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35)

那几天,李燕环就像只勤劳的燕子,一点一点地衔泥做窝。一会买几个毛巾浴巾,一会又买一打男袜,再过一会又想起还没买男士香皂和须后水,赶快开车跑去买,然后一路上回想帅哥到底有没有胡子,是什么样的胡子。

帅哥穿的衣服裤子之类,她也买了一些,选的是比较大众化的Levis(李维斯)和Brooks Brothers(布克兄弟)等牌子,太差了怕帅哥瞧不起,太好了怕帅哥觉得奢侈不肯接受。反正美国的店家都允许退货,如果帅哥穿着不合身,或者不喜欢某个牌子,再拿去退也来得及。

她做着这些,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和愉快。

有那么一个人需要你照顾,而你也有能力照顾他,然后看着他的生活在你的照顾之下变得越来越幸福,那种满足和愉快,跟你自己照顾自己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跟别人照顾你的感觉也是不同的。

这是雪中送炭的满足和愉快!

瞧,如果不是我及时送炭来,他就冻死了!

我救了一条人命!

可惜的是,她这里炭都烧好了,但那个homeless(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却一直没露面,搞得她有炭无处送,十分郁闷。

她最担心的是他已经冻死了,而自己却在这里朱门酒肉臭。

真是的!怎么上次不把他留下来呢?

现在她得了“敲门综合症”,一听到有人敲门,就以为是帅哥来了,立马心动过速,颠颠地跑过去,抖抖地打开门,却发现是几个半大的孩子在搞fund raising(募捐)。

以前碰到这种为各种高尚事业推销各种小玩意的孩子,她都不好意思拒绝,不管用不用得着,她都要热心地买一点,不然无法正视那一双双纯真热切的眼睛。

但这几天她烦了,怎么又是几个小毛孩子?害我虚惊一场,空喜一通!

我这里在下一盘大棋,拯救homeless,不比你们那些事业更高尚?应该是你们捐点款给我才好!

有天晚上,天刚擦黑,又有人在敲门。她没好气地拉开门,正准备说:“No, not today(不买,今天不买)!”,却发现站在门外的不是fund raising的小孩子,而是帅哥白凡奇,还是穿着那件迷彩花纹的棉夹克,还是那条破洞牛仔裤,不同的是手里拿的是一束五颜六色的鲜花。

她特意看了一下门前的drive way(车道)和街道,都没车。她问:“你走来的?”

“不是啊。”

“那你是怎么来的?”

“跑来的。”

她没心思跟他玩字眼游戏,只心疼地说:“快进来,外面冷。”

帅哥走进屋来,把花递给她:“Happy Valentine’s Day(情人节愉快)!”

“Valentine’s Day?不是已经过了吗?”

帅哥有点不好意思:“那就——Happy Women’s Day(妇女节快乐)吧。”

“Women’s Day还没到呢。”

“那就Happy Between(两节之间的日子快乐)吧!”

她忍不住笑了:“你是怎么说都有词儿!”

“穷得就剩下词儿了。”

她拿出一个新买的花瓶来装花,这是她特意为今天这样的场合买的,猜到他来的时候会送花给她,而她不舍得把他上次送的花扔掉,所以再买一个花瓶,准备把他送的每一束花都保存下来,反正她房间多,不愁没地放花瓶。

她边装水边问:“这花又是偷的?”

“嗯。”

“还是上次那户人家?”

“嗯。”

“他家的花怎么能开出这么多颜色?”

“种得好呗。要不要我帮你问问他种花的秘笈?”

“你偷人家的花还敢问人家秘笈?”

“也是哈,那不是自投罗网了吗?谢谢你的提醒,等我空手的时候再去问他。”

她指出一个破绽:“现在这么冷,外面还有花开?”

“有啊,不是有些花可以傲冰雪斗严寒吗?”

“那是梅花吧?”

“这不是梅花吗?”

“这当然不是梅花,梅花小小的,哪有这个大?”

他好像比她还迷茫,仿佛在说:“我明明偷的梅花啊,怎么变这个了?”

她开玩笑说,“快坦白交代,花到底是哪里搞来的,不然不给你吃春卷了。”

他立马招了:“是从wal-mart(沃尔玛)偷来的。”

她知道wal-mart有鲜花摊,就在一进门的地方,常年都有五彩缤纷的花束摆在那里卖,应该是温室培养出来的,还挺贵的呢,像这样一束花,怎么也得十五美元以上。

她问:“你从商场偷东西,不怕被人抓住关进牢里去?”

“关牢里怕什么?有吃有喝有地方住,像住疗养院一样。”

“但你在这里没身份,人家抓住你会把你遣送回国的!”

