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52)

当天晚上,闺蜜就催着李燕环收拾行装:“今晚收拾好,明天一大早就出发去海边!”

但她一点兴致都没有:“我就不去了吧,不然我在海边穿什么呀?”

“你没游泳衣?”

“有啊,但是——我这么胖,穿着多难看啊!”

“大家都是去看海的,谁是去看你的啊?”

“不是专门去看我,但从我身边过不是就看到了?”

“看到了又怎么样?难道能把你吃了不成?”

“吃当然不会吃,但人家——”

“别管人家怎么想了,关键是自己要自信,自信的女人才漂亮。”

她抱怨说:“你们瘦子就会说这些气死人的话!你们不胖,当然自信;你们自信,当然漂亮,但我们胖子——”

闺蜜心生一计:“要不你就穿one piece(一件头,连身)的游泳衣——”

“我是one piece的啊!你以为我还敢穿两件头,三点式?”

闺蜜又生一计:“那你就在外面套个maxi(长裙)。”

“maxi也只能遮住我的萝卜腿,但遮不住我的大象胳膊啊!”

闺蜜还是有解:“那就再披个纱巾或者披肩什么的,不是全都遮住了吗?”

“那还不如像阿拉伯女人一样,从头到尾都裹起来。”

最后,她还是决定去海边,因为她不放心让那两人单独去。

好在她有不少maxi,可以说她的裙子都是maxi,因为都是老长老长的,她从来不穿短裙,免得露出萝卜腿。纱巾她也有,披肩她也有,找一块披在肩上,既能遮住壮硕的两臂,又能挡住太阳。

穿这么一身,肯定不会显胖,代价就是不能游泳。

不游就不游吧,坐在海边监视那两个家伙就行了。

她找了几件maxi和几条纱巾披肩什么的出来,在镜子前左一搭配,右一搭配,最后选了三条maxi和三个披肩,足够在海边呆两天了。

为防万一,她还是带了游泳衣,是one piece的,深蓝色,上面有一些能显示曲线的白道道,不至于显得太老。

闺蜜把她说动了,又拉着她去催帅哥:“喂,去海边的行装收拾好没有?”

他正在玩游戏,头也不抬地说:“我又不去海边,收拾行装干嘛?”

她叫起来:“你不去海边?那你干嘛叫我去借beach house(海边度假屋)啊?”

“那不是为了考验考验你老板吗?”

“考验他什么?”

“看他大方不大方。”

“人家肯定比你大方!”闺蜜专制地说,“是你怂恿她去借beach house的,现在借到了,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帅哥不买账:“呵呵,腿长在我身上——”

闺蜜使出杀手锏:“你要不去,我就叫她不理你了!”

帅哥讥讽地说:“说得好像你还没叫她不理我一样!”

她怕那两人闹起来,急忙从中斡旋,央求帅哥说:“去吧,去吧,你不去,我们两个女生住在一个陌生的大房子里,还不吓死?”

他马上从了:“这么说还差不多。我最烦那些讲狠的人了——”

闺蜜脸上很挂不住。

而她却很高兴,所谓“有比较才能有鉴别”,真的是这样!平时不觉得他有多爱她,现在让闺蜜在边上这么一比,立马显出他有多爱她了。

第二天一大早,三个人就出发了,帅哥开车,她陪闺蜜坐在后座上。她穿着maxi,披着真丝披肩,戴了副墨镜,美丽指数上升了不少,使她不由自主地老往车窗玻璃上望。

墨镜真是个好东西啊!世界上80%的女生戴上墨镜就是美女,取了墨镜就是妖怪,还有10%是戴上取下都是妖怪,只有10%是怎么着都是美女。

她肯定是80%里面的。

可惜不能时时刻刻都戴着墨镜!

到了老李的beach house,几个人先搞点东西吃吃,再到阳台上去观海景。

这可真是海边啊!坐在阳台上就能看见大海,听到海浪,闻到海藻的香味。屋外海滩上还有木牌告示“No trespassing(私人海滩,闲人免进)”,把他们几个得瑟的,都快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玩了一会,闺蜜提议说:“好了,吃饱喝足休息够,该下海了。”

于是,三个人都去换装。

又是各种搭配,穿了脱,脱了穿,忙得不亦乐乎。

帅哥等不及了,在她们卧室外面喊话:“走啊,走啊,我们是来玩海的,不是来搞时装表演的,别老关在屋里捯饬自己了,我把沙滩椅啊什么的都扛到海边给你们摆好了——”

“我们不是在捯饬,是在涂防晒霜呢!”

