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12)

李燕环接完师兄的电话,就跑去通报父母:“他来了!”

那两人像听到鬼子进村的消息一样,顿时紧张起来:“来了?在哪里?”

“在车站。”

“哦,还在车站,我还以为已经到咱家门口了呢,吓我一跳。”

她呵呵笑起来:“又不是警察上门来抓你们,干嘛吓一跳啊?”

“第一次上门嘛,总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她妈一眼瞧见她还穿着睡裙,大声吆喝说,“看你,到现在还穿着睡衣!快去,快去!”

“快去哪里?”

“快去打扮呀!”

“干嘛打扮呀?”

“他都快到咱家门口了,你还不去打扮?”

“就一师兄,又不是国家主席来咱家视察——”

老爸也发话了:“那也不能穿睡衣啊!”

“我们A市人夏天不都是穿睡衣见人的吗?上菜市场都是穿睡衣的。”

“那不同!今天是——特殊情况——”

老妈威胁说:“你穿这么邋遢,当心人家不要你了!”

“我还不要他呢!”她笑嘻嘻地跑回自己卧室里去了。

其实她是故意穿着睡衣的,一是不想显得太把师兄当回事,二是怕把连衣裙穿皱了。

别的方面,她早就打扮好了,早上起来现洗的头,然后用直发器拉得风调雨顺,清汤挂面一样垂过肩膀,脸上化了淡妆,用的是热心网友们建议的Dior(狄奥)大地色系的眼影,严格按照网上的示意图画的,共分五个区域,每个区域用一种不同的颜色,刚好五种,全部用上。她没戴假睫毛,怕显得太夸张了,但贴了双眼皮胶,画了眼线,还戴了有度数的美瞳,但不是很夸张的那种。

经过这一番捯饬,她那平时被近视眼镜严重低调化的眼睛,此时真够得上“炯炯有神,顾盼生辉”八个大字。

她小心翼翼地穿上连衣裙,对着镜子第N遍地检查自己的妆容,终于听到敲门声。

她屏住呼吸,不疾不徐地走到门边,懒洋洋地问了声:“谁呀?”

“是我,曲长青。”

果然是师兄!

她打开门,劈面看见师兄,站得离门那么近,像是用鼻子尖敲的门一样。幸好她没向外探头,不然就跟师兄撞上了。

眼前的师兄,没有她印象中那么一表人才,好像矮了一些,瘦了一些,黑了一些。可能是因为楼道的窗子从师兄脑后打来一束逆光,把人衬黑了,而师兄身后蜿蜒的楼梯又把人衬矮了。

地上放着师兄的行李,是两个蔚蓝色的大箱子,与之呼应的是师兄脸上浸浸的汗水,身上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T恤,下面是一条过了膝盖的短裤,不明就里的人可能会以为是搬运公司扛大包的苦力,给她家送货来了。

她慌忙说:“外面很热吧?快到屋里来!”

师兄一侧身,露出第三件行李来——是一个非常卡哇伊(可爱)的女生。

她愣住了,这这这——搞夹带呀?

那女生伸出小手,像招财猫一样对她招了招,搞得她很受传染,也举起手做了回招财猫。

从大致轮廓来看,女生与师兄很像,估计是妹妹或者什么亲戚。但从穿着打扮来看,又不像是农村女孩,酒红色挑染长发,比她的有层次多了,上穿一件胸前印着日本动画少女头像的小背心,露出纤细的双臂,下面是一条短到大腿根的热裤,露出修长的双腿,脚下踩着三寸高的松糕鞋,露出五彩的趾甲,跟A市那些时髦的中学生一样一样。

师兄指着她向那女生介绍说:“这是我师妹。”

那女生很萌地叫道:“师——师妹。”

她心里好笑,我是你哪门子的师妹啊?赶紧说:“我叫李燕环,你就叫我名字吧。”

“我叫你燕环姐吧。”

她顿感满嘴的土腥味,推脱说:“别介,别介,还不知道是不是姐呢,你就叫我燕环吧。”

“你肯定是姐,我叫你燕环姐!”

瞧这倔劲!

她只好让步:“好吧,随便你。”

师兄接着介绍说:“师妹,这是惠美,我的——女朋友。”

哇,惠美?真是东洋鬼子啊?难怪脸长得这么卡哇伊,个子这么——倭寇,竟然能躲在师兄的阴影里,不露一点痕迹,那得是多娇小啊!

