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27)

Simon(赛蒙)骂骂咧咧地抱怨开了:“都怪那个老不死的,说好了只活三个月的,现在都他妈活了好几个三个月了,还舍不得死!”

林妲吓了一跳:“哪个老不死的?你在说谁?”

“还有谁?当然是我那亲爱的岳父啰。”

“他——他自己说好了只活三个月?”

“切,他自己怎么会那么说呢?他恨不得自己活三百年呢!是那些专家们说的,说他这样的晚期前列腺癌只能活三个月。他妈的,专家的话真是信不得!”

她听得手脚发凉:“你快别这么说蓝总了,怎么说他也是你——岳父,你干嘛——巴望他——早死啊?”

“我还不是为了你吗?”

“为了我?我有说过——巴望他——早死吗?”

“你当然不会这么说。这种事,放在心里就行了,谁会傻不拉叽对人说呢?今天是因为说到这里来了,我才这么说一下,而且我也只对你说说,对别的人——我嘴紧得很。”

“但我心里也没巴望他早死呀!”

“我知道,你没跟闷闷在一起了,老头子死了你也得不到半分钱遗产。但你别忘了,还有你妈呀!老头子死了对你妈没好处?你妈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

“你别瞎说了!我妈不是那样的人!”

“算了,别说你妈了,说了容易惹你生气。其实我也不是个钻进钱眼里的人,今天说起老头子来,只是想让你知道,我跟Lucy之间早就没有感情了,可以说从来就没有过。我现在之所以还跟她保持着婚姻关系,只是因为遗产方面的考虑。”

“你刚才还说你不是个钻进钱眼的人!”

“我这怎么叫钻进钱眼呢?只不过是我应得的那份遗产而已,我爸对‘神州’贡献那么大,我跟Lucy结婚这么多年,又给‘神州’卖命这些年,难道就不该分得一份遗产吗?你放心,一旦老头子过世了,遗产分配的事尘埃落定了,我会在第一时间跟Lucy离婚——”

“你不是说蓝总——不会分遗产给你的吗?”

“就是啊,所以我暂时还不能跟Lucy离婚啰。”

“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你怎么说是为了我?”

“你不希望我恢复自由身?”

“你——恢复不恢复自由身——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希望我来追你?”

“我——从来没说过——希望你来——追我。”

“那你干嘛打电话叫我来给你搬家?”

她语塞了。

她打电话不就是为了给Simon造成一个错觉吗?这下好了,错觉真的造成了!

她恨恨地对自己说:你干的好事!看你怎么了结!

Simon保证说:“你放心,我会把一切都处理好的,绝不会让你当小三。我知道你是个道德情操高尚的人,我一天不恢复单身,你一天不会接纳我。”

“但是我从来没说过你恢复了单身——就接纳你呀!”

“说没说过都不要紧,反正我爱我的,我追我的,你接纳不接纳——那就是你的事了,行不行?”

她略微放了一点心,不然真觉得自己成了拆散人家夫妻的插足者了。

很快,她就发现巴望蓝总早死的还不止Simon一个人,詹濛濛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也是满腹牢骚:“真的搞不懂了!怎么老家伙越活越精神了呢?你不是说他顶多活半年的吗?”

她又吓一跳:“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怎么没说过呢?那次我跟他约会的时候,打电话问你他能活多久,你不是说他只能活半年吗?”

“那——那不是在网上查来的吗?怎么说是我说的呢?”

“就是啊,网上查来的,应该还是靠谱的吧?怎么到了他身上就不灵验了呢?”

“人家说的是半年到几年吧?意思就是少则半年,多则——几年。”

“看来他是往‘多’那边奔去了。天啦,还有几年啊,真他妈难熬!”

“他早死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被写进遗嘱里了?”

詹濛濛听到“遗嘱”二字,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快别提什么‘遗嘱’了,提了我就是一肚子的气!好歹我也侍候了他这么久,就算是家里的一条狗,遗嘱里也该提一提,多少分点钱吧?但他就能做这么绝,遗嘱里提都没提我一句,象征性地打发一点钱都没有!”

“你看到遗嘱了?”

“他自己对我说的。”

“他干嘛对你说这个?”

“因为——我问了他的。”

“你干嘛问他遗嘱的事呢?这不是显得你——很拜金吗?”

詹濛濛大概也觉得这事做得不好,咕噜说:“是Simon叫我问的。”

“Simon干嘛叫你问这个?”

