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环肥燕瘦(55)(多图)

也许世界上的确有百折不挠的追求者,但老李肯定不是,因为他还没经几折呢,就挠了。

消息是从医院那边传来的,先传到程宁嘉那里,然后才由程宁嘉传到李燕环耳朵里:“听说我们老板对上像了!”

“真的?你听谁说的?”

“听医院那边的人说的,她们跟老板一起去加州开一个妇科癌症的学术会议,说老板在那里跟K州来的一个女医生打得火热——”

“K州的?谁呀?”

“就是那个Jessica(杰西卡),以前和我们实验室合作过项目的。”

她知道那个Jessica,跟老李差不多的年纪,是K州大学医学院的副教授,也是K州大学癌症中心的医生,还是个小头目,在本行业小有名气,照片曾登上过某知名医学杂志的封面,长得很漂亮。

老李曾叫她帮Jessica分析过data(数据),后来Jessica 发paper(文章)的时候还按规矩把她列为第二作者。这次办绿卡老李也叫Jessica帮她写过推荐信,那张杂志封面上的照片还被当做推荐人名气的证明之一放在她的申请材料里。

她心里很失落,但装作很喜庆的样子说:“哇,那是好事情啊!”

“好什么呀!如果我们老板要调到她那里去,我们就玩完了。”

“为什么?”

“你还好一点,单身一人,没家没口,可以跟他去K州。我就麻烦了,跟去太远,不跟去又要失业——”

“我也不想跟去,K州那么冷——”

“就是啊。”程宁嘉埋怨说,“早知如此还不如把他和Jenny凑拢——”

她怀着悲痛的心情把这个噩耗报告给闺蜜,闺蜜唏嘘不已:“唉,这么好的男人,便宜了K州那个女人了!”

“K州那么远,你说他们这事——能成吗?”

“有什么不能成的?美国又没有户口制度。谁叫你不抓紧点的,一条大鱼就这么漏网了!”

她嘴犟:“这根本不是我抓紧不抓紧的问题,如果他真的——爱我的话——”

“就应该百折不挠?”

“不说什么百折不挠,至少也——不会这么快啊!这才几天啊?”

“那你想怎么样?难道你还指望他永远等在旁边,看着你和你的配偶两人风流快活?”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他对我可能从来就没那个意思。他早就认识这个Jessica,一直有合作关系,还让我帮她分析过data(数据),他们有可能早就好上了,说不定他离婚就是为了——这个Jessica。”

“不管他是为谁离的婚,也不管他们是不是早就好上了,反正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闺蜜长吁短叹地说,“唉,我真是太失落了!”

“为什么你这么失落?”

“因为我失去了一张打败白凡奇的王牌,现在就该他这个2称大王了。”

不过,闺蜜只失落了一段时间,因为很快就抓到了另一张王牌。

有一天,她从家里吃了午饭回来上班,发现lab(实验室)里好热闹,几个中东美女围着一个穿白大褂的男生在那里叽叽喳喳,但说的不是英语,因为她一句都听不懂。

她不爱凑热闹,听不懂的热闹就更不爱凑了,于是绕道而行,回自己的格子间去工作。

程宁嘉跟过来,小声说:“new fellow(新研究员)来了。”

她也小声说:“原来是new fellow啊?我还以为是她们中东的亲戚来了呢,连家乡话都搬出来了。”

“嗯,他们那块的人好像彼此说话都听得懂。”

“new fellow也是中东的?”

“嗯。他们中东几个国家的人可能跟我们北京人天津人一样,说话有点区别,但基本上就是一种语言。”

“国家小么,说起来是个国家,但面积说不定还没北京大。”

两人夜郎自大了一阵,程宁嘉说:“待会我叫他来找你,你把他的project(项目)给他说一下。”

“好的。”

她急忙把那个“new fellow”的文件夹找出来,准备面授机宜。

过了一会,几个中东老乡终于聊够了,各自去干活,而new fellow也走到她的格子间来打招呼。

她仰头一看,哇,一个大帅哥!皮肤很白,但不是苍白,也不是花美男的那种女式白,而是一种男性的、阳刚的白,只能称为“瓷肌”了,因为真的像最精细的白瓷一样光洁无暇。头发是黑的,漆黑,还卷;眼珠是黑的,漆黑,还大;眉毛也是黑的,漆黑,还浓;鼻子当然是高挺的,但不鹰钩,不中鼓,笔直笔直,像雕刻出来的一样。

她对帅哥缺乏免疫力,全身的血糖一下就冲到脑子里去了,顿感晕晕乎乎。

中东帅哥高亢地跟她打招呼:“泥蒿(你好)!”

