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 (13)

这可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不,应该说比“解放前”还糟糕。

李燕环的“解放前”,也就是没人追而已,你可以理解为“高不成”,也可以理解为“低不就”,这两者一中和,绝对生成一滩水,无色无味无臭。

即便是读中学时的那次暗恋吧,也只是情窦未开时的游戏,根本没过脑子的,所以一旦发现对方已婚,就马上放下了。

不仅如此,那次的暗恋也是暗无天日的那种,很暗很暗,没见过阳光,纯心理,没有任何行动,谁都没告诉,爹妈更是连风都没摸着,基本就等于不存在。

失恋这事,最受打击的,不就是被人耻笑吗?如果根本没人知道,连对方都不知道,那还有什么打击呢?眼泪一抹,屁股一拍,潇洒地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不留下一块伤疤,挺起胸来做人,只当啥事都没发生。

但这次不同,室友猜到了,爹妈知道了,师兄上门了,自己也半推半就地陷入情网了,却半路上杀出个“卡哇伊”来,这该是多么大的打击啊!

她难过得想哭,但没机会。

首先得安排师兄师嫂的住处。

其实她妈已经安排好了的,但只安排了师兄的住处,是她家的客房,有一张单人床。现在师兄带了师嫂来,那张床就不够睡了,得弄张大点的床才行。

她爸妈倒是睡的一张双人床,但此刻她妈的“农村亲戚综合症”犯了,正躺在那张床上生闷气呢,她怎么好跑去叫她妈让出那张床来?那不是与虎谋皮吗?

而且是与母老虎谋皮!

找死啊你?

她只能把自己的卧室让出来给师兄师嫂住,因为她卧室里放的是一张中型床,比单人床大,比双人床小,她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规格,大概相当于美国那边的full size吧。

她找了个借口,溜到自己卧室,抓了一些换洗的衣服,放到客房里,然后跑回客厅对那两人说:“走,我带你们去客房,你们这几天就住那里。”

师兄拖起两个箱子,“卡哇伊”急忙制止:“别在地上拖啊!当心把燕环姐家的地板拖坏了。”

师兄不好意思地一笑,提起两个箱子,跟着两个女生来到“客房”。

她指着房间说:“这是给你们安排的房间,床不够大,你们——将就几天。”

“卡哇伊”抢着说:“挺好的,挺好的,我们两个都瘦,睡这个床足够了。常青哥要去住旅馆,我说干嘛呀?你师妹就在A市,你去A市旅游不住她家,还去住旅馆,叫人家怎么想?”

她苦笑着说:“就是,那多见外呀。”

“是啊,但他还在那唧唧歪歪,我说你将心比心想一想,如果你师妹来了咱们B省,不住咱家,偏要去住旅馆,你心里好受吗?燕环姐,你这次要去我们B省玩的吧?”

“呃——我最近走不开——”

“你不是回来过暑假的吗?忙什么呀,怎么会走不开?”

她只好牺牲老妈了:“我妈——她这段时间身体不大好。”

“赵老师她怎么了?”

“她——呃——”

“是不是缺夏啊?”

“缺夏?”

“是啊,我小时候就缺夏,到了夏天就吃不好睡不好,瘦得跟猴子似的。”

“哦——是的,是的,我妈她缺夏。”

“那没什么的,夏天过了就好了,用不着你守在家里照顾,跟我们一起去B省玩吧。”

“呃——这个——到时候再说吧。”

“卡哇伊”打开箱子,请示道:“我可以把衣服挂在你衣橱里吗?”

“当然可以。”她急忙从衣架上扯下一堆衣裙,抱到客房里去了。

等她回到自己的卧室,看见“卡哇伊”正在往衣橱里挂衣服,全都是花花绿绿的小玩意,能露就露的那种。

“卡哇伊”指着衣橱里剩下的衣服问:“燕环姐,这都是你的衣服啊?怎么全都是暗色系的?好老气哦。你肤色黑,应该穿些浅色的提亮脸色。”

她尴尬地说:“呵呵,我人胖啊,穿深色不是可以显瘦吗?”

“卡哇伊”转过头,上下打量了她一阵,评价说:“你不是胖,是壮。”

她更尴尬了:“是啊,壮人穿什么颜色都不好。”

“谁说的?你可以走运动活泼路线嘛,穿T恤和短裤——肯定显得很有精神。”

她厚着脸皮把那次室友劝她买T恤短裤的故事讲了出来,“卡哇伊”笑滚了:“哈哈,太好玩了!”

师兄不解地问:“为什么她再也没劝你买T恤短裤了呢?”

“卡哇伊”笑道:“呆子,这都不懂啊?燕环姐穿T恤短裤太难看了呗!”

