,小康家庭,初中文化,与我大伯地位平等,关系和谐,性格温和,虽然生活得逼仄一些,但日子过的真是细水长流;不像我妈,性格属于冰火两重天,对人好起来,能腻的令人窒息;发起火来,能把人炸焦;享受起来,不顾一切,就像饿极了的人,生怕吃了上顿没下顿,或者是要把曾经的所有亏空找补回来,反而要肆意挥霍,这种过日子的方式,有点象“狂欢”,就好像明天世界末日就要来到一样,妈妈缺得是“平常心”,而在经历了物质上和精神上的一些坎坷的我看来,“平常心”原来是一件这么奢侈的事情。我大妈有点不喜欢我,可能除了觉得我是一种人情负担之外,还觉得我一个小孩子有着不符合年龄特征的阴郁气质,让人感觉有点“阴丝丝”的。

  24. 回复 “命运怎样改写”,

    我们每个人长大都受到给我们或多或少的正面负面的影响,但路怎么走还是自己选择,自己决定。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个电影“风雨哈佛路”,根据你的叙述,无论你的童年多么不幸,你的父母多么不负责任,跟影片中的Liz比,还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是在天上。当然,也许你不这样认为。我始终觉得,一切有你的心决定,如果你决定原谅,感恩,你的路就开阔了。怨怼,愤恨,只是情绪发泄,也是把责任推给别人,那是最简单,最容易也是最没有用的做法。

  25. 自认为羽毛球水平最高的时候就是二十年前,拿个破木拍(当然是接过线,能网球的那种)在空坝坝上乱打一气的时候。

  26. 我觉得燕环的腰那么细,她应该算有曲线,就是象歌星碧鸯赛那样。碧鸯赛的腿多粗,可照样拍化妆品广告拍杂志封面.燕环对自己身材的缺点想得太多,她都忘了自己的优点了。

  27. “齁咸齁咸”
    ==========
    哈哈,我平时经常说这句话,但一直不知道字怎么写,还要谢谢艾米:)

  28. 女生胖,但只要有腰就好看些,像我这样妈妈级的,再瘦腰腹上也都是赘肉~

  29. 好看!
    summer

  30. 是不是到米国生活都喜欢饭菜煮一堆,不吃的放冰箱,要吃再微波?

    想到在中国kfc打过工,有段时间是微波饭菜,结果整个人的身体就受不鸟了,脸上豆豆一片红~也曾看到过有篇文章写微波炉的各种危害,搞的我现在见 ”微波“ 色变。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