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美丽长夜(152)

林妲谦虚说:“不是我的事业,是你妈的事业!”

话一出口,她就觉得刺耳,怎么像在骂人一样?

她急忙追加一句:“我的意思是——不是我的事业,是李妈妈的事业!”

还是像骂人!

她嗔道:“都怪你,干嘛要姓李呢?如果你姓别的姓,比如姓王,姓张,那就没这个问题了,王妈妈,张妈妈,都不会这么像骂人。”

他不回答,只呵呵笑。

她自找台阶:“算了,我以后叫她李阿姨吧,免得——误会。”

“呵呵,叫什么都行,我不会误会的。说真的,我打内心感谢你,如果不是你跟我妈开创这个——事业,我妈肯定在这儿待不下去了——”

“她不是待得挺好的吗?我看她挺爱看电视的——”

“看电视是因为没别的事可干,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她很少看电视,觉得浪费时间,哪怕看电视,手里也要找点活干,剥苞米呀,切红薯啊,反正就是手不停脚不住。像她这样劳碌了一辈子的人,没活干真是闲得慌,刚来那一阵,天天对我念叨要回国去。”

她有点得意:“现在她没提回国的事了吧?”

“现在还提啥呀?成天忙着和面剁馅,做包子蒸馒头,比我还忙呢!”

“呵呵,李阿姨生意太好了!主要是她做的面食跟外面卖的不同,特别有嚼头,连馒头都有层次,像千层饼一样,可以一层一层撕开,太好吃了!”

“我也觉得我妈做的馒头比食堂的馒头好吃,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一说我才明白,是因为有嚼头,有层次。”

“我问她了,她说是因为她面和得干,揉的时间长,做出来的馒头才会那样紧致。我怕她累着了,要给她买个揉面机,她不肯,说机器揉出来的面肯定没有她自己手揉的好吃,一分功夫一分货。”

“所以我说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业,点子是你想出来的,场面是你打开的,原材料是你买的,我妈就是揉个面,剁个馅,做个馒头,包个饺子什么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如果没有李阿姨的好手艺,我再怎么吆喝也打不开场面。”

“反正我妈说了,赚的钱跟你五五分成。”

“不行不行!我不能要这个钱,我是学生,根本不能在校外工作的。”

“哎呀,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妈拿的是旅游签证,原则上也是不能在美国工作的——”

“但她这不算是在工作啊!就是在自己家里做点面食,跟朋友们分享一下劳动成果——然后朋友们——回赠一点礼物作为答谢——”

“呵呵呵呵,如果移民局调查起来,就请你去帮我妈解释。”

“移民局才不会管到你家里来呢!”

虽说她坚决不分李妈妈的成,但她力还是一点不少出的,每个星期都带李妈妈出去买面粉买肉馅买萝卜白菜韭菜等原材料,如果李妈妈生意太好,等不到周末就需要进货,她会自己跑一趟市场,把李妈妈需要的东西都买回来。

美国的面粉很便宜,肉馅也不算贵,就是白菜萝卜韭菜之类的辅料很贵,大白菜一磅要六七毛,又压秤,一棵就有十来磅,但剁碎了,拧干了,也落不下多少。

她钻天觅缝寻找便宜的货源,终于找到一个,是华人的批发市场,一箱大白菜有几十磅,只要十来块钱,折合下来才两三毛一磅,省了一半的钱。

就是韭菜不好搞,批发市场没有韭菜卖,零售价格要三块钱一磅,比肉末还贵,还不是随时都能买到。

李妈妈决定自己种。

她到网上去打听,哇,在后院种菜的华人不要太多!个个都是经验丰富,先问你家处于哪个zone(气候区),再告诉你这个季节什么zone可以种什么菜,然后告诉你该买什么工具,最后把工具店名字都给你列出来,你按图索骥就行了。

她带着李妈妈去买工具,买回来两人就到后院去开荒。

说是“开荒”,其实不是“开荒”,而是“毁草”,把好好的草坪给挖掉了。

李妈妈到底是种地出生,举起锄头就开刨,很快就刨出一大堆草来,抓起一把,在锄头把上磕巴磕巴,磕掉根上的土,把草扔到一边去。

她也拿着把铁锹挖了一阵,从来没挖过,工具又不顺手,结果草没挖出多少,还把手给磨破皮了。她生怕得了破伤风,连忙丢下铁锹,跑进屋去找创可贴。

李妈妈也跟了进来,把她的手抓过去看了一阵,心疼地说:“你这手太嫩了,哪里干得了农活?快别干了,等我自己慢慢挖。”

“要不我们雇个老墨来挖吧。”

“谁来挖?”

“请个墨西哥人来挖,他们有的是力气——”

“请外国人来挖?不要钱?”

“怎么会不要钱呢?但他们都是偷渡来美国的,没有正式工作,雇他们不用给很高的工钱,一个小时给个七八块就行了。”

李妈妈做了这段时间的买卖,已经有了生意头脑,对美元有了一点概念,稍一算计,便连连反对:“别介,别介,还是我自己挖吧,我蒸一锅馒头还赚不了几个钱呢,他挖个地我还要给他这么多工钱?我又不是地主,还雇人种地?”

