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24)

闺蜜听说了师兄的事,把李燕环好好骂了一通:“你吃错药了?怎么想起帮他找工作了?”

“是他叫我帮他找的。”

“他叫你帮他找,你就帮他找?你是他豢养的狗啊?”

她还从来被受过闺蜜这么重的话,感觉十分委屈。

闺蜜缓和了一下口气,说:“你要帮他找工作,也不该去求老李收留他啊。”

“我除了老李谁也不认识——”

“那你也应该先和我商量一下嘛!”

“我不是急着帮他找工作吗?”

“再急也没急到那个程度啊,跟我通个气的时间还是有的吧?”

她也想不出为什么当时没先给闺蜜过个话了,按理说,这种大事她都是第一时间八卦给闺蜜的。但这次却没有,不知道是急糊涂了,还是潜意识里知道闺蜜会反对。

她解释说:“我——他说只一个月时间,找不到工作就没身份了。”

“他没身份,关你什么事?”

“朋友一场——”

“我看他平时并没拿你当朋友。”

这话她不好反驳,因为师兄平时的确很少联系她,她找工作时为了全面撒网,也曾叫师兄在单位上帮她留个心,但师兄一口拒绝了:“我们这个单位不好,我都不想在这里干了。”

不过她没往坏处想,全面相信了师兄的话。这次听说师兄被lay off时,她还因为师兄当初的拒绝给师兄加了几分:嗯,看来师兄的单位是真的不好,幸亏当时没去他那里,要不也被lay off了。

她替自己辩护说:“怎么说也是同门师兄妹——”

闺蜜“切”地一声把她驳回了:“你把他当师兄,他有没有把你当师妹?都是到了用你的时候才想起你来,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不会帮他这个忙,就让他签证过期,滚回大陆去。”

“他滚回大陆去对你我有什么好处?”

“可以报一箭之仇啊!”

“什么一箭之仇?”

“你都忘了?真是记吃不记打!他那么鄙视你,你怎么可以忘记?”

“又把那事扯出来了,我都说了,那不叫鄙视——”

“你就自己安慰自己吧,那我问你,他为什么不把离婚的事告诉你?”

她吃了一惊:“他离婚了?”

“瞧瞧,真没告诉你吧?”

“你听谁说他离婚了?”

“他自己说的。”

“他把离婚的事告诉你了?”

“全程播报给我了。”

她有点不懂了:“我怎么没听你说起?”

“他叫我别告诉你。”

“为什么?”

“因为他怕你知道后又来纠缠他。”

她更不懂了:“什么叫又来纠缠他?我纠缠过他吗?”

“他肯定认为你纠缠过。他说他当初是以师兄的身份,看在你新来的份上照顾你这个没人理睬的师妹,哪知道你想歪了,一厢情愿地爱上了他。他为了打消你的痴情,特意带着老婆去你家拜访,结果把你气坏了,还把你妈也气病了。”

“他——他他他——怎么能这么——血口喷人?”

“他还说就是那次去你家种下了祸根,你为了拆散他夫妻,编出一个黎巴嫩男朋友的故事来,还现身说法,叫他老婆出国之后去找老外,说像我这么丑的人都找到老外了,你长这么漂亮,出国后肯定能找到老外。”

她的心脏都差点停跳了,这这这——原来师兄什么都看出来了啊?

她想起很多次梦中的情景,不知为什么脱得光光的,在外面乱走,还对自己说:别人看不见,别人看不见。

原来就是自己看不见!

她狠狠呼吸了几下,才斗胆问:“那我师嫂——是不是找的老外?”

“那要看你怎么定义老外了。”

“老外不就是外国人吗?还能怎么定义?”

“你说的外国人是指国籍呢,还是指种族呢?”

“外国人——当然是指国籍。”

“那她找的就是老外,美籍华人。”

她舒了半口气,还好,是美籍华人,她当时说“老外”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肯定不是美籍华人,而是高鼻子凹眼睛的老外。

她解释说:“那我说的老外不是指国籍,而是指——人种。”

“不管你说的老外是什么意思,反正你师兄说他老婆是受了你的挑唆才跟他离婚的。”

“他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但我当时的确不是说的美籍华人,再说我那么说也是——开玩笑的。他老婆又不是小孩子,难道听不出来?”

“他才不认为你是开玩笑的呢,他说他老婆当时就告诉他了,还对他说:等我出国了,就去找个老外,好把你让给你师妹。”

她是真的真的没想到,那两个人在那时就那么认为了,掩藏得真好啊!她一点都没看出那两个家伙在背后那样议论她。可怜她还以为自己一个黎巴嫩男友把全世界都蒙住了,却不知人人都看穿了她的鬼把戏。

闺蜜说: “你是一片好心帮他找工作,但他肯定以为你是因为爱他,不定对人家怎么吹呢——”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早告诉你什么?”

