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26)

林妈妈被女儿说得哭笑不得:“都提升到合法权益的高度上去了?”

“本来就是么。”

“你这不是逼着人家来殷勤你妈吗?那有什么意思?就算人家殷勤了,心里不知道多少怨念呢。”

“才不会呢!他心里肯定是很想殷勤你的,只不过他这人脸皮薄,不好意思,怕你拒绝,我在中间掺和掺和,也是在帮他的忙。你没看见我每次提到你的时候他那个样子——”

“什么样子?”

“脸上都笑开一朵花了!”

“又在瞎扯!”

“真不是瞎扯!”

“你们只打了个电话,怎么能看见人家脸上笑开一朵花?”

“我说的笑开一朵花是指以前嘛,今天我是没看见他的脸,但我从他的声音也能听出来呀!每次说我‘掺和’的时候,他的语气都是那么——父爱,表面上看是叫我别掺和,但实际上是巴不得我多掺和掺和。”

妈妈笑了一会,说:“好了,别尽掺和我们的事了,还是抓紧自己的事吧。陶沙不是让你把李教授也带上吗?你问过李教授没有?”

“我刚和陶沙打完电话就给你打,哪里有功夫问他?”

“那你别跟我瞎掰了,去问你的李教授去吧。”

“我待会就去问,但你一定不许拒绝陶沙哦。”

“我的事,我自己知道怎么做。”

她突然说:“如果你不答应跟陶沙去澳洲,我就认为你和他是假的。”

“什么假的?”

“假恋爱,假情人!”

妈妈很淡定地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觉得他是在用你做借口——逃避我。”

“他为什么要逃避你?”

“因为他有——生理缺陷。”

妈妈楞了,好一会才问:“什么——生理缺陷?”

“男性的——生理缺陷,”她实在没办法在妈妈面前说出“阳痿早泄”几个字来,只好用英语来遮丑,“就是——ED。”

ED这个词,她还是从艾米的《三人行》里学来的,但忘了是“阳痿”还是“早泄”了,也可能两者都是,反正就是男人那方面的疾患。

妈妈没听懂:“什么ED?”

“你连ED都不知道?就是——国内那些电线杆子上贴的——那些小广告——说专治那个——什么什么——”

“阳痿早泄?”

她没想到妈妈这么直截了当,一下噎住了。

妈妈问:“你听谁说的?”

“听濛濛说的。”

“她知道个啥?成天瞎说!她又没跟人家有过任何——亲密关系,怎么会知道人家——性无能?”

还是妈妈厉害,一个“性无能“,就比“ED”清楚多了,但又不像“阳痿早泄”那么直白雷人。

她机警地反问:“那你呢?你也没跟人家有过任何亲密关系,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性无能?”

“我——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反正我知道就是了。”

“你肯定?”

“绝对肯定!”

她感到一种莫名的失望:“原来你们俩——早就——那个了?”

妈妈没否认。

她忍不住叫起来:“哇,肯定是上次,他来美国看我们的时候!我那时就觉察你们之间——有苗头,还问过你,但是被你糊弄过去了!”

“我哪里有糊弄你呀?我说的都是事实。”

“不是那次?那就是最近的事!肯定是他前几次回国的时候——”

妈妈没吱声。

她惊叹说:“你们早就——在一起了,还装作刚开始的样子,什么被你拒绝了啊,什么写email(电邮)捅破窗户纸啊,你们两个好会演戏啊!”

“我们演什么戏?”

“你们——是你派他到美国来照顾我的吧?”

“我有什么权利派他——”

“肯定是你派的,难怪他——”她本来想说“难怪他不碰我呢”,但话倒嘴边,又变成“难怪他那么精心照顾我呢,原来是想讨好你呀?”

妈妈笑而不答。

她嚷道:“你们两个伪装得太好了!”

“这也不是什么伪装——”

“不是伪装是什么?你们伪装不打紧,可把我坑苦了!”

“怎么把你坑苦了?”

“你们把我蒙在鼓里,害我差点就——”

“就怎么了?”

“就爱上他了。”

“不是还差点吗?”