她一听,乐了:“You can speak Chinese(你会说中国话)!”

他得意地点着头说:“我很蒿(我很好)!”

她更乐了,这傻孩子,在自问自答呢。

他又说:“宅降(再见)!”

她乐昏了:“OK,bye-bye。(好的,再见)”

他楞了,看着她,满脸迷惑。

她解释说:“‘宅降’means ‘bye-bye’ (’宅降‘的意思就是‘再见’)。”

“Really(真的)?Doesn’t it mean ‘How are you’(‘宅降’不是‘你好’的意思吗)?”

“Ha-ha-ha-ha——,where did you learn your Chinese(哈哈哈哈,你在哪儿学的中文啊)?”

“Everywhere(到处学)!I had a co-worker who is from China and he taught me a lot of Chinese(我以前有个同事是从中国来的,他教了我很多中文)。”

她估计他是遇到一个爱整蛊人的老中了,不然不会教他见面就说“宅降“。

他拉过一把椅子,在她旁边坐下,很严肃地说,“Tell me,what does  yan-huang mean (告诉我,‘炎黄’是什么意思)?”

她没想到他一上来就提这么博大精深的问题,只好尽自己所能,把“炎黄子孙”解释了一通:炎是谁,黄是谁,炎黄合起来又是谁,子是谁,孙是谁,子孙合起来又是谁。

他听得很投入,频频点头,听完后评论说:“Wow,your name carries a long history(哇,你的名字源远流长啊)!”

“What?My name?You were asking about my name?Not yan-huang?(什么?我的名字?你刚才是在问我的名字,不是炎黄?)”

“Yes,yan-huang,aren’t you yan-huang ?(我是问你的名字啊,你不是叫‘炎黄’吗?)”

“No, my name is not 炎黄,it is yan-huan!(不,我的名字不是炎黄,而是燕环)。”

他看着她的嘴型,很努力地想说出“燕环”二字,但嘴巴撇得比李鹏的眉毛还倒八字了,就是发不出“环”的音来,总是说成“炎黄”。

她饶了他:“Yes, yes, that’s good enough(好了,好了,基本就是那么回事了)。”

他开心了,但旋即又打破沙锅问到底:“What does yan-huang mean(那‘燕环’又是什么意思呢)?”

她只好把自己名字的来历用英语说了一通,自己都知道肯定有很多语法和用词错误。

但他貌似都听懂了,恭维说:“Your parents are very smart!You’ve lived up to their wishes。(你父母太有才了!你没辜负他们的希望,的确很美。)”

她闹了个大红脸,连说:“Thank you! Thank you!(谢谢!谢谢!)”

他纠正说:“Shouldn’t you say ‘where, where’?(你不是应该说where where  吗 ?)”

“where?You mean——”

他急切地寻找着那个中文词:“What’s the Chinese word for ‘where’ (中文里的‘where’是怎么说的)?”

“哪里?”

他一拍巴掌:“Yes! That’s the word. You should say ‘纳尼,纳尼’!(对,就是那词儿。你应该说‘纳尼,纳尼’!)”

她又笑昏了:“Ha ha——!You are right,I should say ‘哪里,哪里’。(哈哈,你说对了,我应该说‘哪里,哪里’)”

他得意非凡:“See,I know Chinese better than you!(看,我比你更懂中文!)”

她问:“How about you? I don’t even know your name。I made a folder for you long time ago, but since I didn’t know your name, I had to name the folder ‘new fellow‘。(你呢?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老早就为你建了一个文件夹,但因为不知道你的名字,只好给那个文件夹命名为‘新来的研究员’)”

她把new fellow的文件夹指给他看,等他说出自己的名字好照着改过。

他饶有兴趣地看了看文件夹,笑呵呵地说:“Yes,new fellow,that’s me!(对的,新来的研究员,那就是我!)”

“Tell me your name so I can change it.(快把你的名字告诉我,我好改文件夹的名字)”

“Nadim(纳迪姆)。”

她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What?What’s your name?(什么?你叫什么名字?)”

“Nadim(纳迪姆)。”

她愣了好一会才说:“Don’t tell me you are from Lebanon(别告诉我你是黎巴嫩人)!”

