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33)

奋战了十多天,林妲终于把李康家的各个房间都布置好了。

厨房最简单,因为里面什么都有,炉灶、冰箱、烤箱、微波炉、洗碗机等等,都是买房子的时候就跟来的,她只帮忙买了点砧板、擀面杖、蒸笼、电饭锅之类的小玩意,再在壁橱顶上放了一些人造盆栽,主要是常春藤之类的。

那些人造盆栽,很多都应该叫“人造篓栽”,因为是装在竹篓子里的。如果从正价店买,得要七八十美元一盆,但她是从Goodwill(“良愿”,一家专卖捐赠旧货的连锁店)买来的旧货,落满了灰尘,放在那里很不起眼,三四块钱一盆都没人买。只有她慧眼识栽,买回来喷上清洁剂和水,再用纸擦干净,就像新的一样。

买旧货她还是很有原则的,人体经常接触的东西,绝不买旧货,所以家具啊床啊床单啊等等,一定要买新的。但像盆栽这种东西,人体很少接触,又是合成材料做的,很容易清洁消毒,买买没问题。

客厅布置也很简单,就是一个两人沙发,一个三人沙发,再加一个茶几和一个角柜。她没买拐角沙发,因为那会限制摆放的方式,搬个家就可能跟房间的朝向不配套。

沙发都是真皮的,她瞧不上混合皮,稍微磨磨就褪色掉皮。她也不喜欢布沙发,很容易搞脏,又不好清洁,也没皮沙发高档。她买的沙发都是好牌子的,听说是美国名模Cindy Crawford(辛迪-克劳馥)麾下的名牌。她专门到正价店看过,要三四千,她是在清仓店里以低于半价的价格买来的。

家居室和客厅的配置差不多,唯一的不同是多一个entertainment center(放电视机录像机等的柜子),里面放着她花四百多块钱买的一个60英寸“松下”超薄大电视机,柜顶上也放着她从Goodwill买来的篓栽。

角柜上都放一个大台灯,茶几上都放一瓶假花,电视柜两边各放一棵假树。她没敢买真花真树,怕李康这个不顾家的人不记得浇水,把真树真花都种死掉了。

正餐厅里摆了一个长餐桌,还有一个china cabinet(瓷器柜,碗柜),餐桌周围一圈放了八把椅子,都是配套的。餐桌上方挂了个水晶灯,是她从网上的折价店买的,生怕送货途中损坏掉,担心一直担到货送到家里的那一天。还算她运气好,一点没损坏。

这个水晶灯,可把她挂惨了,虽然挂灯的钩子什么的都是现成的,但那些水晶珠挂,得一条一条安上去,足有百十条,她花了一个晚上才完工。

早餐厅只放了一个圆形的餐桌,外加四把椅子。

楼上三个卧室都是新买的床,新买的席梦思,新买的床单被子枕头。美国卧室都比较小,只是用来睡觉的,不像中国的卧室,常常还要用来做书房学习室什么的,所以她只给每个卧室配了个dresser(梳妆台,五斗柜)或者armoire(雕饰衣橱),反正美国的卧室都有很大的walk-in closet(挂衣间),根本不需要柜子,放一个在那里是为了不显得单调。

她为李康的书房很用了点心思,给他配置了一个executive desk(大班台,老板桌),一把可以升降的旋转座椅,还配了一个边桌,可以放打印机什么的。

书房的墙上主要是挂他的各种毕业证荣誉证们,外加几张gene(基因)或pathway(通道)图片。

其他房间挂的都不是基因图,因为她发现挂那些图太贵了,放大打印要钱,买画框也要钱,都不便宜,还不如在旧货店折价店买那些现成的画,便宜很多倍。

当然,在那种地方买画,就不能讲究主题啊配套啊之类的东西了,买到什么挂什么。不过在她的精心挑选和安排下,还是做到了风格一致,格调高雅,有的房间以花草为主,有的以风景为主,有的以动物为主。

李康好像不太懂这些,每次回来都很抽象地夸奖几句:“好看,好看,太好看了!”

但他从来没说过究竟好看在何处。

他最关心的是:“没超过budget(预算)吧?”

只要她说“没有”,他就心满意足了。

真正欣赏她的杰作的,除了她自己,就只有她妈妈和陶沙了。

她几乎每天都向他们汇报进展,但从来没对他们描述布置房间的过程,怕他们会看出她在孤军奋战,暴露出她其实只是李康雇来布置房间的苦力,而不是女朋友。她一般只把自己的劳动成果拍下来传给他们看,再介绍一下价钱:正价店得要多少,我们买的只要多少。

妈妈每次都很惊叹:“真的?四百多块就买了这么大一个电视机?”“一套沙发就省了几千块?”“这么漂亮的盆栽,只要四块钱?”

