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30)

程宁嘉的房子虽然没老李的那么高档,但面积也不小,特别是后面那个装修过的patio(庭院),最少能坐二十人。

但patio上没取暖设施,全靠各位来宾人气取暖,所以李燕环只在那里看了一下,就逃回屋子里来。

她端着盘子,从饭厅转悠到客厅,又转悠到家居厅,再转悠到早餐室,到处都没看到师兄,她也不认识其他人,想社交都插不进嘴,只好找个僻静处坐下吃喝,准备等到春卷吃光就收拾家伙打道回府。

她找到的这个僻静处,是程宁嘉的laundry room(洗衣房),很大,摆了洗衣机烘干机和一大排塑料衣筐之后,还能放下三四把椅子,她见有人在那里吃喝,便走了进去,坐在最后一把椅子上。

在洗衣房里吃喝的是一男两女,可能是老乡,正用一种她半懂不懂的方言谈得热火朝天,没谁理她。

她一边吃一边看外面饭厅摆着的电视,好像看迷住了,顾不上与人社交似的。

电视里放的是国内的一个当红电视剧,好些人都在看,边看边议论。

她最不爱看那些夫妻吵闹婆媳相争的节目了,现在只是为了掩饰自己落单才在那里假看,心里暗暗猜度师兄到底在搞什么鬼。

正假看着,一个人走过来,站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没叫那人走开,反正自己也没真看电视,挡住了就挡住了吧,遂转个向,背对电视,只吃不看。

来人惊叹道:“哇,李燕环,你吃饭怎么吃到laundry room里来了?”

她转过身,抬起头,见是一枚帅哥耸立在她面前。

她突然就明白了“玉树临风”这个词的意思。

脸也突然发起烧来,只好埋下头去,咕噜说:“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我是你的校友嘛。”

“是吗?”她慌得从椅子上站起来,“你——你你你坐——你坐——坐哪里?”

“没事,我站着吃,可以多吃点。”

她突然就觉得这话很幽默,傻乎乎地笑起来,自己也站起来奉陪。

她穿着三寸的高跟鞋,但鞋跟藏在直筒裤里,相当于内增高。现在她还得仰起头才能看到帅哥的脸,由此推算帅哥的海拔肯定超过一米八。

帅哥自我介绍说:“我叫白凡奇,你不记得了?”

她突然就觉得这名字很诗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入了歌词的,能不诗意?

但怎么还“漆”呢?

是专门用来涂在白帆上的漆?还是一种牌子为“白帆”的漆?

她忍不住问:“那个fan?”

“平凡的凡。”

“qi呢?”

“奇迹的奇。”

“哇,又平凡,又奇迹,你父母得是有多纠结啊!”

“你还说我?瞧你的名字,李燕环,环是肥,燕是瘦啊!你父母也得是有多纠结啊!”

两个人都笑起来。

她自嘲地解释说:“我爸教语文的,他很瘦,我妈很胖,他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说不管我长大了是像爸爸那样瘦,还是像妈妈那样胖,都是一绝色美人。”

“呵呵,自信心爆棚哈?”

“可不是爆棚吗?”

两人又笑了一通,她问:“你呢?你爸妈怎么给你起这么纠结的一个名字?”

“呵呵,我爸也是教语文的,本来想叫我‘白帆’的,又觉得叫这名的人太多了,不够别具一格,就给我名字加了个‘奇’字,意思是‘平凡之中见神奇’。”

“也是自信心爆棚哈?”

“就是啊!他爆棚没事,结果搞得我一生平凡,却没见出神奇。”

“我也是,一生肥胖,从来就没瘦过。”

她希望帅哥说:“你哪里胖啊?”

但帅哥什么都没说。

她暗自搜寻自己记忆中的名字,就是没发现“白凡奇”几个字。这么出众的名字,如果曾经认识,不可能记不住啊!

她问:“你是我们系的?”

“我要是你们系的就好了。”

她没敢问“为什么是我们系的就好了呢?”

帅哥也没解释。

她又问:“那你是哪个系的?”

“你看我像哪个系的?”

“中文系的?”

“哈哈哈哈,C大有中文系吗?”

“应该是没有。那你是英语系的?”

“也不是。”

“比较文学系?”

“呵呵,不是。怎么总把我往文学语言专业里猜呢?”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因为你的气质很文学语言。”

“气质很文学语言是好还是不好呢?”

“当然是好。”

“哦,那是我老爸的功劳,因为我老爸是中文系的。”

“那你到底是什么系的?别告诉我你是体育系的。”

“不是体育系的,是Computer science(电脑系)的。”

她想了想,好像没在computer science修过课,两个人怎么可能认识呢?

她问:“你——在我们系修过课?”

