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49)

林妲是个急性子,如果是跟陶沙有关的事,那她就成了急性子的平方,不搞清楚就寝食不安,当即拿出手机拨打陶沙的号码。

但拨了一半,她又改变了主意。

既然他是有目的有预谋地离开她的,那么她这样明目张胆地去兴师问罪,他肯定不会告诉她真相。

还是采取迂回战术比较好。

但是,迂回谁呢?

要论知情,最知情的莫过于陶沙本人了,其次是妈妈,然后是Lucy,蓝总,可能Simon也知道一些,但这几个人要么不会告诉她,要么告诉她了她也不会相信。

她迂回来,迂回去,终于想起一个可以迂回的对象:詹濛濛!

詹濛濛是蓝总的小情人,肯定知道蓝总的身体状况;詹濛濛又很关心遗产分配之类的问题,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打听蓝总的身后事如何安排,尤其是陶沙的去向,分得遗产的多少,都和詹濛濛有直接的关系,能不关心?

她立即给詹濛濛打电话。

詹濛濛是个十分自我中心的人,一上来照例叽叽呱呱先说自己:“哇,这段时间可把我忙昏了!”

“忙什么呀?”

“忙着灭人呗!”

“灭谁?”

“还能灭谁?当然是灭那些想灭我的人啰。”

“谁想灭你呀?”

“想灭我的人肯定很多,但我是个有原则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管人有多么想灭我,只要他没先动手,我绝不加害于他。但如果他犯了我,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她猜到了一点踪影:“你是不是在说那个——给蓝总寄艳照的人?”

“正是!”

“你——找到那个人了?”

“我经过一番逻辑缜密的推理,圈定了两个人。”

“两个人?谁呀?”

“一个是老胡,另一个是Simon。”

“你不是说艳照是老胡寄的吗,怎么又把Simon也圈定了?”

“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人嘛。圈定老胡,是因为他手里有艳照,虽然他没有作案的动机,因为他有事业有家庭,不会因为一个早就把他甩了的女生搞得自己身败名列;圈定Simon,是因为他有作案的动机,他一门心思想把我搞掉,免得我分到老头子的遗产。虽然他没有艳照,但他既然能删掉我和他的艳照,难道不能偷到我和老胡的艳照?说不定就是那次他从我电脑上删他自己艳照时候,顺手牵羊把我和老胡的艳照也拷贝一份拿走了。”

她不得不佩服詹濛濛的推理能力:“那你——怎么灭他们呢?”

“呵呵,老胡那边,我就不客气地把艳照拷贝了一份,寄给他老婆了。”

“那不是把你自己也——出卖了吗?”

“切,我怎么会那么傻呢?”

她马上想到詹濛濛上次的搞法:“你是不是又对他老婆说艳照上的人是我啊?”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那次是我太懒了,把艳照原封不动地寄了出去。这次我费了心思的,把我自己全都PS过了。”

“那他老婆怎么说?”

詹濛濛相当挫败地说:“哼,他那个老婆也太贱了,如果我是老胡,也非得出出轨不可。”

“他老婆到底怎么说?”

“什么都没说,全盘原谅他了。估计她也不是第一次收到老公的艳照了,神经不大条也练得大条了——”

“那怎么能算灭了他呢?”

“你别慌啊,我还没说完嘛。我又把艳照寄到系里——”

“哇,你——可真狠!”

“狠个啥呀?系里连泡都没冒一个!”

她想了想,觉得可以理解:“可能系里觉得这是教工的个人私事,懒得管吧?”

“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反正没见他们给老胡派个处分什么的,所以我怒了,把老胡的艳照发到网上去了——”

“是吗?然后——怎么样呢?”

“正在网上疯传呢!如果弄到这个地步还没人出来管管他,那我只好亲自出马把他给手刃了。”

“算了,别为了一个——贱人——把你自己的前途毁了。”

“我肯定不会选择一种会把我自己毁了的方法——”

“那还有什么方法能——手刃了他——又不毁了你自己?”

詹濛濛笑嘻嘻地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扣字眼呢?你以为这是写代码,一个字还硬当一个字理解?我说手刃,不过是个代名词嘛,肯定不会真的拿把刀去戳他。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想干掉一个人还不容易?”

“我看不出交通发达——和干掉一个人之间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呢?开辆车把他的车一撞,不就搞定了?”

“但是你开车撞他的车,就能保证自己——不受伤?”

