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44,儿童不宜)

骂完了自己,李燕环就给帅哥打电话告假:“今天要晚点回来,因为我老板让我帮他接孩子,还要babysitting(照顾孩子)一会,大概一两个小时吧。”

帅哥不满地说:“你老板怎么能让你给他干私事?”

“又不是叫我现在就去,怎么是给他干私事呢?是下班之后才去,帮个忙而已。”

“下班之后他自己不能去接?”

“他要上个手术,会搞到比较晚。”

“他——老婆不能去接?”

“他没老婆——离婚了。”

他沉吟片刻,说:“你小心点,我总觉得你这个老板有点——问题,他主动给你提职称加工资,要说没一点私心,那真是打死我都不相信。现在又叫你去他家待着,还是晚上,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别瞎猜了,今天该他管孩子,但他要上个手术,没时间去接,就叫我帮个忙。”

“你们实验室又不是只你一个人,怎么不叫别人去接呢?”

“别人哪有时间啊?接自己的孩子还来不及呢——”

她这话有点水分,实验室除了她,还有两个不用接自己孩子的,一个是伊朗美女法鲁赫,已婚,无孩;另一个是那个fellow(研究员),Jenny,未婚,无孩。但她决定让这两个人也临时步入“有孩”行列,免得帅哥越发疑神疑鬼。

她也没对帅哥说老李的前妻就住在街对面,估计要是说了的话,帅哥更不放心了。

她只交待说:“我给你打电话就是告诉你这事,你今天就别等我回来吃饭了。”

帅哥叮嘱说:“早点回来。”

“我知道。”

她打完电话,觉得很开心,老李终于找机会来追她了,而帅哥对老李又这么不放心,像是在吃醋一样,自己还从来没有这么俏巴巴过呢。

哈哈,脚踏两只船的感觉真好!

下了班,她按照老李给的地址,找到两个孩子的学校。老师肯定早就接到线报了,很爽快地把两个孩子交给了她。

两个孩子也肯定早就接到线报了,问都没问,就鱼贯地坐进她的车,指点她往家开。

来到老李的家,两个孩子就开始babysitting她了,一个给她倒咖啡,另一个给她拿点心,把她搞得十分过意不去,决定给他们做顿中国饭回报一下。

她问:“Do you like Chinese food(你们爱吃中国饭吗)?”

两个孩子都雀跃地欢呼:“Yes! I like Chinese food!(爱吃!我爱吃中国饭!)”

她把两个孩子热爱中国的热情煽动起来了,才想起这是老李的家啊,到那里去找原材料做中国饭?

她问:“Where’s your pantry(你们的食品柜在哪里)?”

两个孩子把pantry指给她,她打开一看,哇,全都是面包啊麦片啊罐头啊之类的,想必老李就是这么糊弄孩子的。也不怪他,一个大男人,工作那么忙,又从来没管过家务,现在突然要照顾两孩子,肯定是摸头不是脑,瞎糊弄。

她找到一盒通心粉,大喜:“I got it!Do you guys like Chinese lo mein noodles(我找到了!你们爱吃中国捞面吗)?”

“Yes(爱吃)!”

她马上烧水煮通心粉,又到处找调料,找来找去只找到一些西式调料,还找到几个酱油包,大概是以前点过中餐,人家送餐时一同送来的。

老李真是太可爱了!几个酱油包都没舍得丢,好像知道她要来家做中国捞面一样。

通心粉煮好之后,她用一个钢丝菜篮滤掉热水,用冷水冲了一阵,沥干,然后再放到锅里炒,把几个酱油包都用上了,还加了两个鸡蛋在里面,可惜没葱蒜没豆芽也没榨菜,只好加了点生菜和西红柿,做了个不中不西不伦不类的Chinese lo mein noodles(中国捞面)。

她给两个孩子一人盛了一大盘,给自己盛了一小盘。

她尝了尝,感觉完全没做出中国捞面的风味来,更没体现出自己的烹调水平,但两个小家伙如吃山珍海味,一下就吃光了。

然后两个孩子看的看电视,玩的玩手机,一点不调皮捣蛋,完全不用她做什么,她真的是在那里sitting(坐着)。

老李八点多才回来,见到她就连声抱歉:“Sorry, sorry,I didn’t expect the surgery would last so long(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到手术会做这么久).”

两个小家伙都飞过来报告:“Daddy, we had Chinese lo mein noodles(爸爸,我们吃中国捞面了)!”

