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14)

吃饭的时候,老妈照例躲在卧室不出来,老爸只好像每次家里来了农村亲戚那样,一样盛了一点,端到卧室去喂老婆,然后自我感觉超好地对女儿说:“你说你妈是不是有福气?像我这么好的丈夫,她上哪儿去找啊?”

她随声附和拍马屁:“是啊,是啊,我羡慕死我妈了!”

”就怕你没你妈那么好的运气了哦!现在的男人,唉,不提也罢。”

两父女把饭菜都端到客厅,摆好桌椅碗筷,她去请两位客人来用餐。

她来到自己卧室门前,见门关着,以为那两人在“做功课”,不敢敲门,只隔着老远喊了声:“开饭喽!”

门开了,衣冠整齐的“卡哇伊”出现在门口,摇晃着手里的一个小刷子,兴奋地说:“燕环姐,你这个狄奥的眼影太好用了!”

她这才想起刚才清壁坚野的时候,只把衣橱的衣裙抱走了,忘了把桌子上的化妆品什么的也收走,只好咬紧牙关,故作大方地说:“你喜欢啊?喜欢就——”

她本来是想说“喜欢就抹呗”,但“卡哇伊”的理解能力比这更上一层楼,马上开心地说:“真的?你这么舍得?我那就收下了!”

到了这一步,她也不好说出自己的本来意思了,只好再把牙关咬紧点,故作更大方地说:“本来就是想送给你的,所以我特意放在桌上——”

“卡哇伊”喜出望外:“那瓶‘腊梅’(La Mer,法国品牌)脸霜也是给我的?”

那个可是一百多美元一瓶买来的!据说美白有特效,虽然她抹了小半瓶了也没见到什么特效,但她还指望着另外那大半瓶出效果的呢,可不能再打肿脸充胖子了,于是委婉地说:“你肤色这么好,用不着那个——”

“卡哇伊”还算玲珑剔透:“那我给你送到你那边去。进来,进来,来看看哪些你用不着的,都给我。我们那是大农村,想买原单真不容易——”

她挑拨说:“他在美国,你怎么不让他给你买?”

“他的钱不能瞎用,存着有用途的。”

“是吗?”

“他得给我办探亲啊,银行里没钱怎么能办?”

“问人借呗,借来存在银行里,证明开好之后就取出来还给别人。我们那的人都这么干的。”

“那也只能开个证明,别人的钱不能拿来过日子的。”

她发现这两人的关系还挺牢不可破的呢,心里有点郁闷,改换话题说:“饭做好了,我们去客厅吃饭吧。”

“卡哇伊”欣然从命:“好的,等吃了饭我们再来搞这些瓶瓶罐罐。”

几个人来到客厅,入座。

大家都拿起筷子,唯有“卡哇伊”没拿,只关切地问:“赵老师呢?怎么不来吃饭?”

“她不舒服——”

“再不舒服,饭总要吃吧?缺夏的人,越不想吃饭越要吃,不然更缺了。”

“我们先吃吧,她现在不想吃。”

“卡哇伊”站起身:“那不行的,家里老人没入座,我们小辈子怎么能动筷子?”

老爸只好坦白说:“我已经把饭菜端到卧室里给她了——”

“在卧室里吃饭啊?那不好的——”

“有什么不好?”

“卡哇伊”满脸是敬畏的表情,但不肯说出来,只看着师兄,好像在向他求证。

师兄无奈地说:“是我们那里的迷信,说在卧室吃饭——会死人的。”

老爸很严肃地说:“真的?是个什么——讲究?我的意思是——这其中有什么道理吗?”

她打岔说:“人家不是说了吗?是迷信!迷信能有什么道理?”

“卡哇伊”大声辩解:“才不是迷信呢?我大舅的大伯,就是因为我大舅的大伯母在卧室里吃饭——才死掉的,你们不信可以去问我大舅!”

老爸腾地站了起来:“怎么?卧室里吃饭是死——家里人啊?我还以为是死本人的呢。”

老爸放下碗筷,一溜烟地跑卧室里去了。

她尴尬地看着老爸的背影,生怕那两人从老爸的话里推导出什么深刻的含义来,但那两人好像完全沉浸在大舅的伯父伯母的故事之中,满脸是敬畏神明的虔诚,再加上刚刚力挽狂澜、拯救师妹父母于危难之中的自豪与谦逊。

她也一溜烟地跑到父母的卧室门口,果然听见那两人在争吵:

“你堂堂一个正高级教师,居然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

“这不是迷信,人家大舅的大伯就是这么死的!”

“谁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我在卧室里吃这么多次饭了,你不是好好的吗?”

“那是时候没到嘛。”

“我不信这些,我偏要在卧室吃饭!”