“我怎么会亲自开车去撞他呢?雇个人撞嘛,现在替人撞车的多了去了,都是开那种又大又破的车,一撞过去,你的车被撞得粉碎,他撞人的反而啥事没有,就算他的车也撞坏了,也没啥可惜的嘛,反正是一辆破车——”

她觉得这也太血腥了,劝阻说:“我劝你还是算了,俗话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干了这种事,迟早被人发现,那时把自己搞进监狱去,就不值了——”

“呵呵,没百分之百把握的事,我不会干的,你只记住别给我传出去就行了。”

“我不会传的,但你真的别干这种事,就算不被人发现,自己良心上也过不去嘛。”

“谁对你说我有良心了?”

她无语了,转而问道:“那Simon呢?你准备怎么灭他?”

“不是准备怎么灭,而是已经灭了。”

“已经灭了?什么时候?”她差点说出“我刚才还和他通了电话的,难道是他的鬼魂?”

“就这几天。”

“怎么灭的?”

“我让老头子把他的职务给撤了!”

“原来是你干的?”

詹濛濛很警觉地问:“你知道他被撤了?”

“听——听我妈说了。”

“你妈都知道了?”

“呃——可能是闷闷告诉她的吧。”

“闷闷也知道了?”

“他——不该知道?”

“这个没什么该不该的,主要是他——不过问公司的事,所以我觉得他不会知道,但可能是Lucy告诉他了吧。”

她好奇地问:“是你让蓝总把Simon撤掉的?”

“也不算我一个人的功劳,其实Lucy早就想把Simon撤掉的,但老头子不同意,觉得Lucy是因为夫妻关系不好,想公报私仇,还说Simon是个人才,我们要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但我觉得老头子主要是受过Simon他老爸的恩惠,不好意思对人家的儿子下手太狠。”

“那你怎么——说服蓝总的呢?”

“我把艳照寄给老头子了。”

“你PS了吗?”

“当然P了,不然不把我自己暴露出来了吗?”

“我怕你又像上次那样——说那上面的女生是我——”

詹濛濛大包大揽地说:“不会了的,你放心好了。图像抵得过一万句话,我怎么会还那么傻乎乎地让图像留在那里,只用话去掩盖呢?不PS,连Lucy都骗不过,还骗得过老头子?他可是把我的玉体上上下下都研究遍了的,一眼就可以看出照片上的女生是谁——”

“Lucy知道艳照上的人是你?”

“当然知道,她这么狡猾的人,还能看不出来?”

“那她怎么没跟Simon离婚?”

“老女人了,离了婚还能找谁呀?”

“那蓝总就因为艳照的事——决定把Simon给撤了?”

“是啊,难道艳照还不够?”

“但是——他早就知道Simon有这方面的问题,‘蓝色海洋’那边不是有人联名写信举报过他吗?是蓝总叫他——辞职的,说辞职比开除——体面——”

詹濛濛坦白说:“那些举报信都是我搞的,没什么证据的,就是一面之词,Simon这么会说的人,七说八说就能把老头子说服,不然老头子也不会让他回公司工作了。但这次不同了,有图有真相——”

“那你可得做好充分准备,Simon肯定不会放过你。”

“为什么?难道你准备去向他告密?”

“哪里用得着我告密?蓝总一提艳照的事,Simon就知道是你搞的了——”

“为什么一定是我搞的呢?Lucy也有艳照,Simon又不是不知道。再说,老头子他们也不会对Simon说这是撤职,而会说是调动,是把他派到最最需要的地方去,干嘛要把艳照的事扯出来呢?难道他们会说‘因为你出轨,所以把你派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嗯,那倒也是。”

詹濛濛讲完自己灭人的英雄业绩,终于把注意力转到对方身上:“你今天找我有事吗?刚才我只顾着说我自己了。”

她被詹濛濛“灭人”的故事搞昏了头,都有点想不起自己打电话的初衷了,想了一会才说:“是这样的,我听——我妈说——蓝总要闷闷接掌‘神州’,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他就这么一个亲儿子,不让闷闷接掌,还让谁接掌?”

“但是——闷闷他——愿意接掌吗?”

“他就是不愿意啰,不然老头子也不用这么发愁了。”

那就是说,她对陶沙的猜测又错了!

她装作欢欣鼓舞地说:“他不愿意接掌?那太好了,可以陪我妈到美国来——”

詹濛濛以深明大义的口气说:“我觉得你妈不应该这么小儿女情长,凡事只考虑自己,而应该从大局出发,多考虑闷闷的前程——”

“怎么考虑?”

“劝说他接掌‘神州’啊!”

“你——认为闷闷应该接掌‘神州’?”

“当然哪!如果他不接掌,那‘神州’就有可能落到Lucy手里。说实话,我对那个女人从来就不看好。毕竟不是自己的骨血,怎么能让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落到一个外人手里呢?如果她跟Simon离了婚,那还好说点,毕竟是个养女,管理养父的财产也还有半个名目。但她到现在都没跟Simon离婚,那到时候‘神州’不是有一半会归了Simon吗?”