师兄更呆了,脸上横七竖八地写满了“尴尬”。

她把衣橱里剩下的衣服全都从衣架上扯下来,对那两人说:“你们休息一下,我去做饭。”

师兄客气说:“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不用,厨房小,人多了转不开。”

她把衣服抱到客房,扔在床上,关上门,来到厨房,见老爸已经在那里忙碌,赶紧凑上去问:“需要我做些什么?”

“你去陪客人吧,我一个人就行了。”

“客人在休息,不用我陪。”

“那你帮我择菜吧。”

她接过老爸递来的竹叶菜,开始择菜。她家的习惯,叶子和嫩梗子炒一碗,粗老的梗子配上豆干肉丝,再做成一个菜。

老爸问:“美国没这个菜吃吧?”

“有啊。”

“美国还有这个菜?”

“中国店有。不过我很少买,择菜费时间,再说我师兄也很少带我去中国店,我们一般都是去wal-mart超市,那里吃的穿的用的都有,去一个地方就把什么都买全了。”

老爸叹了口气,压低嗓子说:“你这个师兄——我怎么觉得他的婚姻——像是包办的呢?”

“包办的?”

“是啊,他对你——还是有感情的,不然他在美国不会那么殷勤地照顾你,但他这婚——结得也太突然了,这个女孩子——不爱读书,像社会上混的那种女生一样,你师兄和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有共同语言呢?”

她也压低嗓子说:“爸,你那都是老观念了,什么学历啊,共同语言啊,都过时了!现在的男人,只喜欢年轻漂亮的女生,有没有学历无所谓,人长得漂亮就有共同语言,长得不漂亮就没共同语言。”

老爸想了想:“说是这么说,我也知道男人都爱年轻漂亮的女人,但是——婚姻这事,是一辈子的事啊,怎么能只看人长得漂亮不漂亮呢?像我和你妈,如果只看人长得漂亮不漂亮,那我根本就不该找你妈——”

她开玩笑说:“好啊,你在说我妈长得不漂亮,等我去告诉她!”

“告诉她我也不怕,这是个事实嘛,我当她面也是这么说。”

“你当她面这么说就不对!”

“有什么不对?”

“这多伤她的心啊!”

“那我未必对她说谎话?”

“你也用不着说谎,你不评价她长相就行了。”

老爸琢磨了一会,说:“也是哈。”

过了一会,老爸又问:“你师兄他——确定是结了婚了?我的意思是,登记了?还是只办了个酒席?我知道农村兴这个的,办了酒席就觉得是成亲了,但是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其实并没成亲,不受法律约束——”

她一笑:“爸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说如果我师兄只办了酒席没登记,我就还有希望?”

老爸尴尬极了:“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我早就跟你和妈说了,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也不喜欢他。我早就要买车的,是他不许我买,一定要自己开车带我去这去那——”

“所以我就觉得他还是喜欢你的,不然干嘛不许你买车?”

“他喜欢不喜欢我,有什么关系?”

“关系是没有什么关系——唉,我主要是觉得——你也不小了——”

“你是不是怕我嫁不出去?”

老爸没回答,忙着搅合锅里的菜去了。

她择完了竹叶菜,溜到爸妈的卧室边,发现老妈把门拴住了,便轻轻敲了敲,小声说:“妈,是我。”

门开了一道小缝,她侧身挤了进去,看见老妈睡得头发蓬乱,衣冠不整,逮住她就问:“那两个人呢?走了没?”

“怎么会走?”

“在咱家住下了?”

“嗯。客房的床太小,我把我的卧室让他们住了。”

老妈气得直哼:“你把你的卧室让他们住干嘛呀?客房的床小,正好,他们挤不下就自己出去住旅馆!”

“干嘛呀?来都来了,就让他们住几天吧。”

“住几天?到底住几天啊?”

“我还没问。”

老妈气得又睡回床上去:“我最烦这帮农村人了!好像你家就是他们的免费旅馆似的,来了就住,住了就不走,吃你的喝你的不说,还把你家搞得脏乎乎的——”

“他们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把咱家搞脏乎乎的?”

“不是小孩子就不脏了?谁知道他们身上带了多少细菌?”

“等他们走了,我们把他们睡过的床单被子高温消毒,行了吧?”

“那还不是都得我来做!”

“这次不要你做,我做!”

老妈叹气说:“唉,我以为就你师兄一个人来,高兴了好几天,哪里知道他还带个人来——”

“一个人也是招待,两个人还是招待,不添什么麻烦——”

“但是气人啊!”

“气什么人?”

“他这不明摆着是在利用咱么吗?”

“怎么是利用呢?”

