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49)(儿童不宜)

闺蜜要来玩,李燕环最着急的是住宿问题。

如果是以前,那就很简单,两个卧室,可以一人住一个,也可以两人住在一个卧室里。但现在有了帅哥在这里,就让她很难办,不知道该让闺蜜住在哪里才好,因为自从那天她被帅哥“推倒”之后,两人就像某少数民族一样,过着“走婚”的生活,两个卧室都有帅哥的份。

“走婚”这事,并不是她兴起的。

对她来说,既然已经“推到”了,那就算跨过了那条线,两人就是正式男女朋友关系了,应该住在一个卧室里。

所谓“同居”是也。

但帅哥没提“同居”的事,她也不好主动提起,只理所当然地以为帅哥晚上会来她的卧室睡觉,毕竟她的卧室是主卧,而“推到”的事也是发生在她的卧室里的。

但到了“推倒”后的第二天晚上,帅哥并没到她卧室里来,她一直等到快十二点了,都没见帅哥过来,她也不好自己跑到他房间去,只好一个人怏怏地睡了。

第三天晚上,帅哥还是没过来,她估计是自己的观念太老土了,以为“一推定终身”,但帅哥可能不是这样认为的,那天的一推,只不过是个偶然事件,是特定情势下发生的特定事件:孤男寡女,一个在裸体洗浴,另一个开着门拉尿,但凡是个男的,可能都会冲动起来。

也许这就是他事后流泪的原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一时冲动坏了人家的女儿身。

等到她都已经接受这个解释了,他又来了,是第四天的夜晚,她已经睡着了,照例没拴卧室门。

她没听见他进来的声音,只感到有人在往她被子里钻,她吓了一跳,差点叫起来,而他已经躺到了她身边,小声说:“呵呵,门没拴哦,是不是给我留着门啊?”

她想申辩一下,但已经被他搂住了,也就不再申辩,而是嗔道:“给你留着门有什么用?你都不来的——”

“我哪敢来呀?”

“为什么不敢来?”

“怕你把我赶出去。”

“我会把你赶出去吗?”

“那天晚上你不是把我赶出去了吗?”

她至今没搞明白自己到底有没有赶他走,照说是不会的,因为自己从潜意识到明意识里都没有赶他走的概念,怎么会无缘无故赶他走呢?

但他一直这样说,也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关键是他也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撒谎,那就可能真是她把他赶走的吧。

她抱歉说:“很可能是因为我在做梦,把你当坏人了。如果我下次做梦又赶你走,你就把我叫醒。”

“叫醒了就不会赶我走了?”

“叫醒了怎么会赶你走呢?”

“你不怪我?”

“怪你什么?”

“怪我那天太——冲动——”

她没回答,心里却大大地释然,原来他是怕我怪他!我还以为他对我没兴趣呢。

他坚持问:“怪没怪我?”

“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我一直都给你——留着门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

“你怎么不早说呢?”

“你自己不来发现,我怎么好说?”

他开始抚摸她:“你留着门是不是想这个?”

“想哪个?”

“想making love(做爱)啊。”

“No(不是)。”

“那你留着门干什么?”

“留着门是想——和你在一起。”

“是啊,和我在一起干什么呢?”

“不干什么,就这么躺着。”

“就这么躺着?那有什么意思?”

“怎么会没意思呢?两个人躺在一起说话——不是很甜蜜吗?”

“嗯,那就这样躺着吧。”

但他才不会就这么躺着呢,嘴里应承着,手已经钻进她睡衣里去,一下就抓住了她的一个乳房,她颤抖起来。

他一边爱抚一边轻声说:“哇,好大!C吧?”

“D。”

“D啊?难怪这么大,我一只手都抓不住。”

她感到很骄傲,总算有一个部位拿得出手了。

他问:“你隆过胸?”

“我隆胸干什么?”

“那怎么这么大呢?”

“本来就这么大么!”

“呵呵,这说明胖也有胖的好处,至少不会是飞机场——”

她有点不高兴:“你终于说了句实话。”

“什么实话?”

“说我胖啊!”

“那不是顺着你的话在说吗?我从来都没说过你胖,都是你自己总说自己胖。”

“不管我自己怎么说了,你觉得我胖不胖呢?”

