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47)

老李虽然“折”了一次,但还没“挠”,没过多久又来请李燕环帮忙,还是babysitting (照顾孩子),不过这次特别强调请她帮忙买些中国食品,好给孩子们做晚饭,因为两个孩子都想吃她做的中国食品,买食品的钱,他会放在工钱里一起给她。

她照例打电话向帅哥告假:“老板要我去babysitting,你今天不用等我回来吃晚饭了。”

帅哥照例反对:“怎么又叫你给他干私事呢?这样不行的,你可以告他剥削员工!”

“他没剥削我,给了工钱的。”

“给工钱更糟糕!你是OPT(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外国学生实习签证),只能干OPT指定的那份工作,你要是同时干别的,就违反了移民法,到时候申请绿卡会有麻烦的——”

“但我不是OPT,是H1(高科技人才签证)。”

“H1和OPT是一样的,也只能做H1指定的那份工。”他好奇地问,“你刚毕业,怎么就办H1,不办OPT呢?刚毕业的不是有一年的OPT吗?”

“是有一年的OPT,但我老板建议我办H1,大概是想帮我省钱吧,因为我办的是加急的,要一千多快钱呢,是E所出的钱。”

他叫起来:“你老板也太坑爹了!H1只有六年,用完了就没有了,所以大家都省着用,而你明明有一年的OPT,他为什么不让你用呢?肯定是为了让你快点去E所给他干活,才给你办的加急。”

“不是这样的,他说是因为H1方便办绿卡。他是从英国来的,跟我们一样是外国人,也是从H1到绿卡到公民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所以他知道——”

他不吭声了,过了一会才说:“那他也没给你办绿卡嘛。”

“这才几天啊?”

“还才几天?都快一年了。”

“办绿卡也不是他说办就能办的,我刚来时,有三个月试用期,完了才能开始办绿卡。我老板是我试用期一满就给HR(人事处)打招呼了,让他们给我办绿卡。HR说现在E所不负责申请费了,要老板答应出钱才给办,我老板很爽快地就答应了,然后HR把这事报到E所的CEO(执行总裁)那里,要他批了才能办。”

“到现在还没批?”

“批了,HR在准备材料呢。”

他沉默了一会,说:“反正我觉得你不能去你老板家babysitting,从哪方面讲都不合适——”

她开玩笑说:“我是想把他处好点,说不定能嫁给他。”

“嫁给他干什么?你喜欢老头子?”

她本来想说“他不老”,但她不想把帅哥的醋劲提太高,别把人家一口好牙给酸掉了。

她试探说:“不是我喜欢老头子,而是因为他是美国公民,我嫁给他,就可以快点拿到公民。”

“你要那个公民干嘛?”

“帮你呀。”

“帮我?”

“我成了公民,然后跟他离婚,再跟你结婚,不就可以帮你搞到身份了吗?”

他气哼哼地说:“你还不如把我杀死算了!”

哇,太好了!看来帅哥宁可不要身份,也不愿意她嫁给老李。

这要不是爱情,啥是?

她解释说:“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主要是因为他是我老板,他叫我帮忙,我就不好不帮,因为我的前途都捏在他手里,得罪了他,把我炒了鱿鱼,那就麻烦了。”

他好像被镇住了,半天没吭声,最后提议说:“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跟我一起去?去干什么?”

“去babysitting你老板的两个小崽子啊。”

“你很喜欢babysitting?”

“不是我喜欢babysitting,而是为了——帮你。”

“不用的啦,两个孩子都很乖,不打不闹的,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还有你老板呢?”

“他哪里用得着我babysitting呢?”

“他是用不着你babysitting,但他可以——babysitting你呀!”

