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28)

林妲已经对好几个人都夸下了海口,说李康是她的男朋友,但实际上,她跟李康连八字的一撇都还没下笔,可以说连写“八”字毛笔都还没做出来,甚至可以说连做毛笔的竹子都还没长出来!

现在连詹濛濛也在叫嚣要出国,妈妈今后也有可能来美国探亲,陶沙更是随时有可能到美国来出差办事。他们一来,就会发现她跟李康啥也没有,那可怎么办?

最担心的是妈妈,如果知道她其实并没男朋友,肯定不愿意和陶沙在一起了,因为那就等于告诉妈妈,她心里只有陶沙,妈妈怎么会“抢”自己女儿喜欢的人呢?

陶沙会怎么想,她就不知道了,可能也不好意思跟妈妈在一起了,说不定会逃到天涯海角去。

不仅如此,如果她吹的牛皮七传八传,传到李康耳朵里,那人家不是要极度鄙视她?说不定连助研也做不成了,那可就不仅是丢脸的问题,连饭碗都搞丢了。

但现在去对妈妈他们辟谣肯定是不行的,只能想方设法把吹牛变成真牛。

问题是怎么才能把吹出来的牛变成真正的牛呢?

李康给她的感觉,就像一大坨棉花糖,可爱是很可爱的,吃起来也肯定很甜,但就是有点无从下口,怎么啃都很尴尬,很失态,很不淑女。

在恋爱问题上,她是个很传统的人,总觉得这事得男方主动才行。如果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那她主动一下也行,但对方至少要在行动上表示出好感和兴趣,不然她连心都不会动。

想当初,如果陶沙不在“蓝色海洋”的卡拉OK包间里英雄救美,如果他不自己找上门去帮她做饭,如果他不千里迢迢飞到美国去陪伴她们母女,她会对他动这么大的心?

即便她对陶沙动了很大的心,貌似她也没主动出击。现在她对李康根本没动心,怎么会去追他呢?

从李康这方面来说,是否对她有意思还很难说,即便对她有意思,他也不会追她,至少在目前不会,因为美国大学是不允许师生谈恋爱的,就算他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

她这里还没想出一个很淑女很体面的啃棉花糖的招数来,她妈那边又追问起来了:“Linda,陶沙已经跟我提了去澳洲的事了,但我还没回答他。”

“我不是叫你当场就答应下来的吗?”

“我这不是在等你的消息吗?”

“等我的消息?等我什么消息?”

“你跟李教授谈过了吗?”

她强作镇定地说:“谈过了,他今年去不了。”

“为什么?”

“好多paper(论文)要写呢,还有几个grant(科研基金)的申请报告也快due(到期)了。”

这个她早已提到过,所以妈妈不算太吃惊:“那你——去不去呢?”

“我就不去了吧,就在这里陪着他。”

“也是,他不去,你一个人去也玩不安心。”

她没想到妈妈这么好说话,狐疑地问:“那你去不去呢?”

“你们不去,我一个人去干嘛?”

“怎么是你一个人去呢?不是有陶沙吗?你跟他两个人去澳洲不是比我们一大堆灯泡罩在你们头上更好?”

“那个——我——主要是考虑到没那个闲钱。”

“能要多少钱?顶多一两千吧?”

“一两千还少?我把一两千扔太平洋里去,还不如寄给你用。”

“干嘛寄来给我用啊?我又不缺钱花!我已经找了个roommate(室友),每个月房租就省了好几百,而且我寒假都发工资的——”

“那我也可以把这一两千存起来,等你明年夏天回国时做路费用啊。”

她左劝右劝,妈妈就是舍不得花这个钱,把她急得要命。

估计陶沙在那边也是黔驴技穷,打电话来向她求救:“你妈她不肯跟我去澳洲旅游,怎么办?”

她抱怨说:“我妈太小气了,这么一点钱都舍不得花!”

他急忙维护妈妈:“你妈不是小气,而是——太爱你了。她对自己很省,但对你——大方得很。”

她嗔怪说:“这还用你说?”

“但是你妈——也真固执,我说我有mileage(英里数),她也不相信。我指给她看了,她又说mileage也是钱,还说要把以前用的mileage都还给我,吓得我连mileage都不敢提了。”

“那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你——还去不去澳洲?”

“你妈不去,我怎么好——”他提议说,“我觉得她主要是看你和李康的,如果你们去的话,她肯定会去。”

她咕噜说:“肯定是这样的。”

“那就动员李康去啰。”

“他那么忙,我怎么好意思叫他扔下手头的工作跟我去——澳洲玩?”