她立即感到自己太庞然大物了,好像一座冰川,矗立在两个小企鹅面前。

“卡哇伊”抗议性地“嗯嗯”了两声。

师兄心领神会,唯唯诺诺地改口说:“不是女朋友,是——wife,媳妇儿,我们刚——结婚了。”

她脑子里有一千匹野马呼啸奔过,每匹都竖起前蹄夸奖她:

幸好没对父母说师兄是你男朋友!

幸好对父母撒了谎说师兄有女朋友!

幸好没隆重跑去车站接师兄!

幸好没让你爸妈到门边来恭候师兄!

有匹野马肯定是从美国那边来的:幸好你没对室友说师兄在追你!

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就丢人丢到火星去了!而她,竟然在不意之间,全都避免了。

这得是什么样的人品啊!

她一边让两位新人进屋,一边飞快地盘算着该如何给父母发警报,免得他们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来。

进门之后,师兄尽失从前在海外时的那份自信与潇洒,像个刚入大学的小师弟一样,拖着行李,傻呆呆地站在客厅。

“卡哇伊”还是两手拖着他的臂膀,小鸟依人地站在那里,睁着大眼睛四下张望。

她以过来人的身份坚定不移地认为“卡哇伊”也戴了美瞳,不过是比她大一圈的那种,看上去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鸟,瞪着大眼睛在问:“肿么了?到底是肿么了?”

她客气地说:“坐,坐呀,我去叫我爸妈。”

师兄还在“别别别”,她已经跑到父母卧室里去了,一把关上门,食指放在嘴唇上,“嘘”了一长声。

那两个受了感染,都像地下工作人员一样凑到她身边,耳语道:“来了?”

“来了。”

她妈急忙抻衣襟:“那我们该出去了吧?”

“先别忙。”

“为什么?”

“他wife也来了。”

“他什么也来了?”

“他媳妇!”

“媳妇?”

“他老婆,爱人,妻子——”

那两个狐疑地问:“你又在忽悠我们?”

“我忽悠你们干嘛?”

“那他——他他结婚了?”

“嗯。”

“什么时候结的?”

“刚结的。”

老妈声调提高了:“那他怎么说——”

她又“嘘”了一声:“他说什么了?他什么都没说——”

老爸得意地说:“看见没有?我就说了,人家可能就是来旅游的。”

老妈瞪他一眼:“你幸灾乐祸个什么?自己的女儿被人骗了,你不感到义愤,还这么——”

她打断老妈:“谁被骗了?我早就说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真不是啊?我还以为你是在忽悠我们——”

“谁忽悠你们了?”

老妈上上下下打量她,搞得她十分后悔穿了那件驼色波点雪纺连衣裙,早知道是这样,穿套睡衣睡裤就更能证明自己早就说过“他不是我男朋友”了。

老爸问:“那我们——现在要不要出去——欢迎他们一下?”

老妈边脱套裙边往床边走:“我不去了,我头疼,要躺会儿。”

她知道老妈的“农村亲戚综合症”又犯了,也不勉强,只对老爸说:“你想去就去,不去也没什么,有我接待他们就行了。”

老爸义不容辞地说:“农村来的人,我还是出去应酬一下比较好。”

“你要去就去吧,说话注意点——”

“我知道,又不是第一次——”

她正想反驳,马上意识到老爸指的是“应酬农村人”,那的确不是第一次,遂放下心来。

父女俩来到客厅,师兄还像呆鹅一样傻站在那里,而“卡哇伊”还是像只小鸟一样,挂在师兄的臂膀上,撮着小嘴,瞪着大眼睛,东张西望。

她忙招呼说:“坐呀,坐呀。这是我爸,我妈她——不大舒服,在休息——”

师兄想讲个礼貌:“你她妈——你她妈——你——妈——她——没事吧?”

“没事,老毛病了。”

“卡哇伊”拉着师兄并排坐到沙发上。

老爸也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她则跑去给师兄和“卡哇伊”端茶倒水。

老爸很有礼貌地跟客人寒暄:“我姓李,你们就叫我李老师好了。我夫人姓赵,赵老师,呵呵,我们很集中啊,百家姓第一句就把我们全家人囊括了。”

师兄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礼貌地微笑着。

“拉瓦伊”则很萌地问:“百家姓第一句是什么呀?”

老爸得意地笑着说:“赵钱孙李呀!”

“卡哇伊”拉拉师兄的臂膀:“那我们是百家姓第几句?”

“我——我也不知道。”

老爸问:“你们姓啥?”

“我们姓曲。”

“那个qu?”

师兄回答说:“歌曲的曲。”

“哦,歌曲的曲。你们俩都姓曲?”

“都姓曲。”

“是亲戚?”