“反正不是你死!你这心肠啊——也太狠了!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老爸一头从卧室冲出来,理也不理她,径直往客厅走,她只好紧跟在后面。

老爸回到客厅,一屁股坐下,抖抖索索地拿起筷子,吆喝说:“吃,我们吃,不管她,反正从跟她结婚起,我就做好了短命的准备!”

“卡哇伊”很萌地问:“为什么呀?”

她赶紧打岔:“我们吃完饭去逛夜市吧。”

“卡哇伊”很感兴趣:“有夜市逛啊?太好了!”

老爸的气还没消:“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们家经常是这样的,我跟你们一样,是农村出来的,她妈呢,是城里小姐,过了这么多年了,我们家的城乡差别还没打消,她那边的亲戚来了,我做牛做马小心翼翼地侍候,我这边的亲戚来了,她从来不出面招待,总是躲到卧室不出来,连饭都要我端进卧室去吃——”

她打断说:“爸,你对人家说这些干嘛?”

“我忍了好多年了!今天实在是——”老爸用筷子指着两个客人,对女儿说,“人家不是我这边的亲戚吧?人家是——你的朋友,你妈也是这幅脸面,这叫别人怎么想?”

“卡哇伊”笑吟吟地说:“没事的,李教授,我们不介意——”

老爸又惊又喜:“你怎么叫我‘教授’?”

“是教授么,常青说你是正高级教师,那不就相当于大学的教授吗?”

她吃了一惊,这个“正高级教师相当于大学教授”的事,是她某次当笑话讲给师兄听的,主要是为了说明为什么爹妈想让她进大学做“发考题”(faculty,大学老师),而不希望她改行去做生统,这下被“卡哇伊”说出来,老爸可别怪她大嘴巴。

但老爸显然没怪她,甚至没联想到是她告的密,而是像遇到了知己一样对“卡哇伊”说:“你是个明白人!我们中学虽然没有‘教授’这个职称,但不管是学历还是资历,我们都跟大学教授是一样的!”

“卡哇伊”打抱不平:“那国家为什么不把中学老师的职称改得跟大学一样呢?像我们这些知道底细的人,那就知道中学老师跟大学教授是一样的水平,但那些不知道的人呢?不是会以为中学老师不如大学老师吗?”

“就是啊!你说这是不是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那一老一小顿时成了忘年交,你一言我一语地控诉起“国家”来。

她也不打岔,控诉“国家”总比控诉老妈强,反正“国家”没五官,再怎么控诉也不会耳朵发热。

吃完饭,“卡哇伊”坚决要求洗碗收拾桌子:“李教授,这个你争不过我的,让你做饭就已经是大不孝了,哪里还能让你收碗?”

她想孝顺一下,但被“卡哇伊”栏住了:“也没你的事,你去搞那些瓶瓶罐罐吧,这里有我呢。”

师兄半心半意地说:“要不我来吧。”

“不行不行,你怎么能干这些婆婆妈妈的活?男人干这些没出息的——”

老爸满脸的赞赏,悄声对她说:“这孩子真懂道理!我要有个儿子的话——”

她实在不好意思让客人收碗,所以硬性跟进厨房里去了。

“卡哇伊”把各种剩菜综合到一个碗里,扯一块保鲜薄膜盖上,放到冰箱里,然后挤了些洗碗剂在那块洗碗用的海绵上,先把所有的脏碗都用海绵擦一遍,然后放水冲洗。

她不由自主地表扬说:“你这个方法好,我每次都是一个碗里挤一点洗碗剂,结果搞得满池子的泡沫,冲半天都冲不干净——”

“那多浪费水啊!”

“还浪费洗碗剂。你这样洗真是又快又省。”

“你说像我这个水平,去了美国能不能找个洗碗工干干?”

“你——要到美国去啊?”

“常青在那里,我当然要去。”

“签证了吗?”

“回去就签。”

“好签么?”

“常青有全奖,怎么不好签?”

她突然有点失落,感觉和师兄同车上学放学的日子已经结束了,脱口说道:“我得去买个车了。”

“你是该买个车了。”

她生怕“卡哇伊”在怪她老是蹭师兄的免费车,声明说:“我早就想买车的,但——师兄说不用不用——”

“那时当然不用,你们俩有一个车就行了,干嘛再买个车放那闲着?”

她搞愣了,原来自己和师兄的各种“暧昧”其实一点也不暧昧啊?全都是得到了师嫂批准的!

“卡哇伊”说:“但是现在你必须买车了。”

“为什么?”

“我要开常青的车去餐馆洗碗了啊。”

她花了一点时间,才明白“卡哇伊”的意思,那就是说,她还得和师兄同车上学放学,只不过开的是她的车不是师兄的车而已。

她开玩笑说:“我和你们家——那位——天天开一个车来来去去,你不——多心?”

“多什么心?又不是别人!”

