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36)

如果不是很快就开了学,林妲真要郁闷无聊死了。

一开学,她就忙了起来,尤其是最初的三天,是所谓add/drop(选课)的时间,在这三天里,你可以随便窜进任何一间教室听课,看看老师教得怎样,课程难易如何,同班学友是否讨喜,然后决定是add(选)这门课,还是drop(弃选)这门课。

这个过程非常重要,因为教授的水平参差不齐,教学方法百花齐放,布置的作业,设计的考试,都是五花八门,连同学的水平都能影响你的成绩,如果你不幸选错了课,下场就可能很悲催,花老鼻子的力气,还得不到好成绩。

比如一个学生大多数为老中的课,你就最好别选,因为很多老师给成绩是有比例的,只给30%的学生A,而老中学生个个厉害,你很可能争得头破血流,还只得个B。而如果你选了一个大多数学生是美国小本的课,那你就赚了,轻轻松松拿A。

她是准备转学的人,这学期修的课很可能以后要重修,所以最重要的是成绩,拿个全A对录取私立M大肯定有好处。

于是这三天中,她成天背着个双肩包在校园奔走,从一个教室窜到另一个教室,忙得飞起来,根本没时间想她的种种不幸。

不知道李康是体谅她还是体谅他自己,反正他没把他们的one on one(两人会议)安排在这三天里,而是安排在第四天,总算没影响她选课。

开学第四天,她去了他的办公室,他还是那副公事公办的嘴脸,很严肃地给她布置任务,而任务也是老一套,没见增加工作量。

她有点担心,不知道他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许诺,没给她增加七小时工作。

但她不好意思问他,怕他不高兴,会反问她一句:“我答应了的事怎么会忘记呢?”

她准备等月底发工资时看了工资单再说,如果工资数量没变,那就说明他没给她加那七小时。

但如果没加就怎么办,是继续问他要还是干脆放弃,她还没想好。

工作谈完了,她起身告辞,满脑子都是她那七个小时,而他突然用汉语说:“我妈快来了,但我还不会用你帮我买的那个电视机,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调出中文节目来,你得教教我。”

她愣在那里,好像听到了外星语一样。

他又说了一遍,并问道:”你今晚可不可以上我家来教我?”

她终于明白他在说什么了,一口应承下来:“好的,我晚上去你家。”

“七点?”

”就七点。“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调出中文节目来,电视机送到他家后,她在送货人的指导下开了一次机,换了几个频道,调了一下音量,证明机子是好的,就关机了,没详细研究电视频道。

不过她有办法,至少比他更有办法,做他这个书呆子的老师绰绰有余。

老师嘛,也不是什么天才奇才怪才,不过就是比学生先学一步而已。

她这就去先学一步。

从他办公室出来,她马上上网,去论坛发她萌呆傻的问题,求教怎么调出中文节目。

照例是有人嘲笑有人指点,她略过那些嘲笑,只看那些指点,终于搞明白中文节目不是“调”出来的,而是subscribe(订购)来的,要看你入的哪家公司的计划,有的公司本来就有中文节目,你只要交钱就可以看到;但大多数公司没中文节目,你要向华人公司subscribe才行。

好心人还给她提供了几个华人公司的名字和网址,让她自己去选。

她做足了功课,晚上就以专家的姿态去了李康家。

他还是穿着那套旧衣服,而她已经把自己的各种外套都穿过了几遍,现在又回到最初的呢子外衣上来了。

但这次不用把衣服搭在楼梯扶手上,因为她特意为他买了一个衣帽架,美国老电影里经常见到的那种,下面有三个脚,中间是一根圆柱子,顶上伸出一圈钩子,可以挂帽子,也可以挂衣服,酒红色的,雕着花,名符其实的vintage(古董),是她从旧货店花三块钱买来的,放在他家一进门的过道那里。

架子上什么都没挂,她的外衣是第一件。

他见她把衣服挂在那里,一拍额头,恍然大悟:“哦,这个是挂衣服的呀?”

“那你以为是干什么的?”

“我不知道啊。”

“你没猜猜?”

“看着像是我们老家挂玉米棒子的树杈子,不过那个是竖在屋外的——”

她忍不住笑起来:“是啊,这个又不是竖在屋外,怎么会是挂玉米棒子的呢?”

