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44)

林妲跟詹濛濛打完电话,感觉心中唯一的一根支柱也坍塌了,陶沙没有难言之隐,他离开他不是什么高尚的躲避,就是不爱她。

她真心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上所有的女生,包括比她老的,比她丑的,比她坏的,都能得到男人的爱,偏偏她就不能呢?

难道是因为比她老的却比她有气质,比她丑的却比她有学问,比她坏的却比她有美貌?

这样一比,还真显出她最普通最一般最没亮点了。

她又陷入了“了无生趣”的泥潭,只不过这个泥潭比上次那个更泥。

如果说上次那个泥潭里还有一小块站脚的石头,因为她还存着一线希望,认为陶沙是因为自身的缺陷在逃避她的话,那么这次连那块站脚的石头都没有了,她从头到脚都陷在泥潭里,无法呼吸,也没有呼吸的欲望。

整套房子里就她一个人,她roommate(室友)早就回国去了,她一直都没找到愿意接替的人。这地方,虽然房子非常好,小区也很好,但房租又贵,离学校又远,还只一个卧室,谁愿意到这里来住啊?

她像个孤魂一样,在屋子里到处转悠,看着房门上没撕干净的密封胶,回想着上次“烧炭”半途而废的过程,寻思着怎么样才能死得干净利索不痛苦不丑陋,感觉除了舍己救人,这世界上就不存在这样一种死法。

正在胡思乱想中,她的手机响了,听铃声就知道是boss(老板),她决定不接。大周末的打电话来,肯定是要她帮忙的。

不帮!坚决不帮!要守住自己的誓言!

过了一会,她听到“叮”的一声,知道有message(短信)进来,便拿起手机喵了一眼,还是boss。

她点开一看,只有一句话:“出大事了!”

她吓坏了,他不是个撒谎的人,说出大事那就肯定是出大事了,而且多半跟她有关,不然他不会给她打电话。

难道是他的grant(科研基金)被掐掉,她的助研做不成了?还是私立M大那边把她给拒了,转学的事黄了?或者是她妈妈出事了?她刚才忙着寻死,好几个电话都没接,难道是妈妈打她的电话打不通,只好去找他?

她不敢怠慢,马上给他打电话:“谁出大事了?”

“我妈。”

“打911了吗?”

“没有,只打了4525。”

她知道所谓4525就是她,因为那是她手机号码的尾数。她问:“你妈怎么了?”

“在哭,劝也劝不好。”

“你妈为什么哭?”

“因为美国的面粉欺负她。”

“美国的面粉欺负她?什么意思?“

“她做的饺子全都造反了。”

“饺子造反?什么饺子?你是说dumpling(饺子)吗?”

“是啊,dumpling。”

“dumpling怎么会造反呢?”

“怎么不会呢?一个个气势汹汹地离锅出走了!”

她明白了一点点:“是不是你妈煮饺子的时候把水放多了?”

“怎么会呢?她煮了一辈子饺子,闭着眼睛都知道放多少水——”

“那是怎么回事?饺子还能离锅出走?你是不是动画片看多了?”

“从来不看动画片。”

“那就别用这么动画的说法了,直接点,用——成年人的说法吧!”

她生怕他用成人片的术语说起来,还好,他没幽默到那个程度:“是这样的,我妈做了一些饺子,放进锅里去煮,煮着煮着那些饺子就成了变形金刚,一个个都越变越大,你挤我,我挤你,有的都从锅子里跑出去了——”

她终于明白了,因为陶沙以前对她念叨过,说有个朋友刚来美国时犯过这种错误,买了一包self-rising(自发)面粉来做面疙瘩吃,结果面疙瘩全都发泡了,像棉花糖一样膨胀,一个粘一个,成了一锅烂浆糊。

陶沙对她讲这些,大概是为了教给她一些生活小常识,为放手让她自己独立在美国生活做准备。他教她的时候,总爱找个典故或者编个笑话来讲,特别生动形象,她一下就记住了。

想不到现在就派上了用场。

她老练地说:“我知道了,你买的是自发粉吧?”

“什么自发粉?”

“就是self-rising的,面粉包装上应该印得有,你可能没仔细看。”

“是吗?自发粉就——怎么样呢?”