“不是,是一个村的。”

老爸嗡动着嘴唇,像背九九乘法表一样,心算了一阵,宣布说:“‘荀羊于惠,甄曲家封’,你们姓曲的那就排得后呢,都到第五十句之外去了。”

“卡哇伊”很不服气的样子:“不会吧?”

“怎么不会呢?你没读过百家姓?”

“没有。”

“那难怪。我燕环可是从小就会背百家姓的。”

“背那干嘛呀?”

“增强记忆力啊!你看她记忆力多好,读书没让我操过心,随便一考,就考出国去了。”

“卡哇伊”满脸是不以为然的表情。

老爸接着吹:“我们李姓可是中国第一大姓啊,全中国七分之一的人都姓李,中央领导里姓李的占了X分之X,历史上也是姓李的统治时最为兴旺富强——”

她忍不住插嘴说:“爸,你给人家上历史课呀?”

“呵呵,不是上历史课,随便扯扯——。小曲啊,我听燕环说,你在国外对她很照顾,每天开车接她送她,还带她去菜市场买菜,我可得好好谢谢你——”

师兄连连说:“别客气,别客气。”

她特意看了看“卡哇伊”,但没发现她认为铁定会看到的嫉妒或者愤怒。

老爸问师兄:“你的这位——小曲同学——她没在美国留学?”

“没有,她在国内——”

“怎么不一起去留学呢?”

“她——不喜欢留学——”

“卡哇伊”插嘴说:“我干嘛要去留学啊?一家有一个人留学就行了。”

老爸坚持说:“夫妻两个,还是要各方面相当才好,像我跟我夫人,都是华X师大毕业的,她学地理,我学中文,我们都在一个学校教书,这样就比较有共同语言——”

她开玩笑说:“呵呵,我爸又在自己夸奖自己了。”

师兄很茫然地看着老爸,像进错了教室的学生,不知道教授在讲些什么。

还是“卡哇伊”比较勇猛:“你们一个学地理,一个学中文,怎么会有共同语言呢?”

“夫妻之间也不用总是谈自己的专业嘛,可以谈谈人生啊,理想啊——”

“卡哇伊”忍俊不禁:“哈哈,大叔你太好玩了!你还和燕环姐她妈谈人生啊?我和常青哥不爱谈那些——”

“那你们谈什么?”

“我们?我们谈——生人!”

“生人?”

“生孩子啊。”

这下轮到老爸尴尬了:“呃——这这这——”

她支使说:“爸,你去看看妈妈,问她要不要去看医生——”

老爸知趣地说:“好,好,我这就去。”

32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12)

  1. 挤挤沙发吧,燕环开门见师兄那里真是太好玩了,“招财猫”,哈哈哈,真是太形象了!上一集有人猜师兄可能带着女朋友来,厉害! 步步

  2. 这个烧饼翻得可真高。

  3. 这。。。开啥子国际玩笑阿?真的从米国开到中国来了!

    “她脑子里有一千匹野马呼啸奔过,每匹都竖起前蹄夸奖她”,“这得是什么样的人品啊!”

    真的是,庆幸燕环的聪明和运气,更庆幸还好她没有爱上师兄,难道是师兄天天接送师妹,就是当活雷锋么?虽说丢了个恋爱对象令人失望,但是多个雷锋也许是个好事呢?

  4. 我震惊了师兄是来度蜜月的。艾友友网友说没看出师兄追燕环,好厉害丫,呵呵

  5. 这师兄也太大大咧咧了,要带老婆去燕环家也该通知一声说是两个人来吧,除非是临时决定又通知不上。

  6.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7. “酒红色挑染长发,比她的有层次多了,上穿一件胸前印着日本动画少女头像的小背心,露出纤细的双臂,下面是一条短到大腿根的热裤,露出修长的双腿,脚下踩着三寸高的松糕鞋,露出五彩的趾甲”

    ——从这一点来说,城乡差别缩小了很多,可能得益于电视和网络的发达,只要有这两样东西,再偏远地方的人都能追赶时尚,再加上国内山寨技术高,不细看的话,大家都打扮得差不多。

  8. 老爸坚持说:“夫妻两个,还是要各方面相当才好,像我跟我夫人,都是华X师大毕业的,她学地理,我学中文,我们都在一个学校教书,这样就比较有共同语言——”

    ——看来老爸是用自己的女儿把师兄的老婆给比下去。

  9. haha,这一集的烧饼翻得太欢乐了,老爸虽不想示弱,但太书生气了,没想到“卡哇伊”更生猛十倍,从人生直接到生人,老爸那是对手啊。这一回合,小凤凰女完胜老凤凰男。

  10. 师兄的婚事可能有难言之隐。可怜燕环好端端被牵扯进去(感情上)。还是燕环爸的直觉对。

  11. 燕环的第一次恋爱经历真够戏剧性的,等师兄表白,结果等来了师兄和师嫂。

  12. “我叫你燕环姐吧。”

    她顿感满嘴的土腥味,推脱说:“别介,别介,还不知道是不是姐呢,你就叫我燕环吧。”

    “你肯定是姐,我叫你燕环姐!”