“我是看你挖地挖得累。”

“我不累啊,我一挖一天都不累的。我这是见你把手磨破了,才跟进来看看的——”李妈妈说着,突然用衣襟擦擦手,说,“你等着,我拿样东西你看——”

她以为李妈妈从国内带了什么灵丹妙药来,往伤口上一敷,立即长出新皮来呢,结果李妈妈从楼上拿下来的是一个手帕包成的小包裹,放在早餐桌上,一层层打开,露出两个戒指来,一个是金的,另一个的座子也是金的,但上面顶着一块青白色的东西,大概是玉石。

她是个珠宝盲,说一个是金的,另一个是玉石,也只是从颜色上来判断,到底是什么,她也搞不清。

李妈妈抓起她的手指,把戒指往上戴,边戴边说:“这是我妈传给我的,我从来没戴过,因为我粗手大脚的,戴不进,我妈也没戴过,也是粗手大脚的——”

“那谁戴过呢?”

“我祖上是大户人家,老辈子都戴过的,后来家道中落,都下地干活了,一个个粗手大脚,就戴不进了。我狗娃的媳妇不是做农活的,也戴不进,你说怪不怪——”

她有点吃惊:“李老师——结婚了?”

“没有没有,他没结婚。”

“那你怎么说他媳妇也戴不进?”

“是没过门的媳妇。”

“女朋友?”

“嗯,女朋友。我是个实心人,看他们谈上了,以为能成的,就把戒指传给她了,反正我也戴不进。”

“那怎么——戒指还在您这里,不是传给她了吗?”

“她又退给我了。”

她估计这个“媳妇”就是李康自己说过的那个女朋友,因为分了手,所以把戒指退回给李妈妈了,还算是个耿直人,不贪财。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这两个戒指都不值什么钱,退了也不亏啥本。

她问:“您把戒指都传给她了,她怎么又跟您儿子吹了呢?”

“不是她跟我儿子吹,是我儿子跟她吹了。”

“是吗?为什么?”

“不知道,我问他,他不说。”

“那你怎么知道是你儿子——提出分手的呢?”

“我媳妇说了嘛。”

“您媳妇——我是说李老师以前那个女朋友自己对你说的?”

“是啊,她过年去我们家,说狗娃不跟她好了,她把戒指还给我,好让我以后传给狗娃的媳妇——”

她有点搞糊涂了,难道这个退戒指的“媳妇”不是甩了李康的那个女朋友?她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呀?”

李妈妈掐算一下:“去年过年的事了。”

那就应该是李康说的那个女朋友。

李妈妈把两个戒指都戴在她手指上,左端祥,右端详,啧啧赞叹:“妹子,你的手指跟我祖上那些女人的手指一样细,一戴就戴进去了!”

她想把戒指取下来,李妈妈不让:“别取,别取,戴着让我看看。还真有人戴得进啊!我以为戴得进的都不在人世了呢!你看你戴着多好,一合一合的——”

她坚持把戒指取了下来,放回到早餐桌上铺开的手帕里:“李妈妈,您快包起来收好,别搞丢了。”

李妈妈一边包戒指,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我狗娃也不小了,还没说下媳妇,我操死心——”

“他是太忙了,顾不上这个,不然的话,他一个大学教授,各方面又都不错,找媳妇容易得很!”

“哪里容易啊?好多年才说下一个,都谈婚论嫁了,结果又吹了。哎,我都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看到他娶亲了。”

“您还年轻得很呢,肯定能看到的。”

“妹子,你心眼好,肯帮人,我托你帮我们狗娃——留个心,有合适的了,给我们狗娃说合说合。”

“好的,我一定留心。”

李妈妈只叫她留心,却没叫她做狗娃媳妇,让她有点失望,虽然她也没打算做狗娃媳妇,但狗娃他妈想都没想到这上头去,也是一件令人很受打击的事啊!

理想的场景是这样的:狗娃他妈死拉活劝地要她做狗娃媳妇,狗娃呢,也卑躬屈膝地求她嫁给他,而她左逃避,右拒绝,把他搞得伤心欲绝,最后,看在他娶不了她就决心一辈子打光棍的面子上,矜持地答应了他的追求。

那多有面子!

当然,目前的场景虽然不理想,但也说不上悲剧,只不过虚荣心有点受打击而已。

她碰见狗娃的时候,忍不住拿这事打趣他:“你妈让我留个心,遇到合适的人选了就介绍给你做媳妇。”

他好像一点不尴尬,只呵呵笑着说:“看来我成了自发粉做的包子了,我妈一心想把我推销出去。”

“你妈还说是你要跟你媳妇吹的,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是你媳妇嫌你家穷才跟你吹的。”

他有点尴尬了:“我妈怎么对你说起这个来了?”

