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27)

来宾很多,足有上百人,把老李家硕大的客厅,宽敞的侧厅,和外面一个更硕大的patio(庭院)都挤满了,有很多人直接站在游泳池旁的空地上,好像在观摩游泳池里漂浮着的一盏盏蜡烛灯似的。

Patio装修得很豪华,也是大理石的地面,希腊神殿似的白色大柱子,有一面没墙,向着后院的游泳池敞开,合为一个整体。patio上竖了好些雕花的金属柱子,上面顶着圆盘,有熊熊的火焰在圆盘里燃烧,装饰取暖两不误。

老李像一条泥鳅,在这百多号人之间钻来钻去,室内钻到室外,室外钻到室内,跟这个寒暄几句,跟那个交谈一会,煞是繁忙。

Patio上有一个很漂亮的冰雕样玩意,是做martini(马蒂尼,鸡尾酒)的,各种颜色的酒水从底部一个开口处倒进去,在冰雕的各个环节转一圈,从另一个开口处出来,就变成了一杯冰镇martini。

李燕环去那里要了一杯martini,端在手里,转来转去都没找到人说话,人家都是一团一团讲得热火朝天,她插不进嘴,只好回到侧厅和老李的父母呆在一起。

从长相来看,老李还是很像老罗彻斯特的,但从性格来看,简直像是他爹从脱口秀上捡来的一样,因为老罗彻斯特夫妇都很缄默,问一句才答一句,而老李却那么 能说会道,过几个星期就能说动一批捐款者来实验室参观,而那都是E所病人的家属!

她家乡形容一个人极端能说会道,就说这个人“死人都能说活”。老李虽然不能把死人说活——刚好相反,是把活人说死,因为老李收治的多半是晚期癌症病人,大半都死掉了——但他能把死者亲属说得捐款,那也是相当的能说会道了啊!

她知道自己英语不好,口语不行,听力也不行,英国音更听不懂,不敢跟老罗彻斯特夫妇摆龙门阵,结结巴巴地说了几句,就没词儿了,只好尴尬地坐在那里,看满屋子的人忙忙碌碌地social(交际)。

来宾绝大多数都是成双成对,像她这样单刀赴会的,几乎没有。

程宁嘉是和丈夫张兴一起来的,张兴在E大做副教授,搞的科研都是基因和癌症方面的,经常需要临床试验数据,而E大很少有这类数据,所以都是在E所这边寻求帮助,现在肯定要抓住大好时机,积极热情地跟E所那些医生们热谈。

而程宁嘉作为老婆和E所职员,当然要履行“夫人+桥梁”的职责,挂在丈夫胳膊上当交际花。

整个party,程宁嘉只在刚遇到时和她说了几句话:“你一个人来的?怎么没带小曲呢?”

她憋了好一阵的声明终于派上用场了,虽然对象不那么理想:“他又不是我男朋友,我带他来干什么?”

“这里也没说非带男朋友不可。”

“我跟他又没什么来往——”

“唉,你早告诉我就好了!”

她心说我告诉你的还不早?小曲还没来就告诉你了!

但她没提这点,只关心地问:“怎么了?”

“我要是知道你不带人来,就叫你带我女儿来了。她好想来,但是我只能带一个guest(客人)。”

“哦,是这样。要不要我去接她来?”

“现在来不及了,你回复时没报她的名字,现在补肯定不行,人这么多,准备的东西够不够吃还成问题。好了,我带老张去那边了,你自己玩好。”

实验室那几个国际美女也都把丈夫或者男朋友带来了,那三对是party上最出众的三对,男的女的都是浓眉大眼,黑发白肤,把那些美国佬都衬得肤色寡淡,眉眼不清。

Jenny聪明,可能知道这种party不是单身剩女的天堂,所以根本没来,不至于像她一样在众多夫妻中孤独落寞。

终于到了吃东西的时间,可以不说话了,她连忙跟着大家一起去吃东西,自助餐式的,但有专人切食物,送酒水,都是老李专门请的catering people(餐饮人员),穿着白色制服,戴着高筒白帽,笑容可掬地为大家服务。

她躲在人群中,默默地吃东西,静静地观察那些来宾。

闺蜜说得没错,美国女人的确是一过三十就不成型了,虽然都精心打扮了,但也就是服装隆重一些,面貌上没有多大改进,因为她们平时也化妆的。

但那些夫妻真是恩爱,不管是胖的瘦的老的嫩的,都有一个男人忠诚地陪伴在身边,让她好生羡慕。想到今后每年都要参加这样的聚会,真希望自己也能找到一个陪伴在身边的人,可以骄傲地对人介绍:This is my husband(这是我丈夫)。

但这个希望好像非常渺茫。

中国男人那是不用说了,连师兄这么不起眼的离婚凤凰男都瞧不起她,更别指望其他华男用正眼瞧她了。而她来美国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老外男生注意过她。

说白了,就是全世界各民族的男生都瞧不上她!