“城里人嘛,什么不放在屋里?连茅坑都是放屋里的。”

她笑得更厉害了:“但我怎么会给你买个挂玉米棒子的树杈放这里呢?”

“我以为你知道我妈要来,特意买了给她挂玉米棒子的呢。”

“你妈在美国哪有玉米棒子挂?”

“没有可以自己种嘛。”

“你还准备你妈来这里种庄稼的?”

“是啊,如果不是说在这里也可以种庄稼,她还不来呢!”

她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是用种庄稼把你妈骗来的?但你哪有地方她种庄稼呢?”

“怎么没有?我后院好大一块地呢。买这房子就是看中了这块地,可以给我妈种庄稼,免得她在这里闲得无聊,呆不住。”

她和他走到后门那里,隔着玻璃门往外望。

前段时间她忙着室内布置,没怎么注意过后院。现在才看见后院的确是有很大一个草坪,但黄蔫蔫的,东一块西一块地露出地皮,看着像个瘌痢头。

她惊叹说:“哇,你后院的草都快死光了!”

“太忙了,没时间打理。”

“雇个人打理啰。”

“雇人又觉得太浪费了。”

“你把草坪搞成这样了,你们小区的管理人员不说你?”

“后院,没人管,如果是前院的话,老早就把通知送到信箱来了。”

“你肯定接到过通知吧?”

“接到好多次了,每次都是捱得不能再捱,再捱就要上小区法庭了,才匆匆忙忙割一下。”

她毛遂自荐:“以后我帮你割吧。”

“那怎么行?你一个女生,我怎么能让你割草?不如你帮我编个程序,按时提醒我就行了。”

她心说你以为什么都能用编程来解决?像你这种小区管理处下了通知都要一捱再捱的人,编个程提醒你也没用啊。

但她没这么说,准备自己做个生物闹钟,过段时间就提醒他一下,便干脆地回答:“行。”

“等我妈来了,就让她在后院种地,我就不用割这里的草,只割前面就行了。“

“那你妈走了呢?你不还得接着——种地?”

他骚搔头:“也是哈,我怎么没想到这上头去呢?”

“你干脆把后院全都铺上水泥,就再也不用割草了,听说很多华人就是这么干的。”

“呃——还是留着给我妈种庄稼吧,她走也走不了多久的。她这次签了半年证,听说可以延半年,那就是一年了。然后让她回去呆段时间再签证,签几趟之后,我就拿到美国公民,可以给她办绿卡了。”

“那你妈妈就可以一直跟着你了?”

“是这么想的。”

“你真孝顺。”

“也不是什么孝顺,国情家情就是这样,有什么办法?农村老人只能靠孩子养老,我哥我妹都在乡下,自身都难保,哪有能力养我妈?”

“你家就你一个人出国留学?那你真是——家里的金凤凰呢。”

“就是啊,凤凰男,女生见了绕道走。”

她想起他找老外的计划,略带讽刺地说:“放心吧,外国女生不会绕道走的。”

“但我要是找个外国媳妇,我妈都没办法跟她交流了。”

“你是为你自己找媳妇,还是为你妈找媳妇?”

“不管是为谁找,现实都不能不考虑啊。”

“那你就教你媳妇说中文啰。”

“要教的事情太多了,我得教她说中文,教她使筷子,教她吃玉米棒子,教她做中国饭——,我哪有那么多时间搞这些啊?”

“那你的时间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搞科研啊。”

“准备得诺贝尔的?”

“不想得诺贝尔的科学家不是好科学家嘛。”

“你离诺贝尔还有多远?”

“嗯——这么说吧,我导师的导师,差一点就得了诺贝尔,我的导师——还健在,所以还有希望——,我离死还挺远的,还有大把的时间争取,更有希望——”

她开玩笑说:“等你得诺贝尔的时候,颁奖致辞里别忘了提我一句,好歹我也为你写过程序的——”

“一定的,一定的。你不光为我写过程序,你还为我做过很多事,让我能够一心一意搞科研——”

她见他好像在往“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支持他的女人”的路子上走,很不好意思,急忙转移话题,边往家居室走边说:“来,我来教你怎么用电视。”

他跟着她来到家居室,两人坐在电视机对面的沙发上,她拿起遥控,边操作边讲解,很快就教会了他怎么开关电视机,怎么换频道,怎么调音量等等。

她看见他的电视遥控上面有Verizon(威讯)的字样,便问:“你电视节目用的是Verizon的计划?”