“自发粉嘛,就是自己会发泡的粉,已经掺进了发酵粉之类的玩意的,可以直接用来做包子馒头吃,但如果你用这种粉包饺子,一煮就会发泡。”

“哦,是这样,可把我妈吓坏了,都不敢在美国呆了,叫我马上给她买票回国去,说美国的面粉太吓人了,她要是呆这里只能饿肚子。”

“哈哈哈哈,你妈妈太可爱了!这样吧,我这里还有很多普通面粉,可以做饺子,我给你送过来。”

“那太好了!”

她放下电话就从橱柜里把家里剩下的一大包all-purpose(通用)面粉装进一个塑料袋里,开车直奔李康家。

到了他家,敲门,一个农村大妈样子的人给她开了门,脸膛黑红,皮肤像抹了防晒油一样发光,头上缠着一个帕子,身上穿着一套西服,但里面好像塞了件小棉衣或者很厚的卫衣,西服箍在上面,紧绷绷的,扣子都像要绷开了一样。

这身打扮要是让詹濛濛看见,肯定会说:“土得掉渣都不止,简直就是土得滴水了”。

她知道这位农村大妈就是“咱妈”,急忙打招呼:“李妈妈,我是李老师的学生,给您送面粉来了。”

李妈妈听到“面粉”二字,满脸都是一年遭蛇咬十年怕井绳的畏惧。

她安慰说:“这次没事了,您刚才用的是加了发酵粉的面粉,所以会发泡,我这个是没加发酵粉的——”

李妈妈半信半疑地接过她带来的面粉,咕噜说:“那敢情好。”

她走到厨房里,看了看水池,里面有个锅子,半歪着,水都流掉了,只剩那些发泡的饺子,貌似已经瘪下去了不少,但仍然是肿泡泡的,还有大大小小的洞洞,面目狰狞。

她果断找了个塑料袋,把那些像虚荣心一样膨胀的饺子全都倒进塑料袋里去,系紧,再找一个塑料袋套在外面加固,扔进垃圾桶。

李妈妈已经在和面了,她告辞说:“李妈妈,你忙,我先回去了。”

李妈妈惊恐地说:“你不能走!我只敢做——不敢煮了的!”

“这次没事了,我这个面不会像那样——发泡的。”

“我不敢煮了!”

“好吧,我来煮。”

李妈妈做饺子的手艺可真不是盖的,擀皮擀得飞快,一手握着擀面杖,一手按着面皮,边转边擀,几下就擀好了一张饺子皮。

她包饺子不行,包出来的饺子都是懒汉,不肯站着,都是躺倒的。李妈妈看了她包的饺子,还得自己重新捏过,就对她说:“让我来吧,你煮就行了。”

她把锅洗干净,装了水,放炉子上烧。水烧开的时候,李妈妈也包出了一大堆饺子,正好煮一锅。

她把饺子一个一个往锅里放,李妈妈躲得远远的,警告她说:“刚放下去不要紧,等会就不行了的——”

“这次不会了!”

过了一会,锅烧开了,她招呼李妈妈上来观摩:“您来看,饺子没变形,还是原样——”

李妈妈大起胆子上来看了一下,果然没发泡,总算放了心:“真的是面粉不同啊?”

“真的是面粉的问题!您儿子买面粉时没仔细看这上面的字——”

“您儿子”从楼梯口大声说:“在说我什么坏话?”

“呵呵,说你买面粉的时候没看仔细——”

他从楼上下来,把她带来的面粉拿起来看来看去,又把自己买的面粉拿起来看来看去,大概是想推卸责任。

她把“self-rising”几个字指给他看:“这里,看见没有?这就是自发粉。我的那包上面写的是all purpose。”

他不好意思地摸摸嘴:“嗯,是没注意到这个。”

她告辞说:“好了,我已经证明这种面粉做的饺子不会离锅出走了,我该回去了。”

两母子都挽留她:“吃了饺子再走吧。”

李妈妈还伸出沾着面粉的手来拉她,她只好留下吃饺子。李妈妈调的馅一般,但擀的饺子皮很有嚼头,她最爱吃有嚼头的东西了,所以觉得特别好吃。

李妈妈看大家都吃得开心,也眉开眼笑,自夸地对她说:“我不来,狗娃连饺子都吃不上。”

她好奇地问:“您叫他什么?”