“他不用扔下手头的工作啊,随身带着电脑,走到哪儿都可以写paper,飞机上写一路,就把下飞机后玩的时间补回来了。”

她想了想,说:“但是飞机上总不能做实验吧?”

“你不是说他只是要写paper写grant吗?怎么还要做实验呢?如果连实验都还没做出来,哪来的数据写paper?”

她也搞不清遗传系的paper是怎么个写法,支吾着答不上来。

他提议说:“要不我出面跟他说说?”

她差点跳起来:“你跟他说什么?”

“邀请他一起去澳洲过新年啰。”

“你——你你——你凭什么邀请人家?”

“就凭我是你——的——stepfather(后爹)?”

“你跟我妈结婚了?”

“没有啊。”

“那你怎么是我的stepfather呢?脸皮太厚了!”

他尴尬地说:“迟早的事嘛。”

“别瞎搞了!我不许你去邀请他!别让他觉得我家里人爱管闲事,干涉他的内政。”

“好,好,我不去邀请他,那你自己再劝劝他?

“好的。”

他又提议说:“如果他实在不肯去,你也不要勉强他,可以让他出面汇点钱给你妈妈,就说他听说林阿姨要去澳洲玩,很想亲自陪着去,但无奈实在太忙,去不了,只能拿点钱出来表示一下孝心。”

她觉得这个方法还不错,反正美元又不会显示钱究竟是从谁的口袋里掏出来的,她可以冒名顶替寄点钱回去。虽然妈妈肯定不会用这笔钱,但这是李康的一片心意,妈妈还不高兴得跳起来?

她赞同说:“行,这个方法好!大概需要汇多少?”

“汇个三五千啰。”

她在心里暗暗打起算盘来,本来刚刚进账了孙燕两个半月的房租,心里很有白富美的傲娇感呢,听他这么一说,立即泄气:“去趟澳洲要花三五千?难怪我妈不肯去。”

“不用花那么多,但多汇点没坏处嘛。”

“但我账上——我的意思是——我怎么好让李康一下拿出那么多钱来寄给我妈?”

“这对他来说应该不算多吧?是不是你们之间——没到那个火候?”

“谁说的?我们之间——火候是很到位的,但在美国喝了洋墨水的人——你知道的——经济上比较——独立。”

“那倒也是。”他寻思了一会,说“那你可以从自己账上拿些钱出来,让他出面寄就行了。我就不信他喝了美国的洋墨水,连个举手之劳的忙都不肯帮了。”

她忍不住喝彩说:“还是你想得周到!那就这么说,我从我账上拿钱出来,让李康以他的名义寄。不过我顶多只能寄两千块,我账上没那么多钱。”

“寄五千吧,你账上肯定不止这个数。”

“不会吧?我哪有那么多钱?“

“怎么会没有呢?你都没check(检查)过你账上到底有多少钱吧?”

她的确没check过,她的银行账号是他带她去开的,开了之后她就再没管过了,平时付账单都是他事先就设好的automatic payment(自动付账),助研的工资都是direct deposit(直接进账),所以她对自己账号里有多少钱一点概念都没有。

他交待说:“你抽时间把钱汇到你妈妈账上吧,好让她尽早去签证。”

“好的。”

她打完电话,就到网上去查自己的银行账号,真的有不少钱,她从个位往上一个一个指着,“个,十,百,千、万”地数了好几遍,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好几万啊!

她知道钱都是陶沙放进去的,但她现在没工夫考虑还钱的事,先给妈妈把寄钱了再说。

没想到寄钱还是个高端技术活呢!

怎么样才能以李康的名义给妈妈寄钱呢?从自己的账号电汇肯定是不行的,寄支票也不行。她想起好像有个什么“西联”,可以汇钱去中国,貌似写个假地址都能收到,只要你把那个密码交给取钱的人就行。

于是她跑到west union(西联)去汇钱,但一定要出具驾照才行,人家不管收款方的地址详细不详细,但汇款人的姓名地址还是要和驾照对得上才行。

她灰溜溜地跑掉了,“西联”的人肯定怀疑她在美国是专门洗钱的黑帮,不然怎么有钱不敢寄?

她上网搜索了半天,终于搜到一个完美的汇款方法:在邮局买money order(汇票),不用出示驾照,只需出示现金,上面的receiver(收款人)和sender(汇款人)两栏,随便你写什么,邮局不管。

于是,她跑到银行取出一叠现金,再跑到邮局买了五张面额一千美元的汇票。

回到家,她去找孙燕帮忙:“你能不能帮我写几张money order?”

“写什么?”