陶沙总是劝她别太省:“先把你那里的钱拿出来用了再说,家具不像衣服,今年买的,明年不喜欢了就换掉,家具一用就是好多年的,别太贪便宜了,人说便宜没好货,还是有道理的——”

后来她就不提省钱的事了,都拿正价店的价格糊弄他们,免得他们啰嗦。

竣工的那天,她把门钥匙交还给李康。

他给她开了张两千美元的支票。

她开始不肯收:“不行,不行,这太多了!”

“不多啊,你从设计到施工,干了快二十天了吧?一天一百块,每小时也只十来块钱啊!”

她想了想,也是哈,听说本州最低工资也有每小时七八块呢,我这可是脑力体力并用的,每小时十块钱不算过分吧?

她收下支票:“那就谢谢你了。”

“应该是我谢谢你!”

“谢我什么呀?”

“谢谢你帮我省钱啊。如果我找别人来布置这个房子,要弄成你这样,没有三四万肯定拿不下来。”

她一惊,看来这人并不糊涂啊!

回到家,她感觉空落落的。原以为竣工的时候李康会请她吃顿饭庆祝一下,至少会说说“等我妈来了请你吃饭”之类的客气话,但他什么都没说,一张支票就把她给打发了。

这段时间从早上一睁眼就开始忙,一直忙到上床睡觉,连做梦都在想着布置房间的事,总希望快点完工。现在真的完工了,却又像被解雇了一样,灰头土脸,无所事事。

正是寒假期间,没课上,也不用给李康做程序,连室友都去旅游了,她一个人在家,没人玩,没事干,十分无聊,只好给国内那帮人打电话玩。

但她妈已经和陶沙去了澳洲,虽然还能联系上,但不像在家时那么方便了,他们有时在飞机上,有时在海上,有时去了偏远地区,电话很难打通。

只有詹濛濛比较好逮,也比较有闲,可以跟她煲电话粥。

詹濛濛这段时间的热门话题就是留学:“终于把老头子给说动了,同意送我出国留学。”

“蓝总要送你去哪里留学啊?”

“当然是美国啦!欧洲那些小国,请我去我都懒得去。”

她知道詹濛濛连托福GRE都没考,留学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没太往心里去,随口问道:“美国哪里呢?”

“我想去哈佛.”

她笑起来:“你去哈佛?”

“怎么了?”

“你——考了托福GRE了?”

“考什么呀?如果靠考试,我还叫他送我出国留学?我自己不会考出国去?”

“那你说的留学——就是去进修或者做访问学者,不拿学位的?”

“怎么不拿学位呢?不拿学位谁去啊?”

她想不明白了:“你去哈佛,又不用考试,还拿学位?哪来这么好的事?”

“怎么没有这么好的事呢?”詹濛濛马上举了几个例子,都是有名有姓的头面人物,“人家就是在哈佛拿的EMBA(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他们不用考GRE或者GMAT什么的?”

“考啥呀!那帮家伙,能考过那些玩意?都是靠钱摆平!”

“但是——EMBA——那不是得executive(高级管理人员)才能读吗?”

“是啊,所以我让老头子先给我安排个executive的位置——”

“他答应了?”

“答应了。”詹濛濛兴奋地说,“哇,我也要出国留学了!等我到了美国,第一时间就去找你玩!”

这个消息对她的打击太大了,想她辛辛苦苦复习考试,都只进了个M大,还连奖学金助学金都没拿到。而詹濛濛考都不用考,就可以进哈佛读书,将来拿的是哈佛的学位,找的工作肯定比她强十倍百倍、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哈佛这么神圣庄严的高等学府,会干这么见钱眼开的事?

她马上打电话去向陶沙求证,但打不通,可能正在攀岩呢。

她不想向Lucy求证这事,因为她上次没帮Lucy的忙,把Simon骗到美国来,心里一直很过意不去。

最后她想到了Simon,他在“神州”做CTO,应该知道这事,至少可以判断这种事是否有可能。

于是她给Simon打了个电话。

Simon还是那么吊儿郎当:“哇,是你啊?真想不到!是不是因为闷闷去澳洲攀岩,你联系不上他了?”

“我联系他干什么?”