“我也不用他babysitting——”

“明说了吧,我是想去——保护你,洋人当中变态恶魔太多了,平时你什么都看不出来——”

她心里一热,看来他还真怕我中了老李的诡计,虽然这想法太离奇了点,但用意是好的,也说明他不怕外人看见我们在一起。

她想了想,也行,反正迟早是会拒掉老李的,这样迂回曲折地拒掉,可能比老李正式表达之后再拒还更好一些,不然的话,真有可能把工作给搞丢了,不说老李为了报复,就是为了避免尴尬,也可以让她走人。

她说:“好吧,我下班后先回来接你,然后一起去接那两个孩子。”

她没敢把这事告诉闺蜜,知道闺蜜会大力反对,遂决定先斩后奏,等生米煮成熟饭了再禀告闺蜜,估计闺蜜这么明智的人,一见覆水难收,就不会淘神费力责怪她了。

下班之后,她先回家接了帅哥,两人一起开车去学校接那两个“小崽子”,然后去东方超市买了些中国食品,浩浩荡荡回到老李家。

帅哥跟两个孩子打游戏,而她则下厨做饭。

两个孩子一下就被帅哥迷住了,完全忘了她这个正宗babysitter,好像她就是请来做饭的老妈子一样,搞得她心里酸溜溜的。

两个孩子都叫帅哥“Bai”,听上去像在说“bye(再见)”一样,很是让她吃了几“斤”,怎么才来就在说“再见”了呢?

厨房和餐厅家居厅都是相通的,她人在厨房,可以隔着餐厅看到家居厅里的三个男生,满耳都是两个小家伙的叫唤:

“Bai,come here!(白,过来!)”

“Bai, you are cheating(白,你在作弊)!”

她不时抽空看看家居厅里那三个人,感觉很家居,很温馨,如果以后自己的家庭就是这个样子的,妈妈在厨房做饭,爸爸陪着两个孩子玩,那也很不错啊!

老李回来的时候,那三个打游戏的还打得难分难舍,听见老李打招呼,两个孩子都是眼睛盯着屏幕,嘴里随便吆喝一声:“Hi, Daddy(爹地,你好)!”

帅哥放下游戏,走过来跟老李见面。

她介绍说:“This is my boss,Dr. Rochester(这是我老板,罗切斯特博士/医生)。This is ——(这是——)”

帅哥主动说:“I’m Fanqi Bai,  her roommate(我叫白凡奇,是她的室友). Nice to meet you(很高兴见到你)!”

老李蓦地看见帅哥,显然有点出乎意料之外,但还是“风度扁扁”地跟帅哥握个手:“Nice to meet you. ”

两个孩子蜂拥过来,拉帅哥去打游戏,帅哥做个抱歉的姿势,跟孩子们去了。

老李仿佛不经意地说:“I never knew you got a roommate(我还不知道你有室友呢)。”

“Eh(呃)——”

“Since when(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她结结巴巴地说:“Eh——since ——since ——not long ago——(呃——是——是——没多久的事——)”

老李朝帅哥的方向望了望,以家长的口气说:“Looks like a smart guy(看上去挺聪明/精明的).”

她不知道老李这话是褒还是贬,或者是在撇清自己,只好模棱两可地笑了一下。

从那以后,老李就没再找她babysitting了。

这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像失落,也像失恋。

她安慰自己说:算了,这说明老李也不是非我不娶,我只不过是若干候选人中的一个罢了。还不如帅哥,人家可是宁可不要身份,也不让我嫁老李的。

没过多久,老李重回单身的消息就传开了,最先是程宁嘉跑来向她报告重大新闻:“你听说没有?我们老板离婚了!”

她装作刚知道的样子:“真的?你听谁说的?”

“他自己说的。今天早上我在电梯里碰见他,他到六楼去开会,拿着个三明治在啃,见到我就解释说:本来是给两个孩子准备的,结果他们不吃,只好自己吃。可怜老板在那里刷花生酱刷得累死,两个小孩看见了也不吭声,等他刷好了递给他们两个的时候,他们才慢吞吞地说‘I don’t like peanut butter(我不爱吃花生酱)!’。呵呵,把老板气了个半死。”

“这也不能说明他就离婚了。”

“是离了!我问了他的,我说怎么你wife(妻子)不给他们准备早餐呢?他说离婚了,今天该我管孩子。”

“哦,是这样,我还不知道呢。”

“我对他说,你这么忙,哪有时间照顾孩子?如果你需要人帮忙,我可以叫我女儿下午放学后去你家babysitting——”

“他怎么说?”

