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51)

李燕环再也等不下去了,看看离下班只剩半个多钟头,就招呼也不打,提着自己的小包就开溜,反正程宁嘉早就溜掉接女儿去了,其他几个人都在忙自己的,未必会注意到她。

她心急火燎地开车往家奔,一路都在想如果他们把门反锁了自己踢不踢得开,踢开了是扇帅哥几巴掌呢,还是扇闺蜜几巴掌。那两个家伙都比她高,想扇在脸上还不知够不够得着,更怕把那两人惹恼了,联合起来扇她几巴掌,那就惨了。

不过扇几巴掌她还是可以承受的,但如果那两人嘲笑她,说几句“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这么胖这么丑,还想帅哥爱你”之类的话,那她就死定了。

还没到家,就接到帅哥的电话:“今天晚饭在外面吃吧,我请客,给你闺蜜接风。”

她胆战心惊地问:“好啊,在哪里吃?”

“就去farmer’s market(农夫市场)对面的‘东海酒家’吧,那家离你们所近,你下班之后就不用回家来了,直接开车去那里,免得走冤枉路,我们也直接去那里等你。”

她听到“我们”二字,心里更加惊慌,不顾一切地问:“你们现在——在哪里啊?”

“还在高速上呢,塞车,想回家肯定要等到天黑,所以我们决定下个出口就下高速,先去餐馆吃饭——”

她放心了不少,两人在高速公路上应该做不了什么,但她还想亲耳听到证词:“她有没有——色诱你啊?”

“谁呀?”

“我闺蜜呀。”

“呵呵,我让她自己跟你说吧。”他对闺蜜说,“她问你有没有色诱我,你跟她说吧。”

闺蜜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呵呵呵呵,你是不是上班都上得不安心啊?”

她老实承认:“嗯,提前跑掉了。你怎么不接电话啊?”

“故意不接的,吓唬吓唬你。”

“那他呢?”

“他?你给他打电话了?”

“打了啊!”

她听见闺蜜在问他:“喂,她问你为什么不接她的电话。”

“她有给我打电话吗?”

闺蜜返回电话上对她说:“他说你没给他打电话。”

“我打了!”

帅哥把电话接过去:“你打的哪个手机?”

“我——买的那个啊。”

“哦,我今天没带那个,放在家里呢。”

“怎么不带呢?”

“那个有peak time(高峰时段)的限制,打多了怕打超了。我这个没有peak time限制,随便打。”

原来是这样!

一场虚惊!

她吁了口气:“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正忙着,顾不上接我电话呢。”

“呵呵,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她到“东海酒家”的时候,那两个已经先她一步到了那里,正坐在桌边各自攻读着菜单。

她走到跟前,两人都放下菜单,闺蜜站起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哇,好久不见,你更漂亮了,瞧瞧,有爱情滋润的人就是不同!”

她也恭维了闺蜜一番,但心里却觉得闺蜜不像记忆里那么漂亮了,不知道是闺蜜变了,还是她自己记错了,或者是受了帅哥的影响,也认为闺蜜“没色”了,又或者是因为在lab(实验室)里看那几个浓眉大眼高鼻子的中东美女看多了,总觉得闺蜜的五官有点平铺直叙。

她再看看一边坐着的帅哥,嗯,很帅!比平时更帅!穿着白T恤和牛仔裤,头发肯定梳过,光鲜了许多,跟店里几个华人一比,真的是鹤立鸡群。

她感到很骄傲:我是一个有爱情滋润的女人!

而且是帅哥的爱情!

你们有吗?你,你,还有你,有吗?

肯定没有!

咦,“滋润”是不是有别的什么意思啊?

她瞟了一眼帅哥,小腹还是那么凹造型,“山根”也很平静,没像平时去她卧室“走婚”时那样剑拔弩张,她确信他经受住了考验,至少是第一个回合。

三个人坐下研究菜谱。

不知道其他两人怎样,她是比较心怀鬼胎的,看个菜谱都无法集中注意力,随口说:“你们点吧,我随便吃什么都行。”

闺蜜也客套说:“客随主便,我不熟悉这里,你们点吧。”

于是帅哥点菜。

跑堂的上菜。

三人吃菜。

她第一次体会到男朋友请客+点菜+倒茶的滋味,觉得好甜蜜好幸福。

做个有男朋友照顾的小女生,真好!

于是她对他抱歉说:“明天我老板家的party,我就不带你去了,因为只能带一个人去。”

闺蜜也说:“不好意思哈,把你的风头抢了。”

他很大度:“没事,我也不爱去老外的party,吃没什么吃的,就端着个酒杯站那里穷聊。”

余下的时间,话题就是闺蜜和老李了,因为这是最安全的话题,也是最有聊头的话题。

帅哥提议说:“你老板不是有个beach house(海边度假屋)吗?你问他可不可以借你用用,就说想带你闺蜜去海边玩,说不定他会跟你们一起去,那不就多了一个接触的机会吗?”