“收款人写我妈的名字,汇款人就写我一个朋友的名字。我想给我妈寄点钱,让她去澳洲玩一趟,但她不肯为自己花钱,更不会让我寄钱她出去玩,所以我想冒别人的名寄点钱回去。但我妈认识我的笔迹——”

”没问题!“孙燕十分感动,大加赞赏,“你真是太有孝心了。拿来,我帮你写。外国字我写得不顺溜,中国字我还是写得很不错的。”

于是,她口授,孙艳书写,很快就把五张汇票写好了,不仅写了汇款人“李康”的名字,还写了几句很动人的附言,大意是“没时间陪您去澳洲,寄点钱聊表心意”之类。

孙燕的中国字的确写得不错,刚劲有力,很有男性风采。

她用快件把汇票寄了回去。

现在她最怕最怕的,就是妈妈牛脾气一上来,把几张汇票全部退还给汇款人,那她可就惨大发了。

她赶快给妈妈打电话:“妈妈,李康说他最近很忙,不能陪你去澳洲玩,他去邮局买了五张汇票,一共五千美元,给你做澳洲行的费用,我已经用快件寄给你了。“

妈妈受宠若惊:“这这这——怎么好?”

“有什么不好的?”

“这孩子——真是太有心了!你——你对他说,他的心意我领了,但我不能收这个钱,等汇票到了,我马上退还给他”

”不能退的!那个是邮局汇票,钱交了就退不回来了的,你得存到银行里去,不然就作废了。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我可以在这里把钱还给他。”

“你哪有钱还给他呢?”

她撒谎说:”我又找了一份工,每个月多挣七八百呢。”

“那这样吧,我先把钱存进银行,等到可以动用了,我再汇到你账上。你也别打那么多工了,学习要紧,别把身体累坏了。”

“打工的事我有数的,你别担心。你只记住一定要去澳洲玩,不然就枉费了他一片心意了。”

妈妈连声赞同:“一定的!一定的!”

18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28)

  1. 好靠前的位置!

  2. 第一次这么靠前!

  3. 陶沙在考验Linda?

  4. 但我账上——我的意思是——我怎么好让李康一下拿出那么多钱来寄给我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inda说漏嘴了!闷闷看来怀疑上linda和李康的真实性?

  5. 闷闷真好,不声不响就给LINDA汇了这么多钱。这是一众WSN们无法比拟的啊。

  6. 真好看,太缴动人心了…
    陶沙到底是不是开始怀疑林坦和李康的关系了?接下来会怎样呢?很期待~

  7. 隐形的翅膀

    我缺席很久,在度长假。 向艾园人问好。

    感觉这个汇款一定是有故事的,也许李康从孙燕那里会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情,然后来追林妲。

  8. linda与陶沙兜圈子吖,圈子兜得越来越大,接下来会不会出现李康介入的情节呢?期待

  9. 我记得以前在国内时可以用假名字开银行账号,只要保存好那个存折就行。现在可能不行了。美国这边一定要有社安号或者报税号才能开银行账号,大概是为了收税,没这些号码的话,银行会代扣一些钱作为税金。

  10. 匿名(假名)汇款在国内可能比较容易,上次艾园贴的那个学生暗恋老师,终成正果的故事,不是有老师每月往学生妈妈账上汇款的情节吗?肯定不是用的真名,不然早就被发现了。

    在美国这边好像还只能用汇票才能假名汇款,你在银行开汇票(本票)好像会把你的名字打印在上面。

    邮局的汇票最大面额只有一千。

  11. 真好看!

  12. 说不定林妈妈写信感谢李康(汇票不能退,但感谢一下总是可以的吧?),于是李康知道了林妲的谎言,顺水推舟,成其好事。

  13. 不懂说将来

    妈妈会和闷闷一起去澳洲吗?

  14. “李康给她的感觉,就像一大坨棉花糖,可爱是很可爱的,吃起来也肯定很甜,但就是有点无从下口,怎么啃都很尴尬,很失态,很不淑女。”

    ——这个比喻新颖,而且非常形象。要想吃到棉花糖又不失态,只好一点一点扯下来吃。不过那还是不淑女,更像女汉子。

  15. “但是你妈——也真固执,我说我有mileage(英里数),她也不相信。我指给她看了,她又说mileage也是钱,还说要把以前用的mileage都还给我,吓得我连mileage都不敢提了。”

    ——太爱钱了,很烦人;太清高了,连情人的钱也不肯用,也很麻烦。

  16. 于是,她口授,孙艳书写,很快就把五张汇票写好了,
    =====前文和后文都是“孙燕”。
    唉。没水平发言,就找个打错的字,表表对艾米好文的敬意和谢意了!—-lovecrab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