老李惊喜地转向她:“You ordered Chinese(你叫中餐外卖了)?”

两个小家伙抢着说:“No!Not ordered(不,不是叫的中餐外卖). She made lo mein noodles(她自己做的中国捞面)!”

老李像见到了世界第八大奇迹一般,睁大一双灰蓝色的眼睛:“Wow,you made lo mein noodles(哇,你做了捞面)?How(怎么做的呀)?”

她深藏功与名,谦虚地回答说:“It’s easy. I just boiled some spaghetti, then stir fried it(我就煮了一些通心粉,然后炒了一下)——. Have you had dinner(你吃晚饭了吗)?”

“Not yet(还没有).”

“Let me cook some Chinese lo mein noodles for you(那我帮你做点中国捞面吃吧).”

老李客套了一阵,终于同意了,于是她到厨房去做了一盘中国捞面给老李。

老李也是风卷残云地吃掉了。

她看得又自豪又心疼,恨不得每天都来给老李烧饭。

临走的时候,老李一定要付钱给她,说这是她的工钱。

她不肯收,老李用英语说,这钱你非收下不可,不然我就成了剥削手下员工了。

她没办法,只好收下,心里有种色财兼收的喜悦。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她用钥匙打开家门,发现屋里漆黑黑的,不禁心一沉:完了,帅哥跑掉了!

这可真是,那边一只洋船还没踩稳,这边一只土船就已经踏空了。

这回真成了“国际李”——掉在美中两国的“际”里了!

她三步并做两步抢上楼去,到帅哥卧室看了一下,不在。又到书房去,特地绕到电脑后去看了,也不在。她慌了,跑到自己的卧室,冲进洗手间,准备拉个尿了就去guest parking(来宾停车场)那里看看帅哥的车还在不在,如果车也不在了,那就肯定是跑掉了。

她刚才在老李家已经憋了好一会了,自从老李进门她就没再上过洗手间,现在终于坐在了自家的马桶上,不由得高屋建瓴,拉了个痛快。

她拉完尿,撕一张手纸擦擦,按下冲水的开关,习惯性地走到浴室的镜子前去拉裤子的拉链兼对镜整容,突然听到一个男声问:“你回来了?”

她吓了一跳,一扭头看见帅哥躺在jacuzzi(水流按摩浴缸)里,上身裸露,不知道下身是何种情况。

她提着裤子往洗手间一跳,砰的一声关上门,惊叫道:“你——你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在用jacuzzi啊。”

“我——我知道你是在用——jacuzzi。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现在——”

“你不是叫我随时来用的吗?我以为你今晚不回来呢,正好趁机用一下。”

“我怎么会不回来呢?”

“那谁知道?你说就一两个小时,但现在多少小时了?我还以为你今晚就住那边了呢。”

她把裤子拉好,走出门来,责怪说:“你怎么灯也不开,躲在黑地里?”

“这么好的月光,我开灯干嘛?”

“那你——见到我进来怎么也不——吱个声呢?”

“我没看到你进来。”

“怎么可能呢?我从jacuzzi跟前过了的——”

“那你怎么没看见我呢?”

“我——”她想说“我急着拉尿呢”,但没说出口,只担心地问,“那你——你——有没有——看见——”

“看见什么?”

她看看jacuzzi,又看看洗手间,估计从那么远的地方顶多看见她坐在马桶上,但肯定看不见细节。而她站在镜子前的时候,裤子已经拉上去了,只是没拉上拉链而已,应该也没走光。

她稍稍放了一点心,问:“你——听见什么了吗?”

“听见什么?”

“Anything(随便什么)!”

他慢条斯理地说:“我就听见一种声音,好像下雨,还听到一声雷响——”

她嚷起来:“你瞎说!人家根本就没有——”

“没有什么?”

“没有你说的什么——雷响——”

“哈哈哈哈——你知道我说的雷响是什么?”

她满脸通红地冲过去,想要擂他:“你这个——烂人!你怎么——”

他一点也不躲避,只用两手遮着要害部位:“怎么我倒成了烂人呢?又不是我洗手间门都不关就快意恩仇——”

“你躲在这里也不吭一声!”

“我哪是躲在这里啊?我这么坦坦荡荡地躺在这里,是你自己进来也不看一眼——”

她气急败坏,跑去拿了个照相机来,对着他乱照:“你这个烂人,我把你裸照放到网上去!”