闺蜜立马响应:“对,是个好主意,你问问他。”

她有点不敢问老板借beach house,那是一整幢房子啊!又不是块抹布,哪能随便谁都可以借呢?

她推脱说:“等去了party再说吧。”

老板家的party是星期五晚上六点半,她下班后先回家接闺蜜,发现家里只有闺蜜一个人,已经打扮整齐了,在客厅看电视。

她问:“咦,他呢?”

“一大早就跑掉了,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

“他没告诉你?”

“没有啊!他跑哪去了?”

“我怎么知道?我早上起来就没看见他。”

“奇怪了,没听他说今天要出去啊。”

“肯定是你给他打预防针了,说我要色诱他,他吓跑了。”

她还想抵赖:“没有啊,我没给他打预防针啊——”

“别骗人了,你要没给他打预防针,他怎么会扯到‘色诱’上去?”

“他——扯到那上头——去了吗?”

“怎么没有呢?昨天在车上不是说了吗?”

她只好招供:“我——就是随便提了一下——”

闺蜜笑起来:“你呀,真是爱他爱糊涂了,生怕他经不起考验,把什么都透露给他了,那我还怎么色诱他呢?算了,我也懒得考验了,直接pass(通过)他吧。”

“真的?”

“我觉得他还是挺爱你的。”

“是吗?你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眼神。”

“他的眼神——很爱我?”

“昨天在餐馆吃饭的时候,他一直看着你,根本没拿正眼瞧我——”

她太开心了:“真的?你看到了?”

“是啊,你没看到?”

“我一直都在看你呢。”

“呵呵,那我怎么没感觉到?”

“因为你一直都在看他。”

“哈哈,那我们三个真是一个盯一个,盯成一个圆圈了。不过,考虑到你已经告诉他我的考验计划了,他这点表现就要打打折扣。如果他有什么目的要达到,那他完全可以装作很爱你的样子来糊弄我。”

她不想老说这事,因为闺蜜说着说着就黑起帅哥来了,便催促说:“打扮好了吗?我们走吧。”

闺蜜一边跟着她往外走,一边唠叨:“怎么选这么个时候开party?”

“大概是为了方便那些住得远的吧,免得他们跑回去了又得跑过来。选这个时候,他们下班后就可以直接去party。如果选明天的话,那他们得开四十多里地回家,再开四十多里地来赴宴。”

“那他们不是都没时间打扮?”

“邀请信上没说着装要求。”

“哎呀,你怎么不早说呢?我打扮这么隆重,不是overdressed(打扮过度)了吗?快让我回去换装——”

“别别别,来不及了,你一点也没overdress。”

她拖住闺蜜不放,闺蜜只好放弃换装的打算。

到了目的地,门口照例是老李家的公子在迎宾,但这次没有valet parking(代客泊车),来宾也没上次多,主要是他们lab里的人,还有几个医院那边的人。

大家果真都没打扮,有个第二年转到医院工作的fellow(研究员)居然穿着scrubs(短袖没领的手术服/护士服)和crocs(沙滩鞋)就来了,越发显得闺蜜overdressed,格格不入。

老李照例给她一个大大的hug(拥抱),但只跟闺蜜握了个手,说了点欢迎性质的客套话,就问:“Where’s Bai(小白呢)?”

她一惊,支吾说:“Eh——he is not coming(呃——他今天不来)——”

“What a pity(太可惜了)!My two kids are eager to see him(我两个孩子都急着见他呢)!”

她只好老实坦白,说只能带一个人,而我要带闺蜜来,所以没带他来。

老李大不以为然,用英语说,你怎么这么死板呢?说只带一个人,那是泛指嘛,你要带多少人我都会欢迎的,快打电话叫“白”来吧,不然我两个孩子要大失所望了。

她没办法,只好拿出手机给帅哥打电话,但没人接。

她抱歉说,对不起,我现在联系不上他。

老板十分遗憾,但也没多说,闲聊了几句,就去应酬其他人了。

闺蜜说:“我说老李对我不感兴趣吧,你看他理都懒得理我,直接跳过我谈白凡奇去了。”

“不是这样的——”

“其实他问白凡奇为什么没来,是想听你撇清一下,说你跟白没关系的,结果你——”

“他是这个意思?”

“肯定的。如果真是他的两个孩子急于见到白,那怎么他儿子在门前没问你这事?”

“那——”

“别那了,快去问他借beach house吧。”

她没办法,只好厚着脸皮去找老李借beach house,准备着碰一鼻子灰了,哪知老李很爽快地答应了,还马上就把门钥匙找来交给她:“Have fun(玩得开心)!”

回家的路上,闺蜜无不醋意地说:“我说老李喜欢的是你吧,你还不相信,你看他一下就把beach house借给你了。一般来说,谁舍得把自己的beach house借给手下的人去乱搞呢?”

“他是看你面子上才借的。”

“怎么会是看我面子呢?如果是看我面子,那他应该想个借口提出跟我们一起去。”

“是啊,如果他是看我的面子,他也应该找个借口跟我们一起去啊。”

“你不同嘛,你是住地户,又不是马上就离开的,他随时可以找机会跟你去海边。”

“是啊,他随时可以跟我去海边,那他今天干嘛要把钥匙给我呢?”