“Yes, I am.(我刚好就是黎巴嫩人)”

她又愣了一下,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起先还跟着笑,但笑了一会,见她还在笑,就搞糊涂了,问:“What? What’s so funny?(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好笑?)”

“Your name(你的名字)——”

“What’s wrong with my name(我的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她怕他误会,急忙解释一通,说我不是说你的名字有问题,而是很多年以前,我没男朋友的时候,怕我爸妈着急,就编了个男朋友出来,而他的名字就叫纳迪姆,而且是黎巴嫩人。

他像小孩子听神话故事一样,津津有味地听着,边听边问:“Then(后来呢)?”

她讲了一会,就不肯“then”了。

他追问:“What happened to me(后来我怎么样了呢)?”

她见他把自己等同于她故事里的Nadim,更不好往下讲了。

他又问:“Did your parents ever ask to see me(你父母没说想要见见我)?”

“Yes, they did。(有,他们说过想见你。)”

“Then what did you tell them?(那你对他们怎么说呢?)”

“I told them you were busy——because you were doing residency——(我对他们说你很忙,因为你在做住院医——)”

他做了个high five(击掌庆贺),夸奖说:“You were right! I was doing residency at that time!(你说得太对了,我那时就是在做住院医!)”

两人笑了一通,他又问:“Then?What happened to me?(后来呢?后来我又怎么样了?)”

她被他追问得无奈,只好如实相告:“Then they asked me over and over again to take you to China to meet them,and I ——didn’t know where to find you, so I ——told them ——that you ——died。(后来,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叫我把你带到中国给他们看看,我——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你,于是我就——对他们说——你——死了。)”

他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

她吓了一跳,猛然意识到自己也把故事里的男主当成他了,用了”you(你)”,而不是“he(他)”,生怕他会认为这样说他不吉利。

但他很感兴趣地问:“How did I die(我是怎么死的呢)?”

她支支吾吾地用英语说:我说你到以色列去——旅游,在那里碰到一起人肉炸弹事件,你刚好在现场,所以不幸——被炸死了。

他满脸是后悔和遗憾:“Silly me!Why did I go to Israel at such a bad time?(我这个大傻瓜!怎么赶在那么个破时候跑去以色列呢?)”

她使劲忍住才不至于笑出声来。

他为自己的惨死悲痛了一会,好奇地问:“Then, what happened?Did you ever have another boyfriend?(后来呢?你后来还有过男朋友吗?)”

她撒谎说:“No,never。(没有,再没有过了)”

他很感动:“So I’m the only one? I mean,you’ve been in love with me all these years (那就是说,你只我一个男朋友?你这些年一直都爱着我)?”

她觉得这话比较双关,不太好回答,便耸耸肩,说:“That’s what I told my parents(我对父母是那么说的)。”

“What about your parents?Don’t they want you to move on and get married?(那么你父母呢?他们不想你忘掉我,跟别的人结婚吗?)”

“Yes, they do。But they also have some very good reason not to bother me——because they know that I——can’t forget ——Nadim。(是的,他们是这样希望来着,但他们也知道不应该催促我,因为他们知道我——无法忘掉——纳迪姆。)”

她特意强调不能忘掉的是“Nadim”,而不是“你”。

但他仍然混为一谈:“Now,you can tell your parents that I didn’t die at that suicidal bombing——I was injured——very seriously——so the doctors thought I died——but I didn’t。(现在你可以告诉你的父母,说我并没有丧生于那次人肉炸弹袭击事件——我只是受伤了——很严重的伤——所以医生们都以为我死了——但我没有。)”

“Why would I say that to them(为什么我要对他们那样说呢)?”

“So you can take me to China and meet your parents!(那样你就可以把我带到中国去见你父母了啊!)”

“Why would I do that(为什么我要把你带到中国去见我父母呢)?”

“Because that will make them happy! Don’t you want your parents happy?(因为那样可以让他们开心啊!你不想你父母开心?)”

—————————————

黎巴嫩帅哥们:

lebanese lebanese2lebanese3

Advertisements

46 responses to “艾米:环肥燕瘦(55)(多图)

  1. 第二?
    纳迪姆出现了!

  2. 天哪,真的有一个黎巴嫩帅哥,连名字都一样!这是什么样的缘分哪!
    黎巴嫩帅哥对燕环很有兴趣,走了一个老李,又来了一个更年轻更帅的,接下来会怎么发展呢?

  3. 沙发!激动啊~

  4. 顶中东帅哥!又帅又有才又幽默又有爱心!
    初次见面就敢跟燕环会中国见父母了。
    白帅哥敢么?白帅哥恨不得隐婚呢!

