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35)

林妲跟妈妈打完电话,就到私立M大的网页去查询转学的事。她知道“转学”的英语是transfer,便用校名和这个词搜寻,一下就搜出好些个链接。

她点了第一个链接,看到了私立M大的转学要求,发现名校也并不是那么高不可攀,GPA3.5就可以转。她已经在美国读了一学期,知道GPA3.5是什么意思,就是你一半功课得A,另一半功课得B就行了,因为A是4分,B是3分,GPA是Grade Point Average(各科平均分),你自己去算算,看GPA3.5是不是这么个意思。

她上学期是straight A(全A),各门功课都是4分,GPA也是4,转个学应该绰绰有余。

但等她继续往下看,却越看越糊涂,转学要有三四十个可transfer(转)的学时才行,她上学期算是满负荷,才12个学时,那要积累到三四十个学时,不是得学三四个学期?等她学完三四个学期,她的学位课程都修完了,那还转个啥呀?

她跑到一个论坛去打听,人家告诉她:你那说的是本科生吧?私立M大好像没有博士生“转学”一说,你要去那里读博士,得重新申请。

她回到私立M大的网页去仔细阅读,发现“转学”那段果然是针对本科生的,研究生无所谓“转学”,都得重新申请,录取了的话,硕士生可以转点学分,博士生连学分都不能转,一切从头开始。

这下她犹豫了,因为下个月就开始春季学期了,想申请私立M大的春季录取肯定是来不及了的,最早也得到秋季,那她在M大还得读半年,如果转学的话,就白白浪费了整整一年时间。

当她看到报名简章上说需要三封推荐信时,更傻眼了,到哪里去找三封推荐信?以前都是请国内教授写的,但现在人在国外,总不能三封推荐信都请国内的教授写吧?最少最少也得请一位本系的教授写,还得是教过自己的教授才行,不然怎么能让私立M大相信她不是在M大混不下去了才想起转学的呢?

但她怎么好跑去对本系的教授说“我要转到私立M大去,你帮我写封推荐信”?那不是等于告诉本系教授“我瞧不起你们这帮家伙,我要到更好的地方去”吗?

谁会给一个瞧不起自己的学生写推荐信,把她推荐到外校去呢?就算勉强写了,也不会写什么好话,搞不好整蛊她一下,那就搞得她私立M大没进去,还被M大一脚踢出去了。

她沮丧之极,打电话向陶沙吐槽。

他出谋划策说:“不就是三封推荐信吗?简单。你在中国那边找两个人写,美国这边你叫李康给你写封推荐信就行了。”

“他又不是我们系里的。”

“但你为他工作了的呀。”

“我是转过去读书,又不是转过去工作。”

他想了一会,说:“那你就在中国找一个,李康算一个,再在你们系里找一个就行了。中国那边介绍你在国内的情况,李康介绍你做助研的情况,系里的介绍你的学业情况,太好了,肯定录取!你放心,美国人一般还是比较正派的,你是什么样就给你写什么样,不会给你小鞋穿。他们也比较尊重学生个人的选择,不会问七问八。你还可以对你们系的教授撒个谎,就说你男朋友在私立M大,你想去那里跟他团聚,美国人很讲人道主义的,一定会支持你跟男朋友团聚。”

她乐了:“哈哈,你好会撒谎啊!”

“因为你担心嘛,那就撒个谎啰。如果是我的话,就直接告诉教授得了,谅他们也不会昧着良心说瞎话。”

“但我在这边读了一年的书,不是就白费了?”

“怎么会白费呢?哪怕学分转不过去,课程要重修,但修过的课程重修起来容易多了,每学期可以多修几门,一下就把一年时间赶回来了。”

她的积极性又被他扇起来了,当即下载了私立M大的推荐表,传给国内教授、本系教授和李康,说自己想转私立M大,问他们能不能帮忙填写一下推荐表。

国内教授一口答应,填了推荐表上那些rank(排名),还在推荐表给的半页纸上用夸张的语调写了推荐信。

本系教授也一口答应,但没写推荐信,只给了她rank,rank得还不错,在上学期该教授教过的学生中,她的rank是top 2%(最好的百分之二),在该教授有生以来教过的所有学生中,她的排名是top 5%(最好的百分之五)。

就李康一个人拖拉,只回了她一句话:Consider it done(包在我身上;就当我已经写了),就没下文了。

她一下就来了气,你done也没done,怎么能叫我consider你done了呢?

