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28)

自从师兄那一役,李燕环基本搞懂了咱中国人所说的“一表人才”是什么意思,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有鼻子有眼,双耳齐全,鼻孔不完全朝天”。

按照这个标准,马副教授绝对符合“一表人才”的定义。

她在马副教授的网页上只找到了一张免冠正面头像,所以不知道身高。

从头像来看,觉得老马隐隐约约像一个人,想了半天才想起是有点像杨振宁,属于可塑性很强的那种,也就是说,如果头上有炸药奖的光环罩着,广大人民群众就会觉得他“英俊出众”,如果只有E大副教授的头衔罩着,广大人民群众就会觉得他“一表人才”,如果头上只有一顶破草帽罩着,那就是村头捡狗屎的贫农马大爷。

她不属于“广大人民群众”,而是一个很固执的“外貌协会”会员。不管你头上罩着什么,你长得貌不惊人就是貌不惊人,比如杨振宁,她就老觉得他像个弱智儿童或者老年痴呆。

但她循循善诱地劝说自己:你自己也不是什么天姿国色,还那么挑三拣四干嘛呢?你还想不想找对象了?你以为剩女那么好当的吗?想想你在老李家宴会上那份孤独寂寞,能找上老马这样的就该知足了!

她迅即想象了一下带着老马出席老李家宴会的情景,觉得还不是那么难以忍受,总比一个人在那里傻坐强。

再说女生找对象嘛,也不应该那么挑剔男人的长相,而应该注重他们的品行和才华。

老马的品行应该是没问题的,至少没有下过大狱坐过牢,不然也不可能当上E大的副教授。

才华嘛,看看老马的科研成果就知道了。她查了一下老马的publication(发表作品),还挺丰收的,有好几十篇文章,从国内发表到国外,看来老马在学术上还相当不甘寂寞。

但她略一细看,就发现老马那些文章都发在一些impact factor(影响力)不超过7的刊物上。她又搜寻了一下老马文章的citation(引用),没多少,二十来个,绝大部分是自己引用自己。

这比她还不如呢!她发的文章虽然不多,但都发在impact factor比较高的刊物上,citation都过百了。这主要得益于她的导师,因为她的导师是本专业本研究方向的一个大牛,名气不小,心气很高,一般的破刊物都不屑投稿的。

她到E所之后,又沾老李的光,半年左右就有两篇文章被impact factor 15以上的刊物录用,已经in press (印刷中)了。

面对老马的三流才华,她又循循善诱地劝说自己:这主要是学校的问题,E大怎么能跟C大比呢?你进了三流大学,就带上了”三流”的帽子,想在一流二流的刊物上发文章就很难。老马作为一个外国人,能在美国的大学找到“发考题”(faculty,大学教师)的工作,也很不简单了,我不就没找到“发考题”的工作吗?

最后,她终于把自己说服了,愿意跟这位马副教授相亲。

程宁嘉效率也很高,当天下午就来问她网络相亲的感想:“看过他的网页了吧?感觉怎么样?”

她有点尴尬,不想让人知道她这么急切地就把老马寻出来相过了,但又怕七拖八拖把老马给拖成死马了,只好故作淡然地说:“反正——网页不能说明什么,现在的人都会PS,我当初不就是靠PS才找到这份工作的吗?”

她这么说,是希望听到程宁嘉反驳她:“谁说你是靠PS才找到这份工作的?你的才能摆在这里呢!”

最好是听到程宁嘉这样说:“哪里呀,PS也没改变你多少,你本来就长得不错。”

但程宁嘉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自然不知道她想听什么,只急于替老马声明:“老马的照片肯定没有PS。”

“你这么肯定?”

“我当然肯定,他是个书呆子,哪里会搞PS?”

“他是个书呆子啊?”

“我不是说他——人很呆,是说他一心搞科研,肯定不会玩Photoshop那样的电脑软件。我记得他连PowerPoint都玩得不熟,有次他想加点音响什么的,还是请我帮的忙。”

这下她放心了,如果照片没PS过,那就说明老马的确是一表人才。

她腼腆地问:“这个Dr. Ma (马博士)——他——多大啊?”

“四十三,跟我们老张差不多。”

她一惊:“啊?这么老了?那照片上怎么还那么年轻?是不是用的很久以前的照片?”

“不是的不是的!他这人就是显年轻。男人嘛,从三十岁到五十岁,基本没什么变化,不像我们女人,一过三十,就成了豆腐渣。你看我和老张,其实我还比他小两岁呢,但走到外面谁不说他比我年轻?”

她想想也是,自己的老妈就比老爸看上去年老多了,而自己离豆腐渣年代也不远了,还是别挑剔老马的年龄了吧。

她很想看看老马的实物,但又不知道老马那边是个什么态度,人家可能连网络相亲都没搞呢,会不会只看个网上的照片就死翘翘了?