“应该是的吧。”

“你自己不知道的?”

“我从原来的owner(屋主)那里接过来的,从来没注意过。”

“那你找找看,应该有个Verizon的小册子,会告诉你什么频道是什么节目。”

她看他一脸迷茫的样子,知道靠他找是不行的,只好自己起身去各个橱柜里找,找来找去,终于在一个抽屉里看到一大叠文件和说明书,都是原屋主留下的,她抽出Verizon的小册子,找了一会,找到了几个中文频道,但用遥控点了都只看到黑色屏幕,上面有一段话,大意是说你老人家没有subscribe这个频道。

她指给他看:“你的电视计划里没这几个中文频道,要subscribe才行。”

“到哪儿去subscribe?”

“在网上就可以subscribe。”

“你帮我弄一下吧。”

“好的。”她心说肯定是我帮你弄啰,难道你还会弄?

她起身往书房走,他跟在后头,看上去好像她才是主人,而他只不过是个客人一样。

到了书房里,她发现还是她走的时候的原样,桌面上光光的,没电脑,也没打印机,连她用过的梯子都还靠在窗边的墙上。

她哭笑不得:“梯子怎么还放在这里?”

“不是你放这里的吗?”

“是我放这里的,但我是因为走得匆忙,才忘了放回到车库里去——”

“哦,应该放在车库里呀?”

“难道梯子不应该放在车库里,而应该放在书房里?”

“我记得学校图书馆就有梯子——”

她边笑边走上去搬梯子,他连忙抢上前来:“让我来,让我来!”

等他放了梯子回来,她问:“你的电脑呢?”

“在楼上。”

“怎么不放在书房里呢?”

“呃——”

“你没用过书房?”

“没有。”

“怎么不用呢?”

他不好意思地搔搔后脑勺:“习惯了——”

“那我们上楼去用电脑吧。”

她带头往楼上走,他又跟在后头。

她其实是想上去看看他有没有把卧室的“习惯”也保持下来。他那个旧席梦思是被她处理掉了的,让那些送新床来的人运走了。但如果他要保持他的“习惯”的话,完全可以把新席梦思从床上拖下来,放到地上去睡。

还好,他没保持这个“习惯”。

她夸奖说:“总算没把席梦思拖到地上去睡。”

“应该把席梦思放到地上?”

“哈哈,哪里呀,我是在夸你呢。”

“我看你把席梦思摆着床上,就知道肯定是有道理的——虽然我觉得床太高了点,爬上爬下很麻烦——”

她勉强忍住笑说:“你把电脑拿出来,我们到——家居室去上网。”

“好的。”

她先下楼去,来到家居室,他拿着电脑随后也来了。

她在网上subscribe,他在旁边看,边看边说:“我有个校友在私立M大,我帮你问了一下,看他能不能雇你做RA(助研),他说他现在没钱,但他在申请一个grant(科研基金),如果拿到了,就可以雇你做RA(助研)了。”

27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36)

  1. 好看! 凤凰男还是有心帮她的。

  2. ——“她是准备转学的人,这学期修的可以后很可能要重修,所以最重要的是成绩,拿个全A对录取私立M大肯定有好处。”

    是“这学期修的课”吧?

  3. 爱在空气里了 :)

  4. 李康对林妲也很不错呢,为林妲联系转到M大之后做RA的事,看着看着感觉林妲和李康如果能在一起也挺好的。
    可是陶沙这一页还没翻过去,美丽长夜还没有结束,好戏应该还在后头。
    谢谢艾米和林妲!

  5. 谢谢艾米

  6. “我有个校友在私立M大……”

    ——难道这个校友也有戏?

  7. 李康还是有心人呢,已经帮linda联系m大助研了

  8. 不论李康有没有心, 与这种生活技能如此之差, 一心埋头事业的人在一起是件非常辛苦的事, 除非女方死心踏地的爱他。

  9. 站在女人的角度讲,现在觉得林妈妈是对了。这样的李康会让林妲心动吗?即使有短的爱情感觉,也很易在生活中消磨掉了。

    站在男人的角度,李康是有担挡的儿子。但也许就无法同时成为一个体贴温柔的丈夫。

    多难两全的生活和现实。

  10. 感觉李康有点生活低能……

  11. 榴莲 | 09月 8, 2013 @ 5:51 下午 |
    不论李康有没有心, 与这种生活技能如此之差, 一心埋头事业的人在一起是件非常辛苦的事, 除非女方死心踏地的爱他。

    ————————-
    击中问题要害!