尤其是他这种公事公办的态度,太伤人了!就这么一句?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转学,也不挽留一下,说声“我是多么舍不得你这么好的——程序员”?好歹我也帮你布置过房间,在你家里进进出出十几天,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有好些回了,比较个人的话题也触及过了,怎么你翻脸就不认人了呢?你对我就这么没兴趣?

最可悲的是她还得在妈妈和陶沙面前装作李康多么关心她爱她的样子。

想想就心酸!

而她妈妈则像全世界除她以外的所有其他女人一样,爱情上是那么春风得意!

陶沙此行好像不是去攀岩而是去给她妈妈当御用摄影师似的,走哪儿照哪儿,海边啊,集贸市场啊,咖啡店啊,旅馆啊,到处都留下了妈妈的倩影,他还每天不厌其烦地传很多照片过来给她看,好像生怕她不知道他们多么恩爱似的。

照片上的妈妈彻底焕发了革命青春,神采飞扬,活力四射,虽然穿的是很老式的一件头泳衣,或者衬衣长裙,但配饰是越来越花哨,几条大纱巾左披右缠的,弄出各种搭配来。

妈妈照相的pose(姿势,普式)也越来越潮,叉腰的,拎包的,托腮的,抱树的,躲在岩石后藏猫猫的,蹲在水边顾影自怜的,应有尽有,还有一张甚至两脚离地跳起来了,看得她差点伸出手去,扯住妈妈的脚往地上按,再嚷一声:奔六大妈了,可不可以别这么卖萌?

说起来,也是她自己始作俑,如果不是她尽力撺掇,妈妈可能根本就不会去澳洲。是她自己左说右说,今天劝,明天劝,还以“你要是不去澳洲,我就认为你们是假的”来威胁妈妈,妈妈才答应去澳洲的。

现在妈妈玩得这么开心,她却难受起来。

由此她发现自己心底里真是有不少的肮脏东西,连自己的妈妈都羡慕嫉妒恨,这应该是不一般的肮脏了吧?

如果说妈妈还算她半个情敌,羡慕嫉妒恨还有一丁点道理的话,那么她对詹濛濛就完全是仇富心态或曰“望人穷”心态在作怪了。

詹濛濛这个从来不动真情的家伙,在情场上却一直是春风得意,现在更是处于得意的巅峰,把个蓝总哄得团团转,真就相信自己临终还遇到了一个不爱钱财只要爱情的纯情女子,不能用遗产来熏臭两人的爱情,就用哈佛学位来弥补。

詹濛濛兴高采烈地向她报告:“老头子把我提成‘神州’公关部副部长了,这下我就够资格去哈佛读EMBA了!”

她酸溜溜地问:“那工资不是也长了一大坨?”

詹濛濛的气焰顿时下降了三尺:“工资没涨,他说反正我也不爱钱,提职称只是为了一个名头,好去哈佛读书——”

她撺掇说:“那你怎么不坚持要他给你涨工资呢?如果你工资和职称不挂钩,人家不怀疑你是个空名头?”

“真的呢!我可以用这个做理由让他给我涨工资。哇,林妲,看不出来哦,你还挺诡计多端的呢!”

她心里暗暗叫苦,估计詹濛濛这下要钱财和学位兼收了。

说来说去,也就她一个人命运多舛。学业上拼死拼活还只进了个M大,就算转到私立M大去,离哈佛还隔着十几个学校。

而情场上更是凄惨,从来就没什么人追她,她也没遇到几个令自己动心的人。唯一一个让她动心了的,又爱上了她的妈妈;唯一一个肯追求她的,又是个有妇之夫,还是个人品不好的有妇之夫;唯一一个有可能发展关系的,又横了一条心要找老外女友。

但陶沙还真把李康当她的Mr. Right(真命天子)了,给她出主意说:“你不是担心去了私立M大拿不到助研的工作吗?你可以问问李康,看能不能继续给他做助研。”

“能这样吗?”

