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33)

那天的晚饭,李燕环做了四菜一汤,除了春卷之外,她还做了清蒸龙利鱼,蒜蓉空心菜和芦笋炒虾球,汤是紫菜豆腐汤,都是她最拿手的家常菜。

帅哥坐在她对面,十分专一地吃着春卷,其它什么菜都不碰。

她好奇地问:“这些菜你都不爱吃啊?”

“哪些菜?”

她指了指春卷以外的那几个菜。

“爱吃啊。”

“爱吃怎么没见你夹呢?”

帅哥呆萌地问:“我还可以吃这些菜?”

“怎么不可以呢?”

“我以为只能吃春卷呢。”

“为什么只能吃春卷?”

“因为你请我的时候只说让我过来吃春卷。”

“哈哈——”她忍俊不禁,差点把嘴里的饭菜喷出来,急忙捂住嘴,“那我每次请你还得预先就把菜谱报上来?”

“每次请我?听着好像还有很多次耶。”

她说漏了嘴,很不好意思,又见他已经注意到了,只好厚着脸皮问:“很多不好吗?”

“很多是几多?”

“N多。”

“N等于几啊?”

“你想等于几就等于几。”

“说话算话哦。”

“当然说话算话。”

帅哥伸出手来:“拉钩。”

她还从来没跟男生拉过手呢,这下好了,把“处女拉”献给了帅哥,值!

她腼腆地伸出手,和帅哥拉了一下钩,感觉帅哥的手指很修长,体温不高不低,指肚不软不硬,拉得不紧不松,虽然老祖宗有古训,男女授受不亲,但和帅哥拉拉钩绝无违和感。

帅哥拉完钩,才放开享用四菜一汤,虽然饭量可以跟山顶洞人媲美,但饭姿绝对是文明人的档次,不吧嗒嘴,不嚼着饭说话,也不在菜碗里翻翻拣拣,一看就知道从小受到良好家教。

吃饱喝足了,帅哥才开口赞扬说:“嗯,太好吃了!很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了。”

“这都是家常菜啊!”

“家常菜?你天天吃这个?”

“基本是天天吃,不过是跟别的菜——花插着吃。”

“哇,你太奢侈了!”

“那你天天吃什么?”

“有什么吃什么。”

“什么叫‘有什么吃什么’?”

“就是Eat whatever I can lay my hands on。”

这不叫解释,叫翻译,估计如果要他解释这句英语,他又会翻译成汉语。这说明帅哥不想谈这个话题,她只好说点别的:“我问了程宁嘉,她说不认识你。”

“程宁嘉是谁?”

“就是上次party(聚会)的女主人啊!”

“哦。”

“你去她家吃饭,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是去吃饭,又不是去追她,干嘛要知道她的名字?”

她一愣,随即笑起来:“那你是别人带去的?”

“不是,是自己去的。”

“是她先生邀请你去的?”

“谁的先生?”

“程宁嘉的先生,就是party的男主人。”

“不是啊,男主人没请我。”

“女主人不认识你,男主人没邀请你,你又没谁带去,那你是怎么跑到party上去的呢?”

他做了个跑步的姿势:“就这样跑去的啊。”

她被他钻了空子,但不着恼,开玩笑说:“哦,你到party是去跑步的?”

“那天没事到处逛,看到那里有party,知道有饭吃,就进去了。”

“哈哈,没人问你是谁?”

“有啊。”

“那你怎么回答?”

“我说我是白凡奇啊。”

她真心搞不懂了:“你说了你的名字,怎么程宁嘉会不知道呢?”

“我又没对她说我的名字,她怎么会知道?”

“那你是对谁说你的名字?”

“当然是对那个问我的人说的。”

“谁是问你的人?”

“你呀,不记得了?”

她又被他钻了空子,有点恼火他的乱兜圈子不说实话了:“别开玩笑了,怎么说得像个homeless(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一样?”

“本来就是homeless 么。”

“不可能吧?”

“为什么不可能?”

“你是C大的电脑硕士,还会homeless?”

他撇撇嘴:“电脑硕士homeless的多了去了,大把抓。”

“我知道学电脑的不太好找工作,但你不是在G州找到工作了吗?”

“那公司垮了。”

原来如此。

她满怀希望地问:“那你后来肯定去了更好的公司吧?”