幸好程宁嘉精通媒婆技术,给她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把你的网页指给老马看过了,他挺感兴趣,想跟你见面。”

她想到自己网页上的照片是PS过的,非常紧张:“见——见面?怎么见啊?我可没搞过这个——”

“没关系, 你没搞过我搞过。这个周末有E大中国学生会组织的元旦晚会,老马在会上有节目,肯定会去。我帮你搞了一张门票,你去晚会上跟他见见面——”

她有点发怵:“你去不去啊?”

“我当然要去的,不去怎么介绍你们俩认识啊?”程宁嘉叮嘱说,“打扮漂亮点,老马很挑外貌的,我以前给他介绍过E大两个女生,他都是嫌人家不漂亮没同意——”

这一说,还把她的心给说得悬起来了。

本来听说老马四十有三,她的信心就增长了一大截,以为这事如果黄掉,只能是自己看不上老马。现在听说老马很显年轻,还很挑女生长相,她就有点慌了,万一被一个四十三岁的老家伙给拒了,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传出去咱还怎么做人?

于是她精心打造自己的形象。

这次她没穿旗袍,都是中国人,谁没几件旗袍,你“旗”得过人家吗?

她穿了件西式吊带长裙,外面还是罩一件cardigan(开衫),反正她是个开衫控,遇到合身的开衫了,可以把同一式样的几种颜色都买下。

当然,对她来说,所谓“合身”,就是能藏拙,也就是能遮住粗壮的大臂和后脖子上那团疙瘩肉。

她还精心化了个妆,假睫毛美瞳什么的都用上了,边化边在心里自嘲说:母亲大人,别怪您女儿化得连您都认不出来了,女儿也是没办法啊,遇到这么一个四十多岁还挑长相的老家伙,我不化浓点镇不住他呀!

到了晚会上,她发现这次又失算了!

那帮中国学生全都是casual(便装)啊!

不是一般的casual,实在是casual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满眼都是牛仔T恤,穿拖鞋的一大帮!

就她,浓妆艳抹的,还穿着快坠地的长裙,像个扫地娘娘。

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拉客拉红了眼的鸡!

她想逃走,但被程宁嘉截获了:“嗨,燕环!打扮得真漂亮啊!我差点认不出来了!”

“哇,我——我不知道别人都穿这么casual,你也没说一下dress code(着装要求)。”

“没dress code啊。学生聚会嘛,都是乱穿。”

“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搞这么隆重了。”

“没事没事。”程宁嘉把不远处站着的一个男人拉过来,说,“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E大的马教授,这位是我们实验室的小李,李燕环——

她一见那位马教授的真身,差点掩面而逃。

什么马教授,这分明就是村头捡狗屎的贫农马大爷嘛!又瘦又小,头也有点秃了,背也有点弓。

我说马大爷,你网页上放的是孙子的照片吧?

她强忍着没当场跑掉,礼貌地站那里听老马和程宁嘉聊天。

聊了一会,老马就告辞了,因为他的演出时间到了。

老马上台唱了一首《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如果不是先近距离见到过老马的真身,她很可能会被老马的歌声给迷住,那么高亢,颇有蒋大为李双江的风韵,简直不像是从老马那么瘦小的胸腔里发出来的。

就这一首歌,又把老马的形象给挽回来了不少。

她再次循循善诱地对自己说:会唱歌的男人应该是浪漫懂爱的吧?至少说明还不是那么boring(无趣),至少还有一门爱好特长,以后就闭着眼睛听他唱歌吧。

她说服了自己接受老马,但老马那边却没音信了。晚会过去了一个星期,程宁嘉都没对她提起老马二字,她知道大事不妙了。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路?”

虽然她没相过亲,但她见过她妈为单位的年轻人撮合过,所以她大致知道相亲的一般路数:两个事主见过面后,介绍人会分别打听事主的反应,相中呢没?然后再分别通知两位事主,有戏还是没戏。如果有戏,那就继续;如果没戏,对男的就直说“没戏”,但对女的就得委婉一些,不能直说,免得伤了女方的面子。

而委婉的方法之一,就是绝口不提这事了。女方面子薄,也不好意思问起,这事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过去了,男女事主都认为是自己拒绝了对方。

估计程宁嘉用的就是这么一个战术。

但她心有不甘,厚着脸皮去找程宁嘉: “那个马教授,歌还唱得不错呢。”

“哦,是挺不错的。”

“他说没说我长得和网页上的照片不像?”

“呃——他到没说这个,只说——你的妆化得太浓了,他都看不出你到底长什么样——”

她嬉皮笑脸地说:“那他是不是想约我去游泳池见面呢?”

“游泳池?”

“看看我的真实面目啊。”

“呃——他没说这个——”

“我知道他没说,我是开玩笑的。他肯定是嫌我太胖太丑了吧?”