这段时间,被闺蜜七怂八怂的,搞得她有点痰迷心窍,真以为老李喜欢她,还以为自己时来运转了呢。

经过今天这一场,她深切认识到老李对她的表扬夸奖,只是工作上的,而且主要是出于老李爱夸人的特性,他对谁不是夸得一朵花似的?

她越想越后悔,真该带个人来的,哪怕就是带师兄来,也比不带更好啊,至少有个说话的人嘛!这里没别的中国人,师兄英语又不好,如果不跟她说话,还能跟谁说话?

她现在已经不明白自己干嘛特地跑来向老李表白自己没男朋友了,这是什么光彩事吗?这不正好说明你没人要吗?既然别的男生都不要你,老李干嘛要你呢?他又不是找不到老婆!

她勉强呆了一会,一看到有人告辞,就赶快跟着去告辞。

老李没挽留她,也没送她。

还是李婶把她送到门边的。

谁说李婶躲着不见客?这不见了吗?不仅见了,还送了!

女主人的职责尽得好好的,女主人的位置坐得牢牢的!

而你这个不自量力的胖妞,居然想取代别人做小三,失心疯啊你?

这么大的宅子,是你镇得住的吗?

她像一条丧家犬一样,灰溜溜地逃离了现场。

但闺蜜听了她的描述,还是那么兴奋:“哇,太好了!我说得没错吧?那个小二果然是个黄脸婆,肯定被你比下去了,你抓紧时机主动出击吧!”

“出什么击啊!人家两口子好好的——”

“那不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吗?英国佬最虚伪了,哪怕两口子私下吵翻天,来了客人还是会结成统一战线演戏给外人看。你以为人家都像你妈那样率性,想躲进卧室就躲进卧室?也就是你爸那种凤凰男能容忍你妈那样,要是换了别人——”

闺蜜大概意识到自己在干涉内政了,知趣地住了口。

她生怕闺蜜尴尬,没接着说自己爹妈的事,也没再说老李夫妻的事,只沮丧地说:“但是我觉得老李对我——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还不特殊啊?不是把你介绍给他父母了吗?他把别人介绍给他父母没有?”

“这个我还真没注意。”

“那你都注意谁了?”

“好像谁都没注意。”

“一心吃喝了?”

“也没怎么吃喝。”

“那你在那里干嘛了?”

“发呆呗。”

闺蜜好奇地问:“你是不是看上哪个帅哥了?如果看上了,千万别瞒着我,我也不是那种扛着个梨木杠子不换肩的人,遇到比老李更合适的了,我还是会支持你跳巢的——”

“帅哥倒是很多的,特别是那几个中东男生,真是帅得——没边了,但是人家都是有主的人——”

“哪几个中东男人?”

“还不就是我们实验室那几个国际美女的老公——或者男朋友。”

“阿尔巴尼亚美女的男朋友也是中东人?”

“阿富汗的。人家长得又帅,又会赚钱,还对伊莲娜那么好,真是——不羡慕嫉妒恨都不行——”

闺蜜一锤定音:“那你还是得盯紧老李,不然你怎么找也找不到能跟阿富汗帅哥媲美的。老李肯定爱上你了,你也肯定过了他父母和孩子这一关了,你就大胆地追吧!”

她没说什么,但在心里已经把闺蜜的计划枪毙了,因为闺蜜没亲临现场,无法感受当时的气氛,也就无法看清这样一个事实:老李对她来说真是可望不可及的。

这次单刀赴会的唯一好处,就是让程宁嘉确定了她的单身身份,而程宁嘉正好就是那种见不得世界上有一个人单着的天生媒婆,马上就张罗起她的婚事来:“要不要我帮你和小曲牵个线?我先生对他印象不错,说小伙子挺踏实的——”

她慌忙说:“不要,不要,我跟他——不来电。”

“我听说他以前——结过婚的?”