“他说不用,孩子们的妈妈就住在街对面,没工作,在家闲着呢,他忙的时候可以叫Ex(前妻)把孩子接她那边去就行了。”

她的心情很复杂,这么说来,老李叫她去babysitting还是在追她,不是真的需要她去做保姆。而他现在不来找她babysitting了,肯定是因为她有了一个“roommate(室友)”。

帅哥可真会说话啊!一个roommate,既没撒谎,又把老李打退了。

程宁嘉的媒婆瘾又上来了:“喂,你说我们可不可以把老李和那个Jenny凑拢啊?”

“Jenny?她不是要走了吗?”

“她走也只是离开我们lab(实验室),但她还要在E市呆两年,一年在Cancer center(癌症医院)那边,另一年去E市总医院。”

“你怎么知道?”

“fellow(研究员)都是这样的,总共三年,一个地方一年。Jenny去了医院那边,不是离老板更近了吗?他们fellow在那边的办公室就在老板办公室外面那个大屋子里,一人一个格子间,老板出来进去都能看见——”

“Jenny没男朋友?”

“应该没有。我听她自己讲过,她几个弟弟妹妹都结婚了,就她还连对象都没有。”

“但我记得她好像说过这辈子不结婚的吧?”

“没找到对象的时候,当然是这么说啦,但遇到老板这么好条件的男人了,她会不结?换做是我,肯定会结。”

她想了想,说:“但是老板对她有没有那个意思呢?”

“意思嘛,接触多了自然会产生。”

她很奇怪为什么程宁嘉想到把Jenny和老李凑成一对,却没想到把她和老李凑成一对。

她知道程宁嘉就是那种见不得天下还有一个人单身的天生媒婆,成天都在想着怎么才能把她和Jenny给嫁了,隔三岔五的就会给她找个猥琐男来,让她相亲,但现在有了一个现成的男候选人,程宁嘉却没想到她头上来,不知道是因为年龄相差比较大,还是程宁嘉觉得她配不上老李?

她觉得Jenny也没什么比她强的,人也长得比较胖,还比她老。如果老李最终跟Jenny好了,那真是让她大跌眼镜了。

她提议说:“我倒是有个闺蜜,长得比Jenny漂亮多了——”

“真的?还没结婚?”

“没有呢。”

“在哪里?”

“在——纽约。”

程宁嘉马上泄气了:“那么远啊?那没用的,除非她愿意调到我们E市来。”

“我问问她,看她愿意不愿意调到E市来。”

“那你抓紧问哦,我们老板这么有钱,职场上升得这么快,人又长得这么帅,肯定很多人都想嫁——”

33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47)

  1. 哈哈!终于抢到沙发!

  2. 看得投入,都忘记抢沙发了。。。。

  3. 沙发看文两不误。小鱼子 别遗憾,来,同坐同坐!
    真好看哪!老李单身成了香饽饽;燕环失落,要向闺蜜讨主意了。

  4. 谢谢艾米的周日礼物!

    闺蜜跟老李倒是挺不错的一对。

    会不会等闺蜜来了以后,燕环发现帅哥爱的是闺蜜?!