“就差那么一丁点了!幸好我有自知之明,知道抢不过你——”

妈妈嗔道:“又在瞎扯!跟妈妈还兴这样说话?”

“情场上无母女哦,我要是抢得过你,肯定跟你抢。但没办法呀,我妈这么年轻美丽,气质又这么高雅,阅历又这么丰富,世上能找出几个?那可是几十年的沉淀啊,年轻人想达到都达不到的境界!难怪他第一次上我们家来,就被你的玉照吸引住了,久久地仰望你的照片,然后深情款款地说:你妈真有气质!呵呵,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他爱上你了。我是甘拜下风,自觉下场——”

“别说这些泄气话了,世界上的好男人多的是——”

“就是!人家李康也不错嘛。”

“不是也不错,而是强多了。”

“就是,人家还是美国大学的教授呢!”

“至少有个——正式职业。你抓紧点。”

“你放心,我抓得紧得很。”

跟妈妈打完电话,她累得差点虚脱了,浑身又酸痛起来。

曾经的曾经,她心里一直有种疑惑,或曰希望,以为陶沙就像艾米小说里那些男主一样,被命运的铁拳击中,不愿连累心爱的女孩,自己逃到一边等死或者疗伤去了,所以她一路追杀,使劲把他和妈妈往一起凑,想方设法逼着他自我暴露。

但逼着逼着,陶沙真的要带妈妈去澳洲了,而妈妈也透露出两人早已有了亲密关系。

她相信妈妈在这个问题上不会撒谎,如果妈妈没有十分的把握,绝对不会说陶沙没有阳痿早泄的问题。

想想也是啊,陶沙长得那么健壮,肌肉发达,须发浓密,一看就不是个阳痿早泄的人啊!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被命运之拳击中的好男人?

有也轮不到我啊!

应该这样说,我才是被命运铁拳击中的人!

不是吗?自己深爱的人,爱的却是自己的妈妈,这还不是被命运铁拳击中?

这是命运之神打出的一招惊世骇俗的怪拳!

看不见血迹听不见声响的闷拳!

奇怪的是,她受了命运铁拳这么一击之后,心情反而平静了,就像一个丛林中的迷路人一样,朝着一个方向走啊走,披荆斩棘地走,头破血流地走,总以为前面会有一个出口,于是不断地希望,不断地失望,心总是提得高高的。现在终于走出了丛林,虽然前面是万丈深渊,但至少知道这条路走不通了,心也就沉了下去,老老实实去走别的路。

她想来想去,貌似也没什么别的路,顶多就是李康这一条路。

但是如何才能走上李康这条康庄大道呢?

李康从来没追过她,难道还要她去追他?

要是李康像Simon那样巴结她就好了!

想到Simon,她决定马上找个roommate(室友),那样就断了Simon来美国的念头。

她到学生会的网页上去找,还到几个租房网站去找,终于找到一个愿意跟她合租的人,是一个国内来的访问学者,叫孙燕,只在M市呆三个月,原单位出钱,伙食费每天三十美元补贴,住宿费实报实销。

孙燕刚来了半个月,一直住在旅馆里,但觉得很不合算,因为旅馆里伙食很贵,又不方便自己做饭,每天三十美元的伙食费简直省不下什么钱来。孙燕想找个能做饭的地方住,但因为只住两个半月,还真没人愿意合租。

林妲不管这些了,合租一天就省一天的钱,还能作为借口让Simon别到美国来,多好啊。

于是她答应了孙燕的所有条件,包括开车过去替孙燕搬家,走的时候送孙燕去机场,把卧室让给孙燕住,平时要随叫随到,开车带孙燕去shopping(购物),还要给孙燕出具房租证明,虽然孙燕只付一半房租,而证明要开整个房租,这样孙燕就能多报销一倍的住宿费。

她马上向Simon报告:“我找到roommate了。“

“你干嘛找roommate啊?”

“因为房租太贵了。”

“不是说好搬别处去的吗?”

“这里租约没到期,搬走要罚款的。”

“罚款也就罚掉一个月房租,你搬到一个便宜地方,几下就省出来了。”

“我现在找了人合租,房租已经不算太贵了,不用搬家了。”

Simon不吭声了。

她支支吾吾地说:“那你就——就不用到美国来——帮我搬家了哈。”

“你都找人合租了,还搬什么家呢?”