    只要纳迪姆只取一个老婆,就他吧!哈哈!

  5. 沙发!

  6. 中东帅哥的沙发!太好了!

  7. 沙发!

  8. 这也太巧了吧,看好中东帅哥,太可爱了

  9. 我觉得纳迪姆应该是真正的男主了吧!
    比老李还靠谱!
    我也支持纳迪姆!

  10. 太神奇了!太浪漫了!太有戏了!太好看了!
    燕环威武!
    哈哈

  11. 隐形的翅膀

    太传奇啦!!!! 上次谁猜中东帅哥要出现的? 奖励5分!燕环真幸福,被聪明的帅哥们围绕着。

  12. 隐形的翅膀

    这个人太好笑了, 和燕环的幽默感很契合。 看好他。 不知到燕环怎么处理这个“婚外恋”。

  13. 看得好开心啊!谢谢燕环给大家分享,谢谢艾米辛苦码字!33~

  14. 燕环这次应该才是一见钟情吧,她对NADIM撒谎说她没有再有男朋友了。祝福燕环和中东帅哥!

  15. 隐形的翅膀

    女儿的幼儿园里有个黎巴嫩的小帅哥,一头卷发,大眼睛,可爱的不得了。黎巴嫩原来真是个出帅哥的地方。

  16. 果然是中东的帅哥,不是中东的妖男,一颗提着的心放下了。

    燕环整天看公司的中东美女,搞得她看闺蜜都没以前那么美了;这下整天看中东帅哥,再看小白可能会越来越衰。小白衰了,言语行为又猥琐,对燕环的吸引力就没那么强了。那边Nadim再展开强烈攻势,燕环坠入爱河,就没小白什么事了。

  17. 回复“隐形的翅膀”:

    从多年前燕环对她父母说她有个叫Nadim的男朋友开始我就一直看好中东帅哥的,但到了上一集我叛变了,投了小白一票,想着他可能会被燕环强大的爱的能力同化,也能无私无我的爱燕环。现在想来应该先瞅一眼Nadim再决定叛不叛变的。哈哈

    现在我又重新是Nadim的粉丝了,力挺Nadim到底!

  18. Nadim从性格,资历,前途,外貌真的都甩出白凡奇n条大街了……相信这才是燕环真正的Mr. Right!

  19. 回复“service”:

    我把你的贴删了。既然你觉得像狗血电视剧情节,那就不如去看狗血电视剧算了,至少不用在这里说这种话。

  20. 怎么大家都喜欢那迪姆啊? 我感觉他有点随便,像个花花公子。就算结婚不便张扬,燕环怎么不告诉nadim自己有男朋友了呢?
    我还是希望白帅哥胜出,坚决支持中国队  :D

  21. 中东的帅哥真幽默, 看得好开心啊!

  22. “菠菜”同学太可爱了,支持“中国队”,虽然我也从内心深处支持“中国队”,但这个中东敌手气场太强大了,为“中国队”捏把汗!静观其变…

  23. WOW,深呼吸,一早来这里,地板都没的坐了,呵呵!看来我远远不够积极!
    这位黎巴嫩帅哥很可爱,看来燕环同学是真美!

  24. wow,真是神奇啊。。。太戏剧性了,期待后续发展~~~

  25. 啊啊啊啊啊啊好帅!!鸡冻+鸡血!!

    而且很善良很纯真又阳光的感脚,还有点萌!!

    这对话,比和小白之间的相比,胜在心与心的交流吧~~是谓“走心”,哈哈哈

  26. 中东帅哥被父母逼婚时,有没有说过“我心爱的姑娘在中国,她的名字叫炎黄”???

  27. 这集好欢乐!纳迪姆肯定对燕环一见钟情了!

  28. 真是无巧不成书。等着看白帅哥和中东帅哥PK.

  29. 老李就这样挠了?
    中东帅哥很可爱!

  30. 燕环才情兼备,张口就可以给中东帅哥普及中华文化。我百度了一下“炎黄子孙”,长篇大论好几页啊 – 炎黄:炎帝神农氏和黄帝有熊氏,代表中华民族的祖先。炎黄子孙,也称黄炎子孙,黄帝子孙,是华夏民族的自称。

  31. 中东帅哥和当初白帅哥出场一样充满了欢乐。不过从燕环和中东帅哥的对话可以感觉到中东帅哥对燕环充满了兴趣,对燕环外貌的赞美,言语间的主动配合和欣赏,不管是出于初次见面的客套或真心,都很让女孩子受用。这些在白帅哥身上都找不到。

  32. 这才叫缘分呢!记得三毛在未成年时对父母说要嫁给西班牙人,结果成真了!但愿燕环成真!

