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32)

聊了半天,李燕环也没打听出帅哥的下落来,还把程宁嘉的好奇心给打听上来了:“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关心这个男生?”

她支吾说:“哪是什么关心啊!是他说我做的春卷好吃,要我包春卷他吃,害得我真的包了几十个,冻在冰箱里,把我冰箱上层都占满了,现在他又不来拿,我也不知道他的电话号码,还以为你知道呢——”

程宁嘉听到“春卷”二字,立马就歪楼了:“哦,春卷是你做的呀?肯定很好吃,一下就抢光了,我都没吃上呢!不过我女儿吃了,很喜欢,这两天一直闹着要吃春卷,我从中餐馆买了几个给她,她说不好吃,一定要我给她做party(聚会)上的那种春卷,但我这个笨妈,哪里会做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能说什么?只好忍痛牺牲,还做出一派受宠若惊的样子:“真的?你女儿这么瞧得起我做的春卷?那我明天带一些来给你,让你带回去给女儿吃。”

第二天,她带了一袋冰冻春卷来交给程宁嘉。

第三天,她自己炸了一袋春卷,带到单位来给同事们吃。

第四天,她还没寻找到帅哥的下落,气急败坏,把剩下的一袋春卷炸了,自己早中晚三餐吃掉了。

但她这个反动派,做什么都招来相反的结果:刚把三袋春卷全部干掉,帅哥给她打电话来了:“馋春卷了。”

话虽然说得没头没脑,但她一下就猜出了是谁,马上心动过速,差点泣不成声。

她吸了口气,抑制住狂喜,淡淡地说:“那还不简单?馋了就过来吃呗。”

“真的?”

“不是。”

那边肯定很意外,没声音了。

她生怕把帅哥吓跑了,赶紧抖出包袱:“春卷怎么会是蒸的呢?是炸的。”

帅哥呵呵大笑起来,把她耳朵震得一麻。

她体贴地等帅哥笑够了,才悄声问:“你——什么时候来吃春卷?”

“今天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今天什么时候?”

“七点吧,你方便不方便?”

“没问题。你知道我住哪里吧?”

“你那天不是告诉我了吗?”

“但我没告诉你gate code(大门密码)呀。”

“哇,还有gate code?你住的是什么壁垒森严的地方啊?中南海?”

“哪里是什么壁垒森严,好多小区都有gate的。”

“那你把code告诉我吧。”

“0911。”

“嗯,好记。”

打完电话,她一看手机,已经下午一点多了,还得去东方店买春卷皮和芹菜豆干,又得去老外店里买火腿片,还得现做馅子现包,炸可以等到帅哥来了再炸,但其他几项怎么也得三四个小时。

她班也不上了,对程宁嘉撒谎说:“我老朋友来了,肚子疼,下午请个假。”

程宁嘉自己也不是什么坚守岗位的好同志,经常是下午三点左右就翘班,跑去接女儿放学,所以对其他人的请假要求都非常理解:“去吧去吧,好好休息一下。”

她以痛经的步伐走出实验室,然后就一溜烟地跑掉了。

等她买了春卷材料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三点多了,她立即换上她的做饭服,摆开战场,切芹菜,切豆干,切火腿,切姜丝,切青葱,然后下锅煸炒,炒好后用个洗菜的钢丝篮子装上,控油控汤,等冷了再包。

一切都很顺利,就是在春卷皮上出了一点小麻烦,差点毁了她的色诱大计——是色香味的色哈,不是女色的色,你懂的。

东方店的春卷皮都是刚从冷冻室里拿出来的,买回家了都还是硬邦邦的,得解冻了才能包。她平时都是提前一天放在冷藏室里解冻,那样解得比较自然,不会把春卷皮搞坏。但今天没时间了,只好用微波炉解冻,效果差多了,有些皮子的边缘都起皱了,有些粘在一起撕不开,只能做面皮汤,要么就扔掉。

幸好她买了好几包春卷皮,除掉那些没用的,还有足够帅哥吃一顿的料。

她包着春卷,突然想起闺蜜曾经说过的话:哇,你做的春卷怎么这么袖珍啊?是照着我第一个Ex的小弟弟做的吧?注意,我说的是勃起后的尺寸哈。其他的Ex都像中餐馆卖的那种egg roll(春卷),有你这春卷的三个粗,两个长!