“那还不是捯饬?”

两个女生终于磨蹭出来,三个人一起来到水边,帅哥扯下围在腰间的浴巾,迫不及待地冲到海里去了。

闺蜜又往脸上涂了一些防晒霜,也冲到海里去了。

就她,死死裹着个maxi和披肩,躲在阳伞下当观众。

那两个往海中间游去。

她着急起来,如果游到她看不见的地方去了,那她就没法监督了。

怎么办?要不要牺牲色相,也冲到海里去?

还好,两人很快就游了回来。

闺蜜气喘吁吁地走到她身旁:“太累了,游不动了,我让他去屋子里看看有没有游泳圈之类的东西。你真的不游?”

“我——不想让他看见——”

“你们都上床了,他还没看见你的——裸体?”

“那都是在黑地里,没开灯的——”

“没开灯他摸也摸得出来嘛。”

“总比在阳光下看见好。”

帅哥拿着个塑料气垫走过来:“就找到这个。”

闺蜜欢呼起来:“太好了!这下我们可以游到海中间去了!那里的水才是真正的海水,湛蓝湛蓝的,这边上的水都是绿色的,像池塘的水一样——”

她想了想,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跟他们一起游出去,免得放他们两人在一起,不定发生什么事呢:现在有了气垫,要发生点什么也是可能的吧?

她大声说:“我跟你们一起游出去,我也想看看湛蓝湛蓝的海水!”

她边说边拿下披肩,脱了maxi。

闺蜜对帅哥说:“走,我们比赛!”

到了水里,她和闺蜜趴在气垫上,两脚打水,一人出一只手划动,而帅哥则徒手游着跟她们比赛。

刚开始的时候,两人拼了命地蹬弹,才能和帅哥并驾齐驱。

但游了一会,气垫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帅哥被甩在了后面。

再游一会,帅哥被甩得没影了。

两人开心地大笑:“哈哈,我们赢了!”

但她们马上就感受到了成功者的孤独:茫茫的大海上,空无一物,别说人了,连鸟都没见一只,前后左右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两人吓坏了,大叫起来:“返航!返航!”

等她们从老远的海里一路蹬弹回岸边的时候,发现帅哥并没在沙滩上。

她慌了:“他呢?是不是——沉海里了?”

“不会的,他那么会游泳,怎么会沉海里?”

“万一他抽筋呢?”

“先回屋子里看看再急吧。”

两人气喘吁吁地跑回屋子里,发现帅哥躺在卧室里睡觉。

她舒了口气:“你怎么——半路跑了?”

“游不过你们么。”

“那你也不能跑回屋子里来呀。”

“为什么不能跑回屋子里来?”

“差点把我们吓死!”

闺蜜慢悠悠地说:“只能说差点把你吓死,我才不会吓死呢。喂,白凡奇,椅子还在外面呢,快去搬进来。”

他满脸不高兴:“你们进来的时候怎么不顺便带进来呢?”

“我们不是急着回来找你吗?”

“我有什么好找的?”

她见两人又有闹架的趋势,急忙说:“我去搬,我去搬。”

他从床上坐起来,打个手势制止她:“你歇着,我去搬。”

他慢吞吞地往外走,闺蜜对着他的背影竖了个中指。

第二天,几个人海也懒得下了,跑到小镇里逛了一通,下午便开车回家。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她问闺蜜:“怎么样,考验结果出来了吗?”

“你一直跟得这么紧,我哪有机会考验他?”

“那怎么办?你再住几天,我明天就上班了,你们可以单独在一起了——”

“没用的,他会躲出去的。”

“那怎么办呢?”

闺蜜懒懒地说:“那就别考验了啰,反正考验了也没用。你这么向着他,就算我说他经不起考验,你也舍不得离开他。”

“那就是说你——仍然不相信他?”

“从直觉和理论上讲,我都不相信他,但我一时又拿不出什么过硬的证据来。”

“那怎么办呢?”

“你自己看着办呗,反正我也是本着小心没大错的原则在办事。其实认真想一想,就算你认定了他,跟他结了婚,而他是在骗你,你又能吃多大个亏?爱情就是个精神享受,只要你自己在识破他之前认为他是爱你的,那不就等于你在那段时间里还是得到了他的爱吗?”

“是这么个理。”

“至于识破之后嘛,只要你有心理准备,其实也没什么过不去的,没气量就骂他一通,有气量就骂自己一通,天不会塌下来。反正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可以count on(指望,依赖)我这个闺蜜:即便世人全都在骗你,我也不会骗你;即便世人全都离你而去,我也不会离开你——”

她感动得语无伦次:“你——真——真好,我也对你——我对你——也一样!”