    瞧这倔劲!
    --
    哈哈,想起以前有些在艾园发言的人,把艾米姐呀姐的叫个不停,以为自己多么有礼貌,多么亲热,其实是土得掉渣。

  13. 燕环化眼妆很厉害,可以把5种颜色的眼影全用上,也说明燕环有双大眼睛,小眼睛涂个三种颜色不难看就很难得了。我更加确定有着小鹿眼睛的”艾园美人063“就是燕环小时候,当然也有可能是”小丑鱼“的女儿。 :)

    眼线尤其是内眼线和睫毛膏的确能使眼睛显得炯炯有神,但适合油性皮肤的产品难找啊,找到可以涂个全天不掉色的简直是海底捞针。

  14. 师兄没打招呼就把老婆带到女同学家里住,这待人接物的水平可真不高.我也觉得63号长着会说话大眼睛的小美女是燕环或者艾米

  15. 这一集太出乎意料了。这师兄的媳妇也很猛,脱口就对李老师说“生人”。
    猜一下,师兄心里喜欢燕环,但家里人早就给他定下了婚约,而且这女方可能在村里很有地位。呵呵,这样猜也太老套了。还是期待艾米为我们揭秘吧。

  16. 师兄该不会是来求燕环父母帮助解决媳妇在A市的就业或其他问题吧?

  17. 真是太出乎意料了,看来男主另有其人?

  18. 一个个人物实在太生动了~~像看电影一样

  19. 师兄不够高不够帅,不配燕环。

  20. 隐形的翅膀

    确实是也没有看出来燕环喜欢师兄。 幸好如此!也幸好她家的门框走廊,都把师兄衬托的不那么帅了。

  21. 简直太意外了,燕环表现的那么镇定大方,不简单。看来不爱的时候最强大啊。俩人还能有故事吗?不过艾米一向不浪费笔墨的,应该有些什么的,看到师兄的窘态,还有电话里只说我到你们A市,同意姐妹们猜想的师兄的老婆也许是给人强加的

  22. 师兄本来是不符合女主的理想的,但因为旁人的看法,使她对师兄有了一定的好感,无意中在脑海里拔高了师兄的形象。这次在门边相遇,让她看到了一个真实的师兄,心中的好感可能又消失了。如果不是“卡哇伊”的出现,女主很可能会后悔与师兄走这么近。

    问题是突然冒出一个“卡哇伊”来,女主可能会有失恋的感觉。

  23. 我倒觉得师兄可能从来就没把师妹放在老婆候选人名单上,所以才能大大方方的帮师妹。这次来A市旅游,也只是来揩师妹的油水,免掉住旅馆的费用的。他没把结婚的事通告师妹,可能是大意了,没觉得有这个必要,也可能是故意的,想利用一下师妹对她的好感和友谊。

  24. 经验教训就是:人家没说出那三个字,就别认为人家在追你在爱你;即便人家说出那三个字了,也只代表那一刻,别以为人家一辈子都会爱你追你。

    我每次看到网上有些女生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我长得很美,男生都围着我,追求我,爱我”或者”我老公对我很忠实,绝对不会出轨“之类的话,我就替她们捏把汗。

  25. 太好看了, 謝謝艾米!

  26. 隐形的翅膀

    这个师兄的wife, 也不觉的有多喜欢师兄, 对师兄也比较趾高气扬,一副自己配师兄是绰绰有余的架势。 师兄介绍自己的媳妇,一点自豪或者幸福感都没有。反而象做错事情的小学生被抓包了一样。还不如一句师妹叫的亲切。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肯定有些问题。

  27. 恭喜网友“summer”中了“差点猜中故事高潮大奖”。“女朋友”跟“媳妇”就差一点。

  28. 这个师兄,无论因何原因与女友结婚,既然决定带她一起来燕环家,最好事先向燕环讲清楚,办事妥帖的人不应如此,我也觉得男主另有其人。

  29. 搞笑而已 | 03月 5, 2013 @ 9:32 下午 | 恭喜网友“summer”中了“差点猜中故事高潮大奖”。“女朋友”跟“媳妇”就差一点。

    —-哈哈。

  30. 这集好萌啊!喜欢那些举起前蹄的野马!话说回来那她师兄对她可真够不错的w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