他为难地说:“这叫我怎么说呢?”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你觉得胖就说胖,你觉得不胖就说不胖。”

“刚才我顺着你的话说你胖,你又不高兴;如果我说你不胖,又反着你的话说了,你还是不高兴——”

“你别管我高兴不高兴了,就说你自己的看法吧,你到底觉得我胖不胖?”

“不胖!”

“真的不胖?”

“真的不胖!”

她开心了,钻到他怀里去,享受他的爱抚给她带来的新奇而震颤的愉悦。

他的手在她乳房上抚摸了一会,慢慢移到她两腿间,她害怕地夹住双腿:“不要,会疼的。”

“不会的。”

“会的,那天就——好疼。”

“那天是第一次,当然疼,今天不会了。”

“You sure(你肯定)?”

“Yeap(肯定)。那天是太——冲动了,又不知道你还是——virgin(处女),所以——很土匪。今天我会慢慢的,你也放松点——”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放松。

他在她两腿间轻轻抚摸,她整个头皮都麻了,人也抖得厉害。

他把一个手指放了进去。

她叫起来:“你干什么呀?要来——就来——正规的吧,干嘛——这样?”

“这样才能让你high(高潮,愉悦)啊!”

“但是——”

“别但是了,这很正规的,前戏嘛,你没听说过?你们女生来得慢,没哪个男生能忍那么久,都要靠这个打前站才行——”

她不吭声了,怕他说出更多让她脸红的话来。

他很卖力地爱抚她,她也感到很舒服,但总没达到所谓高潮。她怕他说她性冷淡,也怕他辛辛苦苦干半天却达不到预期效果会无聊,只好夸张地弄出些声响来,呼吸急促啊,扭动啊,哼哼啊,之类的。

最后,在他换了几次手还没达到预期效果的情况下,她只好装了,虽然不知道所谓高潮到底是什么样的,但她无师自通地把哼哼声提高几个分贝,再把下面夹紧一些,终于让他相信她是high了。

“来了?”

“嗯——”

“终于来了!”他迫不及待地翻到上面,长驱直入,活动了一阵,也high了。

接下来就是一些最不浪漫、小说里几乎不会写的情节了:下床,上洗手间拉尿,到淋浴室冲洗,然后捂住前胸尴尬地回到卧室里。

他还以刚才她离开时的姿势仰躺在那里,与床边形成了一个对角线。她知道他累坏了,不想惊醒他,自己找了个角落躺下。

过了一会,他才从床上下来,到淋浴间去冲洗,然后回到卧室,拿起自己的衣服,说:“我过去了。”

“你——不在这里睡?”

“怕你赶我走。”

“不会的。”

他站了一会,坦白说:“你睡着了打呼——”

她尴尬得要死,恨不得苍天劈开,把她收了去,要不就把他收了去,反正得收一个去,不能这样尴尬面对。

她一直怀疑自己睡着了有点打呼,但从来没有得到过他人的证实,因为她老早就一个人睡了,独自一张床,独自一间房,即便打呼也没人听见。上大学的时候虽然是跟人合住一间房,但那时大家都年轻,学习又辛苦,睡得很死,经常是半夜打雷都没人听见,更别说听见她打呼了。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自己开始怀疑自己睡觉打呼,因为她有时睡着睡着,喉头好像会闭住,出不来气,本能地呼哧一声,才能解开喉头,同时也就醒了过来。

她曾经问过一个医生,为什么会这样,医生说是因为人太胖了,喉头那里赘肉多,一不注意就压迫了呼吸道,所以胖子多打呼。但医生说这没关系,就是打呼而已,如果憋得出不来气了,自然会醒来,因为人有求生的本能。

胖子多打呼!

她以亲身实践证明了这一真理,而帅哥则是目击(耳击?)证人!

他抱歉说:“我——本来不想说出来,怕你——不好意思。但是——我这人睡觉不行,有一点响动就睡不着。晚上没睡好的话,第二天就——成天犯困,什么都干不了。”

她挥挥手:“我知道,你快回你卧室去睡吧。”

“你生气了?”

“我生什么气?”