“那你——好好工作。”她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别给‘神州’搞破坏”,但她不敢直说,怕弄巧成拙。

“我知道。”

“你——好好跟Lucy过——”

Simon发作了:“是那个女人在中间捣鬼吧?”

“没有啊!”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吗,就忙着喊没有?”

“我怎么不知道呢?”

“我说的是谁?”

“Lucy啰。”

“如果不是她在中间捣鬼,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她?”

“我刚说完叫你好好和Lucy过,你就说‘那个女人’,那不是说她,还能是说谁?”

Simon又不吭声了,好一会才说:“她是不是找你闹了?”

“闹什么?”

“切,老女人不都是这么一个套路吗?拿自己老公没办法了,就去找——人家闹。”

“你的意思是找——小三闹?”

“还不知道谁是‘三’呢!”

她很好奇:“难道你对Lucy说——我是你——小三了?”

“我对她说那干什么?”

“那她怎么会——找我闹呢?”

“女人嘛,直觉呗。”

“我和你——又没什么事,她怎么会——那样直觉?”

Simon没正面回答,只保证说:“相信我,我迟早会——和她离婚的——”

她急忙声明:“我可没叫你跟她离婚哈!”

“我知道。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我也没说——要跟你好哈。”

Simon没正面回答,只很肯定地说:“你放心,我会把一切都处理好的。”

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19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26)

  1. 老三!

  2. 真想不出陶沙会有什么问题,连林妈妈如此这般帮陶沙维护着。

  3. 沙发。

  4. 我总觉得最终林陶两人会在一起。

  5. 有新帖,大惊喜。我觉得林妲另有归宿。〜 Pilate

  6. 如果陶沙真的跟林妈好了,我有些替LINDA失望哈。

  7. 如果林妈妈说陶沙不是阳痿早泄,那就肯定不是。但simon又说陶沙没尾巴,也不是阴阳人。那还能是什么?难道真是艾滋病?

  8. simon真的以为自己和林妲有戏了,如果传扬出去,肯定会把陶沙和林妈妈吓一跳,说不定就摊牌了。

  9. 看得云山雾里,不过我是不信淘沙和林妈妈的。林妈妈知道林妲喜欢淘沙,看得清楚明白,断不会和她抢男朋友。肯定是淘沙和妈妈摊牌了,妈妈站在母亲的角度上,同意林妲能找个更好的。我也希望西蒙赶紧跳上,这样大家就可以救林妲出火坑了。:)

  10. 回复十年:

    — 那还能是什么?难道真是艾滋病?

    真有可能啊,不然林妈妈怎么会说李康比淘沙强多了?她都不怎么了解李康。。。

  11. 林妈妈说:“至少有个——正式职业”,正式职业应该是个马虎眼,会不会是”至少有个健康身体”?

  12. 应该不是艾滋,他之前还做了几个手术,艾滋不用的吧?

  13. 林妈妈和淘沙商量好了,但不是好了。

  14. “奇怪的是,她受了命运铁拳这么一击之后,心情反而平静了,就像一个丛林中的迷路人一样,朝着一个方向走啊走,披荆斩棘地走,头破血流地走,总以为前面会有一个出口,于是不断地希望,不断地失望,心总是提得高高的。现在终于走出了丛林,虽然前面是万丈深渊,但至少知道这条路走不通了,心也就沉了下去,老老实实去走别的路。”

    ——很形象!人往往就是这样,不把一条路走到头,总是不放心走别的路,总怕中途就转向,今后会后悔。

  15. “想想也是啊,陶沙长得那么健壮,肌肉发达,须发浓密,一看就不是个阳痿早泄的人啊!”

    ——我也不相信陶沙会是阳痿早泄,但不举倒有可能,受伤导致的,像《十年忽悠》里的艾伦一样。陶沙爱攀岩,很容易受伤。他做了几次手术,也许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但可能尚未解决。希望他能像艾伦一样,最终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有情人终成眷属。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