“那你今天是专门给我打电话的?我太受宠若惊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吧?”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想问问濛濛到哈佛留学的事。”

Simon居然还蒙在鼓里:“她去哈佛留学?在做梦吧?”

她把詹濛濛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述了一下,然后说:“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我怎么会知道?老头子从来就没把我当半个儿子!”

“你觉得这事可能吗?她又没考GRE什么的,就能去哈佛读学位?”

“你以为哈佛是什么学术圣地吗?还不是见钱眼开!这也不怪哈佛,美国学校排名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看你能拉到多少赞助,赞助越多,越说明你学校办学水平高,那么你学校的排名就越好。排名越好,你学校就越容易拉到赞助。这么兜兜转转的,你说哈佛它能不见钱眼开吗?”

她沮丧地说:“真没想到美国的大学也是这样!”

“什么美国的大学,整个世界都是这样!现在就是一个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年代,我们出国那会,还真的是靠成绩,你成绩不好,家里再有钱都没门。但现在不同了,哈佛都沦陷了,你还说别的地方!”

“难怪濛濛一心要嫁入豪门。”

“她为了几个臭钱,跟了这么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人家还不肯和她结婚,也不留遗产给她,她哭的日子还在后头。” Simon安慰说,“你别羡慕她,等我拿到蓝家的财产了,就出钱送你去哈佛念书。”

“你——能拿到蓝家的财产?怎么拿到?”

Simon滑头滑脑地说:“如果我说把闷闷干掉,你会不会为了保护他,先把我干掉了?”

“别开玩笑了,你干掉他有什么用?”

“怎么没用呢?干掉了他,蓝家的财产就都归Lucy(露西)了,归Lucy不就等于归我了吗?到那时,我保证送你上哈佛!”

18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33)

  1. 双人沙发

  2. 哇,前面有人猜陶沙可能被simon除掉,果不其然他还真有这个念头!

  3. 抢个地板坐!
    林妲真是能干,佩服生活中有智慧的女孩子!

  4. 淘沙真的跟妈妈去攀岩啦!我还一直以为是烟雾弹呢!

  5. 妈妈真跟陶沙去澳洲了?

  6. Simon滑头滑脑地说:“如果我说把闷闷干掉,你会不会为了保护他,先把我干掉了?”
    --如果林妲当真起来,Simon肯定会说是在开玩笑。但既然Simon这么说了那肯定是转过这个念头的,只不过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闷闷罢了。

    Simon这人太恐怖了,为了金钱杀人的事不仅敢想还说出来。林妲还是离这种人远点的好。

  7. 我对哈佛还是有信心的,不相信哈佛会录取詹濛濛。

  8. ”人造篓栽“的确贵,我家买了几盆供在壁橱上,每盆都要五六十,总共花了好几百,还就是一般的爬墙虎。

    还是林妲有办法,买二手的。那玩意无所谓新旧,都是人造的,永不褪色,新旧一个样。

  9. 我有一个不详的预感,可能最后simon真的雇人干掉陶沙,陶沙临死前才对林妲说出真相:他爱的是她,而不是她妈妈。

  10. 詹濛濛上哈佛不是没可能啊,我认识一个人,她女儿本科时读的是一个很差的大学,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进了哈佛,读了个一年还是两年的课程,不过没学位,只有一个certificate(证书),好像学的是教育。她后来去中国教英语去了,当然是打着哈佛毕业生的旗号。

  11. 中国和哈佛的确合作办有EMBA的项目,不用在哈佛上多少课,但要交不少钱,必须是executive才能上。如果蓝总把詹濛濛提到executive的位置(哪怕是空头位置),再出一笔钱,她真的能上哈佛。

    现在这世道,真是斯文扫地,学术圣地既不学术,也不圣地了。

  12. 李康不糊涂啊.

  13. 我觉得Simon也就是随便说说,搞搞小动作。

  14. 我倒觉得simon的确有干掉陶沙的动机,一是遗产的问题,二是林妲。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因为陶沙,林妲本来是可以爱他的。

    至于他有没有干掉陶沙的机会和能力,那就很难说了。

  15. 我以前喜欢拐角沙发,后来搬了一次家,发现以前买的拐角沙发没法用了,因为朝向不对,只好送人。还是林妲聪明,现在布置房间,就想到了今后,有远见啊!

  16. 林妈妈和陶沙去了澳洲,大概是为了让林妲确信陶沙爱的是林妈妈,而林妈妈也爱他吧?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