“那我过去了。”

“去吧,去吧,good night(晚安)!”

“good night!”

他回自己卧室睡觉去了,她却难以入眠。

天啊,做个胖子怎么这么难啊!

总在防备被他看见自己的胖,却不知道自己还有睡觉打呼这个问题。现在胖的问题似乎是解决了,因为他说了她不胖,但这个打呼的问题却被他发现了,而且直接影响了他的睡眠,使他不得不跟她分开睡。

这怎么办?他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离开她?

肯定会,迟早的事,谁愿意一辈子都睡不好觉呢?

分房睡也行啊!

但那还像夫妻吗?他干嘛不找个睡觉不打呼的主?

她又伤心又绝望,嘤嘤地哭起来。

第二天看见他的时候,她都不好意思跟他对视。

一个睡觉打呼的女人!

多么粗鲁!多么恶心!

相比这个缺点,连胖都显得不那么可怕了。

但打呼不是因为胖才引起的吗?

恨死这个胖了!

过了两天,他又来她卧室了,还是全心全意想让她high,她也竭尽全力想high起来,有几次都到了high的边缘了,但不知怎么的,high就像个调皮的孩子,总在你眼前晃啊晃,等你伸手去抓它的时候,它又一扭身跑掉了。

最后还是以她装假告终。

然后她去洗浴。

然后他去洗浴。

然后他回自己卧室去睡觉。

不同的是,她不哭了,能睡着了,甚至觉得一个人睡更好,不然的话,她肯定是担惊受怕不敢睡着,因为怕打呼被他听到。

等她习惯了“走婚”生活,尤其是见他并没有因为她打呼就不跟她做爱,她那千疮百孔的自信才算修补了一些,也更加发自内心地感谢他,爱他。

走婚就走婚吧,只要他不走人就行。

30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49)(儿童不宜)

  1. 老三!!

  2. 支持老李。

  3. 怎么竟笑个不停呢?—-艾米写得太绝了!女主多可爱啊!

  4. 好看!

  5. 我这个读者不称职,太心急了。。。检讨。

  6. 白帅哥会不是是神经衰弱?我一个朋友就是这样,实在没办法,只能自己睡,晚上就和老公分开2个房间。除了晚上不在一张床上睡觉,别的倒是都没啥影响。

  7. 哇哇哇哇,49集居然出来了,感谢艾米,我还没开始看,感谢完了现在立刻开看!

  8. 哎,好遗憾. 难道燕环自己没有用手high过么,可以引导帅哥帮她high么. 帅哥没经验, 但是有努力的心.
    其实打鼾没什么的,尽量侧睡就好很多. 两口子之间不用太不好意思.
    帅哥多抱抱再走就好了.

  9. 燕环是个对自己外表没信心的女孩,从小到大每得到过男孩的青睐,乍碰上个帅哥,激动的根本无法分辨自己到底是不是爱他,或者说燕环觉得只有帅哥嫌弃她而没她不爱他的道理,根本上她还没享受到两情相悦的甜蜜。我不看好帅哥,燕环能得到更好的。

  10. 艾米写得太传神了,“她尴尬得要死,恨不得苍天劈开,把她收了去,要不就把他收了去,反正得收一个去,不能这样尴尬面对。”再没有比这更准确的形容了。
    帅哥跟燕环之间的making love,个人认为还没到全心全意的最高境界。燕环既盼望又有点不自信,帅哥也不特别善解人意。大概不是那种对的爱情,我说的对的爱情是像老三对静秋那样的,老康和安洁那样的,或者海伦和BINNY那样的。

  11. 我也支持老李啦!
    从做爱角度来看,帅哥不是燕环的菜。也就是说他们的灵魂不是一个版本的。
    通常做爱后,男友都会有后戏的,可分明感受不到爱的所在啊!
    不知为何,艾米在写男主与女主做爱的场面时,我看得特别感动,这几次的场面完全没感觉,感觉缺少真情在里面。

  12. 好看!