“人生得一知己足以,我们有了彼此,就足了,其他的人,其他的事,有则更好,没有也无所谓。”

“你说得太好了!”

第二天,闺蜜回纽约,她请了一天假,和帅哥一起去机场送行。

回来的路上,帅哥有点沉默寡言,她开玩笑说:“你的心上人走了,你是不是很难过?”

他懒懒地问:“谁是我的心上人?”

“我闺蜜啊!”

“她怎么是我的心上人呢?”

“那你怎么这么——消沉呢?”

“我消沉吗?”

她也说不准他这到底是不是消沉,因为她这是第一次和他单独在一起开车,也许他开车时就是这么不言不语的,因为闺蜜在车上时他也是这样。

她又问:“星期五那天你怎么一大早就跑掉了?是不是知道自己经不起她的色诱,所以只好躲出去?”

“我?经不起她的色诱?”

“那你干嘛跑掉呢?”

“我是给她留点面子。”

“给她留面子?你的意思是——如果你拒绝她的色诱——她会很没面子?”

他笑了一下:“你们女生是不是这样啰?只许自己拒男生,不许男生拒自己。”

她心里一热,他真有绅士风度,替女生考虑得这么周到!

回到家,她生怕他这几天太“饿”,会大白天就要“走婚”,正在琢磨怎样才能拖到晚上天黑呢,就听他说:“这几天玩得太累了,我得好好睡一觉。”

说完,就钻进自己卧室,扑倒在床上。

过了一会,她装作下楼拿水喝的样子从他卧室门前过,往里看了一眼,发现他在蒙头大睡。

她放了心,跑回卧室蒙头睡了一觉。

晚上,他照例去gym(健身房)健身,但没去多大会就怏怏地回来了。

她很奇怪:“咦,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碰上查户口的,给赶回来了。”

她一惊:“查什么户口?”

“就是查我们是不是本小区的住户。”

“还有人查这个?”

“是啊,我去了这么多次,今天还是第一次碰上。听说是有人反映gym里人太多,都不知道是不是本小区的住户——”

“那——那他们怎么查?”

“一个一个地查啰。”

“你把健身卡给他们看了?”

“给他们看了,没用,要看驾照,问SSN(社会安全号)。”

“那你把驾照给他们看了?”

“给了。”

“SSN呢?”

“也给了。”

她急得叫起来:“你怎么能把驾照和SSN给他们呢?”

“他们问我要么。”

“要也不能给啊!你给了他们驾照和SSN,他们就知道你是谁了,会把你遣送回国的!”

28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52)

  1. 第一吗?哈哈!

  2. 哈哈!老二不?

  3. 老三!

  4. 很同意也很感动闺蜜在床上和燕环说的那些话 步步

  5. 白帅哥敢把驾照和SSN给查户口的人看,这样看来他应该是有身份的吧!不然的话躲还来不及呢!

  6. 帅哥从海边跑回屋子里,就不怕两位女士出点事什么的?

    帅哥和闺蜜每每针锋相对,还真有点要孤立燕环的架势。

    燕环和闺蜜同床,闺蜜有没有说燕环打呼?

  7. “其实认真想一想,就算你认定了他,跟他结了婚,而他是在骗你,你又能吃多大个亏?爱情就是个精神享受,只要你自己在识破他之前认为他是爱你的,那不就等于你在那段时间里还是得到了他的爱吗?”

    “至于识破之后嘛,只要你有心理准备,其实也没什么过不去的,没气量就骂他一通,有气量就骂自己一通,天不会塌下来。”

    喜欢闺蜜的通达智慧。

  8. “反正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可以count on(指望,依赖)我这个闺蜜:即便世人全都在骗你,我也不会骗你;即便世人全都离你而去,我也不会离开你——”

    “人生得一知己足以,我们有了彼此,就足了,其他的人,其他的事,有则更好,没有也无所谓。”

    感动于闺蜜的真情告白。

  9. 白帅哥对闺蜜不是很绅士呀。对话的方式也显得不成熟。

  10. 相信闺蜜的直觉,帅哥太奇怪了,就是不喜欢闺蜜也没有必要表现得那么明显阿.闺蜜走了后帅哥的累很令人费解阿,按说没有人惹他不开心啊,是否可以理解为他伪装得太累了,面对精明的闺蜜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而且他说的说的”好像你还没叫她不理我一样”,感觉到他话里的冰冷和怒意.反观闺蜜对燕环的支持理解,好感动,有了闺蜜帅哥之类的爱不爱的骗不骗得实在可以不必害怕.猜一下:帅哥是不是见闺蜜和燕环的真情之后,也许觉得自己的小阴谋难以实现而沮丧呢