  12. 李康还是听淳朴的,对林妹妹还挺有心。和陶沙比当然差一大截,但陶沙又太让人摸不透了,让林妹妹那么伤心。

  13. 李康这个科学家还有点幽默感,还知道搞点笑:“连茅坑都是放屋里的”。

  14. 一直翻不过来,又着急又生气地,最近管制这么严!终于过来了,惊喜一片,美丽长夜真的连载了,惦记陶沙和林妲好久,温故好几遍,这回一口气看完新包包好过瘾哪。

  15. 李康和满大夫有得一比,比满大夫还要体贴呢,不过,一上来人家丁乙爱的深。感觉林妲和丁乙一样善良不计较凤凰男的出身,就是一时半会还很难投入进去,除非妈妈和陶沙的戏持续卖力演下去。也许李康的妈妈来了之后会有进展?李康能确认林妲不嫌弃李妈,才敢放胆追。

  16. Linda 对待李康的时候好自然~

  17. “呃——还是留着给我妈种庄稼吧,她走也走不了多久的。她这次签了半年证,听说可以延半年,那就是一年了。然后让她回去呆段时间再签证,签几趟之后,我就拿到美国公民,可以给她办绿卡了。”

    ——李康这是变相的告诉林妲:我妈是跟定我了,如果你能接受,我们就有戏,如果你不能接受,趁早告诉我,免得我白费力追你。

  18. “我有个校友在私立M大,我帮你问了一下,看他能不能雇你做RA(助研),他说他现在没钱,但他在申请一个grant(科研基金),如果拿到了,就可以雇你做RA(助研)了。”

    ——这个只算举手之劳吧?帮忙问一下也不费什么事,更不用花钱,只要不是太死板的人,应该都能想到这一点。

  19. 估计李康和林妲还是会走到一起的,但他那个工作狂的生活方式,可能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许要等到这两人过不好离婚了,陶沙才会出来救林妲?

  20. 想起了满大夫。林妲很可爱,总是用最大的善意去对待李康的不擅长。

  21. “我有个校友在私立M大,我帮你问了一下,看他能不能雇你做RA(助研),他说他现在没钱,但他在申请一个grant(科研基金),如果拿到了,就可以雇你做RA(助研)了。”

    ——李康还是在尽力帮助林妲的,能犯的法(雇佣学生)犯了,能努的力努了,也算尽心尽意了。

  22. 李康这样的人还是比较多的,生活上没什么技能,也没什么情趣,工作上兢兢业业,干得也不错,不犯大法,也不会出大事。如果林妲想过安稳的生活,嫁给李康应该还是不错的,但如果想体验一下惊心动魄的爱情,追求心动的感觉,来段生死相恋,李康就不一定是合适的人选了。

  23. 今天是教师节,祝福太奶奶、奶奶、艾民爷爷、素芳奶奶、静秋妈妈、静秋教师节快乐!黄颜同学和艾米同学也当过教师的,也一起祝福你们教师节快乐哈!
    当你们的学生得有多幸福啊!:)

  24. “但这次不用把衣服搭在楼梯扶手上,因为她特意为他买了一个衣帽架,美国老电影里经常见到的那种,下面有三个脚,中间是一根圆柱子,顶上伸出一圈钩子,可以挂帽子,也可以挂衣服,酒红色的,雕着花,名符其实的vintage(古董),是她从旧货店花三块钱买来的,放在他家一进门的过道那里。”

    ——我家就有一个这样的衣帽架,不过是金属的,没这么古董。

  25. 到底是什么生理问题把林妈妈和陶沙给绊倒呢?记得当初陶沙否认过站不起来\坚持不住,貌似林妲和朦朦也聊过陶沙的正常男性反应吧;又不是阴阳人,也不太可能是艾滋病阿,没法得上吧,他应该在很久前就因为自己的隐痛而找了陶妈的…多么可惜的一对爱偶,就这么样没法享受最完整的爱而分开,难道真像十年忽悠猜的,要到林妲离婚了陶沙才能坦白才来安慰她?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