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42)

林妲淘神费力忙活了一通,只得到一张混血儿照片,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我要这张照片干什么?你网页上铺天盖地都是你儿子的照片,我有眼睛看不见,还需要你传给我看?

她知道这不能怪“陶妈”,只能怪自己,谁叫自己打着妈妈的旗号,又只问了孩子的生父是谁呢?你只问了孩子的事,人家当然可以只回答孩子的事,虽然你的动机是用孩子引出其他话题,比如陶沙的人品,分手的理由之类,但你不直接提问,人家干嘛要自动介绍?

不过这是她所能找到的唯一借口了,除此之外,她想不出还能用什么借口去向“陶妈”提问题而不暴露自己的狼子野心,只好就此罢休。

她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调查结果(无果?)告诉李康,按说这是他建议的方法,她采纳之后应该向他汇报一下结果,但他又说过“我只能帮你这么多”,那就意味着“到此为止”,如果她去向他汇报无果,他会不会以为她又在向他讨新主意?

再说他又那么忙,她怎么好为自己的破事去打搅他呢?

她在这厢兀自犹豫,他在那厢主动问起这事来了:“找到陶妈了吗?”

他是用手机发的message(短信),而且用的是汉语,着实把她搞糊涂了,还以为是Simon(赛蒙)发来的呢,差点回信骂他发疯,不是你自己帮我找到陶妈的吗?

李康从来没给她发过汉语短信 ,美国这边的华人朋友都没给她发过汉语短信,不知道是手机不能输入汉字,还是发信人不会输入汉字,或者就是全盘西化了,不用英语就说不了话。

还好李康的号码存在她手机里,被她命名为“boss(老板)”,所以当她看见来电显示是“boss”的时候,她很郑重其事,没随随便便开骂。

她又读了好几遍,终于明白他在问什么,但自从听了Simon的那些个骇客故事之后,她就担心自己的电脑或者手机被人黑了,这条短信是不是骇客冒充李康发的?

她疑神疑鬼,不敢说得太详细,只含含糊糊地回信说:“一言难尽”。

Boss回信说:“今晚来家二言?”

很像是网络流氓在设套。

她问:“几点?”

“七点行不?”

“行。”她机警地问,“你家地址?”

他把地址发了过来。

她稍稍放了一点心,虽然地址信息也是可以黑的,但他的房子不可能也被骇客霸占,可以过去看看。

到了晚上六点,她开始收拾打扮,掐指一算,他妈妈应该已经来了,估计睡惯了土炕的北方老太太会比较喜欢女孩子保守打扮,她特意穿了件灰色长袖T恤,外面罩了件黑色外套,头发也不做卷儿了,直直地披着,自觉非常朴素低调。

她在穿着打扮上讨好老太太,绝对不是为了做老太太的儿媳,只是为了给老太太留个好印象,免得老太太在儿子面前说她坏话。而不说坏话的目的,也不是让老太太的儿子爱上她,而是别辞退她,因为他是她的老板,所谓“老板”,就是给她开工钱的人。

来不及买礼物了,就把冰箱冷冻层里陶沙做的馒头包子拿了两袋出来,带过去孝敬boss的老妈。

她开车来到他家门前,停了车,整理一下衣衫和头发,提着馒头包子去敲门。

是他亲自开的门,她跟着他走进屋,没看见他妈,好奇地问:“你妈妈没来?”

她本来想学他的范儿,也用个“咱妈”的,但她不是北方人,怎么着都觉得不顺口,只好用了个“你妈妈”,觉得比“你妈”要好一点,不那么像骂人。

他回答说:“来了啊。”

“在哪儿?”

“睡了。”

“这么早就睡了?”

“农民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那电视不是白买了?”

“怎么会呢?我白天上班去了,她一个人在家,就靠电视度日呢。”

她想起李妈妈是个“闲人”,跟自己这类“忙人”有着完全颠倒的收视规律。虽然他没直接表扬她,但变相地证实了她买的电视机和订购的电视频道派上了用场,也算是一种奖励吧。

她把手里的塑料袋递给他:“我带来的包子馒头,送给你妈妈吃。”

他毫不客气地接过来,掏出里面装包子馒头的食品袋,掰来掰去地观察。

她生怕时间久了,包子馒头都长毛了,心虚地问:“你在看什么?”

“看是买的还是自己做的。”

“能看出来?”

“当然能。你这是自己做的吧?”

“嗯。”

“你做的?”