闺蜜还说,你这么会包春卷,以后肯定“手活”很好,哪个男生娶到你,真是有福了!

这话是好久以前说的,当时听的时候觉得很恶心很尴尬,还嗔怪闺蜜来着。

但今天不知是怎么的,脑子里翻来覆去就是转着这个比喻,手里捏着捏着,就觉得软软的感觉很异样,沾点鸡蛋清来封口,也觉得滑腻腻的很暧昧,看着切菜板上摆得越来越多的春卷,更觉得自己很黄很暴力。

真是邪门了!

她包好了春卷,赶紧打扮,想来想去不知道穿什么好,穿太正式了,怕暴露出自己的狼子野心,而且也不方便在厨房操作;穿太随便了,又怕有碍观瞻,倒了帅哥的胃口。

最后她决定穿那套有领有袖但比较宽大的睡衣裤,红黑相间的格子,很卡哇伊。虽说是睡衣裤,但到处都遮得严严实实,完全可以穿到外面去,在客厅和厨房穿更是没问题。而她装在宽大的衣裤里,看不出胳膊粗腿粗,显得很娇小,很随意,给帅哥留点想象的余地:瞧,不打扮都有这个水平,如果打扮一下,那更不得了啦。

七点过了十几分,才听到帅哥敲门。

她跑过去开了门,赫然看见一美帝站在门外,穿着一件迷彩花纹的棉夹克,下面是破洞牛仔裤,里面肯定没穿秋裤,因为从破洞里能看见“赤果果”的腿,像是刚从伊拉克打仗回来的veteran(荣军)。

她热烈邀请:“快进来,快进来,外面冷。”

帅哥走进门来,把手里一束红艳艳的花递给她。

她激动得差点晕倒:“花?给我的?”

帅哥到处张望了一下,说:“这屋里没别人,只能是给你的了。”

她开心得格格直笑。

这可是她人生第一次收到男生送的鲜花啊!

还是一个帅哥男生!

这要不叫人品大爆发,啥叫?

她赶快把自己花瓶里为迎接帅哥刚买的鲜花扯出来,扔进垃圾桶,到水管那里把花瓶洗了一通,再装上满瓶清水,把帅哥送的花插进去,排列组合了一番,放在客厅茶几上,娇羞地说:“还买什么花呀,太破费了。”

“不是买的。”

“不是买的?是你自己种的?”

“我哪会种花呀!”

“那是哪儿来的?”

“偷的。”

“偷的?”

“嗯。”

“你是偷花贼?”

帅哥忸怩说:“不要直呼其名嘛,多不好意思啊。”

她笑弯了腰:“哈哈哈哈,你太好玩了!”

帅哥一本正经地解释说:“我来的时候,路过一户人家,看到篱笆边上的花开得正艳,我瞅瞅附近没人,就偷偷扯了一把,拿过来换顿饭吃。”

她觉得帅哥好幽默,生怕自己显得boring(无趣),急忙配合说:“别人家的狗没出来追你?”

“追了。”

“没咬你?”

“没有。”

“怎么不咬你呢?”

“你没听说过‘狗不理’?”

她又格格笑起来,连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么动辄格格乱笑,实在很傻,但就是忍不住。

帅哥脱了外面的迷彩冬衣,露出里面的黑色T恤,一下从美帝变成了意大利黑手党。

帅哥真是玉树临风啊,非常骨感,腹部比平坦还平坦,是负海拔,向里凹的,两边的骨头比腹部还高,裤子就那么松松地挂在骨头上,让她想起一个成语:游刃有余。

不像她,每条牛仔裤都是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提得上去,要使劲吸着气才能拉上拉链,一旦拉上了拉链,她就成了“油瓶倒了都不扶“的大爷。

不是她不想扶,实在是扶不了啊,因为牛仔裤像石膏一样绑在身上,腰和腿都弯不下去,咋扶?