他把盖在要害处的两手拿开了:“那就拍个真正的裸照吧,不然吸引不了眼球——”

她依稀看到水中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吓得跑到自己卧室去了。

他在浴室里呵呵笑:“呵呵呵呵,也就这么一点胆子啊?刚才还那么霸气侧漏——”

她坐在卧室的床沿上,又兴奋又害怕,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

过了一会,他从浴室走进卧室来,什么都没穿,也没围浴巾,就那么“坦坦荡荡”地走了过来,一直走到她面前。

她手脚发软,呆呆地坐在床沿上,唯一的意志力全都用在把头扭向一边上了。

他伸出两手,勾住她的脖子,往跟前一拉,她的脸就抵在了他的六个小宝宝上,感觉紧绷绷的,但很有弹性。他的肉体有种浴液的香味,混合着肉香,很陌生,很好闻。

他把她的头往下按,她一眼看见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吓了一跳,拼命梗着脖子,不让他往下按。

他没再勉强,而是改按为推,一下就把她放到在床上。

她昏头昏脑地想: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推倒”?然后呢?

然后他就开始解她的扣子,

她慌了,决不能让他看到咱们——伟大祖国神圣而肥胖的领土!她奋力扯过被子来,劈头盖脑蒙住自己。

他想把被子扯开,但她抓紧了不放,他试了两下,扯不动,就放弃大北方,改为南下。她用两腿绞住被子不让他扯,但腿上没手指,抓不住,终于被他掀开了。

宝岛台湾就这样失守了!

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坚守大陆。她死死用被子捂住脸和上半身,感觉这样他就看不见她身上的肥肉。

他没费什么事就把台湾脱了个精光,也没再反攻大陆,直接开发起宝岛来。

她知道自己的大腿可不是一般的胖,那是胖得一丝缝隙都没有的啊!夏天穿裙子走路都能把大腿根那里磨破皮!还有小腿,那也是上下一般粗,胖得像萝卜,还有小腹,一抓一大把,这么一摊肥肉横陈在那里,会不会把帅哥吓成痿哥啊?

她担着这许多的心,完全没感觉到疼痛,或者任何别的感觉。

然后,帅哥压下来了,隔着被子压在她身上,把她捂得气都喘不过来,她吓坏了,这要是捂死了可怎么好?那不是便宜了娱记吗?

醒目的通栏大标题:“Fat girl died during love making(胖姑娘做爱中死去)!”

先简写when(何时), where(何地), who(何人), why(何因),再详细描绘how (何种方式):因为fat girl害怕情人看见她满身的肥肉,用被子将自己连头蒙住,结果给捂死了!

40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44,儿童不宜)

  1. 哈哈哈,好看,,,帅哥被刺激了,要覇王硬上弓啊

    期待下集:)

  2. 是地板么? 步步

  3. 沙發

  4. 不好意思 ,怎么又没抢到沙发!抢之前确认没人的啊!你们也太快了!

  5. 哈哈哈,这个爱做的,笑死个人!好几味佐料加下去,味道相当不错啊,先是老李加了大勺醋醋,后是女主眼神不好,帅哥大尺度,加了点香艳,麻辣的"重口味",再后来是大陆宝岛战斗的硝烟味,最后还有点娱记的狗仔味,这盘爱爱的菜菜味道太棒了!

  6. 这一集看得无限开心啊。。帅哥被刺激到了,醋坛子打翻,终于主动进攻啦;老李那边的前景也很令人憧憬。。。哈哈,燕环俏巴巴:)

  7. 老李这勺醋就让帅哥仆倒燕环,看来帅哥对燕环"图谋"已久。
    期待下集。

  8. 好“缴动”!白帅哥终于出手了!

    “她手脚发软”——哈哈,别说燕环手脚发软,我看得都手脚发软了,白帅哥这跨度也太大了~

  9. 隐形的翅膀

    笑死了。。。可爱的燕环妹妹啊。

  10. 真喜欢艾米码的18+
    :)))

  11. 双帅夺环,哈哈。

  12. 真好看。
    瞎猜一下,"她坐在卧室的床沿上,又兴奋又害怕,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 后面的会不会是燕环瞎想的呀?有一段写的是不疼,也没有其他感觉啥的。

  13. 激动人心啊。

  14. 怎么大家都这么雀跃,我看这段描写却感觉不好,帅哥放弃脱衣,直接扒裤子,也没接吻,有点程序颠倒,毕竟是燕环的第一次,期待下集艾米如何描述:)

