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23)

林妲这才想起世界上还有詹濛濛这样的专职打劫分子存在呢,不由得担心地说:“我不相信你是去接儿子的——”

詹濛濛哈哈大笑起来:“看把你吓的!放心吧,我不会抢你的闷闷哥的。”

她差点习惯成自然地声明说陶沙不是她的了,但话到嘴边,竟然让她机智地吞了回去。

现在这样说肯定不行,詹濛濛会追根问底,而她又不能暴露陶沙和妈妈的事,也不能让詹濛濛认为陶沙是没主的人,那还不如默认“闷闷哥”是她的,少点麻烦。

她淡然地说:“我知道你不会抢他,因为你已经有了更好的。”

“什么更好的呀!说是‘更老的’还差不多!你不知道蓝老头子有多么唧唧歪歪!原本就是仗着自己有钱,想老牛吃嫩草,却偏要弄得像是琼瑶奶奶笔下的爱情故事似的,搞得我一御姐级人物了,还要回头来装萝莉,成天上演纯情戏,牙都快酸掉了!”

她想到那一老一少在那里酸唧唧地上演琼瑶剧,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哈哈,他追求浪漫不好吗?好多人求都求不来呢!”

“浪漫还分个穷浪漫富浪漫呢,如果他用钱堆出个富浪漫来,我也很愿意配合啊。但他恨不得零费用地酸出个浪漫来,那谁受得了?”

“不会那么——小气吧?他不是给你买了那么多奢侈品吗?”

“那是他买的?都是闷闷买的。”

“是闷闷买的,但是他掏的腰包呀。”

“他掏了几次腰包?大多数都是闷闷掏的腰包。”

“他们是一家人,闷闷掏腰包,就等于蓝总掏腰包。”

“那怎么同呢?闷闷又不是用的他爸的钱。”

她见詹濛濛越说越像是来抢陶沙的了,立即提醒说:“蓝总对你还不好啊? 给房你住,给钱你花,还给你安排了一个这么轻松的工作,想上班就上,不想上班就不上,你还不满意?”

“满什么意啊!你只看到强盗吃肉,没看到强盗挨打。老头子手紧得很,想问他要点钱出来花,不说比登天还难,至少比入地还难。住他的房子怎么了?那是我劳动换来的!你以为我像住在皇宫里一样,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算了吧!他连钟点工都舍不得请的,家务活都是我干,完全是拿我当老妈子使唤。”

“能有多少家务活?总共就你们两个人,顶多就是做个饭洗个衣。”

“那还少吗?”詹濛濛抱怨说,“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别人傍上个大款,立马成了阔太太,想买什么买什么,不给钱就不让碰。”

“你也可以这样啊。”

“别开玩笑了!就他那样子,恨不得我给钱他才让碰。”

她忍不住笑起来:“那你就反着来嘛,不给钱就使劲碰他。”

“碰也没用,他已经废了。”

“你体谅体谅人家吧,毕竟是动了癌症手术的人。”

“切,他不动癌症手术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你就跑来——抢闷闷?”

詹濛濛声明说:“我已经对你说了,你又不信。我怎么会跟你抢闷闷呢?我就是想出来解解闷。那老家伙成天把我看得太紧了,逛个街都让司机跟着我,我这是找个借口单独溜出来玩玩呢。”

“机场有什么好玩的?”

“我还没说完嘛,同时也是想利用这个机会跟你的闷闷搞好关系啊。”

“你还需要跟他搞好关系?是不是怕他不同意你跟他爸谈恋爱啊?”

“那倒不是,但是你知道的,老头子肯定不会把遗产留给我,我们到现在都还没结婚呢,如果他翘辫子了,我连名分都没有,怎么能得到他的遗产呢?只能抓住闷闷不放啰,毕竟他说过要把他名下的钱分些给我的。”

她相信这的确是詹濛濛来接陶沙的目的,如果詹濛濛是为了抢陶沙,应该不好意思给她打电话自我暴露接机的事。

她安慰说:“他是个守信用的人,说了分钱给你,肯定会分钱给你。”

“我也这样想,你看他说了供你读书,就真的供你读书了。”

她也懒得声明她只是借陶沙的钱读书了,直接说:“所以我说你不用殷勤他了,就坐家里等他分钱给你就行了。”

“那怎么行呢?他是说了分钱给我,但他没说分多少啊!如果他把我当他老爸的临终看护,陪一年分个几万块钱给我,我不亏了?”