“嗯。”

“离了?”

“嗯。”

“为什么离呢?”

“我也不知道,听说是搬运的。”

程宁嘉恍然大悟:“难怪不得呢!搬运的最不好了,都是因为想出国,等你把她办出国来,她就拣高枝飞走了。”

她把这话咂摸了一会,感觉程宁嘉并不知道她撺掇师嫂找老外的事,这让她对师兄的印象又好了起来,也许师兄并不像闺蜜说的那么不堪。

程宁嘉说:“把你的条件给我说说,我好给你留心留心。我在E市人缘还是比较广的,认识不少华人,遇到合适的了我帮你介绍。”

她本来是最不爱被人介绍相亲这之类的,但不知为什么,去了一次老李家的party,变得特别害怕孤独,特别想找个人做伴,便厚着脸皮说:“其实我也没什么条件,只要人家不嫌弃我就行了。”

程宁嘉又问了一通生庚八字之类的细节,就忙着做实验去了。

过了两天,程宁嘉来约她一起去单位的cafeteria(餐厅)吃午饭,她感觉是要跟她说相亲的事了,心里万分激动,连自己带的饭都不吃了,跟着程宁嘉去吃cafeteria里的junk food(垃圾食品)。

两人买了午餐,找了张僻静的桌子坐下,先不着边际地漫谈了一阵,程宁嘉就转入正题:“我先生他们系里有个华人副教授,条件挺不错的。我把你的情况对他说了,他很感兴趣。”

“他——条件这么好,怎么会到现在还没结婚呢?”

“结过一次的,是在国内结的,来美国之后——就离婚了,有点像小曲的情况,老婆跟个外国人跑了。”

“他就一直没再——找了?”

“找还是在找的,但没找着合适的。”

“他——叫什么名字啊?说了我可以上网去查查。”

“他叫马文龙,你在E大的faculty(教工)网页上能查到他。”

她吃完饭就到E大的网站去查这位马副教授,还好,不算太失望,虽然没有中东帅哥那么帅,但在华人里也算一表人才了。

Advertisements

13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27)

  1. 隐形的翅膀

    三,三!

  2. 哈哈,前排地板也好啊。好希望燕环能遇见她的Mr. Right, 但感觉这个Mr。Ma还不是。

  3. 燕环“连自己带的饭都不吃了,跟着程宁嘉去吃cafeteria里的junk food(垃圾食品)”
    —艾米文章字里行间都透着幽默,看得我心花怒放。

  4. 燕环比闺蜜实事求是,感觉老李对自己并没有那方面的兴趣。闺蜜是遥控,观察不到具体情形,而且闺蜜一向自信,所以还对局势非常乐观。

  5. 我觉得老李跟燕环还有故事。 夫妻间能感受到对方的细微变化, 李嫂原来圣诞party都不送客的,这次就送燕环了,说明燕环引起李嫂的注意。 李嫂原来都不送客,是程嘉宁说的,程的老公和老李共事较长,她的说法应该可信。

  6. 如果老李没把其他来宾介绍给自己的父母,那还真有点戏。不过女主也没注意老李有没有把其他来宾介绍给自己的父母。

    可能老李还是比较喜欢女主的,但离婚的事也是在很难搞,如果老李夫人没工作,老李得养她,还有孩子的抚养问题,老李是英国人,他老婆可能也是英国人,如果离了婚,老婆带着孩子回英国去了,他就不能经常见到自己的孩子了。

    再说,像老李这样十分求功名的人,如果离婚会影响他的升迁,他可能也不会离婚,更不会找小三。老外在这些方面比国内那些当官的注意多了,因为他们知道一旦暴露会影响他们的前程。

  7. 对女主来说,老李也不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他这么忙,要应酬这么多人,还有前妻和孩子要照顾,女主如果和他结婚,也是一辈子不爽。

  8. 越来越好看了, 谢谢艾米!

  9. 女主现在处在低谷时期,很容易随便找个人结婚,但出嫁之后很可能会后悔。

    如果女主嫁给了这个马文龙之后,老李获得了解放,离了婚,来找女主,那可怎么办?

  10. 燕环还是别找华人了,因为华人特别在乎体重,才会把丰满视为肥胖,不论男女都有点这样。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