“没有啊。”

“那你——怎么认识我?”

“你想不起来了?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她已经被帅哥电得五迷三道,脑子转动都不灵了,面红耳赤地想了一阵,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贵人:“那我们——是在哪里见过?”

“在你家。”

“我家?你也是我们F市的人?”

“不是啊。”

“那你怎么去过我家?”

“你就那一个家?”

她一惊,莫非我老爸有外室?不然哪来的几个家?但老爸有外室也不对呀,因为我不在那里呀,帅哥怎么可能在老爸外室那里遇到我呢?

她不解地问:“那我还有几个家?我爸妈都在F市工作——”

“我说的是你的家,不是你爸妈的家。”

“哦,你说的是美国这边的——家?”

“嗯。”

在她概念里,“家”就是有很多亲人的地方,至少有夫妻两个才行,搞不好还上有老下有小,农村亲戚一大堆,像她这样一个人租个地方住着的,不叫“家”,只是一个住处而已。

但既然帅哥把这样的“住处”称为“家”,那就从了吧。

她问:“我美国哪个家啊?我在美国搬过好几次家的。”

“我只去过一个,那时你的室友是会计系的——”

“哦,你是说封蕾啊?”

“应该是叫这个名字。”

她思忖了一会,说:“那你是去找她的吧?”

“找谁?”

“封蕾啊?”

“为什么我是去找她的?”

“因为那时好多人都去找她。”

“好多人都去找她,我就是去找她的?”

“那你是去找谁的?我那时就她一个roommate(室友)。”

帅哥不回答,只意味深长地笑。

笑得她心儿乱跳,满脸发烧,厚着脸皮问:“你是去找我的?”

“不可以吗?”

“怎么会不可以呢?但是——如果你是去找我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

“所以我说你是贵人多忘事啰。”

“是不是你去找了,但没找到我?”

“找到了啊,我们还聊了天的。”

“我们聊了天的?聊什么?”

“聊天啊。”

“我知道是聊天,但聊什么呢?”

“聊天啊。”

她搞糊涂了。

帅哥饶了她一命,不再逗她,揭秘说:“我们聊的是天气。”

“哈哈哈哈——”这个包袱抖得好!她忍不住大笑起来,把屋子里另外几位惊得停下了聊天,全都诧异地看着她。

她赶快站起身,端着盘子跑到饭厅桌边去拿食物,漫无目的地东拿西拿,完全不知道自己拿的都是些什么。

帅哥也跟了过来,在她身边低声说:“哇,你拿那么多牛肉粉丝,很喜欢吃?”

她撒谎说:“我——还没尝过呢。”

“快别拿了,肯定不好吃。”

“你尝过了?”

“还用尝?剩下那么多,就知道难吃了。好吃会根本没人吃?”

她定睛一看,果然,满满一盘,都没怎么动过。哇,这是谁带来的?多丢人啊!她赶快望一眼自己做的春卷,还好,有人吃,很有人吃,相当有人吃,只剩几个了,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帅哥又说:“喂,这里有春卷,你快拿一个,不然待会肯定没有了。我前一趟拿的时候,还是满满一大盘的,转眼就见底了——”

她受到帅哥赞扬,虚荣心得到更大的满足,笑眯眯地问:“你很喜欢吃这个春卷啊?”

“嗯,这是今天最好吃的菜。你不喜欢吃?”

“我还没吃呢。”

帅哥连公筷都来不及使了,尖起两个手指,抓了一个放她盘子里:“看,我说要快抢吧,最后一个了——”

她一看春卷盘子,果然已经空空如也,哇,就眨个眼的功夫啊!

她的虚荣心已经满足得没地方装了,喜滋滋地把自己盘子里的春卷夹给帅哥:“你吃吧,我还有好多呢。”

帅哥看看她的盘子:“你还有好多?在哪里?”

她格格笑着不回答。

帅哥向洗衣房的方向望了望,压低嗓门问:“藏在那里?”

她像被人点了笑穴一样,笑得更欢了。

旁边的人都瞪大眼睛望着她。

她强忍住笑,说:“我怎么会把春卷藏在那里?”

“那你怎么说你还有好多?”

“因为我还留了一部分没带来嘛。”

帅哥咂摸了一会,恍然大悟:“春卷是你做的?”

“是啊。”

“真是你做的?”

“怎么,不相信?”

帅哥愣了片刻,说:“哇!你太厉害了!做得太好吃了!比我妈做的好吃多了。”

“你妈也会做春卷?”

“会呀,就是没你做的好吃,每次都弄得油腻腻的,吃起来就像是在喝油一样——”

她内行地判断说:“那可能因为她不是炸的,而是煎的。”

“炸和煎还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

“不都是用油——fry吗?”