“一年几万也不少了。”

“切,一年几万块,我随便打份工也能挣到了,至于把我的大好青春浪费在这么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身上吗?”

她半开玩笑地感叹说:“哎,傍个大款也不容易啊!”

“真心不容易!”

“但是你殷勤闷闷有什么作用呢?”

“让他分钱的时候大方点啰。”

“那还不如把他爸爸照顾好点。他是个孝子,你让他老爸开心了,他自然就开心了。”

詹濛濛叫起来:“我把他老爸还照顾得不好?我对我自己的老爸都没这么孝顺了!”

“那闷闷自然会知道的。”

“问题是我还不知道闷闷能分多少,也不知道他会捐多少啊!如果老头子把遗产给他和Lucy平半分,那就亏了,他是儿子,又是亲生的,难道不应该比Lucy分多点?如果是我的话,一分钱都不会给养女,全都给我自己的亲儿子。”

“我怀疑你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会给,全带到坟墓里去。”

“哈哈哈哈,把我说得这么坏?我肯定不会把钱带到坟墓里去的,在世的时候就花光它。”

她提醒说:“如果你担心分遗产的事,那你也只能在蓝总那里下功夫啊,殷勤闷闷还是没用。”

“怎么会没用呢?我把他说动了,他就不会傻乎乎地把遗产都让给Lucy了。再说,我还怕他这个冤大头把遗产全都捐给慈善机构,那我就亏死了!”

“他捐是肯定要捐的,但肯定不会全都捐掉,至少他得留点钱给你吧?”

“留还有个留多少的问题嘛。”

“所以你今天是去给他谈捐款的事的?”她又想起那个婚都没结就在愁儿子被酒缸上的锤子砸死的傻姑娘了。

“对呀,我不找这个机会逮住他说几句,平时就更没机会了。”

“蓝总把你看那么紧?”

“不光是老头子把我看得紧,闷闷也总是避着我呀!”

她彻底放心了,看来妈妈的自信不是盲目的,陶沙的心的确都在妈妈身上,那什么Lucy啊詹濛濛啊,顶多就是剃头匠的挑子一头热。

奇怪的是,当她认为陶沙爱的是她自己的时候,她看谁都是强有力的竞争者,陶沙都有可能被抢跑;一旦她知道陶沙爱的是妈妈的时候,她的自信心就无端地强起来了,简直有睥睨众生的豪气:给你抢,你也抢不去呀!

她放心地让詹濛濛去接机,但讲完电话,她仍然毫无睡意,干点什么好呢?

她满屋子打量一番,看见门上贴了一半的密封胶带,强迫症又上来了,冲过去就接着往下贴,但贴着贴着又停下了。

我贴这个干吗?

烧炭?

开什么玩笑!

家里连煤气炉都没有,用的是电炉,还烧个什么炭啊?

她独自笑起来,笑得止不住,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然后她几把扯下贴好的胶带,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反正是睡不着,干脆一鼓作气把该办的事全都办了。

她给Lucy打电话。

Lucy一听是她,马上惊慌地问:“Linda,出了什么事?”

“没出什么事呀,怎么了?”

“哦,没出事就好。我看你——这么晚打电话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她看看墙上的钟,哇,快凌晨四点了,难怪Lucy觉得奇怪,

她解释说:“白天睡多了,现在睡不着了,给你们国内的人打电话玩。”

“You sure(你肯定)?如果有什么——烦心的事,千万别闷在心里,说出来会好受些的。我虽然不是你的闺蜜什么的,但我——也算一个好朋友,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谈的。”

她越听越奇怪:“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有——烦心的事?”

“这个——我知道Tony(托尼)他——”

“他怎么了?”

“他——回国来了——”

“他又不是第一次回国,我怎么会——为这烦心?”

“他的确不是第一次回国,但他这次回国与以前回国——不同嘛。”

“为什么不同?”

Lucy不支吾了,很干脆地说:“你不用瞒我了,我都知道。Tony他这次是——为你妈妈回国的——”

她惊呆了:“你——连这都知道?”

