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38)

临了,闺蜜献计说:“你明天上班的时候,抽空跑回家一趟,杀个回马枪。”

她不太明白这个战斗任务的目的:“为什么?”

“看看白凡奇是不是真的三无人员啊。”

“你的意思是看看他上不上班?”

“对呀,如果他明天不在家,那就说明他上班去了,你就知道他是在骗你了。”

她急忙替他辩护:“但也许他只是出去——shopping(购物),不是去上班呢?”

“那至少能证明他有车。”

“也不一定就是有车,不能走路去吗?他每次都是走来的。”

“反正你突击检查一下没坏处。”

“好吧。”

那一夜,她完全没睡好,第一次跟一个男生——而且只有一个男生——同住一个屋檐下,如果不兴奋,那就不是人了。

是神!

在似梦非梦似醒非醒的状态中,她几次听到帅哥下楼梯的声音,差点跳起来追出去,但醒过神来再听听,又什么动静都没有。

她不敢到帅哥房间去查看,但不查看又不放心,不放心就睡不着觉,只好曲线救国,到洗衣房去侦查,看到帅哥的迷彩服破洞裤都静静地躺在洗衣机里,才安下心来,回房睡觉。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她的手机闹铃就唱起歌来,她赶快把闹铃按死掉,生怕把帅哥吵醒。然后她把平时的洗漱和打扮步骤精简到最精简,挤出时间好为帅哥做早餐。

她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经过走道的时候,特意往帅哥的卧室方向望了几眼,发现门没关严,开着一道小缝。

她遏制住心跳,走到门边向里张望了一下,看见帅哥躺在床上睡觉呢,被子把上半身捂得严严实实的,连脑袋都看不见,但两条长腿却暴露在外,像只顾头不顾尾的鸵鸟。

她又好笑又担心,恨不得冲进去帮他盖好被子,免得他着凉,但她知道这样很危险,听说男生在清晨都会有特殊情况的,如果她冲进去,肯定会被他拉到床上去。

她倒不怕失身,奔三的人了,再不失身就来不及了。但她怕被帅哥看见她那满身的肥肉,如果帅哥满腔的热情被她的肥胖浇灭了,本来是要“就地正法”的,结果改成“当场释放”,那叫她怎么活?

还是保持距离吧.

有距离才有美。

她来到楼下,把那个装着半锅子油的小钢精锅放到炉子上烧着,再给咖啡壶加满水,按下开关,然后用平底锅煎了两个鸡蛋和三片培根,装在一个盘子里,用一个拱形的玻璃盖子盖上,既能遮挡灰尘,又能保鲜,还能让帅哥看见。

钢精锅里的油已经烧得八成热了,她从冰箱里拿出八个春卷放进去,哗啦啦地炸起来。

她守在油锅边,用筷子不停地翻动,免得炸糊了或者炸成阴阳二面。

春卷很快就炸好了,她用筷子一根根夹起来,沥干油,放到一个盘子里,扯了一大张餐巾纸盖上,这样既遮灰又不会把春卷给捂皮了失去脆性。

她自己的早餐就是牛奶泡麦片,胖人,没资格大吃大喝,只要不饿死就行。

临出门之前,她给帅哥留了个纸条,告诉他早餐在那里,午餐在哪里,牛奶在哪里,咖啡在哪里,水果在哪里,甜点在哪里,祝他好胃口,然后才恋恋不舍地开车去上班。

整个上午,她都处于一种兴奋状态之中,想想家里关着个帅哥,还是个三无人员,又是黑人黑户,被人发现就会遣送回国的那种,就觉得很刺激,想必抗日战争中那些把八路军伤员窝藏在家里的老百姓就是这种感觉。

十点左右,她忍不住给他发了个短信:“起床了吗?”

过了一会,他给她回了个短信:“刚起。”

“昨晚睡得好吗?”

“很好。你呢?”

“我也睡得很好。你吃早饭了吗?”

“正在吃。”

“好吃吗?”

“很好吃。你在干嘛?”

“我在上班。”

“上班你还发私信,不怕老板抓住?”