“是用油fry,但一个是deep fry(炸), 一个是pan fry(煎)嘛,怎么会一样呢?”

帅哥思考了一会,仍不明白:“但是deep fry用更多的油,不是会更加油腻吗?”

“不会,deep fry的时候,油很多,温度很高,春卷一放进去,每个部位都受热,一会就炸好捞上来了,炸的时间短,油还来不及渗透到里面去,所以含油不多。反正炸春卷也只是为了炸脆外面包的皮子,因为里面的馅子是事先就炒熟了的,炸不炸都无所谓。而煎呢,油放得少,春卷只有一面接触到油,用的时间就长,油就渗透到最里面去了,所以油腻腻。”

“嗯,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她灵机一动提议说:“我今天做了好多春卷呢,没带来的都冻在冰箱上层,你这么喜欢吃,可以上我家去拿一些回去,想吃的时候用油炸一炸就行了。”

帅哥连连摇头:“不行,不行,我不会炸春卷,别炸出火灾来了。”

她灵机二动改进说:“那简单,我可以炸好了再给你。”

“真的?”

“当然是真的。”她灵机三动解释说,“不过最好是现炸现吃,放久了就皮了,不好吃了。”

“那怎么办呢?”

“你可以上我那儿去,我炸给你吃。”

“你住哪里呀?等我馋春卷的时候就跑你家去吃。”

她把自己的地址口授给了帅哥。

46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30)

  1. 沙发!

  2. 哎哟妈呀,终于坐上了沙发。一个字儿都没敢多写。上回多写俩字儿就被挤下来了,呵呵。

  3. 哎呀,这沙发坐太值了!关键人物男主角出场了!我看得那个心花怒放。这俩人的对话那么幽默,一瞅就好登对嘛,连名字都纠结得登对!我猜是帅哥央求师兄把燕环带来见面的,师兄可做了件大大滴好事!帅哥能在室友大大美女的光环照耀下对燕环念念不忘,说明真的是对上眼喽!开心死了。

  4. “玉树临风”的男主出现了?哈哈,替燕环开心!不过就算不是男主,这么个慧眼识美人的帅哥也挺让人开心的~

    看完这么甜的一集,扬着嘴角睡觉去咯~:)

  5. 这才刚贴上来没多久呢,就有人来点“下拇指”了,这蹲点的功夫够深呐~不容易不容易,辛苦了:)

  6. 这俩说话太逗了,相当的登对啊,完全没有头次见面的陌生感,有戏,哈哈

  7. 哈哈,替燕环开心!

  8. 隐形的翅膀

    这是男主角么? 果然是当年有些来追求燕环的男生被误解成是追求封蕾的,而被忽略了啊。 真为燕环高兴。

  9. 哈哈哈男主总算出现了!太高兴了!两人一看就很登对!

  10. 看了这篇,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为男女主角的喜相逢而开心。在茫茫人海中,终于彼此看见了。

    艾米笔下生花自不用说,另外再次佩服一下艾米起名字的神功。

  11. 男主终于出现了!

  12. 这一集完全是在傻乎乎的抿嘴笑着看完的。。。。上班时间中

  13. 白凡奇又帅又风趣,比师哥强太多了。

  14. “就是啊!他爆棚没事,结果搞得我一生平凡,却没见出神奇。”

    “我也是,一生肥胖,从来就没瘦过。”

    她希望帅哥说:“你哪里胖啊?”

    但帅哥什么都没说。
    --
    可能帅哥也希望燕环反驳他关于自己的“一生平凡”论。

  15. 燕环对春卷的制作方法真有一套,学习了,下次照着做。我以前买过冷冻的生的上海春卷,想着少吃点油,热春卷时我就是傻乎乎的用油煎弄熟的,结果的确搞得油腻无比。

  16. 我爱故我在

    燕环被帅锅电晕了~~~呵呵,不由自主
    昨天看完了29心里直打鼓,这个男猪脚在哪里啊~~~,今天一来就出现个大帅锅,哈哈哈

  17. 我爱故我在

    又看了一遍二人的名字纠结论,真是对对联一样滴!这二人真是太默契了

  18. 她把自己的地址口授给了帅哥。
    --
    虽然燕环还没谈过恋爱,已经很会制造机会进一步与帅哥交往了嘛。这说明燕环的情商高。

  19. “比较文学系?”
    --
    哈哈,怪不得燕环猜比较文学系,比较文学系的确出帅哥!

  20. 好开心!!俩人的对话我笑滚了。。

  21. 太替燕环高兴了,尤其在经历农民马大爷的拒绝之后。终于等来了有慧眼欣赏燕环的男主了。

  22. 恭喜执子啊,感觉太准确了,看来男主出现啦!
    看得好开心,谢艾米!