“我师兄说的那些话啊!”

“告诉你有什么用?白白惹你生气。”

“那你现在干嘛告诉我?”

“现在是因为你在帮他找工作嘛。”

“找都找了,告诉我也没用了。”

“怎么没用?你可以对你们老李说,你师兄在别处找到工作了,不来你们所了。”

“那没用的,他们两人已经通上电邮了,一问就能问出来。如果老李知道我这么爱撒谎,肯定把我给开了,反正我们实验室也不需要两个搞统计的。”

闺蜜没辙了。

她自我安慰说:“不管了吧,反正我又不爱他,他要怎么想是他自己的事,世界上这么多人,有那么几个人要自以为是地认为你在爱他,那有什么办法?难道你还能把他们一个个杀死了不成?

“那倒也是,但这样一来会坏了你自己的大事啊!”

“坏我什么大事?”

“你们老李本来是对你很有意思的,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向你表白,但现在你这么起劲地帮你师兄找工作,老李还以为他是你男朋友呢,那他就不会向你表白了,你又不敢主动去追,那不就把这事搞黄了吗?”

“但是师兄不是我男朋友啊!”

“除非你想个办法向老李声明一下,不然他肯定以为是你男朋友。”

这真是让她为难,如果老李主动问起来,她就比较好声明了。但老李肯定不会来问她,她怎么向他声明?难道主动跑去老李的办公室,大声报告说“师兄不是我的男朋友哈,你可以放心地追我”?

而且她凭直觉感到老李应该有老婆,奔四的男人,长相英俊,事业成功,会没有老婆?

她旁敲侧击向程宁嘉打听,还真给她猜中了:老李有老婆,是个二婚。

程宁嘉推测说:“他老婆可能比他大不少,因为有一次我听他说他的step daughter(继女)要到我们E市来开学术会议。你想想,都能开学术会议了,那最少也得二十多岁了。”

她心算了一下:“也不见得大很多吧?说不定跟他一样年纪,如果他wife(妻子)十几岁就生了女儿,不也有二十多岁了吗?”

“但是他wife的长相绝对不止四十岁。”

“你见过他wife?”

“见过,他每年都会邀请我们去他家开圣诞party(聚会),今年也会的,到时你就知道他老婆有多老了。而且我感觉他们夫妻关系不好。”

“是吗?”

“因为两个人看上去疙疙瘩瘩的,虽然他老婆作为女主人也出来应酬一下,但表情很冷漠,而且就出来那么一下,很快就不见了,不知道躲哪里去了,每次我们走的时候想跟女主人告个辞,都到处找不到她。”

她想起自己的老妈来了:“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些客人——太老土?”

“老什么土啊?”

“不都是——外国人吗?”

“怎么会都是外国人呢?就我们实验室几个人是外国人,医院那边的医生护士秘书什么的,全都是美国人。况且她凭什么瞧不起外国人?她自己就是外国人。”

“老板的wife是外国人?”

“是啊,连老板自己都是外国人呢,所以他比较理解我们外国人办身份的艰辛,因为他自己也是从J(访问学者)到H(高科技人才)再拿绿卡的。”

“哇,一点看不出来呢,他英语讲这么好——”

“他是英国人嘛,英语当然讲得好。”

原来是这样的“外国人”!

人在外国,还真不好理解“外国人”这个词。提到“外国人”,她脑子里一般都是冒出金发碧眼的形象,但有时又不得不理解为“中国人”,现在还变成了“英国人”。

程宁嘉补充说:“我记得有一次在餐馆吃饭,不知怎么讲到了结婚的事,我们老板说他登记的那天,正在外面打猎,他老婆一遍遍打电话给他,催他回去登记,他不得不停止打猎,中途跑回去登记。”

“这样啊?”

“所以我觉得他这桩婚姻从一开始就很勉强,不知道是不是奉子成婚。他老婆是个midwife(接生员),他是妇产科医生,说不定是工作中认识,然后一夜情什么的,搞出了人命,只好结婚。”

“老板有孩子?”

“有,一儿一女,双胞胎,很可爱,今年的圣诞party上你就会看到了。”

奇怪的是,她证实了老李有老婆,不仅不像上次看见师兄有老婆那样难受,反而很开心,立马打电话报告闺蜜。

闺蜜说:“有老婆怎么了?我从来不信这个邪。我只看这个人我喜欢不喜欢,至于他有没有老婆,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应该说越有老婆越能激起我的竞争欲。”

“但我跟你不同——”

“我知道,你是个道德楷模。”

“不是什么道德楷模,而是——没你那个条件啊,怎么竞争?”