“遣送回国就遣送回国呗,还省我一张机票。”

“你不怕你爸妈急出病来?他们那么爱面子的人——”

他想了想,说:“嗯,你说得有道理,我下次再不偷花了。”

“什么都不能偷,偷什么都是犯法的。”

“谁说的?偷心就不犯法。”

她的心怦怦跳起来,好像跃跃欲试地在那里叫唤:偷心可以,偷心可以,快来把我的心偷走吧!

但她装作没听见他最后一句话,招呼说:“快来吃饭吧,你一定饿了。”

他走过来,坐在桌子边,看她从冰箱里拿出一盘盘菜来,放到微波炉去加热,惊叹说:“哇,你做了这么多菜,今天有客人来啊?”

“是啊。”

“那我——先避避吧。”

“干嘛要避避?”

“让人看见了——不好。”

“为什么不好?”

“多丢你的人啊。”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他坐立不安,到处张望:“客人在哪里?楼上?”

“不在楼上。”

“还没来?”

“来了啊。”

“来了?在哪里?”

她开心地笑起来:“呵呵,总是你玩我,这次终于轮到我玩你了!”

“没客人?”

“有啊,你不是客人?”

“但是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呢?”

“我能掐会算。”

“人称‘巫婆李‘?”

“你怎么不说是‘大仙李’?”

“那就‘半仙李’吧。”

“为什么是‘半仙’?”

“因为你还食人间烟火嘛。”

她觉得他才真是大仙,她什么小心思他都能看出来。她坦白说:“我不知道你今天会来,我也不知道你哪天会来,但我每天都做几个菜放冰箱里,免得哪天你突然一来,我‘借手不及’。”

“哦,这些菜是以前做的?”

“也不是以前做的,这四菜一汤吧,有两个菜是昨天做的,另外两个菜是今天做的,汤也是今天做的。我每天做两个新菜和一个汤,换掉昨天做的旧菜——”

“旧菜呢,就扔了?”

“没有啊,怎么会扔呢?”

“旧菜在哪里?拿来给我吃吧,别浪费了。”

“怎么会浪费呢?我每天带到单位去的午餐都是前一天的旧菜。”

“吃得完吗?”

“吃不完就送给别人吃呗。”

“哇,你——太会安排了。”

她心说还不都是因为你!如果换了别人,你看我耐不耐得烦动这么多脑筋!

两人开始吃饭,他的胃口照例很好,像是十天半月没吃过饱饭一样。

她其实已经吃过饭了,但怕他一个人吃得单调,还是陪着吃了一些。

吃完饭,他又提出打游戏,她欣然应允,两人上楼去打游戏。

这次她老练多了,竟然能跟他抗争一番。

他很惊讶:“哇,上次你说你不会打,原来是骗我的?”

“没有啊。”

“那你怎么一下打这么好了?”

“你不是教我了吗?”

“我就教了那么一下,你就打这么好了?”

“你不是叫我自己多练习吗?”

“那也才这么几天呢。你是不是没上班,从早到晚在练习?”

她班还是上了的,但回到家除了衔泥做窝和做饭,就是练习玩电脑游戏。不过,她不想让他知道她这么重视他布置的任务,也不想显得自己是“笨鸟先飞”“熟能生巧”,便撒谎说,“我每天晚上都练一二十分钟呢。”

“哇,那你真是游戏天才啊!每天打一二十分钟就打这么好了?太佩服了!你喜欢这个游戏吗?”

“喜欢啊。”

“这是我设计的。”

“真的?”

“嗯,我花了很多心血设计这个游戏,但却没人看得上,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太脑残了?”

“别急,肯定会有人欣赏的,就像贝多芬啊,柴可夫斯基啊等等天才人物,刚开始的时候还不都是没人欣赏?”

“我哪能跟他们比?”

“也许你音乐上不能跟他们比,但在电玩设计上,他们也不能跟你比啊。”

两人热火朝天地打了一两个小时,帅哥又起身告辞,但被她拦住了:“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走了,上次放了你,我后悔得不行,冰天雪地的,要是把你冻死了怎么办?”

“怎么会把我冻死呢?”

“你phoneless(没电话),carless(没车),homeless(没住处),整个就是一三无人员,这么冷的天,你要是从我这里出去冻死在路上,我还得负责呢。今天就在这里住吧,以后也在这里住。反正我两个卧室,空着也是空着。”

他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她招呼他说:“来,到这边来,我让你看看我为你准备的卧室。”

两人来到小卧室,他站在门口看了一会,说:“哇,这是为我准备的?”

“是啊,还可以吧?”

“岂止是还可以?简直就是——太奢侈了!”