  33. 神奇!神奇!难道是天意?哈哈
    虽然我很看好老李,但道理是老李的确没有义务等着燕环
    中东帅哥的出现让人好奇,他会在将来真心爱上燕环吗?期待……

  34. 我还是坚持我的“妖怪”理论,中东帅哥也只不过是女主和白帅哥情路上的一个考验罢了。从闺蜜开始,每个“妖怪”都是闪亮登场,而且条件非常好,但终因种种原因,没有和女主成正果。

    其实我们很多人的爱情和婚姻都是这样的,我们最终白头到老的,并不一定是那个最出色的候选人,只是那个时间地点最切合的人。

  35. 老李这么快就有了女朋友,也许真的如女主所说,可能从一开始就和这个jessica有猫腻,不然远隔千里,怎么能一下就打得火热?

    本着这个前提,再回头看老李的那些表现,其实每件事都可以作另外的解释,也许我们受闺蜜影响太深,总是从老李的无心插柳当中分析出有心栽花来。

  36. 假设从师兄开始,女主遇到的几个“妖怪”都是看上去像是在追女主,但实际上不是,那么我要给白帅哥投一票了,只有他(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真的对女主有意,并待了下来,还和她结了婚。

  37. 神秘的中东帅哥登场了,真的又帅又幽默,亲切得很。对老李的挠有点不愿相信,不过艾米花那么多功夫写白帅哥,好像男主非他莫属,尽管希望老李取代白成燕环的白马王子,而且不欣赏白目前的表现,但考虑故事发展,可能真象十年忽悠所推测,最终白会感动而后爱上燕环

  38. 回"十年忽悠":

    "也许我们受闺密影响太深"– can not agree more:) 我上次就说过,老李对燕环除了工作上欣赏真没什么特别的,离婚后仅有的三次可能的"约会"机会,除了beach house那次还说得过去(其实我会以为上来就请人去beach house有点不合适),请帮忙看孩子那叫什么啊,至于帮忙写推荐信,好的老板可能都会这样做吧,也就是实话实说而已,燕环本来就很优秀嘛:)

    其实对白帅哥也可能有同样的问题,就是一旦心里认定他是骗子,他所有的行为都能分析到骗子上去。在我眼里白帅哥就是一普通人,只要他不是骗子我就支持他,谁让燕环喜欢他呢,虽然看了燕环这一集的表现有点怀疑燕环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爱白帅哥,哈哈

    中东帅哥目前为止也还没什么特别的,女果燕环真的能很快被中东帅哥吸引,那么白帅哥好坏都没什么关系了:)

    如果闺密下集开始又鼓动燕环追中东帅哥,我会严重BS,哈哈

  39. 我觉得可能以前Jessica 一直喜欢老李,而老李喜欢燕环,并想追求燕环。当老李发现燕环已经结婚了,才转而接受jessica的。
    老李之前邀请燕环去beach house 度假,应该算是追求吧。

  40. 我同意十年忽悠的感觉。大家别忘了,如果没有白帅哥突然粗线,燕环说不定都自杀了,虽然他是无意的。这才是缘分那!而且,白的出现彻底扭转了燕环的桃花运,也许因为有了他,燕环变快乐了,气场也变了,更容易招男生爱慕。白帅哥下集估计会又喝上一大瓶醋 
     

  41. 我觉得中东帅哥目前的表现只像个初次见面热烈攀谈的样子,不觉得他对燕环有特别意思。

  42. 中东帅哥的反应可能只是出于礼貌,试想,如果你听到有人对你说,很多年前就对父母说自己的男朋友和你一样名字(还有国籍),你怎么也得做出一个受宠若惊的样子才对得起人吧?

  43. “听医院那边的人说的,她们跟老板一起去加州开一个妇科癌症的学术会议,说老板在那里跟K州来的一个女医生打得火热——”

    ——这个“打得火热”也没个具体描绘,到底是干什么了?如果就是在一起说说笑笑,吃顿饭什么的,也很寻常,不一定就是男女朋友。

  44. 中东帅哥闪亮登场!

    但说不定也和老李一样,是个已婚人士,毕竟做到fellow这一步,已经年龄不小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