“对别人来说可能是更好,但对我来说是更破。”

“也垮台了?”

“没有。”

“那怎么会更破呢?”

“因为我垮台了。”

“你垮台了?什么意思?”

“就是我——被lay off(辞退,解雇)了。”

“怎么会这样?”

“那个公司是老印的天下,而老印最抱团了,时时刻刻都想把我们老中挤走,把他们老印招进来。我们组那几个老印总在老板那里说我坏话,老板就找了个借口,把我——lay off了。”

哇,这么悲催?

她关心地问:“那后来呢?”

“后来又去了另一个公司。”

“在我们E市?”

“不是,是在H州。”

“这次是公司垮了还是你——垮了?”

“都垮了。”

“都垮了?”

“老板刚把我lay off,他的公司就垮了。”

她惊叹:“你怎么尽找些——快垮台的公司啊?”

他咕噜说:“你还没说是我把公司搞垮台了——”

“你把公司搞垮台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是个扫帚星吧,走哪儿哪儿倒霉,所以我决定积点德,别再害人了——”

“那你现在没工作?”

他撇撇嘴,做个苦相。

她不相信:“不可能吧?如果你没工作,怎么能呆在美国呢?”

“没工作就不能呆在美国?你不知道美国失业率都超过两位数了?”

“但是——那是指美国人啊,外国人没工作就out of status(没身份)了,怎么可能呆在美国呢?你——黑下来了?”

“我觉得我不黑呀,人家都叫我小白脸呢。”

她想笑,但有点心酸:“你干嘛不回国去呢?”

“我混成这个样子,怎么有脸回去见江东父老?”

她设身处地地想了一下,觉得可以理解:“也是,我爸妈就死不愿意我回国去,说人家在美国留了学,都找到很好的工作了,一年赚几十万呢,怎么偏你要回国呢?”

“我爸妈也是这么说,他们同事的儿女都在美国赚大钱,几个回了国的,不是在大学做教授,就是开公司做大款,而我要是回去的话,大学肯定进不了,因为我没博士学位,自己创业吧,我又没资金,也没后台,顶多能进个公司做程序猿,那不把我爸妈的脸丢尽了?”

“那你爸妈知道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

“不知道。”

“他们不问?”

“问啊。”

“那你怎么——回答?”

“撒个谎呗。”

她想到自己这些年来对父母撒的一个又一个谎,感到非常理解,非常同情,眼眶都湿润了。她小心地问:“那你——住在哪里?”

“E市的桥洞多着呢。”

她嚷起来:“你真的住在桥洞下面?那不冻死了?”

“我没说我现在住在桥洞下面。”

“那你现在住哪里?”

“随便哪里都可以住,反正美国到处都有暖气。”

她还是不敢相信:“你在开玩笑吧?”

“我的生活本来就是一个玩笑。”

她无语了。

他四处环顾一下,问:“你roommate(室友)呢?”

“roommate?你是问封蕾?”

“不是,我是问你现在的roommate。”

“我现在没roommate。”

“那你boyfriend(男朋友)呢?”

“我也没boyfriend。”

他指指楼下所有地盘:“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

“是啊,楼上还有呢。两个卧室,一个书房,都在楼上,楼下就是客厅,饭厅,厨房,外面还有个内阳台——”

“这得有一千多尺吧?”

“将近两千。”

“哇,你你你住的——都赶上我们伟大祖国那些贪污腐化的县委书记了,也太奢侈了吧?”

她解释说:“不是奢侈,而是没办法,我来得比较急,一时找不到别的地方,我又不想住在太糟糕的小区,就搬这里来了。”

“那你肯定很富!”

“我也不富,刚来的时候才四万多年薪,但我老板很好,我来了半年不到就主动给我换了title(职称),从原来的research associate (研究助理)换成了research scientist(研究员,科学家),工资差不多翻倍了。”

“哇,世界上还有这样的老板?主动给你提职称加工资?我怎么没遇到过?是不是潜规则哦?”

她急了:“才不是呢!他对我说了,像我这样的qualification(资格),本来就该雇成research scientist,他刚开始是因为对我不了解,想先试用一段时间,才把我雇成research associate的——”

帅哥仍是满脸惊诧。

她提议说:“如果你真的没地方住,可以搬到我这里来住。我有两个卧室,我们一人一个——井水不犯河水。”

“不用,我过几天就走了——”

她顿时好恐慌,口不择言地问:“走哪去?回国?”