“所以说你不用在我面前装英雄,有什么苦恼都倒给我,说出来会好受些。”

她在心里埋怨陶沙:你还叫我保密,你自己把什么都告诉人家了!

但她转念就理解了,他不是也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吗?因为他不告诉我就没办法打消我对他的痴情。估计Lucy也跟我一样,在那里傻乎乎地追他呢,所以他只好把自己的秘密恋情说出来,那样才能让咱们花痴明白过来,又不至于伤了咱们花痴的面子。

多体贴人啊!

她大方地说:“刚开始是有点——难以接受,但很快就想通了,毕竟是自己的妈妈,肥水没流外人田嘛。”

“呵呵,你这个‘肥水没留外人田’太——幽默了,把我都逗笑了。”

她在心里咕噜说,好像你是很难逗笑的人一样。

Lucy问:“你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我听我妈说,你想让我把Simon——来个调虎离山——”

“你妈把这也告诉你了?”

“不能告诉吗?”

“不是不能告诉,而是——那都是我一时心血来潮想出来的馊主意,你妈当时就没同意,我后来想了想,也觉得很荒唐——”

“不荒唐,我愿意帮你这么忙。”

“但是——Simon可不是什么——柳下惠——”

“我知道。我和他还是有些接触的,我觉得他——还算个君子,至少对我是这样,就是嘴里说得比较荤一点,但——还不至于对我做出什么——不礼貌的事来。”

Lucy考虑了一会,说:“只要你有把握不会遭他暗算——”

“我有把握。我就怕他不会上这个当。”

“不上当那我们就只好想别的办法了。”

“那就让我试一次吧。”

”行!“

“这事还是别让我妈知道吧。”

”行!“

14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23)

  1. 先报到再看!SOFA?

  2. 老三!哈哈哈!

  3. 吓,连LUCY都知道陶沙爱上林妈了?我固执己见地认为他是爱LINDA的。

  4. 多亏刷新了一下才看到新包包,呵呵。先占个位再看!

  5. 原本以为蓝总拜倒了在詹濛濛石榴裙下,现在从詹濛濛的描述看,两人又不太像唧唧我我,你侬我侬的样子。难道蓝总也是为了把她绑在身边,不让她跑去抢陶沙?

    Lucy也知道陶沙和林老师的事情?看来他们三结成同一战线了,都是知情人,知道陶沙对林妲的心意,还知道陶沙不能跟林妲在一起的原因。越多人跟陶沙同一战线,越担心陶沙无法言语的隐痛,到底有多严重?

  6. 富翁也不是那么好傍的,人家不是傻瓜,不会傻乎乎的由着你宰,尤其像蓝总这样的,根本就是“无欲则刚”了,追求的就是一点精神满足,如果你天天问他要钱,他还有什么精神满足呢?要你干嘛?

  7. 我觉得詹濛濛最终会离开蓝总,要么去泡陶沙,要么去泡其他有钱人。

    但她对这个故事肯定还有作用,不然艾米就不会写她了。

  8. 林妲一是为朋友两肋插刀,二是找个人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结果就把自己转到Simon怀抱里去了。

  9. 别说这种预言,真怕又被你说中了。。。我根本没预料到闷闷真的喜欢linda妈妈~~桑心。@十年忽悠

  10. 这部小说如果编剧不改编拍成电视剧该多好看啊!一堆人物的关系真复杂,不断失望希望,花明柳暗哪。也担心林妲掉进simon的"狼窝"!

  11. 詹濛濛这么极力证明自己不是在抢陶沙,反而让我觉得她是在抢陶沙了,因为蓝总显然没有和她结婚的意思,也没准备分遗产给她,那么她只好回头来抢陶沙,可能以为一旦把陶沙弄到手了,就能阻拦他把遗产捐给慈善事业。

    陶沙和林妈妈显然是在演戏,可能以为演这么一场戏,就能让林妲死心塌地跟李康好。但林妲层层进逼,要陶沙住到妈妈那里去,要他和妈妈结婚,这戏就有点演不下去了。

    也许最后陶沙只好孤注一掷,跟詹濛濛一起演一出戏来让林妲死心。

  12. 回复“朱小年”:

    你说那个预言?是林妲掉进simon怀抱的预言吗?故事都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我的猜想不能改变事实。

  13. 真担心林妲。
    精彩。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