“她是为了蓝总才不离婚的吧?”

“那是从前,现在蓝总都知道艳照的事了,还不赞成他们离婚?”

“可能过几天会离吧?”

但詹濛濛还不满足:“哪怕他们离了婚,我觉得也还是闷闷接掌‘神州’才对。如果我是老头子,肯定不会把自己的家产交给一个不跟自己姓的外人去管,怎么也要交给自己的骨血——”

她半开玩笑地说:“你是想闷闷独占遗产,可以多分点给你吧?”

“呵呵,请允许我有一份小小的私心。”

“蓝总就真的一点遗产都不留给你?”

“慢慢来,慢慢来。俗话说水滴石穿,我就不信我这么清纯专一地爱他,他就到死都不感动。但是——这种事加个双保险没坏处,就算我能分到一份遗产,闷闷从他那份里分给我一些,我也不会胀死啊!”

“那你是举双手赞成闷闷接掌‘神州’的啰?”

“不光双手,还有双脚!我现在每天在老头子耳边吹风,让他逼迫闷闷就范。你也多劝劝你妈,叫她别阻拦闷闷接掌神州。要知道,如果闷闷接掌‘神州’,你们母女都能沾光啊,分分钟成为富婆!”

18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49)

  1. 哈哈,沙发!

  2. 沙发 !!!

  3. 艾米家的沙发都是转角的, 可以坐一排 !
    谢谢艾米 ! 我们的生活因你而精彩 ! 码字辛苦了 !

  4. 老三?

  5. 难道Lucy真的觊觎神州的财产?

    按人性来说,应该是可能的。不得不佩服艾友友的洞察力啊!

  6. 看艾米帖三部曲:1, 看到包子 – 惊喜 , 眼睛亮了 ;2 ,接过包子 – 心动 , 垂涎欲滴;3,吃包子 – 先犹豫片刻,是一口吞还是细嚼慢咽? 随即, 猛吃 !
    吃完总结这个三部曲。

  7. 感觉Lucy是蓝向东的亲生女儿。在那个年代, 如果承认了, 他就不会成为今天的蓝总了。这事也许只有陶沙和他妈妈知道。

  8. 詹mm、Simon、Lucy个个都不是吃素的啊。

  9. 有心争的争不到,机关算尽了好累啊.感觉lucy不见得有多么贪心,也许只是不甘心两个蒙蒙这样的人得了好处吧.陶沙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林妲吧,只是无法置身事外被那帮人裹挟着难以脱身吧
    西蒙到底还是要守着蓝色海洋,不仅仅是贪心,像他自己说的也有不甘心,一回到那个声色名利场好像就不由自主地随风起舞,所以恐怕接下来要大战一场,西蒙也不傻,肯定也不会把詹排除嫌疑人,难道不会把詹蒙蒙捎带上报复?

  10. simon和詹濛濛真是严重的同一类人啊。下手又狠又准,真是可怕。

  11. 现在像闷闷这样的人真的很难得,到处都是为了一点钱不择手段的人。难怪林妲放不下他,的确很难。

  12. 非常的喜欢林妲,喜欢陶沙,不管他们能不能在一起,都希望他们幸福。热爱艾米的文字,看了多年的小说从没有如此痴迷过一个人的文字到如此地步,几乎每个字都恰到好处。

  13. 原来是詹濛濛在捣鬼!我说simon怎么一下倒了这么大的霉呢!

    然后simon再用艳照灭掉詹濛濛。

    这就叫黑吃黑。

  14. 老胡可能会糊弄老婆,说艳照是人家PS出来陷害他的。现在PS太流行了,有图也不一定有真相。

  15. 嘿嘿,电视连续剧,高潮迭起!看来淘沙执掌神州是众望所归啊。:))

  16. “要知道,如果闷闷接掌‘神州’,你们母女都能沾光啊,分分钟成为富婆!”

    ——如果林妲和妈妈很贪,一心想成为富婆的话,詹濛濛就不会这样说了。

  17. 十年忽悠的评论总是一针见血啊!

    我觉得詹檬檬灭这个灭那个,她离自掘坟墓也不远了。

    lucy和陶沙都看在她哄老头开心的份上不动她罢了。

  18. 陶沙不愿意接掌父亲的事业,可能与他生理缺陷有关,他在前面流露过悲观厌世的情绪。一个连生活的热情都没有的人,怎么会有兴趣开公司赚钱呢?现在他还坚持活在世上,可能一是不愿意自杀让家人难过,更重要的是,他要照顾林妲。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