她还在费劲琢磨这话的意思,“卡哇伊”已经把答案说出来了:“刚开始吧,我还是有点多心的,我和常青说,你怎么总是跟你那个师妹同进同出的?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啊?”

“他怎么说?”

“他说‘我怎么会对她有意思’?我还是不相信,后来他把你片片给我看了,我才相信了。”

“什么片片?”

“就是你们学校网站上的片片啊,还有你们系里的,是你们烧烤时照的吧?”

她想起那几张片片了,天啊!怎么刚好把那几张片片给人看?那个学校网站的个人网页,都是办学生证的时候,学校逼着给人照的,要多丑有多丑。还有系里烧烤时的照片,大热天照的,因为是烧烤,又不能穿长袖穿裙子什么的遮丑,她穿的是一件短袖运动衫和一条七分裤,不知道多显胖!

Advertisements

17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14)

  1. 我来坐一次沙发!

  2. 板凳板凳

  3. “卡哇伊”最后这几句说得太气人了,这不是明摆着说人家燕环丑,师兄看不上她?

  4. 这师兄太恐怖了!完全没有必要把燕环蒙在鼓里。大家出门在外互相帮忙很正常,没不要像他这样利用人,好像玩棋似的,他是以自己的小人之心度燕环的君子之腹了。当然他也够受的,娶的女的也是个极品。

  5. 这位师嫂太厉害了,来还不到一天,就已经挑拨了四个人的关系,燕环爸妈还有师兄师妹的,顺便还打击了一下师妹的自尊心,这样的人比不讲卫生爱占便宜的人还可怕,谁还敢待见啊。

    这么想想燕环没和师兄好上真不是件坏事,不然也会沿袭爸妈的格局和问题呢。要是反向思维一下,燕环和师兄婚了,卡哇伊是同村的师妹,家里放个脑筋不清楚的,再遇到一个爱挑事的,哪有太平日子过呢。

  6. 这两活宝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7. 艾黃超級粉絲

    謝謝艾米!

  8. 感觉这个卡哇伊是专门气人来的,估计燕环的爸爸一下子找到知音了,照这个样子,多呆些日子难保不把一家人搅个乱套,或者燕环爸爸竟然会喜欢上卡哇伊,有人欣赏自己崇拜自己,中年男人翻身的感觉挡不住的美!师兄的大事小情都汇报过啊,没有什么暧昧哦,替燕环失落又庆幸,庆幸自己没爱上师兄。反正这也不是自己的那碗菜。慢慢来吧,总有那么一个人,就看什么时候有缘遇到了。经过艾园的熏陶明白了一点,不要仅仅为了结婚而结婚。

  9. 狄奥眼影给“卡哇伊”用太可惜。迷信,阿谀奉承,爱占人便宜的女人,用什么化妆品都是浪费。

  10. 最后卡哇伊对燕环说出的话一琢磨真能让人受内伤。。。

  11. “那个可是一百多美元一瓶买来的!据说美白有特效,虽然她抹了小半瓶了也没见到什么特效,但她还指望着另外那大半瓶出效果的呢”

    ——哈哈,我老婆也是这个心态。买了“特效”护肤品,总是要等到抹完最后一滴才得出结论:这个没用。在那之前都有理由继续用:“人家一卖就这么一大瓶,不是说明用一半是看不出效果的吗?”

  12. 这个卡哇伊真是挺有个性的,能吃苦,会来事,懂算计,爱占小便宜,会拍马屁,也会损人,总的来说,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但师兄娶了她,倒并不见得会过得很惨,说不定过得很好,因为她愿意去餐馆洗碗,还不让师兄干家务,人长得也不错。对一般猥琐男来讲,这样的老婆真比燕环强。

  13. 这个师嫂可太讨人嫌了,主要是讨燕环同学和她妈妈的嫌,在师兄和燕环爸的眼里,她还是很讨人爱的。

    是不是男人就是喜欢师嫂这样的女生,而不喜欢燕环这样的女生?

  14. 有些人说话就是很不照顾听话人的情绪,专戳人家的痛处。别人说话都躲着她的痛处,她以为是自己没痛处。

    对这样的人,只有以牙还牙,专门戳她的痛处。师嫂的痛处,一是乡下人,二是没学历,可能还有点穷。但这几条痛处,燕环怎么好意思戳呢?一戳不就成“眼光势利”了吗?

  15. 卡哇伊这么活泛,说不定到美国看见更好的就把师兄给甩了,师兄惨成搬运工。

  16. Asalways | 03月 8, 2013 @ 1:43 下午 | 这位师嫂太厉害了,来还不到一天,就已经挑拨了四个人的关系,燕环爸妈还有师兄师妹的,顺便还打击了一下师妹的自尊心,这样的人比不讲卫生爱占便宜的人还可怕,谁还敢待见啊。
    —同感!但是燕环爸爸待见:)。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