  5. 哈哈,帅哥很厉害嘛,一句话就把老李击退了,,,利用燕环搞定身份可以排除了,看帅哥每天很淡定的样子应该是没有身份的问题,那么工作也应该不是问题,可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是个迷:)

    燕环和帅哥的关系好像需要点什么东西来催化一下,上次因为老李让他们把生米煮成了熟饭,现在需要更多的刺激使白帅哥开口坦白或表白。燕环虽然喜欢白帅哥,也很有勇气地把他留下了,但由于对自己的不自信,真正要挑明关系可能还得靠白帅哥。

    支持把闺密介绍给老李哈,老李对于单纯的燕环来说背景有点复杂,又是前妻又是孩子的,在美国这样的关系真是牵扯不清,自己不够厉害的话很容易受伤害。闺密够精,又一直认为老李是好男朋友人选,他俩凑一起可能合适:)

  6. 帅哥为啥不说自己是燕环男友呢? 还等虾米。
    两个人如果还没确定关系,帅哥以啥立场去驱逐人家老李。

  7. 回菠菜:

    我发现我还真挺另类的,哈哈,我怎么觉得室友 这个词用得很高明呢,不说是男朋友,一个原因他和燕环除了那一夜其他也没什么亲密行为,互相也没挑明关系,算不上真正的男女朋友。另外只说是室友也给老李留了面子,保护了燕环,能带着一起去babysitting的室友肯定关系也不一般,聪明的老李一下就领会到了,可能这也是老李说帅哥smart的一个原因?:)

  8. 11a, 嫩说得有理阿。

    但是帅哥经过那一夜,是不是应该和燕环谈谈清楚,两个人的关系。
    或者燕环难道不问么, 还就这么含糊着多难受。

  9. 艾园潜水党

    老李这样的男二到哪里找啊!一份感情堂堂正正结束之后才开始新的追求,君子坦荡荡啊;能干、多金,不玩暧昧,对比之下,帅哥的室友姿态就没有那么磊落了,帅哥虽先下手为强,未来堪忧哦

  10. 白帅哥到底有什么目的,老李也知难而退了,燕环的情路让人担忧!

  11. 也许小白和老李都是男主(不同阶段),先和小白在一起,后来兜兜转转又和老李在一起了。

    又也许,燕环先和小白来一段,再和老李来一段,然后和闺蜜来一段,哈哈我被自己臆想的“燕环情路历程”搞的莫名鸡冻。。继续祝福燕环。

  12. 男二好悲催,老李多好呀,帅哥有点高深莫测,看不出他有多喜欢燕环。

  13. 一天没来艾园,我们的女主就把老李给拒了。严格的说,不是女主把老李拒了,而是白帅哥半路里杀出来把老李吓跑了。

    白帅哥这种手段,只有那些猥琐男才会耍,谈了对象,马上就到对象的单位和住地去走一圈,等于向大家宣布:这女生有主了,你们望而却步吧。

  14. 希望闺蜜拿下老李,肥水不流外人田。

  15. 情况复杂了。这帅哥是很“SAMART”希望后面会发生些什么事,验证一下帅哥的真情。
    这个办法,击败老李,给帅哥减分。帅哥不自信?

  16. 虽然闺蜜欣赏老李,但老李欣赏燕环。虽然目前燕环欣赏帅哥,可帅哥好几件事的处理方法,让人不看好他俩的未来。

  17. 燕环和帅哥的爱情不像会一帆风顺的样子,估计会受点伤,因为燕环爱帅哥多过于帅哥爱她。帅哥对她的感情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也许老李在某个契机下会抚慰燕环的心,燕环和老李应该还会有故事。

  18. 十年忽悠说的太对了!白帅哥象个长得光鲜点的猥琐男!得到了女主身体但是不做感情表白,打着室友的幌子造成男友的暗示击退其他竞争对手,面对女主再在胖瘦减肥上施加压力,拉低女主的自信自尊。。。单纯而堕如爱河的燕环在这三管齐下中前景让我堪忧。

    若是燕环实在对老李没兴趣,介绍闺蜜还真是个太好的主意了!闺蜜早已从燕环的描述中对老李倾心已久,俩人情商智商都高,还都喜欢燕环,粉的人相似,说明在某些方面的价值观是很投合的!老李没见过闺蜜,不过闺蜜有两把刷子,散发起魅力来,老李也很有可能愿意。