她把挖地磨破手的典故讲了,然后说:“可能是因为她说到戒指了吧,顺便就把你媳妇还戒指的事也说了出来,跟你的版本完全不一样。呵呵,到底哪个版本才是正本啊?”

“都是正本。”

“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呢?我那个——先声明一下哈,那不是我媳妇,只是我前女友,她本人可能没嫌我家穷,但她家里人是嫌的,总对她施加压力,要她跟我分手,她夹在中间很难做人,所以我就替她提出来了。”

她夸奖说:“哇,你真——高尚啊!”

“也不是什么高尚,主要是图简单,图清净。她家老那么从中作梗,她自己也是主意难定,就算我勉强她和我结了婚,也会是一辈子的不愉快。如果她能跟家里一刀两断,那还有可能过过清净日子,但她怎么可能跟家里一刀两断呢?所以说,与其让她为难,我自己也不快活,还不如干脆断了算了。”

“那你还是高尚,因为你不想她两头为难。”

“呵呵,如果你硬要给我戴个高尚的帽子,我也只好戴了。”

21 responses to “艾米:美丽长夜(152)

  1. 我第一次坐沙发,耶!

  2. 发现艾米剧中的女主都是聪明勤劳的女孩子,好羡慕!每部剧都是励志剧,还在以上部燕环为目标好好搞research,这又出来了生活上的榜样,会找deal,审美又好,会装饰家,会搞小买卖,还会编程。我必须留言,然后一边去努力了!太励志了!

  3. 李康也是个人品不错的人啊。虽然没有淘沙体贴,但是也是个又原则有担当的。

  4. 哈哈!还是转角沙发?

  5. 嗯, 转角沙发 , 我坐下后, 沙发满了 :)

  6. 呵呵,一个比一个早!我只好坐地板喽!

  7. 李康如果拿出做学问精神来追求林妹妹,林妹妹不知道能不能抵抗得了?个人感觉李康越来越招人喜欢了。

  8. 对李康的印象越来越好了,从和前女友分手这事儿上能看出他是个明白人,智商情商都不低啊!
    Linda真是个热情善良的好姑娘,而且很能干!

  9. 李妈妈怎么搞的,竟然没有把LINDA放进媳妇的候选人队伍里去。

  10. 李康不错,但是这种前女友,不是因为感情因素,很有可能复合的吧。

  11. 林妲不用失望哈,咱们都看出来了,李妈妈明明是想让你当她的媳妇嘛,传家的戒指都主动拿出来让你戴上,“左端祥,右端详,啧啧赞叹”,还不让取下来,只是没好意思明说而已。

  12. 我记得以前在中国买的金戒指是不封口的,两端可以重叠,所以无论胖瘦都戴得进。到了美国才发现戒指是封口的,你得量好自己手指的尺寸再去买戒指,如果不幸长胖了,戒指就戴不进了。

  13. 李康考虑问题比较实际,或者是描述得比较实际,也许分手后还是很痛苦的,但当他说出来的时候,就显得完全与感情无关,只是实际考虑了。

  14. 李妈妈没把林妲当成媳妇候选人,有可能是对儿子提过,被儿子否定了,比如李妈妈对儿子说“那个林姑娘很不错,你干嘛不找她做媳妇?”,儿子说:“人家是城市娇小姐,哪里会瞧得起我?”,所以李妈妈就不敢往这方面奢望了。

    估计这事还得靠林妲主动,才能打消李康的顾虑。或者有个什么契机,不用谁主动,就让两人走到一起。

  15. 如果两个人的感情得不到家人的认可和祝福,还真的很难称心如意,即使暂时突破障碍结合了,未来的生活还是会受影响,因为谁能不在乎父母的感受呢?尤其是人到中年之后,做了父母之后。就连李兵和海伦、周宁和杨红,尽管不是因为岳父母的挑剔而不合,实际上也因为融合不到一起而加速两人感情上相行相远。
    因此李康和前女友分手倒是理性,也很体贴对方。
    感觉李妈妈还是喜欢林妲,应该也当作候选人,估计纯朴的老太太的确是想着人家是个城市姑娘,不太敢奢望,这会的左看右看的是想试探试探吧。
    看林妲那段“面子说”,李康加加油,很有戏!

  16. 李康有自动退让的高境界,会不会因为觉得林妲真心喜欢的是陶沙,所以自动退让了?

  17. “呵呵,李阿姨生意太好了!主要是她做的面食跟外面卖的不同,特别有嚼头,连馒头都有层次,像千层饼一样,可以一层一层撕开,太好吃了!”

    ——我也爱吃这样的馒头!一层一层斯着吃,特好吃。

  18. 也许李妈妈觉得林妲太瘦了,不会生养?
    呵呵,瞎猜的。

  19. 昨天特意按李妈妈的方法做了馒头,家人大赞!

  20. 小时候听人说吃馒头时如果先把皮全部剥了再吃里面的部分,会丢衣服的,吓得我们从来不敢这么吃。有一次我忍不住把皮全剥了,果然就把一件新衣服丢在公共汽车上了。不知是巧合还是心理暗示。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