“老板离我十万八千里呢。”

她没说中午会跑回去的事,说了就起不到侦查的作用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她对程宁嘉说:“我今天忘了带午饭来,回家去吃。”

程宁嘉从来不带午饭,要么跑回家陪老妈吃饭,要么就到单位的cafeteria (餐厅,食堂)去买了吃。听说她也没带午饭,马上提议说:“走,我们一起到cafeteria去吃。”

她推辞说:“我不爱吃那里的东西,还是回去吃吧。”

“那我也回去吃算了。”

两个人一起走出实验室,去停车场拿车。

程宁嘉提议说:“反正没什么事,我们今天下午就不回lab(实验室)了吧。”

“我也很想这样呢,但今天下午两点半要开会。”

程宁嘉大惊:“今天下午有会?我怎么不知道?”

“不是lab meeting(实验室会议),是我和老板的one on one(一对一会议)。”

“哦,是这样,吓我一跳,正在着急赶不上接女儿了呢。”

“没事,你下午就不用来了,有人问起我就说你去dark room(暗室)了。”

“太谢谢你了,总是帮我打掩护。”程宁嘉解释说,“我也是没办法,校车东弯西绕地送人,在路上得走几个小时,如果我不去接的话,我女儿两点多放学,到家都六七点了。”

“是应该去接。”

程宁嘉有点嫉妒地问:“怎么老板还在跟你one on one?我就是刚来时one on one了几个星期,后来就说太忙了,都cancel(取消)了,有什么事都是等到lab meeting再说——”

她急忙解释:“我跟你一样,就开始几个星期是每周都one on one,后来的也都cancel(取消)了。但今天秘书没发email来cancel,说不定是忘了,但我不得不做个开会的准备。”

“你在老板面前千万别提我每天下午接女儿的事——”

“我知道。”

两人取了车,各回各的家。

她一边开车一边迷信地想:“如果我开到前面那个路口时,灯红了就说明帅哥走了,灯绿了就说明帅哥没走。”

结果前面总共有六个路口,有三次红灯三次绿灯,搞得她一直到了自家门口都还拿不准帅哥到底是走了还是没走。

她忐忑不安地从车里出来,掏出钥匙开门,心里祈祷着:帅哥没走帅哥没走,走了我就麻烦了,闺蜜肯定要说帅哥上班去了,肯定不让我跟帅哥交往了,那怎么办?

一楼静悄悄的,人毛都没一根,她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她急忙奔上楼去,推开帅哥的卧室门,没人!

她路过书房看了一眼,也没人!

她冲进自己的卧室,看帅哥是不是在浴室里用jacuzzi,还是没人!

赶快冲去洗衣房,揭开洗衣机一看,衣服没了!

再打开烘干机,也是空的!

她快疯了,掏出手机就拨帅哥的号码。

电话铃响了几声,他接了:“Hello(喂)?”

“你——你在哪里?”

“在家里啊。”

“哪个家里?”

“你家里。”

“骗人!我也在家里,怎么没看到你?”

“我也没看到你呢。”

她正要追问,看到他拿着手机走过来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哇,你真在家里啊?我还以为你在骗我呢!”

她兴奋地问:“刚才你在那里?怎么我到处找都没找到?”

“你找我了?”

“是啊。”

“我在书房里呀。”

“我往书房里望了,没看到你呀。”

“可能被电脑挡住了吧。”

“你在书房干嘛?”

“玩游戏呗。”

“你吃饭了吗?”

他惊讶地问:“该吃晚饭了?几点了?你都下班了?”

她笑得合不拢嘴,忽悠他说:“六点了,还不下班?”

他立即往楼梯方向跑:“已经六点了?我还准备五点就下去的呢。”

“下哪里去?”

“下楼去啊。”

“下楼干什么?”

“给——给你做饭啊。”

她感动得,差点涕泗滂沱:“给我做饭?”

“是啊,总不能啥都不干吧?快说,你想吃什么,我来做。”

她在后面吆喝说:“喂,别跑那么快,当心从楼梯上滚下去!我骗你的,还才中午呢!”

帅哥停住脚,站在楼梯上往窗子外面望:“真的?才中午?天怎么这么黑?”

“阴天嘛,就是这个样子的。你吃午饭了吗?”