  19. 不过我最希望的还是闺蜜来相亲,拉动了老李的表白和燕环的失落醋意,起到给燕环老李穿针引线的作用。

  20. 十年忽悠和小既太狠了,哈哈,,,为了少暴露我的WS,我决定保持沉默了,哈哈

  21. 俩人住一起这么久了,并且也都奔三的年龄了,还没有实质性进展,让我不禁怀疑白哥哥到底是不是正主。莫非,那啥,正主还木有出场?
    白帅哥犹豫个啥呐。。。记得他第一次用’摘酷仔’时提到有’腰伤’,此腰伤是否彼腰伤哪??第二次用的时候貌似没有腰伤了,但是从草草了事来看,似乎又有腰伤的影子。。。之后再没那个过,也是个谜团。。。就算不是百分百喜欢,一旦情欲的门打开,也会热闹一阵子吧,他们却没有,貌似挺和谐地在一起过着单身的日子,奇哉怪也。

  22. 白帅说’洋人里面变态的多了去了,平时看不出来’- 莫非他曾经遭遇过啥子?敢肯定他的性经验里有伤心之处,不然的话,和燕环的第一次哭个啥?

  23. 白为什么要用室友这个词呢,如果是真心喜欢燕环,就应该霸道地说是男朋友才对。我觉得,可能燕环在和白经历了一些事以后,最后也许会和老李发展开来,意识到老李的心意。我对帅哥不来电呢!

  24. 抱抱11a,
    看出来了吧,场外观众恨铁不成钢起来,不比老爸老妈松快!我,,,是有点有色眼镜啊,我检讨,白帅哥没入俺光谱,我这步步看得惊心的。还是你这样的朋友好!

  25. “从那以后,老李就没再找她babysitting了。
    这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像失落,也像失恋。”

    ——呵呵,听说很多女生都是这样,希望有一个人值得自己倾心去爱,但又有很多人倾心爱自己,哪怕有一个追求者弃自己而去,都会感到失落和难过。

  26. 如果按艾米以往故事里男主的标准来衡量,白帅哥肯定是差一大截的,但艾米也没圈定自己只能写老三黄颜类的男主,说不定这个故事就是一个三七开的男主,甚至是一个四六开的男主。

    不管怎么说,艾米在《环肥燕瘦》的序里没有说“这是一个长得帅爱得也帅的故事”。

  27. 回复“TurningPoint”:

    你可能是新来的,或者还不了解艾米的写法。艾米没写的事,不等于没发生。比如艾米只写了一次女主上厕所,后来就再也没提上厕所的事了,但那不等于女主就上了那一次厕所。

    做爱也一样,艾米到目前为止只写了一次做爱,但那不等于白帅哥和燕环只做了那一次爱。也许艾米后面会提到他们其他次的做爱,即便不提,我们也不能理解为这两人只做了那一次爱,除非艾米直接写了“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做爱了”。

    其实不光艾米,谁都是这个写法,不写不等于没发生,不然的话,每个故事都得写老长,永远都写不完了。

  28. 有个例子,不知道我记得准确不准确。我记得是小既写《如歌》(是这个题目吗?)的时候,曾花了一点篇幅写做实验的事(或者是学习的事),有人问写这个干什么,小既说不写怕读者以为这两人光谈恋爱,其他什么都不干。

    小既的心不是白担的,因为当时的确就有那么一些人,总在质疑黄颜的《几个人的平凡事》里的杨红怎么一点都不挂念自己的孩子,而她们质疑的原因是故事里没有“杨红是多么挂念她的孩子啊”之类的句子。

    黄颜好像回了一个贴,说我没写杨红上厕所,你们不会以为她到美国之后一直都没上厕所吧?

  29. 脸,红ING.
    那时候真是油盐酱醋茶都码在故事里,把读者都看糊涂了,许多看似枪的东西挂墙上,一摸上去才知是面条儿。看了艾米的小说才多晓得了啥该码不该码。

  30. 谢谢艾友友的回复和背景介绍:)
    辛勤考古中。

  31. 回复“艾友友”:

    我记得小既写的是《春雪》,不是《如歌》。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