她撒谎说:“嗯。”

“太好了!我妈就爱吃自做的面食,虽说面包也是面食,但那是美国人的面食,她就是不爱吃。”

“中国城的华人店有包子馒头卖。”

“我带我妈去过了,但我妈说那个馒头吃不得。”

“为什么?”

“太白了,肯定用硫磺熏过。”

“真的?”

“我妈这么说的。她说馒头应该带点——馒头色,太白的馒头是硫磺熏出来的。”

“哇,幸好我没买过那里的馒头。”

“你自己会做,还用得着从那儿买?”他把馒头包子放进冰箱,打探道,“你做馒头是上哪儿找的老面?”

“老——老面?什么老面?”

“我也不知道,听我妈说的,她想自己做馒头,但没老面。她说只要做过一次,就有老面了,每次留一点就行,但第一次得从什么地方弄点老面来才行。”

她没听陶沙说过“老面”这个词,只听他说过yeast(发酵粉,酵母),估计是一回事,便回答说:“我是用发酵粉做的。”

“发酵粉?哪儿弄的?”

“商店里买啊。”

“哪个商店?”

她也没买过,都是陶沙一手包办的,所以她答不上来,支吾说:“很多商店都有的。我家还剩一些,下次我给你带过来。”

“行,你下次one on one(一对一会议,两人会议)的时候带给我,这两天就让我妈吃你带来的馒头。”

“行,我下次带给你。”

他指指客厅的沙发:“来了客人应该是在那里坐吧?”

“当然哪,那是客厅嘛。”

“那我们到那里坐吧。”

“好的。”

两人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她坐在一横上,他坐在一竖上,两人都向对方转45度角,像中日两国领导人在会谈。

他问:“你找到那个‘陶妈’了?”

“找是找到了,但没打听出什么来。”她把自己和“陶妈”的通信过程简单说了一下,自嘲说,“完全是枉费心机,忙了一大通,只得到一张混血儿的照片。”

“怎么能说是枉费心机呢?至少知道那孩子不是陶沙的。”

“哇,你一下就把陶沙这名字记住了?”

“这种名字好记,陶沙,大浪淘沙嘛,我就这么记的。”他一针见血地说,“我觉得这事要怪你不诚实。你干嘛要用你妈做遮羞布呢?你没听说过Honesty is the best policy(诚实为上)?你不把提问的真实动机告诉陶妈,怎么能指望她说出你想知道的秘密呢?”

她最恨别人说她不诚实了,说她别的都没什么,人无完人,谁没几个缺点什么的?但说她“不诚实”,那就从人品上把她全盘否定了,就不是“人无完人”的小问题,变成了“完全不是人”的大问题。

她气得想反驳,但又想不出理由来,想耍赖骂他一通,又不敢,他好歹也是她的老板,她的衣食父母,得罪不起,只好忍了:“那你的意思是——”

“你就直接告诉她,你喜欢陶沙,但陶沙却说他喜欢的是你妈,你怀疑他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才逃避你,问她知道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难言之隐。”

“我——怎么好这么说?”

“为什么不好这么说?”

“这——”她想说“这多丢人啊”,但怕他说她虚荣,只好狡辩说,“如果我这么说了,她还是不告诉我真相呢?”

“那就只剩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时间。”

“时间?”

“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会跟你妈妈结婚,生孩子,那样你就死心了;或者他终于想通了,不再逃避你,问题就解决了。”

她发现他在这个问题上不仅不书呆子,还相当灵活,把“时间”这么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都拖出来了,虽然什么问题都没解决,但搞得自己像个大哲人似的。

她 斟酌着说:“我知道时间能解决任何问题,但我只有一辈子,不能全都浪费在等待一个答案上。“

“那你就老老实实去问陶妈。”

“我觉得——也许不用问陶妈,从别的人那里就能搞个水落石出——”

“陶沙还有过别的女朋友?”

“不是他,是他——爸爸。”

“他爸爸?”

“嗯,我觉得——他跟他爸爸在这方面非常相像,说不定是——遗传。”

“是吗?”

她把蓝总的几段悲催恋爱史简单讲了一下,请教说:“你觉得这是不是遗传?”

“你讲的他父母辈的事情,好像更多的是社会学方面的因素,比如上山下乡啊,回城上大学啊之类的,都是特定的社会条件下特定的社会事件。陶沙并没生在那个时代——”

“就是啊,正因为他们父子生活的时代不同,但在爱情上却都这么——不按常理出牌,是不是正好说明不光是社会学方面的因素,还有遗传学方面的因素呢?”