老妈白她一眼,教训说:“你是个实心孩子,不知道农村人有多么狡猾,多么会算计,多么爱占便宜。你师兄肯定是知道你喜欢他,所以跑这里来蹭饭吃蹭屋住了——”

“谁说我喜欢他?”

老妈又白她一眼:“你说他到底是有多狡猾?来之前把消息封锁得严严实实的,不就是怕我们知道他结了婚,就不接待他了吗?”

“怎么会呢?他是我师兄,就算他娶了八房姨太太,我这个做师妹的还不是会接待他?”

“那你说他事前怎么没吭个声呢?”

她撒谎说:“他吭了声的。”

“我怎么没听你说起?”

“我肯定说了的,你没注意吧?”

“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会没注意?”

“我不是说他有女朋友了吗?”

“但你没说他结婚了。”

“结婚不结婚,有什么区别?女朋友一样可以带出来旅游。”

老妈没话说了。

Advertisements

19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 (13)

  1. 沙发,晚上逛园子的意外惊喜呀~~

  2. 激动啊

  3. 欣赏燕环在失恋心情不好的情况下还能尽心尽力为别人着想,安慰父母,为师兄夫妻安排舒适的住处。

  4. 隐形的翅膀

    这事情确实蛮堵心的, 如果没有这个师兄,燕环的爱恋世界是一片空白,但是没有上限,也没有下限, 可以自由的想像。现在有了师兄的这个尴尬机遇,对于没有恋爱过,又不太自信的燕环来说,就想是有了那么一个上限的参照物一样。 很容易想,连这样子的,都不要我。
    好期待下面的故事,好像知道,欣赏燕环的人,又被燕环欣赏的,是什么样的男人。

  5. 燕环真是个大方得体的好孩子。

  6. 隐形的翅膀

    觉得燕环爸爸分析的对, 这就象个包办婚姻。或者师兄一时把持不住,下半身控制上半身,然后又比较保守负责任,只好负责到底的把人娶回家。明摆着,师兄一点不觉的燕环不好看, 所以联想不起来说燕环穿T-shirt 短裤不好看。

  7. 隐形的翅膀

    哎,以后不在上班时间偷偷上艾园留言了,做贼心虚的人慌里慌张的。留言写的文法不通,错别字一堆。 又给艾园人丢脸了, 哎, 我遁走。。。。。

  8.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9. 师兄两夫妻真应该去住旅馆,这样子住在燕环家多不方便。

  10. 同意艾看园。燕环真的很善良。

  11. 我感觉那个女孩是师兄的妹妹,不是女朋友。师兄是怕尴尬,所以找了他妹妹来帮忙。

  12. 燕环爸爸可能又猜对了。 师兄的包办婚姻只办了酒席,没有扯证。
    他俩还有戏 :)

  13. 感觉师兄喜欢燕环,现在到了燕环家表现得局促不正常,卡哇伊邀请燕环去玩的时候,师兄一声不吭,记得在美国的时候还邀请过的,这次当着老婆整体表现是不自在,有猫腻的

  14. “失恋这事,最受打击的,不就是被人耻笑吗?如果根本没人知道,连对方都不知道,那还有什么打击呢?眼泪一抹,屁股一拍,潇洒地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不留下一块伤疤,挺起胸来做人,只当啥事都没发生。”

    ——说得太对了!虽然大多数人都觉得失恋的打击是感情上的损失,但其实仔细想想,主要还是因为觉得丢脸,觉得自己的价值被否定了。如果没有一个人知道,连自己都会觉得这事根本没发生。

  15. “常青哥要去住旅馆,我说干嘛呀?你师妹就在A市,你去A市旅游不住她家,还去住旅馆,叫人家怎么想?”

    ——你别说,还真有人这么想,觉得上你家来投宿,是对你最大的看得起。也真有人因为别人来自己所在的城市旅游而不来自家住,是一种见外,没把自己当朋友。

  16. ”你师兄肯定是知道你喜欢他,所以跑这里来蹭饭吃蹭屋住了“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或者师兄一直以来对师妹这么好,其实是在为自己种人脉,总有一天用得上的。

  17. 謝謝艾米!

  18. “但是——婚姻这事,是一辈子的事啊,怎么能只看人长得漂亮不漂亮呢?像我和你妈,如果只看人长得漂亮不漂亮,那我根本就不该找你妈——”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老爸眼里,老妈不漂亮(不是现在,而是一直),说明他对老妈不够有情。

  19. 很久以前,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也说过“你不是胖,是壮”之类的话,就为这一句,我和他吹了:)。我老人家那时才100来斤,他居然说我壮,哼哼,不吹不足以平民愤。

    后来我们各自都结婚了,提起这句话,他大喊冤枉,说他那是在表扬我,意思是我“一点都不胖”。:)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