他制止:“妈,别告诉她。”

他妈果真不告诉她了。

她一笑,没坚持,知道待会他妈还会这样叫他的。

果然,吃了一会,他想放筷子。

李妈妈劝道:“狗娃,再吃几个。”

“不能吃了,吃不下了。”

“才吃几个呀,就吃不下了?”

“最少二十个了。”

“再吃十个,再吃十个!”李妈妈对她解释说,“狗娃从小就饭量大,小时候过年才有白面饺子吃,他呀,碗一端就不肯放,夺都夺不走——”

她也劝道:“狗娃,就再吃几个吧,连我都吃得比你多呢。”

他一边往碗里夹饺子一边警告说:“在家里叫叫就算了,到了学校可别这样叫——”

她感觉自己掌握了一门秘密武器,开心极了:“呵呵,李妈妈,为什么叫他狗娃呀?”

“名字贱点好养大。”

“那他怎么说自己叫李康呢?”

“学名呗。”

她对他说:“你看你爸妈好宝贝你哦,小名叫狗娃,贱点好养大,学名叫李康,生怕你不健康养不大。”

“你的名字呢?”

“我的名字没那么深的含义,就是英语Linda的发音。”

“呵呵,我刚开始还以为那个字读‘蛋’呢,林蛋,怎么好好一个女孩子会叫这么个名字?”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一只手去打他,但还没到达目的地就醒悟过来,改弦更张,转而去拿调料。

他好像没看出她的攻击意图,很关心地问:“你跟你闺蜜谈过了吗?”

“谈过了。”

“她怎么说?”

“她说蓝总没啥问题。”

“你相信吗?”

“相信,因为她在这些事上从不撒谎,也没必要撒谎。”

“如果她不愿意你跟陶沙在一起,完全可以撒个谎。”

“但是她没道理不愿意我和——陶沙在一起,因为她知道——如果我和陶沙在一起,她还能分到一点遗产,如果换了别的厉害女人,她一分钱都拿不到了。”

他埋头吃完自己碗里最后一个饺子,抬起头问:“那你——怎么想?”

她耸耸肩:“不怎么想,就算自作多情了一把吧。”

“Case closed(结案了)?”

“Case closed(结案了).”

30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44)

  1. 结案了!李教授要发动攻势了?

  2. 李康越来越可爱了。要开始追林妲
    了吧。

  3. 隐形的翅膀

    李康有李康的长处啊, 比较阳光,对待事物态度积极乐观, 能给linda带来快乐。

  4. 隐形的翅膀

    楼上的楼上的帖子被删,估计是因为匿名,而不是因为内容, 请你取个比较好记的id,这个是艾园的规矩

  5. 呵呵,我上次第一次发的贴子不知怎么被删了。我就是说林妲和李康互动很欢乐的,而且最欣赏李康这个人物。

    现在为止还是这样看。这次不知道还会不会被删。

    呵呵,其实我说的很欢乐就是这样的,实实在在,很有生活气息,林妲虽然有时也会有小脾气。但是李康面前的林妲多有成长的感觉啊,她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她能这么能干有潜力吧。李康性格直接些,但少了多少纠结和猜心啊。同时又很聪明,语言风趣。我还是更欣赏这样的人物一些,并且倾向李康晋级为男一号。

    但是不知林妲怎样想,呵呵。根据小说的名字可能也不大像。

  6. 谢谢隐形的翅膀的提醒,我下次发言就注册。我算是老潜水员了吧,从十年忽悠就开始潜水了。

  7. 回复“匿名”:

    我帮你把贴子重新发过了,暂时用了“老潜水员”这个ID,下次发言请给自己一个ID。

    发言框上方有提示,叫每个发言人都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的ID,你可能没注意看。

  8. 李康遇事首先召唤Linda,而且方式略显夸张,感觉他不但信任Linda,而且有喜欢的情态哟。以可爱回应可爱。

  9. 先试试这个ID, 呵呵
    谢谢艾米

  10. 我看好李康.

  11. 哈哈哈哈,这个大事出的好!看得真欢乐啊。

    搞了半天李康才是男主?这下可以发动进攻了,真是淘沙不去,李康不来啊。

  12. 我一根筋. 还是信最后淘沙会和林达好.
    虽然李康也很不错.