“他也很想知道老头子的遗嘱到底是怎么写的,他说如果遗嘱里只是没他的份,他还可以容忍,但如果遗嘱里连Lucy都没份了,或者只有很少的份,那他就忍无可忍了。”

她想起Lucy说过的怕Simon搞破坏的话,急忙问:“忍无可忍是什么意思?”

“忍无可忍,当然是再也无法忍受的意思啰。”

“我知道是再也无法忍受的意思,我问的是——如果他再也无法忍受了,那他就会——怎样呢?”

“他没具体说,但听他那个口气,好像只要他出手,就有办法——拿到遗产似的。”

她一惊,嘱咐说:“你有机会了——打听一下他到底是有什么办法——拿到遗产。”

詹濛濛的兴趣上来了:“你的意思是——他真的有办法?我还以为他瞎吹吹呢。”

“我这不是听你说的吗?”

“我也是听他说的。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办法,如果有的话——我还不如把他抓紧点。老头子这边,基本是没什么希望的了,他不会和我结婚,遗嘱也完全没我的份,还说这是按照我的意愿办的,因为我是个视金钱为粪土视婚姻为桎梏的女生,唯一追求的就是爱情,纯真的爱情,超越世俗的爱情——”

“他考验你的吧?”

“我也是这么希望着,不然早就撂下他跑掉了!”

“其实你不用着急,闷闷不是说会把他的那份钱分一些给你的吗?”

“不是因为有这点指望,我还会在这里?”

她安慰说:“那你就安心陪着蓝总吧,多陪一天,闷闷肯定会多给你一些钱。”

“但闷闷也没说多陪一天,到底多给多少钱。如果只多给一点点,我也犯不上陪着那个老不死的守活寡!”

“怎么会是——守活寡呢?他还没恢复——好?”

“恢复是恢复了,但是——算了,不说了,说了也没用。”

她半开玩笑地说:“那你就找个情人啰。”

“到哪里去找啊?他管得紧都不说,即使我有机会找情人,人家听说了我跟他的关系,也不敢啊!”

“他那么厉害?”

“不管厉害不厉害,人家不愿意惹麻烦啊。”

“那你就只当是在做保姆的,反正多做一天闷闷会多给你一点钱。”

“这都是口说无凭的事,如果到时候他把遗产都捐赠给慈善事业了,或者根本就不要遗产,他拿什么分给我?”

“那你准备怎么办?”

詹濛濛烦躁地说:“就是不知道怎么办才来对你吐槽啰。”

她也想不出什么话能够安慰詹濛濛。

詹濛濛感叹说:“你也真是稳得住哈!就一点不管管闷闷的钱袋子?”

“我管他的钱袋子干嘛?”

“那里装的也是你的钱啊!”

“怎么是我的钱呢?”

“你将来不嫁给他的?嫁给了他不就是你的钱了吗?”

“我嫁给他干什么?”

詹濛濛好生奇怪:“你不嫁给他了?”

她不想泄露出陶沙和妈妈的秘密,便大而化之地说:“就算我嫁给他,我也不会要他的一分一文。”

“别说那么清高嘛,你现在读书不是用的他的钱?”

“我已经找了一分助研的工作,早就没用他的钱了。以前我借他的钱,我会还的。”

詹濛濛想了一会,说:“如果他不是跟你结婚,那我就更麻烦了。”

“为什么?”

“如果是你嘛,他要把遗产分给我一些,还是可能的。但如果换了别的女人,还不把他的钱袋子管得紧紧的?就算他想把钱分给我,他老婆都不会同意!”

她想说“你放心,我妈才不会管他的钱袋子呢”,但终于忍住没开口。

詹濛濛打听说:“你们怎么突然就分手了呢?到底是你不要他,还是他不要你?”

她死要面子地说:“也无所谓谁不要谁,我们本来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他只不过是暂时帮我一把而已,一旦我找到助研工作了,当然就不用他帮助了。”

“那他肯定是回到Lucy那个老女人的怀抱里去了!天啦!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Lucy只是一个养女,老头子肯定不会留多少遗产给她,但如果她把闷闷抢到手了,那老头子的钱不就都成了她的了吗?”

“不会吧?”

“怎么不会呢?Lucy肯定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我算是被人暗算了!如果闷闷跟Lucy搞在一起,他肯定一分钱都不会分给我了。不行,我们得行动起来,决不能让那两个家伙搞在一起!你是怎么搞的呀,连Lucy这样的老女人都抢不过?”