“我——应该算是吃了。”

“什么叫应该算是吃了?”

“因为我把你留在桌子上的东西都吃了。”

“那是早饭!”

“我起得晚,跟午饭差不多了。”

“我还没吃午饭呢,你陪我吃点吧。”

“行。”

吃过午饭,她回单位去上班,临走的时候交待说:“等我回来做晚饭,你不熟悉我东西放在哪里,摸头不是脑,别搞失火了。”

“那我干点什么呢?”

“你就开发你的电脑游戏吧,那是你的专业,做好了才能东山再起。”

“行,到时候有了专利跟你分成。”

她还在路上就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闺蜜,把今天的侦查结果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通。

闺蜜很意外:“真的?他没去上班?难道真是三无人员?”

“肯定是!”

“那他做事也太不管不顾了,怎么能这样黑在美国呢?现在你救不了他了,他只能找个美国公民结婚才能改变身份。”

“那就等我成为美国公民之后再帮他改变身份吧。”

“那不得等六七年?”

“六七年就六七年,我不怕。”

她回到单位,发现车位已经被人占去了,只好一层一层往上开,一直开到顶楼才找到车位。一看表,已经两点二十五了,她连实验室也顾不得回,直接跑到老李的办公室去one on one。

老李比她还日理万机,忙得刚开始吃午饭,见她来了就把午饭推到一边。

她客气地说:“Please go ahead with your lunch(你接着吃午饭吧)。”

老李又把午饭拉到自己面前,边吃边问:“How was your weekend(周末过得怎么样)?”

她一惊,怎么问这个?难道老李知道我窝藏黑人黑户的事了?

她定定神,漫无边际地回答说:“Pretty good(挺好的)。 How about you(你呢)?”

老李耸耸肩:“Busy(很忙)。Moving(搬家)。 ”

她又大吃一惊,马上想起对面实验室的那个PI(科研项目领头人),move到外州去了,把手下的人带了几个过去,其他的都失业了。她惊慌地想,怎么,老李也要走了?那我怎么办?如果不把我带走,我就失业了;如果把我带走,我的租约还没到期呢,而且还有帅哥,他愿意不愿意跟我走?

她结结巴巴地问:“Moving——to——to where(搬到哪里去呀)?”

“Just across the street(就在街对面).”

她放了一点心,好奇地问:“Why do you move——to——across the street(你干嘛搬到街对面去呢)?”

老李一笑:“Not me. It’s my wife,I mean, my ex-wife(不是我搬家,是我妻子搬家,我的意思是,我前妻)。”

32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38)

  1. 占座

  2. 第二。

  3. 老三

  4. 太精彩了

  5. 哇,老李也为她准备好了!看女主怎么办!这集看得太开心了!

  6. 老李离婚了?那今后老李真的有可能看上燕环了。

    帅哥有可能远程在家里工作。

  7. 闺蜜料事如神啊!简直太P服了!P服得五体投地!这下好,俩男人都近在咫尺,为燕环的艳福笑得合不拢嘴。等着看老李来追燕环哦。

  8. 她急忙解释:“我跟你一样,就开始几个星期是每周都one on one,后来的也都cancel(取消)了。但今天秘书没发email来cancel,说不定是忘了,但我不得不做个开会的准备。”
    —-老李没取消 ONE ON ONE ,就为了说这?“老李一笑:“Not me. It’s my wife,I mean, my ex-wife。”热闹了。

  9. 天啊,太意外了。老李离婚了。
    如果燕环和他好上了,也不用担心做第三者了。
    相比而言,白帅哥的外在条件确实差了好多!

  10. 老李单身啦,哈哈!燕环一下有了两个候选人,接下来如何发展太令人期待了 :)
    看的好开心 哪,燕环太可爱了

  11. 燕环刚把帅哥窝藏在家,老李就离婚了,你说这人也真是的,怎么不早点离婚呢?

  12. 这下燕环有了两个追求者了,但她好像更倾向于白帅哥一些,大概是文化差异吧,对外族人更多的是好奇和陌生,而对本族(优秀)男生,那就很容易爱上。

  13. 隐形的翅膀

    以前有人对我说,桃花就象“一拨鱼”,对钓鱼的人来说, 鱼是一拨,一拨来的; 对等待爱的人来说, 桃花也是一拨一拨来的——-要么不来,要来就扎堆来。 至少对燕环很准啊, 她现在桃花渐欲迷人眼了。

  14. 燕环的桃花一拨一拨来了—–看的好开心哪!