“但你不是说了吗,老李的老婆比他年长一大截,长得又老相,你一个二十多的青春少女,还竞争不过一个二婚头的老年妇女?”

Advertisements

23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24)

  1. 唉,原来这个师兄也是个拎不清的,他老婆要离婚,和燕环什么相干哪?即使师嫂从来不认识燕环,她也照样会离婚,还埋怨是燕环教唆。

  2. 师兄是个猥琐男,太猥琐了

  3. 哈哈,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闺密对燕环看起来很上心啊。

  4. 闺蜜眼睛毒,看得准。

  5. 隐形的翅膀

    这个师兄,实在是太猥琐了些, 闺蜜也是个挺有意思的女生,挺能沉住气的,知道什么事情会惹的燕环不高兴,就能瞒着一直不说。 这我是做不到的。

  6. 师兄和师嫂还挺配对啊,都可以把自己甩人和被甩的责任推到师妹的头上。师嫂看来不是一般的有心计,早在第一次见面就计划了好几年的步骤,还顺便找了师妹这个替罪羊。

    师兄是不是在追闺蜜啊?对闺蜜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急于和燕环撇清关系。有这个闺蜜真不错,起码帮助燕环看清形势看清师兄,这么萎缩的男人真是要不得。如果老李和老婆过不下去了,倒还值得一试。

  7. 好喜欢封蕾,我要有这样的闺蜜就好了。要是老李没有婚,恐怕早就追燕环了。但他已经有孩儿了,除非老婆太不好相处,估计很难离婚。他太太能把他搞定也蛮厉害的。

  8. 师兄把“猥琐”二字表现的淋漓尽致。

  9. 老李有老婆了,真叫人失落啊。

  10. 可可的牧歌子

    师兄这个猥琐男啊,还好现在识别真面目了-可可的牧歌子

  11. 猥琐男一定也知道善良美好,师兄跟燕环相处时一定也很舒服,燕环处处为人着想,工作上又聪明能干,现在这么热心地为他找工作。
    but,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他一定不会选燕环当老婆。他要选个更有面子些的,用世俗的眼光看起来更艳丽些的卡哇伊老婆蹬了他就怪在燕环身上,自己企图找大美女表白,就不惜把帮助过他的燕环说得如此不堪。在燕环这儿又拿出可怜巴巴的样子乞怜,够卑鄙无耻,但是这样的人还总能有他生存的空间,这也算是猥琐男的本领吧。

  12. 师兄实在是太猥琐了。幸好已经现在知道了他的想法。

  13. 师兄和卡哇伊在一起的时候诋毁燕环得到了卡哇伊的欢心,这次又故技重施,以为会讨得封蕾的欢心。

  14. 怎么觉得上一次的悲剧(?)又在上演?本来女主对某个男生并没什么心动的感觉,都是室友或者闺蜜在身边念叨啊念叨,终于把女主的心给念动了,结果却发现那男生并没那意思。

  15. 老李有老婆有孩子,即便离婚也是拖拖拉拉一大堆的烦心事,可能要赡养前妻,还要和前妻共同抚养孩子,女主嫁给这样的人,恐怕也会有很多不顺心的事。

  16. 虽说师兄行事很猥琐,但从一定的程度上来说,他说的话也不算撒谎。女主的确是对他动过心,虽然不是一开始就动心。女主对师嫂说到找老外的事,也的确有煽动的意思。

  17. 真好看.

  18. 感觉女主并未爱上老李,如果爱上了,用不着别人撺掇,自己就会想办法接近。当年对师兄也是一样,并不是真的爱上了,而是旁人撺掇啊撺掇啊,使她觉得应该“爱上”师兄,进而觉得自己真的爱上师兄了。

  19. 我来大胆瞎猜一下:有没有可能师兄的那些猥琐言论都是闺蜜编出来的?闺蜜的道德观念异于常人,编造谎话完全不成问题,问题是她为什么要编造谎话陷害师兄,也许仅仅是看不惯师兄,或者不希望燕环和师兄在一起?

  20. 燕环貌似有预言能力,对父母说师兄有对象,师兄果真有对象,她对师嫂说到找老外的事,师嫂果真找了老外,按照这个规律,她最终可能会遇到一个叫nadim的黎巴嫩人,成就好事。

    记得《致命的温柔》里女主carol也有这种特异功能,她恨过的几个人都遭遇飞来横祸。那个故事里把这种能力叫做“超意识”,区别于“潜意识”和“明意识”。

    当然,这些很可能都只是巧合。

  21. 我还是有种感觉,燕环会碰到一个叫nadim的黎巴嫩人:)。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