程宁嘉继续“呃”着,她呵呵笑着说:“你别‘呃’了,照直说了吧,我被人拒得多,都拒成精了,再拒多少次都受得住。”

程宁嘉信了她的话,大胆说:“他说他也不是肤浅的人,会计较你的外貌。他主要是觉得人太胖了对健康不利,容易得二型糖尿病,还可能——生不出孩子。他说他四十多岁了,又是独子,很想一结婚就能生孩子,也不想今后几十年都要照顾一个病妻——”

她气昏了:“什么?他还嫌我胖?就他这个破条件,我再重三十磅都看不上他!”

Advertisements

16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28)

  1. 后怕!要不是马大爷“斤斤计较”,燕环搞不好就一辈子做马大娘了。

    封蕾说对了,遇到一个自身条件好而又欣赏你的人,真是不容易。

  2. 封蕾——即为羞花,封蕾乃闭月羞花之貌也。

  3. 隐形的翅膀

    真是后怕,我们聪明可爱善良的燕环真是不需要做这个马大娘的。

  4. “他说他也不是肤浅的人,会计较你的外貌。他主要是觉得人太胖了对健康不利,容易得二型糖尿病,还可能——生不出孩子。他说他四十多岁了,又是独子,很想一结婚就能生孩子,也不想今后几十年都要照顾一个病妻——”

    ——这可真是boring 透顶了!哪怕是相亲,一个稍有浪漫细胞的人也不会光考虑这些方面。

  5. “老马上台唱了一首《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如果不是先近距离见到过老马的真身,她很可能会被老马的歌声给迷住,那么高亢,颇有蒋大为李双江的风韵,简直不像是从老马那么瘦小的胸腔里发出来的。”

    ——我发现那些歌唱得好的男人,长得帅的不多,至少我认识的人里是这样,包括歌星。也许上帝不想让他们什么都占全了。

  6. 俗话说“否极泰来”,燕环的“否”应该到了“极”了吧?下面可能会遇到一个帅哥才子,把前面那些乌烟瘴气的家伙全都秒杀。

  7. 女人千万不能因为着急而勉强找一个,不然结了婚生了孩子再来分手就很
    痛苦。

  8. 回复 “ Cindy”:我还想封蕾就是“雷锋”的读音反过来呢,呵呵!
    这个马大爷绝对要pass掉,还自己号称不肤浅呢,瞧瞧那点小农意识!

  9. 中间马大爷那段笑死人了。

    像师兄和马大爷这号的,越早越快看清面目就越好,不会朦胧中抓错一个以后一直在痛苦中徘徊。网上和生活中多少人包括《越界》中的王莙,任凭再好一个姑娘还不是找到一个不欣赏她的老公,年轻的时候当一朵白送的花,年纪还没多大就被当豆腐渣,消耗了很多年。

    宁肯剩着也不能乱拣白菜。剩女最大的欣慰就是没有被猥琐男缠上,更没有被孩子拖累着。人还不都是年轻的时候没经验没眼光,误打误撞容易看不清畏缩男的面目,越剩到后来越成熟,知道什么是自己喜欢和欣赏的,闭着眼睛嫁给猥琐男的可能性就越小。我觉得燕环现在就比早先可爱和有魅力了,会取长补短地打扮,工作上的成就也提升了自信,再加上随和聪颖大方直率,就是要这样越磨越光彩,越剩越胆大!就算没老李,没准还有老白(BRAD PITT)要出现呢。

  10. 人在找对象的时候,一般都会衡量一下双方条件,不做亏本买卖。但这种衡量不是市场上买菜那么简单的衡量,不可能完全做到“人不识货钱识货”,因为双方的价值观不同,考虑问题的重点也不同,常常不能反映出彼此的真实价值。

    师兄不欣赏,老马不欣赏,不等于条件高于这两个的男人也不欣赏。

    女主这种时候就要告诉自己:你看不上我,是你的损失!

  11. 老马的这些考虑也很好理解,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因为他没接触过女主,完全不了解女主,当然只能从外表上来权衡利弊。

    这可能也是国内很多女生相亲时看重房子票子的原因,对方再有多好的品质和才华,也不可能在相亲时全部展现出来,当然只能注重那些一眼就能看见的东西。

    那些在工作中生活中相识相知再相爱的人,可能就不会那么看重房子票子之类了。

  12. 真精彩

  13. 精彩 ,谢谢艾米!

  14. 女主对遇到的这几个男人,师兄,老李,老马,都没有真正动过心,都是外人在撺掇,可以再等等。

    当然,有可能等了一辈子,也没遇到一个让自己动心的人。也有可能终于等不下去了,随便找个人结了婚,结果那个让自己动心的人出现了。

    两种情况都是小说的好素材,但都是生活中的大不幸。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