  15. 太精彩了

  16. 执子之手偕老

    以前有人对我说,桃花就象“一拨鱼”,对钓鱼的人来说, 鱼是一拨,一拨来的; 对等待爱的人来说, 桃花也是一拨一拨来的——-要么不来,要来就扎堆来。 至少对燕环很准啊, 她现在桃花渐欲迷人眼了。
    ——-
    对我来说也很准,不但桃花如此,我连找工作也是如此:)))

  17. 太羡慕执子了。我就从来没有一拨一拨的桃花,一拨一拨的工作,全部都是单打独斗的。

  18. 嗯,同羡慕执子,好厉害哦!
    看到这里好开心的,这才像个样子么,燕环这么好的女孩子,就应该有优秀的男生来追么!老李专门找她开会,又专门声明为前妻搬家,看来是准备行动喽!

  19. 看来老李和燕环真的有戏。

    看上去白帅哥真是个三无人员,照他今天的表现,托付终身真有风险,燕环一定要慎重考虑啊!

  20. 热闹喽 :D

  21. 执子之手偕老

    各位羡慕我的姐妹,我当年很郁闷的说,如果幸福能平均一点多好啊,郁闷多年,幸福几天,不好不好:))

  22. 执子之手偕老

    从这个小说看,我发现我不是外貌协会的,如果白帅哥是三无人员,还不上进的话,就算长得再帅,我想可能开始会动心,但时间一长,我可能还是会动摇的。

  23. 十年忽悠

    帅哥还不错,还知道给女主做饭,我对会做饭而且肯做饭的男生评价还是很高的,貌似艾米小说里会做饭肯做饭的男生没一个是坏的。

  24. 十年忽悠

    老李离婚了,这就给女主带来了考验,到底选谁好呢?这也给帅哥带来了紧迫感,无论他是否真心喜欢女主,一旦有人跑来抢女主了,他可能也会参与抢夺。但这样抢出来的“爱情”,一旦不再有人竞争,就会褪色。

  25. 十年忽悠

    “老李又把午饭拉到自己面前,边吃边问:“How was your weekend(周末过得怎么样)?”
    她一惊,怎么问这个?难道老李知道我窝藏黑人黑户的事了?”

    ——这可真是做贼心虚,风声鹤唳。老李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黑人黑户的事?但谁都曾有过这种做贼心虚的时刻,主要是太担心了,就觉得什么人什么话都和自己想隐藏的那件事有关。

  26. 我觉得闺蜜关于帅哥和老李比较的的感觉挺准的,拭目以待~~~by雯清

  27. 老李目前虽然离婚了,但是否真的对燕环有意(我指的是真的想娶她而不是一时兴起),还听艾米下回分解,即使他真的想娶燕环,燕环也应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他时刻可能因为某事与他的孩子和前妻联系……而白凡奇这边,刚认识不久,需要一段时间的接触才可能有更客观的评价。

  28. 替燕环开心!总觉得白帅哥不是真心喜欢燕环,看好老李!——羽

  29. 十年忽悠

    “那他做事也太不管不顾了,怎么能这样黑在美国呢?现在你救不了他了,他只能找个美国公民结婚才能改变身份。”

    ——女主可以先和老李结婚,很快就能拿绿卡,并成为公民,然后再离婚,和帅哥结婚,那样就能帮帅哥解决身份问题了。很多女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利用那个真爱她的人,倾力帮助那个假爱她的人。

  30. 夏日午后

    燕环的学术背景不错,文章发了不少,完全可以考虑申请EB1类绿卡,1年之内拿到,+5年公民=6年以可以帮助帅哥获得身份。
    如果要靠老李曲线救国的话,首先不知他何时真正向她求婚,n个月?n年?+5年公民……
    所以以燕环的情况根本不需要象十年忽悠所说“利用那个真爱她的人,倾力帮助那个假爱她的人”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