他略带赞赏地看了她一眼:“你的意思是——他们父子都有——不按常识行事的基因?”

“是不是到了基因那个层次,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也许跟遗传有关呢?比如他们父子都有——某种生理上的——缺陷,那不就会影响到他们在爱情方面的抉择吗?”

“有可能。但是你怎么好向他父亲的前妻提这种问题呢?撒谎说你在搞科研?”

“哪里啊,我又不是遗传专业的,搞科研也轮不到我。我不是说问他前妻,而是问他现在的——女朋友,她是我的闺蜜,比较好问。”

他楞了半天才笑出来:“哈哈,你妈妈男朋友的父亲的女朋友是你的闺蜜?不要太错综复杂哦!”

她也跟着笑了一会:“是太错综复杂了点,不过全都是真的,一点没骗你。”

“那倒是个好方法,我的意思是,如果他的问题真是遗传的话。”

临走的时候,她出于感激,有点讨好地说:“谢谢你帮了我,如果需要的话,你也可以用我来骗你妈——”

“怎么骗?”

“你可以对她说——我是你女朋友,我保证不会向她揭穿你——”

他摇摇头:“你自己爱撒谎,撒就是了,我保证不揭穿你,但别给我出馊主意。这种事能骗谁呀?你骗得了一时,还骗得了一世?”

这可真是典型的热脸贴了冷屁股!

她狼狈不堪地逃出了他家。

16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42)

  1. 好久没坐SF了,谢谢艾米!

  2. 李康说话好直啊。真让琳达下不来
    台。

  3. 老三!

  4. 她疑神疑鬼,不敢说得太详细,只含含糊糊地回信说:“一言难尽”。

    Boss回信说:“今晚来家二言?”

    很像是网络流氓在设套。

    ha ha ha ha :-)

  5. —-“你妈妈男朋友的父亲的女朋友是你的闺蜜?

    概括的真简练!

  6. 哈, 林妲回去要做包子了.

  7. LINDA做不出包子就做饺子。包子要发好面不容易,饺子比较好混。

  8. 李康好风趣!也一直惦记着林妲的答案,也许就是等林妲能澄清问题最好能告别过去重新开始吧?教授面前林妲有点狼狈,教授的理性正确但不温馨,不像和陶沙在一起,陶沙尽是宠着疼着的,还是赶紧弄清楚吧.即便是遗传问题,陶沙的爸爸也有了孩子,况且应该不是绝症,医学还能解决不了?退一万步,林妲最在乎的是陶沙的爱阿,当她明白他是因为做不了爱而退却的,也许就能接受其他的做爱方式了吧

  9. 李康说话太直截了当,不容易讨女孩子欢心。

  10. “是不是到了基因那个层次,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也许跟遗传有关呢?比如他们父子都有——某种生理上的——缺陷,那不就会影响到他们在爱情方面的抉择吗?”

    ——遗传生理缺陷还是有可能的,但这父子两人在爱情上的抉择并不相同啊, 父亲选择的,并不是老的或者丑的,刚好相反,是越选越年轻越美貌。而儿子才真是尽选丑的或老的。到最后,父亲选了女儿辈的詹濛濛,儿子选了母亲辈的林老师。

  11. “今晚来家二言?”
    ——李康的智商肯定是不低的,语言方面不比陶沙差。

  12. 谢谢艾米!

  13. 李康很幽默嘛 !果然如此聪明,四两拨千斤地就把林妲的秘密一一说出,仿佛把林妲的肚肠打开来看了一遍!搞科研的力气用上四分之一都有多的!我猜李康看林妲心有所属,所以保持点距离。至少当个高参还是很合格的!

  14. 李康要的不是“骗”,我觉得李康对林妲是有意思的,只是发现林妲的感情尚不在他这儿,他而是真。所以他帮助林妲分析并督促林妲搞清陶沙的真相,一边让林妲尽早抉择取舍,一旦舍了陶沙,林妲再转了学,李康可能就会展开追求了。但是,真相大白后林妲还是会选择陶沙的吧。

  15. “她最恨别人说她不诚实了,说她别的都没什么,人无完人,谁没几个缺点什么的?但说她“不诚实”,那就从人品上把她全盘否定了,就不是“人无完人”的小问题,变成了“完全不是人”的大问题。”

    ——貌似这不是林妲一个人的最恨,也是很多人的最恨。很多人的特点就是最恨别人说他不诚实,最爱标榜自己诚实,口头禅就是“我从来不撒谎”。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