  13. 这种神经脆弱的男孩不值得留恋。燕环现在受些委屈,以后有了比较,才知道男人怎样做是真爱她,什么样的男人值得去爱。

  14. 个人理解:燕环对白帅哥是真心的爱,处处为他着想,处处”检讨”自己。而从本集看,白帅哥并不是他的mr.right.期待老李或未知的某位帅哥能给燕环真正的体贴珍爱。

  15. WOW,地板都挤满啦!

  16. 白帅哥做起爱来不是很浪漫啊。

  17. 白帅哥打的是“自卑”牌,不是他自己自卑,而是使女主自卑,说女主胖,还说女主睡觉打呼,这样就使女主陷入自卑之中,没心思挑剔他或者看到他的用心。

    记得有人讲过一个猥琐男的故事,他每次在舞会上和人跳舞,总是率先指责对方舞步有问题,出了错,这样对方就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忙着纠正自己的舞步,或者替自己辩白,而忘了纠他的错。

  18. 女主睡觉是否打呼还是个问号,即便真的打呼,如果白帅哥正在热恋之中,应该也不会计较。等到结婚之后计较这些事,还是可以理解的,现在就因为这个不在一起睡,只能说白帅哥爱女主不如爱他自己。

  19. 但白帅哥至少还致力于让女主high,这点比《越界》里的王英俊强多了。

  20. 这一集让我不看好白帅哥了。。。。

  21. 回复”艾园潜水党“:

    我把你的贴删了,不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说”女主不够’作‘,也许是未来心底攒下不痛快的原因“,这什么意思?你是提倡女主要”作“,还是说女主自己会后悔现在不够”作“?

  22. 拜托别拿“作”说事,尤其是在你没有很好地定义“作”的时候。

  23. 为一些评论替白帅鸣个不平:别拿男神的标准要求咱好不啦
    再说,两个人是会一起成长共同进步的么。。。

  24. 嘿嘿,这俩都很洁癖呀!完事儿了你洗我洗好几道工序才能困告!确实互相揩揩摸摸干,再抱抱睡去要甜蜜些。

    看到这集,说实话我对帅哥的印象还强点了,起码他说燕环不胖,在床上也卖力地想让她快乐,达到高潮。不太喜欢的是他说的,以为燕环不是处女,所以土匪了点。。。又是个把爱情,性爱人参果当面窝(一种很普通的面食)吃的家伙。好象燕环如果不是处,他就可以随便,心安理得了似的。

    不管怎么说,既然燕环这么倾心白帅哥,还真可以随她去了。白帅哥是燕环的菜,燕环未必是白帅哥的茶,如果燕环一直能接受这一点,还是可以过下去的。就怕一朝觉醒,遗憾没有过那种互相倾心相爱的感觉。

    还是希望故事继续向前发展,燕环的爱情故事不仅止于帅哥。单纯而又没曾恋爱过的女孩,第一次就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不是没有,有点难,或者说概率有点小, 除非是那个男主特别倾心女主。

  25. 白帅哥对燕环的表现好像结婚多年的老夫妻,例行公事做爱,分房图清静,的确看着没什么热恋时的激情澎湃,恨不得时时腻缠着舍不得分开。燕环和他在一起心理上生理上都不太尽兴随性,期待正主出现。

  26. 按我的理解,“作”就是“做作”,或夸大感情,或掩盖感情,扭扭捏捏,娇娇滴滴,总而言之,表达的是虚假不真实的东西。

    有些人(比如“艾园潜水党”)可能觉得女生就是要“作”一点,才能得到男生的爱,所以认为女主没得到男主的体贴疼爱是因为她不够“作”,并由此认为女主今后会因为自己公开表现出自己对男主的爱而后悔。

    这样的贴,当然该删!如果男主不爱一个爱他且真诚表现出来的女生,偏要爱那些“作”的女生,那只能是他的不幸。

  27. 白帅哥即便是在爱,也爱得太清醒了,居然还能听到燕环的鼾声,并因此跑回自己卧室去睡觉,这就像上面某个高人说的那样,不像是热恋中的人,倒像是结婚多年的夫妻。

    如果燕环睡觉并不打鼾,那帅哥就是在撒谎,可能不想和女主睡在一起,所以编出这么一个借口来跑掉。

  28. 燕环爱白帅哥,真是低到尘埃里去了,不合算,不值。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