  11. 帅哥不是个简单的主儿,不可能是什么三无人员,看来要逃跑了,也许他一直想走来着,之前面对燕环的单纯和热情不忍走,,现在觉出不妙了要走吗?咱不懂社区健身真有人查吗

  12. 同意楼上的,白帅哥不够成熟和大气。

  13. 继续支持白帅哥。

  14. “就算你认定了他,跟他结了婚,而他是在骗你,你又能吃多大个亏?爱情就是个精神享受,只要你自己在识破他之前认为他是爱你的,那不就等于你在那段时间里还是得到了他的爱吗?

    至于识破之后嘛,只要你有心理准备,其实也没什么过不去的,没气量就骂他一通,有气量就骂自己一通,天不会塌下来。”

    ——说得好,强烈赞同!

  15. 就是,爱就爱了, 散就散了。
    干什么事千万自己心甘情愿。 可以有一个人爱也是够幸运的了。享受吧。

  16. 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是不是白帅哥以前的女朋友后来看上了闺蜜,离开了白帅哥,白帅哥知道闺蜜爱燕环,现在通过燕环来报复闺蜜呢?
    第一次留言说点自己的胡思乱想,继续潜水。

  17. 白帅哥的确不简单,藏着好多谜。不过有闺蜜那一番话,未来燕环与他之间即便有变数,那点感情的苦应该也还是吃得住的。燕环有这样智慧的闺蜜真是幸事啊

  18. 女主终于在帅哥面前搞了泳装展示,也许这个展示的效果很好,所以帅哥太激动,不能久待水里,所以跑掉了。但也有另一个可能,女主的泳装展示给了帅哥很不好的感觉,使他产生厌恶感,所以跑掉了。

  19. “反正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可以count on(指望,依赖)我这个闺蜜:即便世人全都在骗你,我也不会骗你;即便世人全都离你而去,我也不会离开你——”
    ——闺蜜这是在示爱吗?怎么感觉闺蜜是在和帅哥竞争女主的爱情呢?会不会到最后帅哥真的弃女主而去,女主投入闺蜜的怀抱?

  20. 本集最后的这把枪,可能要引出帅哥接近女主的真实目的了。

    也许就是为了和女主结婚,那么现在被gym管理人员赶回来,就只好变成小区住户的家属才能用gym,而变成家属就得结婚了。

    另一种可能就是利用女主办绿卡,因为帅哥大方的把驾照和SSN都给人看了,那说明他没有黑在美国,也就不需要美国公民来拯救他,女主就可以替他办绿卡——如果他俩结婚的话。而女主是生物博士,发表过很多文章,做的是癌症研究,这样的条件很容易办绿卡。

  21. 隐形的翅膀

    小区的管理员要ssn我觉得挺不合理的。 这个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要的, 看ID还可信一些。 估计白帅哥是在撒谎吧?

  22. 她心里一热,他真有绅士风度,替女生考虑得这么周到!
    —可是,当他和闺蜜在一起时,却是不那么绅士啊?

  23. “从直觉和理论上讲,我都不相信他,但我一时又拿不出什么过硬的证据来。”
    —同感。

  24. 小区的管理员要ssn我觉得挺不合理的。
    —-确实是,又不是找工作。

  25. 小区管理员要SSN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你到某个小区去租房,填表时肯定要填SSN,还要留下驾照和信用卡等信息。现在既然是在核对帅哥是不是本小区的住户,为什么不能查SSN呢?如果帅哥是本小区的住户,那么他的SSN就在系统里。也许是因为他的驾照信息不在系统里,所以管理员才要他的SSN,因为驾照可以更换的,比如你从外州迁入本州,那么你就会更换驾照,但SSN不会更换。

  26. 闺蜜真是太英明伟大了!燕环一生能交到这么好的一个朋友,真是大幸啊!

  27. 感觉这个海边一幕,一定会起到什么作用,不然艾米不会写。但起的是什么作用呢?目前好像没起什么作用,也许要等到后面才会看出作用来?是不是闺蜜和燕环双双泳装出现,终于让帅哥看出了燕环丰满圆润的美感?或者终于让帅哥再也无法忍受燕环的胖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