“切,这都不懂?他把钥匙给你,是为了让你在朋友面前有面子嘛。”

“你——太会分析了。”

“不是我太会分析,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回到家,赫然看见帅哥在客厅看电视,她问:“怎么我打电话给你,你不接?”

“你在开party,干嘛给我打电话?”

“我老板说他两个孩子都很想见到你,叫我打电话让你去。”

“我就知道是那档子事,所以不接。”

“为什么?”

“我干嘛要跑他家去侍候他的两个小崽子?”

22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51)

  1. 沙发

  2. 帅哥是不是有点没修养啊,喊人家孩子小崽子。

  3. 帅哥吃醋了!哈!

  4. 白帅哥除了长得帅外,是没啥可取之处哈

  5. 回复“水中君”,现在下这个结论“白帅哥除了长得帅外,是没啥可取之处哈”好像还为时过早的。

    聪明风趣,能考虑别人的感受不说伤人的话,这些应该是优点吧,而且电脑专业也不是那么好上的,能设计出游戏也不是人人都做得到的,最简单的一个减肥塑身成功就是多少人根本做不到的事情,需要科学的方法和持之以恒的努力,这些难道都不是优点么?

  6. 帅哥不肯吃亏啊。就算不情愿侍候两个小崽子,去帮燕环笼络一下老李也好嘛。

  7. 挺心疼闺密的,也很佩服她的智慧和勇敢。祝福闺密^_^

  8. 艾米真会抖包袱啊,上集结尾都跟着燕环急呢,到底那俩为啥不接电话,这集包袱一抖出来,一场虚惊,呵呵,放心了。现在感觉燕环终于有了点自信跟小得意了。点菜的时候,那心理描写“她感到很骄傲:我是一个有爱情滋润的女人!而且是帅哥的爱情!你们有吗?你,你,还有你,有吗?”好搞笑。

  9. 就是,燕环自信了,更美丽了!有爱心的女人,自信的女人精神焕发,就象海燕,给人的感觉就是美,再有爱情滋润,自信满满,浑身发出善意爱意,别人看着就舒服。白帅哥说小崽子的确让人不太舒服,还是看好老李的得体,闺蜜说的没错,燕环漏题了考试不算啊,嘿嘿。还有那个beach house不会是白帅哥特意设下的什么套吧。到底猜错了,今天看明白了闺蜜不是白的目标啊。度假屋有啥玄机呢?

  10. 帅哥上次积极跟着女主去老李家,一是为了防备女主和老李好上了,二是让老李知道女主有男朋友。这两个目的都达到了,所以这次用不着去老李家了。

  11. 估计在海边会发生点什么,或者老李意外出现了,终于抢走了女主,或者闺蜜成功色诱帅哥,或者这两者都发生了。

  12. 可能闺蜜只是那种白而瘦的中国美人,化妆也比较过分。这样的美人在国人眼里(群里)会显得比较美,但和那些健美的老外女生站在一起,就会显得弱不禁风,不健美,且不自然。

    我看网上那些时髦国女,手臂和两腿都是竹竿一样,脸也尖得不像话,再加上涂得粉白粉白,还戴个美瞳,穿个细腿裤,都像是一个模子做出来的石膏人。

  13. 对最后一句话俺的理解是:白帅哥有点小醋意了。开始视老李为潜在的情敌了。

  14. 真好看!

  15. 严重同意十年忽悠对当下那些国内时髦美女的看法,真是给人石膏人的感觉呢!

  16. 闺蜜笑起来:“你呀,真是爱他爱糊涂了,生怕他经不起考验,把什么都透露给他了,那我还怎么色诱他呢?算了,我也懒得考验了,直接pass(通过)他吧。”
    —-真的没法考验。若帅哥不犯严重错误,燕环都会护着他。
    要赞赞闺蜜,帅哥这么黑她,她也无所谓。

  17. 看到这集,好生同情闺蜜!感觉一下从公主打回了丫鬟。象白帅哥这么没品的男人,和闺蜜这么不对付,还好俩人不在一个城市,不然的话,继续当两肋插刀的闺蜜都难。依我看白帅哥对闺蜜的敌意让人怀疑这是猥琐男的第四招,对燕环朋友泼脏水,恨不得她孤立只有他这么个男朋友。

    闺蜜对老李的心理揣测的很在行啊,还是佩服她的情商智商。

  18. ”她瞟了一眼帅哥,小腹还是那么凹造型,“山根”也很平静,没像平时去她卧室“走婚”时那样剑拔弩张,她确信他经受住了考验,至少是第一个回合。“

    ——女生总觉得男生只要对某个女生有了那个意思,那玩意就会不顾场合的站起来。其实那玩意是很听大脑指挥的,公众场合根本没可能做那事,怎么会站起来呢?如果在公众场合都站起来了,那只能是该男子太没控制力了。

  19. 可见”山根”也是机会主义者啊,无利不起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