  13. 李康的幽默让我想起我的一个华人教授,他总是尽力表现得幽默一些,怕学生觉得他boring,不爱上他的课。但因为他骨子里并不是一个很幽默的人,只是为了笼络学生才故作幽默,所以总让人感到吃力,有时甚至催人泪下,挺同情他的。

  14. 用自发粉做面疙瘩发泡的事,我就干过,真的很吓人,特别是刚来美国,一切都不熟悉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真的胆战心惊。

    后来把剩下的自发粉用来做包子,倒是不用再加发酵粉什么的,但那个面粉有点咸味,可能是做面包用的,所以做出来的包子不好吃,发的也不够松软。

  15. 哈哈,Linda一边发誓这次怎么也不帮了,一边情不自禁又去救场还不自知,感觉李康还是很有戏的。一个平时成熟稳重的男人能在女人面前表现出孩子气的状态,我觉得还是很有魅力的。不知Linda怎么看。

  16. 他一边往碗里夹饺子一边警告说:“在家里叫叫就算了,到了学校可别这样叫——”李教授,步步为营呀(*^__^*)

  17. 我爱故我在

    结案了?
    结案了。
    李康要开始行动了吧。linda的心里种下了陶沙,有那么一点引子,就又翻案了。这夜真的长,不过艾米说了,是美丽长夜,我们就慢慢等好了。

  18. 呵呵,有李康的出现,就不用闷在家里天天想安全无痛的死法了,那个自发面的笑话简直来得太及时了!忙忙叨叨,一下就冲淡了胡思乱想。祝福林妲。:))

  19. Case closed, 就可以开始新的了。李康好聪明啊,帮助林妲走出来,也帮助自己了。

  20. 我也觉得李康人不错,他喜欢Linda。要冲锋了!!!

  21. 艾米把李老太描绘得活灵活现。很多老人家喜欢这样不伦不类地穿西装,搞得鼓鼓囊囊的。

  22. 我这回支持李康!

  23. 林妲动不动就想到自杀,这点不好,找这样的人做女朋友比较可怕,责任心太大了。

  24. 如果我是李康,我还是选择不追林妲比较好,因为她的心完全是在陶沙身上的,如果没啥事发生,那就啥事没有,如果陶沙那边出点什么事,或者真相大白,林妲肯定会跑回陶沙身边去。

    不过人嘛,很难做到先知先觉。我现在这么聪明,是因为我不是当事人,只是读者,可以从写法上知道后面林陶之间还有戏,如果没戏,故事就该结束了。但处在李康那时的境地,他是没法预见case并不是真的closed了的。

  25. “狗娃“这名字太熟悉了,小时候有个玩伴的小名就叫这个。我妈有时候会叫我“狗妹“T^T

  26. 十年忽悠好冷静!我们都被迷的晕头转向的。
    不过艾米开始写美丽长夜的时候应该故事还没有发展到目前的阶段,应该当时主人公也不确定故事的结局吧?
    当然,就冲前面陶沙的神秘表现也很怀疑陶沙能逐渐淡出大家的视线。猜一猜,陶沙是不是和李康沟通过?联手过?
    欣赏李康呢,他每次的出现也很及时。他埋头吃完自己碗里最后一个饺子,抬起头问:“那你——怎么想?”李康满怀希望阿,林妲 大概也快入戏了,她情不自禁地伸出一只手去打他…重新开始一段情不是不可能。
    还没想明白这美丽长夜究竟意味着什么,使劲想ing

  27. 看到Case closed,我不禁害怕linda没有翻过陶沙这道坎儿,而自己却以为结案了,和李康确定关系,但最后因为某个因素或事情才发现自己其实还爱陶沙,那三个人都好受伤。。。

  28. 回复“土包子”:

    我也是瞎猜。

    你说得对,艾米开始写这个故事的时候,应该还没发展到目前的阶段,可能艾米根据以往的那些故事的经验,感觉这会是一个《山楂树之恋》或者《十年忽悠》类的故事,就像艾米写《竹马青梅》时一样,虽然还不知道卫国是单身,但猜到了,最后证明艾米的猜测不错。

    但这次艾米猜错没有,目前从小说还看不出来,说不定这个故事在生活中都还没有结案。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