她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手机:“这是为你准备的,方便联系,也方便你跟父母通电话。”

他连连推脱:“不行,不行,我不能让你这么破费——”

“不破费啊,这个是加在我的计划上的,每个月才十块钱,反正我一个人也用不了peak time(高峰期)的七百分钟,Verizon又不让roll over(滚动,轮滚)到下一个月的计划里,用不完就浪费了。还有这张电话卡,可以用来打中国——”

他仍然不肯收。

她劝说道:“收下吧,你不给朋友打电话,总要给父母打电话吧?”

“我可以用电脑跟他们通话,只要是苹果公司的产品,都有FaceTime(视频聊天)的,免费——”

她马上把自己的苹果手提电脑拿过来:“那你就用这个跟你爸妈通话吧。”

他楞了一阵,说:“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我只是想帮你,no string attached(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为什么你——想帮我?”

“因为我觉得你——是个人才,只不过运气不好,怀才不遇。如果有人帮你度过这个难关,你一定会——东山再起,大有作为。”

“但是——我是不是东山再起——对你来说——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你说的是利害关系,那——的确是没什么关系。但如果我能帮到你,我会获得一种——精神上的满足,就像以前学雷锋做好事一样。而且,说不定我还能跟着你留名千古呢,那个梅克(Nadezhda von Meck)夫人不就是因为帮助了柴可夫斯基而留名千古的吗?我这是在搞美名投资呢!”

她举梅克夫人的例子,是因为这位夫人大手笔地资助了柴可夫斯基,但却没有与柴发展爱情关系,甚至连约会都没有过,只靠书信来往。如果帅哥知道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的事迹,那就应该知道世界上的确是有no string attached(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帮助的。

他低头想了一会,说:“你让我考虑考虑。”

23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35)

  1. sofa

  2. 便撒谎说,“我每天晚上都练一二十钟呢。”
    应该是”一二十分钟呢

  3. phoneless(没住处),carless(没车),homeless(没电话)应该是
    phoneless(没电话),carless(没车),homeless(没住处)

  4. 先占位

  5. 楼上的网友写得什么,我怎么看不懂?

  6. 帅哥应该不少女生亲睐的,但像燕环对人这么好的有点难得。
    快点感动!!!

  7. 跟读~!
    希望帅哥接受燕环的帮助。

  8. 帅哥幽默风趣,看着养眼,很好的谈恋爱对象,哈哈,就是说话真真假假,有点捉摸不透:)

  9. 燕环这么好,不知道会不会吓到白凡奇。
    生活中像燕环这么善良聪明美好的女孩子不多,能娶到真是天大的福份。

  10. 电影里常演高富帅装落泊公子以找到真爱,白帅哥是不是有样学样?

  11. 开心的勤劳的燕子 看完自己都觉得“充实和愉快” 哈哈
    帅锅有点懵了 呵呵 会不会是装穷逗燕环? 会不会是住在一个小区?

    (不知道为什么名称和网址都填写不了啊)小家

  12. 女主对帅哥太好了!一般人肯定要被感动了,就看这帅哥长的是什么心肠了,只要不是铁石心肠,都应该被感动。

    当然,感动不等于爱情。

  13. 难怪帅哥要教女主打游戏,原来是因为这游戏是他设计的。

    说不定帅哥今后会因为卖这个游戏的专利发大财。

  14. 帅哥走进屋来,把花递给她:“Happy Valentine’s Day(情人节愉快)!”
    “Valentine’s Day?不是已经过了吗?”
    帅哥有点不好意思:“那就——Happy Women’s Day(妇女节快乐)吧。”
    “Women’s Day还没到呢。”
    “那就Happy Between(两节之间的日子快乐)吧!”

    ——帅哥选这样一个”之间”的日子来造访女主,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啊?他和女主在同一个城市,晚上随时都可以来拜访,他为什么不选情人节来拜访呢?也许他情人节要陪情人或者夫人?或者他不想让女主误会他在追女主?

  15. 曾经听到朋友说过一句话,“一主动就被动”,希望燕环的主动,不会惯坏帅哥~

  16. 也许帅哥的花是从wal-mart买来的,但他不好意思显得这么热情追求燕环,就撒谎说是自己偷的。这样说也显得风趣些。

  17. 这集好像回答了帅哥为什么教燕环打游戏的问题:是他自己设计的,一来可以表现一下自己的才能,二来也可以跟燕环坐近点,“手把手”地教教燕环。

  18. 我爱故我在

    太感动了:)燕环,多好的一姑娘,光是想象一下那个场景,我都流口水了~~~

  19. 这个游戏不是专为燕环设计的吧。

  20. 我跟“十年忽悠”一样,也觉得说不定帅哥今后会因为卖这个游戏的专利发大财。

  21. “我这是在搞美名投资呢!”

    ——现在似乎就得用不好的动机来说服人,动机太好了,人家反而不相信。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