  23. 早些时候忘了说,这集是个惊喜,周末的礼物,谢谢艾米今天抽空写这集。

  24. 如果撮合燕环和帅哥真是师兄的计划说明师兄还是挺不错的,用行动来表达对燕环帮他找到工作的感激。

  25. 这集看得好幸福哦…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26. 哇 太好了。马大爷一边去。

  27. “我要是你们系的就好了。”
    ——这句话可以有多种解释:

    1、如果我是你们系的,那就可以(在读书期间)天天和你在一起了。(但是这样说好像太早了,刚接上关系呢)

    2、如果我是你们系的,早就和你认识并交往了。

    3、如果我是你们系的,工作就有保障了。(生物博士找个博士后的工作总是没问题的,回国也应该能进大学任教,但电脑硕士就看市场和运气了)

  28. 她自嘲地解释说:“我爸教语文的,他很瘦,我妈很胖,他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说不管我长大了是像爸爸那样瘦,还是像妈妈那样胖,都是一绝色美人。”

    ——原来女主的名字是这样来的!

  29. 据说要套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套住他的胃。看来女主这一手好菜不是白做的,终于派上了用场。

  30. 执子之手偕老

    哇哇哇,这集看的好开心啊,从头笑到尾!!!

    恭喜燕环!!!

    再自夸下我自己,感觉超灵!

  31. 哇,帅哥从天而降!

  32. 燕环被帅哥电晕了,不过还是很机敏,马上利用用春卷制造了机会。

  33. 吃中饭的时候又看了一遍,还是笑半死。我觉得最可乐的就是燕环和帅哥的第一次见面(对女主来说)居然是在作客的洗衣房里!更可笑的帅哥挡住她要引起她注意,燕环居然转过身继续埋头吃饭,不是一般的淡定姐啊!以后他俩估计想起来都要笑一通,多么可爱的初相见!

  34. 人家梅花三弄,艾米灵机三动!看得俺好欢乐:)

  35. 这一集看的心花怒放啊 呵呵 帅锅明显是过来套瓷嘛,燕环同学也很有技巧,用胃去抓住男人的心哈 …… 开心啊
    期待下集

  36. “呵呵,我爸也是教语文的,本来想叫我‘白帆’的,又觉得叫这名的人太多了,不够别具一格,就给我名字加了个‘奇’字,意思是‘平凡之中见神奇’。”

    白同学有慧眼啊,他于平凡之中见神奇,就是燕环了,很早就来宿舍里聊天,可那时燕环哪里知道有人会在乎她啊,以为都是来找封蕾的,这个情愫很早就埋伏在那了
    (阿蘅)

  37. 男主终于出现了。两人之间的对话真太欢乐啦:)笑翻。艾米的文字功力着实叫俺佩服!

  38. 大家都在赞赏帅哥,我来唱个反调:这人会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动机?

    我不是说女主不值得帅哥爱,只是说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39. “她定睛一看,果然,满满一盘,都没怎么动过。哇,这是谁带来的?多丢人啊!她赶快望一眼自己做的春卷,还好,有人吃,很有人吃,相当有人吃,只剩几个了,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深有同感,每次去参加potluck聚会,都要煞费苦心准备食物带去,生怕别人不爱吃,如果带去的食物没吃完,都不好意思去拿回自己的盘子,怕人家知道那菜是谁做的了:)

    最保险的办法是带饮料去:)

  40. 回复“艾友友”:

    有次我家里搞potluck聚会我家提供了一个大的生日蛋糕,每个客人酒足饭饱后都被塞了一块,结果另外一个客人带来的满满一盒蛋糕一点都没动。她走前跟我说要把容器带走,于是我就把蛋糕全都拿出来装到另外一个盒子里。她走的时候我在忙别的事情,后来才发现她把容器和盒子都带走了,哎。那蛋糕据说还是她儿子专门为这次聚会做的。

  41. 我有一次做的冰粉不到5分钟就一抢而光,超有成就感!

  42. 回复“路喜”:
    哇,我以前最喜欢吃冰粉了,已经好多年没有吃到了。快讲讲怎么做的?

  43. 我在淘宝上网购了“味缘”冰粉粉带过来的。用适量的开水一冲放冰箱冷凝就行了。再熬好浓浓的红糖水,吃的时候就舀一碗冰粉出来,加红糖水,芝麻,干果,冰块什么的。炎炎夏日来一碗清凉冰爽:)

  44. 回复“路喜”:

    我是有一阵子没回国了,有机会一定去买“味缘”冰粉粉。谢谢你的解馋秘方。

  45. 发个地址给我,lucy3508@hotmail.com, 我给你寄几包去。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