所以她的牛仔裤只能穿着逛街,如果穿去上班的话,那就只能站着做实验,不能坐下用电脑。她从来不穿牛仔裤去做客,怕主人请她坐沙发,那她只能横躺在沙发上。

帅哥肯定没这个问题,轻轻松松就坐在了她客厅的沙发上。

她去冰箱拿了一罐冰镇饮料来,递给帅哥,又把电视打开,然后指指厨房说:“我去炸春卷,你先看会儿电视。刚才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炸早了怕皮了。”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你不是说你不敢炸春卷,怕炸出火灾吗?”

“但是我可以帮你拿着灭火器啊。”

她忍不住笑起来:“呵呵呵呵,有那么严重吗?”

“以防万一嘛。”

“不用不用,你看电视吧,我一下就好。”

“我坐这里等吃,多不好意思啊!你分配点什么活我干吧。”

她开玩笑说:“那你就写家庭作业吧。”

“行,我背九九乘法表。一一得一,一二得二——”

她一路笑着跑厨房去了。

厨房和客厅之间是通的,只有一个半人高的吧台隔着,她边炸春卷边和他说话:“你在哪儿上班啊?”

“记者同志,我可以用方言回答吗?”

她忍俊不禁:“可以呀。”

他大着舌头叽里咕噜了一通。

她自然是一句都没听懂,便学着央视记者的口吻说:“同志,请翻译成普通话。”

“翻译成普通话就是‘我爱祖国’。”

她格格格地笑了一阵,知道帅哥不愿意谈这个话题,马上联想到程宁嘉认识的那些在flea market(跳蚤市场)摆地摊的华人。那些人对人介绍自己的时候,都爱把国内的辉煌职业搬出来说事,京剧演员啊,杂技演员啊,绝口不提在美国摆地摊的事。

她想了想,换个话题:“你住的地方离这里远吗?”

“记者同志,我可以骂人吗?”

“当然可以,只要不骂我就行。”

“打到美帝!打到奥八(奥巴马,美国总统)!”

呵呵,估计帅哥连地摊都没得摆,是个homeless(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吧?

但homeless就证明帅哥没老婆,也找不到女朋友。

太好了!

谁说不能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不幸之上?

我就建立了,咋地?

她生怕帅哥为自己的处境自卑,不敢再提问,开始拿自己开涮:“我还到网上去找过你呢。”

“真的?找我干什么?”

“找你来吃春卷啊。”

“那还用找?我肯定会来的。”

“但你没有我的gate code,怎么进得来呢?”

“我可以等着那些有code的人进来的时候,跟在他们后面溜进来呀。”

“我们那门灵得很的,说一次只放一个人进来,就只放一个人进来,后面想趁机闯关的,都会被铁门砸中。”

“那我可以打电话问你要code呀。”

她刚想说“但你没我的电话号码呀”,猛然想起今天就是他打电话过来的。

她搞糊涂了:“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

“网上查到的。”

“但是我没把电话号码放在网上啊!”

“从来没放过?”

“从来没——我就是找工作那会放了个resume(简历)在网上,那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

“这不就结了?”

“但我找到工作之后就把resume撤下来了啊。”

“撤下来有什么用?早就被互联网cache(存储,缓存)了。”

“你从网上cache里找出来的?哇,你可真厉害啊!”

“这有什么厉害的?现在是信息时代啊同学!藏一个人很难,但找一个人很容易。”

“谁说藏一个人很难?你就藏得很好嘛,我怎么找都没找到。”

“那是因为你没用心找。”

“谁说我没用心找?我就用心找了!真的,我——”她把自己怎么找怎么找都说了出来。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犯傻了。

彻底暴露出自己的狼子野心!