  15. 宝岛台湾就这样失守了!
    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坚守大陆。她死死用被子捂住脸和上半身,感觉这样他就看不见她身上的肥肉。
    他没费什么事就把台湾脱了个精光,也没再反攻大陆,直接开发起宝岛来。

    hahahahaaaa

  16. 终于盼到儿童不宜了!燕环果然担心被帅哥看见自己的胖,如果不打消这个顾虑,很难享受性爱的快乐。但女生很少有不担心自己肉体上的不完美的,尤其是在刚开始的时候。

  17. 想当初,咱们也是最害怕当着男朋友的面如厕的了,即使成为了丈夫,咱们也还是愿意背着他的面解决。

    不过到了现在,丈夫就变透明的了:)

  18. “她依稀看到水中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吓得跑到自己卧室去了。”

    ——哈哈哈哈,为什么女生看到男人的那玩意会害怕呢?是因为面目狰狞,还是怕男人侵犯自己?

    记得有过一篇报道,说一个男人(大概是有精神病吧)在深圳闹市裸奔,几个女生看到他的那玩意,吓哭了。

  19. 看了好几遍, 还是觉得后面帅哥出来之后的那一段是燕环想象的。否则应该会有些有意思的对话啥的。期待下节。

  20. 不管后面的18+是不是燕环的想像,有一点是肯定的:白帅哥吃醋了!

  21. 哈哈哈“深藏功与名”,看到这句笑爆了。。

  22. 艾园潜水党

    帅哥是该受点刺激。。。。。

  23. “然后,帅哥压下来了,隔着被子压在她身上,把她捂得气都喘不过来,她吓坏了,这要是捂死了可怎么好?那不是便宜了娱记吗?”
    哈哈,笑死人了撤!

  24. 哈哈,和艾友友一样的感觉,终于盼到儿童不宜啦!白凡奇同学肯定一晚上的暇想哟,终于行动啦!

  25. 还没看够,咋就没了!

  26. 好喜欢:帅哥腹部的六个宝宝

  27. 在办公室看的我 一直憋着笑,太欢喜了。燕环尿尿那段,同感啊。希望第一次爱爱,帅哥能给咱们燕环美的销魂的享受哦 阿蘅

  28. “终于盼到儿童不宜啦”。 艾米写的太精彩了。

    燕环真是太可爱了。 等帅哥能给燕环表白。

  29. 终于要推到了,帅哥快点表白吧 :)

  30. 看到儿童不宜,激动屎了Y(^_^)Y!!!还在猜到底是国际李还是帅哥白……原来是打翻了醋瓶子。但是上次减肥的事情觉得帅哥不太可爱……真爱应该是国际李吧……

  31. 执子之手偕老

    怎么大家都这么雀跃,我看这段描写却感觉不好,帅哥放弃脱衣,直接扒裤子,也没接吻,有点程序颠倒,毕竟是燕环的第一次,期待下集艾米如何描述:)
    ———-
    同感!

  32. “她担着这许多的心,完全没感觉到疼痛,或者任何别的感觉。”

    ——从这句来看,帅哥已经得手了。最后的“压下来”,可能是完事了,疲乏得忘了控制自己,差点把女主捂死。

  33. 男人看到女人洗澡或者上洗手间,都会有所反应,再加上帅哥正吃醋呢,所以就霸王硬上弓了。

    但女主还没准备好,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胖上面,不可能体会到性爱的乐趣。看以后帅哥能否让女主享受性爱了,如果不能的话,那我不看好他们俩的爱情。

  34. 感觉帅哥是个自私的人。

  35. “他把她的头往下按”——让我想起卓越来了。帅哥缺少点怜香惜玉的温柔,不管是关于减肥还是性爱。不知道他对燕环有没有真正的欣赏。

  36. 真好看。

  37. 隐形的翅膀

    如果帅哥原来是个大胖子, 早早的喜欢上了燕环, 因此追到这里来,那也许他的恋爱和性经验都不是非常丰富。 那他的这些不解风情,就有情可源了, 希望他早日成长起来, 造福女主角。

  38. 当我们看故事的时候,看到性爱方面不体贴温柔的男人,就会觉得他对女人不是真爱。但在现实生活中,估计性爱方面不体贴温柔的男人占一大半,尤其是年龄比较大的那几代人。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好了一点,不一定是多么体贴温柔,但在技术上比较注意了些,不然会被女人笑话。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