“为什么不能?做程序又不用坐班,你在哪里都可以做。反正你去了私立M大,也会经常跟他见面的,见面的时候两人谈谈程序的事就算是每周工作例会了。”

她尽量表现得雀跃一些:“真的呢,我怎么没想到这上头去?我这就去跟他说这事。”

但她心里其实一点底都没有,很怕又吃一顿冷面。

好在他终于把推荐信给她写出来了,说没教过她,不好给她rank,只在推荐表给的半页纸上写了几句话。但那几句话写得还不错,给人感觉是他用她写的程序就快在遗传学领域取得新突破了。

她趁着这强劲的东风,又给他写email,问如果转到私立M大的话,能不能继续给他做助研,还赌咒发誓地说保证按时按量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

这次他没说Consider it done了,而是拉大旗作虎皮,说学校不会同意这样做的,本校的资金,当然要用来资助本校的学生,除非是本校实在雇不到会做程序的人了。

她知道本校绝对雇得到会做程序的人,她系里百十号人呢,谁不会做他那点破程序?

14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35)

  1. 沙发!

  2. 沙发?

  3. 李康这一页就这么翻过了?

  4. 果真转到m大,李康教授就成过去式了,linda再怎么保持这个假男女朋友关系呢

  5. 难道李康对LINDA一点意思都没有?可能他真的一心想找洋人。

  6. “但那几句话写得还不错,给人感觉是他用她写的程序就快在遗传学领域取得新突破了。”

    ——李康还是很有本事的,也很欣赏林妲,或者说很想帮她。这几句推荐语很顶事的,虽然不是本专业的教授,但这不是说明林妲学以致用了吗?这可是美国人最看重的。

  7. 博士生也有可能转学的,如果他的导师转到另一所学校的话。我认识一个博士生,中美洲来的,他的导师转到我们学校,他就跟着到我们学校来了。不过他那时已经修完了所有课程,跟过来只是做论文。

  8. “妈妈照相的pose(姿势,普式)也越来越潮,叉腰的,拎包的,托腮的,抱树的,躲在岩石后藏猫猫的,蹲在水边顾影自怜的,应有尽有,还有一张甚至两脚离地跳起来了,看得她差点伸出手去,扯住妈妈的脚往地上按,再嚷一声:奔六大妈了,可不可以别这么卖萌?”

    ——林妈妈真的爱上陶沙了?如果是演戏的话,应该不用演得这么卖力吧?

  9. 林妈妈过得神采飞扬呢.

  10. 别说林妲,连我看到詹濛濛要去哈佛读书都很不舒服,看到她被提升职位也很不舒服,不是私人仇恨,就是某个名人说过的那个原因:人格冲突。

    不喜欢詹濛濛的活法,更不希望她这种人活得风调雨顺春风得意,因为那就等于在鼓励人们像她那样铜臭,那样钻营,那样靠欺骗为生。

  11. “这次他没说Consider it done了,而是拉大旗作虎皮,说学校不会同意这样做的,本校的资金,当然要用来资助本校的学生,除非是本校实在雇不到会做程序的人了。”

    ——这个应该不是拉大旗作虎皮,而是陈述一个事实,或者一个很靠近事实的推测。李康是个很实在的人,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不玩花招,不开空头支票。

  12. 有点嫉妒之心,甚至有点望人穷,是很正常的事,绝大多数人都有这种心理,只看敢不敢承认罢了。嫉妒没关系,望人穷也没关系,只要不因为嫉妒做出伤害他人的事就行了。如果硬要做到心里对谁都不嫉妒,那要么是混得比谁都好,要么就是达到出家的水平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