Advertisements

40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32)

  1. 抢位先。沙发么

  2. 老二?真的吗?

  3. 难道男主是在利用燕环?而后在利用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爱上了燕环?

  4. 意外之喜!沙发扶手!

  5. 哎呦!一下掉到地板上!

  6. 难道帅哥是国家安全局的?
    如果说他接近燕环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又想不出燕环有什么利用价值?除非让燕环去偷老李的科研成果。

    燕环先别管那么多了,先享受一下帅哥再说吧!
    看燕环和帅哥的对话,不管怎么说都在互相取悦对方嘛!
    by NM

  7. 我又来出个有奖竞猜题:

    帅哥为什么不肯正面回答有关自己工作和住处的问题?

    1、他有老婆,怕燕环知道了他的工作单位和住处会发现他已婚的事实。
    2、他的工作很糟糕,住处也很糟糕,所以不愿意燕环知道。
    3、他认为燕环第二次见面就打听这些很不礼貌,不尊重他的隐私。
    4、他的工作和住处都比燕环好,不愿意说出来让燕环自卑,或者产生“高攀不起”的想法。
    5、其他。

  8. 我希望是:4、他的工作和住处都比燕环好,不愿意说出来让燕环自卑,或者产生“高攀不起”的想法。

  9. 选5——–想起电影"绿卡"。难道白帅哥想利用燕环,办假结婚?

  10. 我猜回答的是谐音。
    另外,猜这春卷有炸糊的可能。也好,俩人就出去吃个饭。

  11. 我猜5 其他。
    帅哥是不是和师兄是室友? 或者和师兄在同一个地方工作?对于师兄和燕环的关系,帅哥可能听说了一点,所以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工作和住址。

  12. 牛仔裤那段把我笑晕了,特别是那句只能躺人家沙发上,好形象啊,想想就乐,哈哈

    这俩说话都挺幽默,很合拍的感觉:)

    想不出来帅哥为什么不愿意正面回答燕环的问题,也许就为了耍酷?既然他说燕环没找着他是没用心,那说明他的信息是网上可以找到的,想man也man不了啊

    还是等下回分解吧:)

  13. 帅哥好歹也是C大电脑系毕业,会混到homeless那么惨吗?为什么一定要利用燕环呢?难道连读者也不相信真的有人会爱上她吗?什么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14. 就是呀!同意秋美,我选四!

    燕环这么幽默可爱,帅哥是帅,不过很多自己长得好看的人反而对恋人的长相不那么苛求。 大街上走到一起的绝色帅哥美女对对配好像不多呢?看到燕环不由自主地宠爱帅哥,神魂颠倒的样子,说的话也是活泼俏皮,估计帅哥很受用哦。

  15. 嗯,回答艾友友的问题,我也选4!

  16. 艾友友的问题,我也选4。
    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瘦女生的,我身边一个亲戚就喜欢比较丰满的女生,在女生眼里属于胖子的那种。而咱们可爱的燕环除了胖点,其它都很不错的,有可能就是帅哥喜欢的类型。

  17. 很黄很暴力那段简直笑晕了。妙笔!

  18. 隐形的翅膀

    好看, 希望燕环能如愿!

  19. 太幽默了! 迈着痛经的步伐。。。

  20. 我也选4

  21. 拷问别个把倒把自己烤糊了!

  22. 隐形的翅膀

    燕环买的牛仔裤没有弹性, 和胖瘦没有关系。 我买过一条那样的裤子,难受死我了。 穿了一次再没有动过。

  23. 看来老李被燕环给彻底抛到脑后了。

    艾友友的题目,我选5 吧,4的话有点太言情了,高富帅来拯救我们的胖美人吗?总觉的这帅哥的出现跟闺密脱不了干系:)

  24. 帅哥电话里提到中南海,又把自己的职业翻译成我爱祖国,难不成他是中央情报局的同邪在美国当间谍滴干活?:)))

    “谁说不能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不幸之上?
    我就建立了,咋地?”
    ——哈哈哈哈,笑死了。妙笔生花,妙笔生花啊!!
    环肥燕瘦从序开始就风趣幽默,笑点多多!太精彩了!