她高傲地说:“谁跟她抢啊?是我先找了男朋友,他才——”

“你找了男朋友了?谁?”

“是我老板,我就是给他做助研。”

“美国人?”

“中国人。”

“有钱吗?”

“美国大学的教授呗。”

“那应该还是有钱的。长得帅吗?”

她模棱两可地说:“看怎么说了。有点像《盗梦空间》里的那个阿瑟。”

“哇,Joseph Gordon-Levitt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啊?太帅了!我是他的脑残粉啊!”詹濛濛羡慕地说,“还是美国机会多啊!像我这样窝在国内的,找来找去也就那么几个风烛残年的老家伙,要么就是穷得叮当响的臭小子,不然我也不用在蓝老头子身上浪费青春了。不行,我得想个办法让老头子送我出国留学!”

“是个好主意!就到我们M市来吧!”

“你那里还有你老板那样的候选人么?”

“多得很!”

“那你现在就开始帮我物色吧。”

“行!”

18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27)

  1. 沙发!

  2. 抢小沙发!

  3. 第二

  4. 先在地板上坐一下吧!慢慢欣赏!

  5. Simon到底是有什么方法拿到蓝总的遗产?从Lucy的担心来看,似乎与公司的电脑系统有关,难不成是把公司的电脑系统搞瘫痪,让公司破产?但那样他也拿不到蓝总的遗产啊。

  6. 现在陶沙成了Simon的眼中钉了,没有他,蓝总的遗产就是Lucy的,他就有一半。

    我来个匪夷所思的猜测:Simon为了遗产,把陶沙谋杀了,那时林妈妈才对女儿透露出陶沙究竟是被命运之拳击中了哪里。

  7. 前排?运气太好了,占个位置——

  8. “如果是你嘛,他要把遗产分给我一些,还是可能的。但如果换了别的女人,还不把他的钱袋子管得紧紧的?就算他想把钱分给我,他老婆都不会同意!”

    ——呵呵,难怪这次詹濛濛没有反对(也没破坏)林妲和陶沙在一起呢,原来是这个原因。

  9. “怎么不会呢?Lucy肯定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我算是被人暗算了!如果闷闷跟Lucy搞在一起,他肯定一分钱都不会分给我了。不行,我们得行动起来,决不能让那两个家伙搞在一起!“

    ——如果说Simon想除掉陶沙的话,那么詹濛濛就会想除掉Lucy了。这两人贼心是有的,就看有没有这个贼胆了。

  10. 这两个蒙-濛真该凑成一家,看谁能蒙倒谁?!

  11. 我觉得蓝总可能在考验濛濛。

  12. 哈哈,请问艾友友同学,“阳痿”和“不举”是什么区别?

  13. 看到这段我真替蓝总有点悲哀,不管是他要考验谁谁还是怎么样,有钱没能让人爱他珍惜他,尤其是抱病垂老之人,找个年轻轻漂亮的又怎样?反而林妈妈林妲淘沙,不管有钱没钱都有人爱着追着留恋着,这就是幸福啊。

  14. 欣赏美文!

  15. 哈哈,说话不严谨,被“十年忽悠”钻到空子了。

    我应该这么说:陶沙因为身体虚弱而阳痿早泄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因为他爱锻炼,健康帅气,连肤色都是小麦色,又须发浓密,应该不会是那种肾亏等引起的阳痿早泄。

    但他爱攀岩,受伤的可能性比较大。

    我特意区分这两种阳痿(=不举),是希望陶沙的问题能像《十年忽悠》里艾伦那样治愈,他这种爱自作主张替他人考虑的人,不治愈很难接受林妲的爱情。而因为身体虚弱肾亏之类造成的阳痿,恐怕不好根治。

  16. “他不会和我结婚,遗嘱也完全没我的份,还说这是按照我的意愿办的,因为我是个视金钱为粪土视婚姻为桎梏的女生,唯一追求的就是爱情,纯真的爱情,超越世俗的爱情——”

    ——看到这一段就忍不住笑。到底蓝总是真的以为詹濛濛这么爱情至上,还是以此为借口不分钱给她也不跟她结婚?如果是前者,那蓝总也萌得太可爱了;如果是后者,虽然有点不厚道,倒也大快人心。

  17. 艾友友同学对“不举”很有研究的说。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