“国我肯定不会回的。”

“那你要到哪里去?”

“还没定。”

“为什么要到别处去呢?这里不好吗?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呀!气候不冷不热,空气又这么清新,物价不太高,房价也不太高——”

“这些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

“那什么才对你有意义?”

“什么都没意义。”

“既然什么都没意义,那你呆在这里和去别的地方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想了一会,斟酌着说:“因为我不想别人知道我过得这么潦倒。”

“别人怎么会知道呢?”

“你不会对别人说?”

“我干嘛对别人说?”

“对你闺蜜也不说?”

“不说,真的,我连你的名字都没对她提过。”

他想了想,问:“你会打游戏吗?”

她没想到他一野马突然跑出这么远,愣了半天才明白他在问什么,咕噜说:“我不会。”

“什么游戏都不会?”

“没打过。”

“我来教你。把你的电脑拿来。”

“我的电脑在楼上书房里,要不我们去书房打吧。”

“也好。”

两个人上了楼,来到书房,她有一个25寸的大屏幕台式电脑,还有个手提。

他一见大屏幕电脑,开心极了:“哇,这个用来打游戏正好。”

他在网上找了一个电脑游戏,手把手地教她打。她虽然对这个不感兴趣,但帅哥感兴趣啊,那还有什么话说?帅哥的兴趣就是她的兴趣,别说是在电脑上杀人和被杀了,哪怕是真的上战场去杀人和被杀,只要帅哥跟在身边,时不时地抓住她的手指点指点,她也愿意啊!

打了一阵游戏,帅哥起身告辞:“太晚了,你该休息了,我走了。你自己没事就多练练,练好了我们两人一起打,那才有意思!”

她两脚啪一并拢,右手举到太阳穴边,铿锵有力地说:“保证完成任务!”

帅哥满意地点点头,飘然而去。

38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33)

  1. 谢谢艾米的周末礼物!

  2. 顶!

  3. 帅哥在如此窘境下还打游戏,感觉象个贪玩的、长不大的大男孩。

  4. 看了帅哥的境况确实不好,会不会燕环也帮他介绍到了合适的工作?

  5. 总感觉帅哥教燕环打游戏别有目的,但讪也搭上了,近乎也套上了,还要打游戏做什么呢?增加感情?看着也不像啊。

  6. 帅哥原来就这点水平。在美国谁没失业过或有失业的压力?未雨绸缪,亡羊补牢,都要努力去找出路呀。像这样消极抱怨逃到游戏里,估计他工作态度也好不到哪里去。燕环沾上这种人要倒霉了。

  7. 这集出乎意料,我,我竟然有点惊喜!
    如果是一个高富帅,还那么幽默讨喜,让有点自卑的燕环情何以堪啊!虽说有那么个灰姑娘之说,可是连童话里嫁王子的灰姑娘都是貌美如花,苗条如柳,外貌条件过硬的!

    我觉的帅哥潦倒归潦倒,还能保持自己的自尊,找乐子开心,并不是件坏事啊。处处看嘛,谁能保证自己没个潦倒的时候,如果燕环遇到一个破老板破公司,也难保这样的事不发生在自己身上。说不定爱情拉了他一把,过了这道坎,燕环也收获了爱情呢。学IT的翻身也不是登天难的。

  8. 帅哥越发神秘了,想不出来教燕环玩游戏是个什么目的。

  9. 谢谢艾米!

  10. 燕环超善良的。对人实在啊。

  11. 隐形的翅膀

    周末也有的看,真高兴。

    如果帅哥说的实情,那最近是有点背。不过看样子他还挺自信的一个人,没人请就去混party, 还在party上和mm套近乎,见到过去的熟人还主动搭讪, 最后还坐下来看人唱歌,不是吃完就跑, 和一般骗吃骗喝的人不一样,至少重点不在吃上面。

    如果他真是随便进了一家party遇到燕环,那真是猿粪了。 不过我个人感觉他找燕环是下了一点功夫的,不然他在这个城市又没有工作,也不象是个大公司扎堆的地方,他去那里干嘛?