  25. “艾友友的问题,我也选4。” – zt

    太精彩!

  26. 可爱。 边看边何燕环一起开心,燕环之前都没有这么高兴过。 / 帅哥别出状况啊,不然燕环真要伤心了。

  27. 第30集: “她穿着三寸的高跟鞋,但鞋跟藏在直筒裤里,相当于内增高。”
    第31集: “她走到了大门边,从臭鞋大阵里寻出自己的鞋,拿在手里,转过身去背对着门穿鞋,免得弓腰的时候屁股冲着一屋子的人。”

    有点糊涂了,燕环在party到底穿没穿鞋?

  28. 回复“Amour”:

    可能你没参加过华人家里举办的party,所以不知道来宾进门就要脱鞋的,但那不等于大家都是赤足在宴会上走动。像李燕环这样穿着很长的直筒裤的人,更不会赤着脚让自己的裤脚扫地。她可以自带一双高跟拖鞋,也可以穿主人预备的鞋。

    你有挑刺的精力,还不如仔细读一下原文:

    第一处是“她穿着三寸的高跟鞋”,第二处是“她自己的鞋”。

    貌似你从来不发言,发言就是挑刺,而挑刺又缺乏想象力和推理能力,典型的“一知半解,却自以为是,且好为人师”,我把你封掉了。

  29. 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年轻时能说会道多了,我们那时要是这样东扯西拉开玩笑,会被认为是“轻浮”“不诚实”“夸夸其谈”的。

  30. 最后那段问答太有意思了!本来是是燕环问帅哥怎么找到她电话的,结果问着问着就变成自己招供自己的用心了。让我想起了艾黄两人的对话,哈哈哈。

  31. 对艾友友的选择题,我选2,帅哥的工作和住处都很糟糕,所以不愿意让女主知道。我的根据是:

    1、他是电脑硕士,工作市场上竞争很激烈,搞不好就会失业,或者为了办绿卡,呆在一个克扣剥削他的公司。

    2、如果他是博士,他会多一条出路,当“发考题”(大学教师),或者回国进高校,但硕士就很难走通这条路。

    3、他早女主几年毕业,最早去的是G州,但现在却在E市,说明他中间换了工作,不像是混得很发达的样子。

    4、女主是博士,在E所工作,住在gated的小区,可能穿的衣服拿的手袋也比较高档,一看就知道混得不错,帅哥作为校友,没有后毕业的女主混得好,自然不愿意提及自己的工作和住处。

  32. 隐形的翅膀

    有一点替燕环担心啊, 这个男生,看着阳光,但是怎么感觉有点复杂?

  33. 隐形的翅膀

    燕环也非常有意思,别人觉得遇到的男生是个homeless,或者没有好的工作,估计是失望, 她倒好,高兴都来不及,在择偶这见事情上,她的要求真是和大多数人不一样。

  34. 隐形的翅膀

    这“件”事情上,

  35. 回复“隐形的翅膀”:我认为燕环有点自卑,所以如果帅哥homeless或者工作不好,她就很高兴,觉得不会因为条件差太远而不相称。
    艾友友的有奖竞选我也选2。

  36. 哈哈,就知道是这结果。。。

  37. 女主很高兴帅哥是homeless,主要是觉得homeless的人就没女友没老婆,这样她才有机可趁。

  38. 我爱故我在

    太幽默了,笑得肚子都痛了~~~~
    燕环的牛仔裤确实没有弹性.但不易变形,能把肉裹得严实些.选择合身显瘦有弹性的牛仔裤十分不易啊,搞不好很容易把肉勒出来,而且容易变形.

  39. “她跑过去开了门,赫然看见一美帝站在门外……一下从美帝变成了意大利黑手党……帅哥真是玉树临风啊……”
    简洁有趣的描写生动地刻画出白凡奇的帅美,画面感很强,让人过目不忘。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