    大家都觉得他不可能对燕环一见钟情,其实我觉得也未必。 我们觉得燕环不漂亮,是她自己说的,是她前室友,和师兄说的。 我其实觉得她蜂腰肥臀,很性感,没准就是很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呢, 只是女神自己不太自信,自我感觉不好罢了。

  12. 总觉得这个打游戏的情节没那么简单。脑海中出现这样一幕狗血剧:

    利用游戏犯罪!有电脑高手可以侵入其他游戏玩家的充值帐号,盗走余额转卖,以此发财。居无定所,不停地变换IP地址和电脑是常用手段。白帅哥会不会是这样的人?或者刚开始打得这样的主意,他清楚燕环的情况,利用美色诱骗,却在实施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爱上了燕环?当东窗事发,燕环已经怀上了孩子,帅哥良心发现,一人担当,等制裁期满,燕环带着小帅哥迎接老帅哥新生……

  13. 我正为帅哥混得这么惨而担心,突然见他若无其事得打起游戏来,又觉得他好像不太在乎自己的处境。难道他是瞎编骗燕环的?

  14. 我上次猜的是帅哥处境不佳,看来还真让我给猜中了。

    不过这只是根据帅哥自己说的话,谁知道他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

  15. 大家都在猜测帅哥教女主打游戏的目的,我来出个竞猜题吧:

    帅哥为什么要教女主打游戏?

    1、因为他想为自己留个再来找女主的借口。
    2、因为他不想和女主谈自己的事,所以想用打游戏来转移女主的注意力。
    3、因为他和女主没什么话说,所以用打游戏来打发时光。
    4、因为他想利用女主的电脑(IP等等)做违法勾当。
    5、其他。

  16. 帅哥为什么要教女主打游戏?我猜测 1 和 2.

  17. 我选2:帅哥想转移女主的注意力。

  18. 我选择2.转移注意力。就想之前谈到自己工作住宿的时候。

  19. 我选 1

  20. 我选 1

  21. 我选1

  22. 选一。

  23. 我爱故我在

    我选1
    虽然知道了帅哥处境不佳,还是看好他,谁没有个低谷的时候。

  24. 不知道是一个无聊的人还是很多无聊的人,没事就点倒大拇指,幼稚。

  25. 白凡奇的话时而幽默,时而沧桑,有几许看破红尘、玩世不恭的味道,引人深思。目前来看,他或许真是经历了人生的许多起伏,或许是在燕环面前“表演”,或许兼而有之,静待艾米揭谜。

  26. 我选一。

  27. 我也选1.

  28. 我选择1和2.

  29. 学IT的翻身也不是登天难的。————–同意小既:)
    帅哥喜欢打游戏,又是学IT的,也许设计了一款畅销游戏呢:)

  30. 我选4。

  31. 回复“走过四季”:

    应该是不止一个无聊的人在点下拇指,因为系统会记住IP,一个IP只能点(某个帖子)一次.

  32. 选1.

    燕环的老板真的很不错啊,主动换TITLE,还给涨工资。
    不过也说明燕环工作出色。

  33. 回复“十年忽悠”:我认为只是某一个人在无聊。虽然大部分电脑是只能点一次,但有的电脑确实可以点无数次,只要关机重新启动就可以再点。这个点“向下大拇指”的人这几天累死了,天天要盯着艾园,一看前面的数字超过它了,它就发了疯地点。不信你们等着看,现在是69/73,等前面的多过它,它就会上来点了。

  34. 回复“三月”:

    1、即便IP是动态分布的,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无限更换。

    2、即便“前面多过它“时,有人上来点向下的大拇指,也不能证明就是某一个无聊人干的。

    争论这个问题没意义,请大家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35. 十年忽悠出的竞猜题,我选1吧,因为帅哥说了,“练好了我们两人一起打,那才有意思”,可见他留下这个尾巴,以后还会再跑来。

  36. 帅哥如果真的黑在美国了,那还真是很胆大呢。一般来美国留学的,如果找不到工作,就跑回国去了,怎么也比黑在美国强。

    但也不是说就没有黑在美国的,记得艾园转过一个贴,说是一个自费留学的,花了父母很多钱,但读不下去了,就黑在美国,父母都不知道,还在给他汇钱来。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